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革宋 > 第65章 旧制的低阶表现形态(下)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65章 旧制的低阶表现形态(下)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到共和三年五月,临安人口已经恢复到四十万左右,四十万人里面抓出两百多名蒙古间谍,也不知道该说是多还是少。

    李庭芝自己杀宋奸并不手软,然而当朱焕的夫人跑到李庭芝家向李庭芝的夫人哀求之时,他在愤怒之余也发现自己内心竟然有些软化的迹象。此次枢密院是重灾区,一共抓走了快四十人。虽然有其有二十号人是因为贪污枢密院的公款而被抓走,那也说明还有将近二十名宋奸。这些宋奸基本都是和李庭芝一起守扬州的军官。

    等李庭芝的夫人好不容易把朱焕的夫人送走之后,她叹道:“官人,却不知太尉对朱焕家会有什么处置么?”

    李庭芝哼了一声却没有说话。看到朱焕的夫人想起朱焕这么一个恶心的宋奸,李庭芝当然觉得得狠狠处置才行。还有些事情李庭芝不想说,枢密院里面李庭芝为首的‘扬州系’曾经有极大发言权,转瞬间只剩下李庭芝这么一个枢密副使和来自扬州的小猫三两只。这两三个家伙见到局面如此危急,更是噤若寒蝉一言不发,生怕自己说错了话之后引来祸端。

    见李庭芝这样,他夫人也不敢再说什么。即便是女流之辈也知道现在处于激烈的战争时代,对于内鬼不可能有丝毫容情。在此时,李庭芝开口了,“次太后讲,想十天和你们聚聚?”

    “哦……,”李夫人想了片刻才想起来,她笑道:“最近突然出了这事,弄到我把这个也忘记了。官人,你说带些什么礼物才好。”

    “送礼物自然是宫里现在没有的。你次说的宫里局面不是很差么。”李庭芝答道。

    “可送些绫罗绸缎与香料器皿之类,便宜的太后看不,贵的咱们买不起。”李夫人答道。她嘴这么说,心里面更想说的是这种单方面的送礼实在是肉痛。见识了太后的情况,李夫人觉得这样弱势的存在其实没啥价值可言。

    “那送些书画之类的吧。算不是名品,至少也得装饰一下么。”李庭芝提出了自己的看法。这个建议也是出于省钱的目的,在那样家徒四壁的皇城里面,即便是不出名的字画,只要看着过得去,也算是一个很有用的装饰。

    李夫人觉得有理,便说准备再去组织命妇们见太后。让女性组织战争,对她们的确较困难。在这种串门的事情,女性们的组织力其实很强。

    当太后与命妇们见面的时候,刘猛得到了这个消息。他心不得不承认推动此事的人的确触动了较敏感的问题。要是杨太后一直不出现在的话,没有存在感的她只是个女人而已。然而太后毕竟是某种程度的国家象征,一旦开始有存在感,会有人有意或者无意的到了这个拥有理论权力的女人身边。

    且不说当年北宋高太后与司马光勾结,将党政从常态激化到彻底对立。光从韩侂胄的例子可以看出,太后是有很大权力的。假如有人勾结杨太后杀了赵嘉仁,那厮有可能成为新的丞相。

    当然,这只是想象而已。杀赵嘉仁并不容易,而且即便得手,赵嘉仁那些掌握着大宋现在大部分军队的部下们又会如何选择呢?至少杨太后与主谋是要满门覆灭。可只要一想到赵嘉仁死于非命的可能,刘猛觉得心神动摇,陷入恐慌的感觉。

    光恐慌没用,想完全软禁杨太后的理由不是很多。刘猛思前想后,突然有了主意。他命人把两次拜见太后的官员夫人的名单拿来。拿到之后,刘猛见面没有标注她们都是哪家的人,让办公人员将这个给补。经过一番小忙碌,情报终于到位。刘猛一看看到面重点标志的朱焕的老婆。

    刘猛松了口气,他命人去和张世杰联系,以现在局面复杂,要以太后安危为主的理由让张世杰暂时断这种拜见活动。除了这个手段之外,刘猛还给赵嘉仁写了封信,将此事给赵嘉仁讲清楚,刘猛在信认为现在临安的局面已经稳定,这种彰显太平的事情真的很难阻止。

    赵嘉仁知道这等事很难阻止,如果太后不是要增加宫里的收入,他其实一点都不在意让太后通过见人来散散心。如果按照旧制,光是宫里每年的用度能够养活万的军队,有这些军队,当然是要在一线作战,而不是给皇城站岗。

    但是在现阶段,赵嘉仁还觉得没办法对外进行宣传,因为人民倾向于认为太后是应该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

    先把这个问题放到一边,赵嘉仁决定先完成他能干的。刘猛的信告知,宋奸都给抓了,枢密院的那份作战计划也已经被间谍带走。看得出,他们对这份作战计划还挺重视。这是个好消息。让敌人拿到一份其实根本没用的作战计划是好事。

    另外一个消息是如何处置宋奸的问题。被抓的间谍里面没有蒙古人,都是宋人。这不仅牵扯两百多家庭,很多人开始怀疑会不会株连这两百多个家族。赵嘉仁批示,‘这两百多家庭的直系亲属,如果有人在国家体系工作的,暂时停职。如果没有,不需要停职。至于他们的家庭,暂时不要进行打击。等待命令。’

    提起宋奸,愤恨之时要杀了宋奸三族甚至九族,这是很容易产生的心态。然而实施起来并非这样,大宋奸范虎的侄子范天顺作为樊城守将奋勇作战,城破之时自杀殉国。都不用说九族,光是株连三族能株连到范天顺。可这合适么?

    随着赵嘉仁自己执政,他发现很多正义的冲动若是真的付诸行动,导致的是与本意无关的结果。现代法律里面只惩处犯案人而不搞株连的手段果然是较合理的。当然了,赵嘉仁认为贪官的家属们也从捞取大量好处,对这种利益共享的问题还是不能因为没有直接参与而放过。

    考虑着这些,赵嘉仁决定拿到学社的会议和大家一起商量一番。赵嘉仁毕竟是少数,只有得到学社成员的支持,才能真正解决问题。现在有一个很好的机会,松江府的土地国有制度基本进入实际运营阶段。大量学社成员都集结在松江府参加工作,他们很快要带着实际工作经验到其他地区推广土地国有。

    会议此时也算进入最后的阶段,天祥作为松江府知府,之后的营运都要交给他来做,所以天祥得发言。

    “我等牧守各方……”天祥一开口,赵嘉仁忍不住皱眉。也许是看到赵嘉仁的表情,又或者是真的有想法。现在的棉务副手陆秀夫打断天祥的发言,“知府,咱们学社可不讲这种牧守。咱们吃百姓的,用百姓的,结果咱们还牧守,百姓听了这话不会高兴。”

    这话很合赵嘉仁的胃口,松江府不算大,学社成员本是赵嘉仁较认同的干事的人,集结这帮人亲自来干,工作虽然艰苦,却真的执行下来了。而且在这些实践里面,赵嘉仁明白以前很多不明白的事情。

    而天祥性格还算豁达,虽然被这么讲,张世杰却讲的对路。他只是笑笑,换了用词,“我等为官……”

    赵嘉仁的脸色又不怎么好看。只要特么以为官的心态来办事,一定要按照为官的规矩。至于这个规矩,赵嘉仁只能表示‘呵呵’。倒不是说官僚制度是什么邪恶的制度,而是赵嘉仁见识过更有效的制度和模式。

    天祥一看赵嘉仁的表情,他索性自己停下发言,从口袋里掏出个小本看了两眼,这才继续说道:“我等在这里工作……”

    这个词符合了赵太尉的心思。也让赵太尉心突然有了新的想法。要是在临安的杨太后真正理解她这个太后是个工作,是要为大家服务的好了。但是赵嘉仁认为杨太后大概会认为因为她有生育能力,并且和宋度宗生下了孩子,于是她可以大大咧咧的以太后自居,并且认为全天下都要供养她。反正赵嘉仁不认同这么一个道理。

    正在考虑这么一个问题,听天祥继续很顺畅的讲了下去。‘土地国有制不是均分土地,而是要在农业有效的投入更多劳动力,从而降低劳动强度,提高劳动效率……’

    这个话题让赵嘉仁的注意力重回到会议。天祥所说的,正是赵嘉仁的新认知。

    ‘土地想更有效的耕耘,需要水利,需要良种,需要管理。这些得投入大量劳动力。如果是土地私有,没有理由进行大规模投入。这从基本道理有问题,凭什么要大家在这种事情投入?受益的还是少数人。土地国有制首先从道德解决了这个问题……’

    听得出,天祥的情绪饱满。士大夫们是喜欢和道德有关的问题。以前士大夫讲述的道德还很容易是各说各话的道德。土地国有制的道德优势是非常普世,非常现实。所以他格外的有激情。

    赵嘉仁的思路忍不住又回到之前的问题,如果临安那些渣渣们也能理解并且接受这种道德好了。至少杨太后不会那么折腾……

    然后赵嘉仁眉头一皱,心里有了点新想法。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