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革宋 > 第64章 旧制的低阶表现形态(中)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64章 旧制的低阶表现形态(中)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大宋共和三年是西元()年。历史课本有这么一题。

    在旧报纸空白处写算了好一阵,前官员刘景终于算出了1275这个数字。人过三十不学艺,放下笔,刘景充分感受到四十岁还要学习到底有多么吃力。他忍不住回想起自己从儿童时代的求学经历,那时候学习很辛苦又那么容易。困难的是如何建立起对世界的认知。

    现在的经验或者见识都非小孩子时代能,学习却如钝刀在木头一样的脑子里强行雕刻般的生涩痛苦,薄薄的几册课本让刘景学到想吐。一个简单的大宋年号与西历对应的简单题目,刘景又是写又是掰着指头算,好不容易才靠自己得出了正确结果。

    把孩子们课本收好,刘景看着对他而言最简单的历史课本,心着实感叹新的制科教育并不科举轻松。最初的时候刘景以为语应该是对他最容易的课程,打开孩子的课本,见到课本总纲里面讲述,‘言的每一个字都是一个词,词汇量少,词汇的准确信息含量同样少。现代汉语里面词汇字数多,能包含的准确信息量更大,对于信息的描述更准确。这是要建立和推行现代汉语的目的’。

    身为进士和前官员,刘景能够理解这个总纲。只是有了心理准备,刘景他发现新词汇的数量和含义大大超出了他的想象之外,反倒是需要死记硬背的历史更容易些。

    此时家里已经有了动静,刘景家的娃们都起床了。离开书房,刘景很自然的以老爹的身份往厅一坐。孩子们先进了厅给老爹问安。乖乖到书房把自己书本具装进帆布书包,回到老爹面前领了每天的学校食堂饭票,这才离开家前去学校。

    此时是大宋共和三年五月一日早晨七点的事情。

    刘颦颦走在自己的哥哥和弟弟间,她拿出书本边走边背‘一一,二二,三下五去二,四下五去一,五去五进一,六一去五进一……’这是珠算入门课的最后一节,从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加每一位的同等数目,最后变成九八七六五四三二一。

    看妹妹学习这么努力,刘颦颦的哥哥刘宠笑道:“到学校再背也来得及。”

    刘颦颦没有回答,她对自家大哥的学习态度并不认同。论求学,刘颦颦最佩服的是自家老爹,他真的是赶早不赶晚的典范。看过学校的课本之后,刘景告诉刘颦颦等孩子,这些课程全部是以死记硬背为基础。他们先把课本全部背会再说。

    那是一个月前的事情。之后刘颦颦按照老爹指导的方式干起来,别的课程内容太多,想背完根本没可能。珠算课最简单,一个月时间,刘颦颦已经完成了加减法的内容。只要经过考试,她可以结业了。

    无视哥哥的怠惰发言,刘颦颦继续背诵着珠算内容。即便老爹严肃告诉他们专心学,什么都别想,刘颦颦也知道家里的日子远不如爹爹还在当官的时候。她如果能早些毕业,家里可以减少些经济压力。刘家的二郎没有学习哥哥,他好像在想什么,嘴里有点念念有词的模样。

    身为大哥并没有被立起自己的威信,刘宠心里面很是不爽。在此时,听到前面有人高喊着‘抓贼人!’‘别让前面的贼人跑了!’

    此时路走的都是学生,听到这几声吆喝,刘宠猛然抬起头,见前面有人狂奔而来,那人后面有些人紧追不舍。光看这局面,刘宠觉得前面那人并非好货色,这光天化日之下若是遇到歹人喊警察好,逃跑定然说明心里有鬼。

    眼瞅那人推开走在路的那些学生,直奔自己这边而来,刘宠将弟弟妹妹拦在身后,让他们往路边靠。然而逃窜那人为了从学生的缝隙穿过,跑动方向也很不确定。之前见到路边有空隙直冲过去,结果刘宠的弟弟妹妹正在向那个方向移动,那人根本没停的意思,看样子是为了节省力气要冲过去。眼瞅弟弟妹妹受到威胁,刘宠哪里能忍,去一脚将那人他踹到在地。

    片刻后,追赶的人已经赶,转瞬把地捂着肚子缓慢翻滚的逃跑者给抓了起来。刘颦颦没这么近的距离见过打架,整个人都被吓住。见到地那人被拽起来的时候认出这位竟然是同学孙彩彩的父亲。

    刘颦颦没认错,这位的确是孙彩彩的老爹孙贵。他今天送儿女来学,突然有几个穿飞鱼服的拦住了他,为首那位手里拿出张公,冷冷的说道:“请问是孙贵吧。这是逮捕令,请你和我们走一趟。”

    穿飞鱼服的是赵嘉仁手下的暴力机构成员,孙贵以前考虑过自己被发现的可能,他自己认为到了那时候他能坦然面对。然而事情真的发生了,孙贵下意识的退了一步,接着把儿女往身后的差人怀里一推,利用那些人扶住孩子的空隙,从人群里面夺路而逃。

    现在被抓,孙贵恨恨的盯着途出脚的少年,恶狠狠说道:“你们这些小崽子,等着我出来杀了你们。”

    这怨毒之意发自内心,让刘家三个娃都脸色大变。然后三个娃听到有人爽快的说道:“几位同学,不用听这奸人瞎说。他是死定了,若是能出来,也是被拖出来杀头。绝不可能威胁到你们。”

    刘家三个娃并不认识丁飞,不过丁飞态度从容镇定,那种说服力登时把三人心的慌乱驱逐大半。

    孙贵知道赵太尉定下的法律对宋奸是什么处置,知道丁飞所说的没错,他心又气又怒,急火攻心的嚷道:“便是我死了,我家里人也放不过你们这些小畜生!”

    啪!一声响亮的耳光打得孙贵说不出话来。丁飞脸还有笑容,却是食人虎般的残酷笑意。不过转向刘家三个娃的时候,残酷消失笑容依旧,“同学,你们不用担心,他的家人被株连到什么程度还不一定。若是敢狭私报复,他的家人也死定了!”

    刘颦颦从来没有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接收到如此之多的对立信息,所以最后也没弄清楚具体怎么回事。不过刘颦颦看得出,那些穿飞鱼服的人更有力量。而她同学的父亲现在只能在嘴进行威胁。

    然后刘颦颦看到自己的大哥带着一脸崇拜的表情对为首的那人说道:“这位哥哥,你……你们的衣服好俊!”

    丁飞听了之后哈哈一笑,“小兄弟,你若是想吃我们这碗饭,至少得小学毕业。你还是好好读书吧。”说完,他与肃奸委员会的人员便带着孙贵离开。

    在丁飞动手的同时,董永年也在指挥大票人马对城内的其他宋奸进行大抓捕。随着宋奸一个个落,名单尚未被抓的越来越少。这帮人的特点都是官职较高。带队去处置这些人的是刘猛。

    刘猛出现在朱焕面前的时候,朱焕还有些迷瞪。他见过刘猛,却没见过带兵的刘猛。一见到七八个兵虎视眈眈的看着自己,朱焕感觉到事情大大的不对头。他最初也考虑过逃跑,却没有实施。想冲破这样数量下的士兵夺门而出不现实。朱焕强装镇定的问道:“却不知刘侍郎此来何意。”

    刘猛把一个匣子放到朱焕面前,指了指匣子一边。朱焕知道那是放他偷偷抄袭的作战计划的匣子,他脸色如常,装作不解的问道:“这是何意?”

    刘猛又指了方才的位置说,“朱副使仔细看看么。”

    朱焕低头靠近看了,脸色终于忍不住大变。那里有一根细发绑在盒子边,此时已经被拽断。朱焕回忆起自己打开盒子的时候的确感到有什么东西好像阻挡了一下,之后没感觉了。当时他以为是自己疑神疑鬼,没想到是有人设下机关。

    即便如此,朱焕还是负隅顽抗,他争辩道:“这是何意?”

    刘猛哈哈一笑,“这是何意,你当然清楚。朱副使,我觉得你到了里面之后赶紧交代。省的多受苦楚。太尉在普通的案件是不赞成刑讯的。但是对宋奸,太尉从不反对刑讯。”

    很快,朱焕与胡惟孝等人都被带走。此时枢密院副使李庭芝一脸痛苦的在自己的办公室里面向外看,这些人都是和他一起守扬州的部下,若非刘猛用了根细头发的手段证明朱焕的确打开件,若非胡惟孝已经承认他们盗取了计划书之后三个人分别抄其的一部分。李庭芝无论如何都不相信这帮人真的做了宋奸。

    看着那些人被带出门去,李庭芝长叹一口气。他认为断然不能让宋奸活下去。不过李庭芝更感慨的是赵太尉居然不声不响的重建了皇城司。皇城司是直属皇帝的情报以及治安机构,也是皇帝制衡臣下的有力机构。这么大规模的抓捕,李庭芝打死也不信是少数人偶然的发现。

    连枢密院副使说调查调查,说抓抓。李庭芝对赵嘉仁威福自用的评价更强烈许多。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