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革宋 > 第68章 向西征伐宋奸(中)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68章 向西征伐宋奸(中)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你竟然敢动大都督的东西!”一名小校嘴里吐着血沫,一面虚张声势的说道。

    安庆城城北守将对这种事情见多了,他随手一刀斩了这名虚张声势的小校。自打投奔蒙古人后,暴力征税的事情成了家常便饭。城北守将不知道见识了多少曾经的地方豪强用各种表情说过‘你竟然敢动XXX的东西,不怕XXXX么?’

    事实证明,刀在手,跟俺走。要是不管嘴说的啥,只要一刀下去都要了账。在这么个乱世里面,能靠得住的从来不是嘴,或者XXX的名头。凡是不能保护自己的都是任人蹂躏的渣滓。

    不过夏贵的部下的确是硬茬子,即便是率先发动突然袭击,城北守将还是损失了相当一部分手下。若是两边真的在对等的情况下交手,保不准谁能赢呢。收起刀,守将看向江面。此时江面没有船只,只能听到南边和东边隐隐传来炮击的声音。

    而此时的安庆城对炮声的感受更加直接。宋军对城东发动了一次进攻。之前的几天里面,双方进行了不少次炮击,所以宋军的五斤青铜炮往习惯的炮位一推,可以轻松的将散弹发射城头。不管是盾牌或者是别的遮挡物,在四五两重的铁丸轰击下会被轻易击破,人类的肉体更无法抵抗这种铁丸的轰击。

    于是安庆守军看到宋军跟先把一个底座抬到护城河对面,接着竖起四根杆子,随后如同变戏法般将竹制的玩意拼去,组成了十个城墙还高的高台。接着有宋军爬到高台,居高临下的用火枪对城头猛射。

    每一个高台都有两排位置安庆城的城墙都高,每一排都能站七八个人。加起来一共有一百五十人对一段城墙进行射击。若此时乃是秋高气爽的日子,城头的床弩等物件还能还击。梅雨季节,弓弦吸水,射击的力道大大不行。这帮宋军以每分钟五发的速度进行射击,没多久打得守城部队不敢过来。其他宋军则轻松渡过护城河,搬着云梯抵达城下,开始向城头攀爬。

    夏贵大都督得到了这个消息,心也是迟疑不决。到底是前往督战,还是率直的跑路。大都督觉得难以决断。若是这么一跑,意味着夏贵大都督的人生彻底划了句号。以现在的大汗忽必烈对待投降宋臣的态度,丢失这么一座安庆城也不算什么。然而先被蒙古击败,然后投降蒙古。再被宋军击败,逃回蒙古。夏贵觉得自己的人真的很悲哀。

    如果可能的话,他是期待自己能够以更光彩的方式走向人生的暮年。而不是以败军之将的身份等待死亡。如果是那样的结局,夏贵又何必投降蒙古的,他可以带着家人前去投奔福建的赵嘉仁。

    然而夏贵大都督并没想到,他的结局要他想象的更悲惨许多。在安庆掠夺的财富和他的亲兵们都被城北守将夺走,而这位本该听从夏贵命令的守将已经为了自己背叛了夏贵。

    城北守将终于等来了约定的城南守将,他只带了三艘军船过来。刚到岸边,城南守将自己跳下船跑到聚集点。看着一地尸体,他忍不住叹道:“哥哥,你真能打。”

    此时城北守将正面对城南守将的后背,他的手忍不住按在短刀刀柄,此时只要前一刀能解决城南守将。不过这么干的话,那些军船会如何反应呢?而且城南这厮竟然能把背让出来,倒也应该是来合作的。

    想到这里,城北这位放开了握刀的手,此时还是先合力离开此地为。

    接下来,城北守将觉得背心一阵刺痛,仿佛有火热的东西刺到他心脏。在他想喊喊不出的时候,将城南守将转过身,用一种装作怜悯的目光看过来。

    “哥哥。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想杀我么?”城南守将遗憾的说道,“若是你不对兄弟这样,兄弟也不会对你如此。你好好闭眼吧,你那份东西,兄弟我会替你好好享用的。”

    从背后袭击城北守将的那人正是城北守将的亲兵,他把从后心刺入的短刀用力一搅,接着抽出来。城北守将软软倒在地,因为心脏被刺,此时已经气绝。军船此时已经跳下来几十号人,对着措手不及的前同伙们杀了过去。城北守将的部下本来损伤很重,此时又遭到突袭,除了几个机灵的跑掉,其他的都被杀了个干净。

    夏贵部下们的血与城北守将部下的血混合在一起,让泥泞的水增加了不少暗红的色泽。杀人者与被杀者的横七竖八的躺在一起,诠释了啥叫做现世报应。

    最后的胜利者将两方的财物都搬船,然后逆流而,尽可能远离安庆这个杀戮的城市。到底是战是走,此时的夏贵大都督还没有确定自己该怎么做。

    在安庆被战斗、阴谋、背叛、坚持搅动得一片混乱之际。在安庆更靠西的江西的鄱阳湖平原的渔村里,高台燃烧着大堆的篝火。

    在篝火前的平地悬挂着绘制着古朴火焰花纹的旗子。要是远在大都的郝仁记性不太差的话,他大概能分辨出这个火焰花纹与明教教徒袍子下摆内部绣的花纹一样,只是江西这边的花纹更大些。

    这是拜火教的图腾,拜火教传入国也有些年头,却始终没有成气候。而且在拜火教的发源地波斯,此时拜火教已经式微,被真神教给取代。倒是在国民间,这个宗教还与地方完成了与国传统的合流,所以暗自鼓动着。

    大票的人等在台下排座,听着台的那位讲述着教义。

    “宇宙自亘古以来善、恶二神即已存在,间间隔为虚空,二者相互斗争,于是开始了创世过程……有说这世界终将毁灭,毁灭之时圣火焚尽一切,于是新世界诞生……有说这世界必将堕入黑暗,然后救世者从天而降,引领我等教众诛灭一切黑暗,建立人间乐土……”教主声音浑厚,讲述着宗教教义。

    不得不说,若是此时世界各地拜火教徒们再次聚集,我大宋的拜火教徒定然能够成为最能理解教义的代表。如佛教虽然在印度诞生,在印度发展,最后在完成国化之后流传下来。在更远的未来反倒是保留下了印度的历史,指引着印度人探索印度史。

    对经进行了一番阐述之后,教主开口询问:“诸位兄弟,你等以为这世间是会毁灭?还是会新生?”

    “太阳若不降下,如何能再升起。世界若不终结,怎么可能重生?”圣火左使朗声答道。他是一位差点考进士的宋人,而我大宋的规矩是,你要是没考进士,下次再考的话得再次从头考起。让这位读书人没能考的愿意很简单,想考进士代表了各个集团势力的变动,所以这得是一个均衡的结果。而那些没有背景的人很容易被人给撵出局。

    信奉拜火教之后,读书人找到了自己心灵的寄托,而且体会到了有人追随的感受。不管个人想法,至少从教派角度来看,他属于重生派。也是宇宙自有其规律,黑暗与光明是个人的选择,然而世界会靠自己来运转毁灭与重生。

    在圣火左使发言之后,圣火右使站起身来大声应道:“不对。俺们受气受苦,是因为这世坏人太多。现在日子完全过不下去,是因为当官的都是坏人。只要杀尽坏人,俺们好人才能出头天。诸位兄弟,你们说对不对。”

    圣火右使的话引发了更多人的应和,“对,该如此!杀坏人,好人才能活。”“这世界黑到头,该我们起来把这些恶人杀光!”“那些富人说不杀穷汉不富,俺们穷汉说,不杀富人不好!”

    很明显,支持圣火右使的人支持左使的人要多。甚至不用看应和,光看坐在左边的那些人的数量没有坐右边的多。

    教主看着下面兄弟的发言,心也颇为踌躇。拜火教的经或者说流派有不少,不过归根结底还是分为两大派系。

    右使这种降临派认为现实世界已经无可救药,既然明王即将降临,那么唯一需要做的是摧毁这个充满罪恶的世界。另一批以左使为代表的温和人士则认为:明王降临只是一个政治寓言,并不会在现实世界发生,而终究需要靠人本身的活动才能建立理想的社会,在此过程,需要的是妥协的智慧。他们被称为拯救派。现在拯救派又稍有变型,他们认为消灭黑暗自有世界来运行,大家先不用贪天之功。

    原本两派之间还较平衡,直到蒙古人来了之后,原本已经横征暴敛的官府更加肆无忌惮。江西人民本来艰苦的生活已经到了活不下去的地步。于是拯救派纷纷转变为降临派,主张武装暴动的人数暴增,在拜火教里面成为最大的派系。

    教主还没最后决定,他站起身来。此时天空的阴云被风吹散了一些,阳光从云层缝隙如同一道道利刃般刺下,其一道正好将教主笼罩其。此时,大家瞠目结舌的看到在昏暗的世间,只有教主一人与圣火两处被阳光笼罩,闪闪发光。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