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革宋 > 第67章 向西征伐宋奸(上)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67章 向西征伐宋奸(上)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与大多数长江沿岸城市一样,安庆旁边有湖。 梅雨季节,在那种仿佛压着屋檐的浓云下,湖面有种烟波浩渺的感觉。现在湖已经被宋军控制,他们在湖畔扎下营寨,每日里围攻安庆。

    各种消息不断传来,夏贵大都督稳坐府,根本不为所动。

    “大都督,弓弦已经松弛。”

    “派人火烤干。”

    “大都督,投石机已经没有石头。”

    “拆民房。”

    “大都督,宋军分兵两路,对两面城墙猛攻。”

    “……严加防备,不许出城。”

    传递宋军分兵消息的小校刚准备离开,听夏都督再次下令,“查清楚,宋军有没有继续分兵。”

    没太久,守北门的将官亲自赶来,“大都督,宋军的水军进攻安庆南边的水门,步军一分为二,进攻安庆的东门与北门。现在攻打北门的宋军不过一千多人,我们干脆冲出去和他们打仗吧!在城头挨炮,真的是受不了啦!”

    “守住!不要动!”夏贵大都督从容答道,“城外不过四五千人马,我们城内有两万人,只要不出击,哪里会守不住!”

    这话的确非常有道理,不过又非常没道理。按照常理,应该是两万人围攻四五千人据守的城池,而不是现在这种四五千人围攻两万人。所以守将心里面十分不满,他嘟囔的说道:“大都督,宋军不可能只有这么一点人马,若是他们派遣的援军赶来。我等那时候该如何是好?”

    夏贵一听这话,脸色登时变得极为难看。他大声喝道:“难倒你要动摇军心不成?”

    城北守将见夏贵居然耍起脾气,心更加不快起来。他心想,老子投降蒙古你夏贵还早,你这种宋奸吃屎都吃不热乎的。不过此时也只能心里面想想,守将不敢真的做啥。毕竟夏贵本人好歹是大都督,若是真的行凶,守将找谁说理去?不要说这里现在是蒙古而不是大宋,算是大宋,阵前大将斩杀将官也不是啥特别大不了的事情。

    于是守将连忙低头应道:“不敢,末将只是瞎想想!”

    见手下服软,夏贵倒也没有立刻发火。他命道:“你赶紧回去守城。两万人怎么会被四五千人攻破安庆这等大城。”

    到了当天晚,又有人前来见夏贵。这次夏贵可是对守将亲切多了,他命道:“你跑了这么久,先喝些热茶暖和一下身子。”

    这位颇为感动,加在雨奔波,的确又冷又累,接过茶杯大口喝下,真的感觉好很多。放下茶杯,他连忙从怀里掏出个油布包,打开之后将里面的信件掏出来递给夏贵。这才说道:“大都督,宋军将领姓完,他说道,如果大都督投降,他不会杀大都督。不过他会将大都督送到临安,由赵太尉处置。至于大都督所讲的条件,他没办法答应。”

    夏贵听了这话厚爱重重的哼了一声,打开信看了,信所讲果然与夏贵排出的信使所说相同。而且信里面还强调,夏贵提出的以淮西节度使作用淮西,只是名义重归大宋的想法完全是没睡醒。大宋对于宋奸决不轻饶。

    “你!到底怎么和城外那厮讲的?”夏贵对使者再没之前的客气,连这么一件简单的事情都办不好,夏大都督很生气。

    使者连忙答道:“大都督,不是属下不好好办事,而是城外那厮是个愣头青,仗着火器厉害,根本没把咱们放在眼里!见面之后听了我转述的都督所言,他立刻不答应。”

    使者也没敢说全部实话,完毕归岂止是不答应,他更是一通冷嘲热讽。因为出发前,赵太尉把完毕归叫去谈话,其有如何对待宋奸再投降的问题。赵太尉的态度很简单,‘既然我们不会放过宋奸,更不屑欺骗他们之后再杀他们,所以直说。’

    完毕归自己也不善于玩弄巧言令色的把戏,得到太尉如此明确的指示,他也不折不扣的执行。在送走夏贵派来的人后,完毕归召开四个营营长的会议,谈论怎么攻破安庆。

    一营长较保守,“我等不过六千五百人,抓到的俘虏讲,城内敌军得有两万。我们还是等援军前来,那时候将城池牢牢包围,一举攻破好。”

    在破城,三营长与一营长想法相同,不过进攻的节奏不太一样,“我觉得我们还是找一面城墙击破,以我军火器的犀利,叛军根本抵挡不住。”

    “那让他们这么逃走不成?”一营长对全歼非常有兴趣。

    三营长哈哈一笑,“在梅雨天气里面跑远路,他们能跑多远?”

    大家都是南方人,这话实在是难以辩驳。泥泞的道路,不停的降雨。又湿、又冷、又饿,大家都对曾经搞过的雨行军印象深刻。雨行军是装备完善,而且知道这种罪有尽头。败兵们的最大问题是不知哪里是尽头。宋军现在已经夺回了河南南部,安庆城的夏贵现在只有向西逃窜。根据资料,安庆西边是难行的山区,在梅雨季节穿行山区,对训练严格的宋军也是一场可怕的行军。

    看自己的建议得到了大家的赞成,三营长梅淦更是用蛊惑的语气说道:“我等若是能以六千五百人破两万人的安庆,那是何等功劳。而三万人破安庆,我们又是何等功劳?”

    这话一出,与会众人已经知道自己大概没什么好选择的。赵太尉发给部队的新式火枪采用火帽发火,射击速度至少是以前的两倍。据太尉讲,只要训练到位,射击速度可以达到火绳枪的三倍甚至四倍。现在火枪与长枪之间的配已经是对半,也是说现在一个营下辖的火枪手能发挥出去以前至少三个营的威力。不趁着这样的天时地利立下大功,以后等其他部队都得到新装备,他们也只能泯然众人矣。

    于是安庆城外的宋军立刻开始制定攻城的作战计划。安庆城内的夏贵军内,城北守将也进行着自己的计划。夏贵算是空降的两淮大都督,在蒙古灭宋战役的丁家洲之战,夏贵自己的部队已经基本崩溃。现在城内守军里面大部分还是跟着范虎一起投降蒙古的。

    范虎带着大量财物跑路,当初这些人还觉得范虎太傻,放弃了继续搜刮的机会。现在这些人见识到宋军的能力,又开始觉得范虎实在是太聪明了。安庆城南是长江,城西是山区。能跑路的地方无外乎城东与城北。宋军原本在城东驻扎,当他们在城北派遣部队之时,完成了实际的包围。

    城北守将感觉不对路。如果不能击破城北宋军,安庆城是三面被围。所以他连忙联络城南守将。没想到城南守将告诉城北守将,大都督夏贵正在准备船只出战,所以算是来也得很晚。城北守将只是先睡下。睡到半夜,他竟然被叫醒。迷迷糊糊的城北守将带着起床气先将晃醒他的亲兵骂了几句,这才恼怒的问道:“何事?”

    “城南守将来见。”亲兵有些委屈的答道。

    “快请!”城北守将完全清醒了。

    两位守将一碰头,很快交换了消息。原来夏贵竟然是准备跑路的。城南守将愤愤的讲述着他的发现。夏贵看着是要让水军出战,其实有自己的小算盘。他先以埋伏之名,让一部分军船冲出去,然后逆流而。对此的解释是宋军此时倾巢而出,他会在游安排人马登空船渡江到对岸,接着从北向南进攻,一举拿下宋军在安庆对面的据点。

    这计划非常靠谱,城南守将一度被蒙骗了。然而他没想到的是,夏贵根本没有这么做。船是派出去了,但是在城西那边要船的不是渡江士兵,而是夏贵弄到的财物。这位夏大都督准备抛下安庆,带着财物逆流而逃离安庆。

    城北守将一听,很多东西豁然开朗。若是夏贵真的想打败宋军,他没理由这么固城自守。于是他骂道:“夏贵这个腌臜泼才,我绝对饶不了他!”

    城南守将愤怒的点点,“哥哥,你切勿生气。夏贵不仁,也别怪我们不义。不如这样,哥哥你带财物偷偷从我这边绕出城去,把夏贵的东西给劫了。到时候,我派船去接哥哥,咱们自己跑了。你觉得如何?”

    城北守将眼前一亮,这主意真的太好了。不仅让令人恶心的夏贵完蛋,大家在逃出生天的同时还大捞一笔,真的是何乐而不为。于是两人约好行动,便各自行动。

    第二天一早,城南的水门大开,夏贵的全部水军都出来作战。不管是夏贵军还是宋军,军船都是火炮,不管是哪一边,挨一炮之后都会船只受创。大家交战的都颇为谨慎。

    在这般局面下,城北守将焦急等待着家人的消息。直到得知家人带着财物先到了城外约定处,他才带领部队向南。在梅雨季节,大家都尽可能所在不挨淋的地方。城内的军队这么多,谁也不会在乎一支军队调动到哪里去。将守城的事情交给副将,城北守将带领着不大的一支军队消失在雨天。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