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革宋 > 第63章 旧制的低阶表现形态(上)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63章 旧制的低阶表现形态(上)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从心理医生的角度看世界,大部分人的心理失衡都源自不知道该怎么定位自己,不知道自己正处于努力方向上的何种阶段。

    朱焕在与胡惟孝的搏斗之后才明白了一件事,他作为一名宋奸,与同样身为宋奸胡惟孝之间并没有本质上的不同,在大宋的官阶高低对于宋奸并无关系。出钱的是蒙古人,身为出卖者的朱焕对自己的任何想法都是他一厢情愿。

    在赵嘉仁这里得不到朱焕期待的地位,甚至连当宋奸都无法如意,朱焕的心情是极为低落的。他之前以为当了宋奸之后,至少可以在这件事上待价而沽,自己做主。没想到连这样的愿望都被现实无情的戳破。朱焕回家躺在床上的时候感受着手臂上的疼痛,心中咒骂胡惟孝这厮下手没轻重。

    可恼怒归恼怒,朱焕现在对胡惟孝也没了办法。他若是用大宋的制度去对付胡惟孝,胡惟孝殴打上官,自然要遭到惩处。但是胡惟孝也可以用大宋的制度来对付朱焕。他若是告发朱焕投敌,朱焕也一起完蛋。

    心中烦闷,朱焕又开始后悔当年没在扬州早早的杀了李庭芝投降蒙古,若是当时能够果断行事,他现在大概就是扬州知州,甚至是淮东大都督。至少蒙古人当年是这么许诺的。

    第二天还得去枢密院。在枢密院里面远远见到了胡惟孝,朱焕扭头就走,而胡惟孝也是如此。之后两天里面,朱焕气有些消了,他想去和胡惟孝谈事,却感觉依旧拉不下来脸。下午工作结束,枢密院的官员孙贵到了朱焕这里,他笑嘻嘻的说道:“朱副使,今日发了俸禄,我用福利票换了两瓶酒,不如我们一起吃饭。”

    有人请喝酒,朱焕自然高兴,他当即就答应下来。孙贵用饭票在食堂买了几个菜,请朱焕到他家去。这已经是很常见的吃饭模式,而且赵太尉就近安置枢密院的人员,只用回家做个汤就好。若是再懒些,甚至连汤都可以在食堂买。

    两人在孙贵的家中坐下,酒过三巡,孙贵笑道:“朱副使,我们当年都是拿过蒙古人信的。我不知道胡惟孝到底怎么和你讲的,蒙古人给我这边所说的价钱是西征的计划,三百两。”

    朱焕登时不知道该说什么。这个价钱已经比较接近五百两的期待,不过枢密院里面竟然还有蒙古的奸细,这让朱焕非常讶异。但仔细一想也不奇怪,赵太尉的枢密院里面不少都是当年能跟着李庭芝守扬州的那批有功之臣。赵太尉把他们安排到枢密院里头,也算是奖赏。

    “那……你要多少?”朱焕迟疑的说道。

    “我要三成就好。”孙贵爽快的说道。看朱焕沉吟不语,孙贵继续说道:“若是朱副使担心我私吞钱,我就联络你和蒙古那边的直接见面,你觉得可好?”

    朱焕登时就喜道:“可以。”不过再一想,他又觉得担心起来,胡惟孝的贪婪固然有问题,可这孙贵的爽快是另外的问题。

    朱焕试探着问道:“朱兄弟,却不知你为何要这么爽快。”

    在孙贵的住处外,监视点里面同时来了丁飞与董永年,这次见面让整个网络里面一直藏的比较深的那人浮现出来。丁飞笑道:“老董,还是你行。我一直觉得枢密院里面也就是胡惟孝他们几个,果然如你所料,还有一条线。”篮坛紫锋

    董永年苦笑道:“我只是觉得蒙古人若是只有胡惟孝一条线,应该早就动手了。到现在还没动手,应该是他们有恃无恐。在福建的时候,蒙古人只有一条线,一旦得手之后就跑。”

    丁飞微微点头,不过却皱了眉头。“老董,我就奇怪了,这个孙贵是图的什么。朱焕与胡惟孝是没了前程,这孙贵家的孩子都已经报名上学。几年下来,他家也就出来了。为何居然要在此时叛国。就算是再不济,他家在姑苏也有土地,何必要冒这等风险。”

    “这个……,我也不清楚。”丁飞无奈的答道:“若是清楚的话,我不早就把他列进名单里面了。而且这个孙贵的联络人比较怪,和胡惟孝根本不是一路。幸好我们等到现在,若是早些收网,只怕还让他给跑了。”

    两人谈了一阵,也找不出理由。原本他们等着赵太尉的命令一到就立刻抓人。此时情况有变,只能再等。孙贵这条线又是不同,不摸清之前还没办法彻底抓捕。就在此时,有人送了消息过来,太尉那边已经派人过来。两人便离开了监视点返回总部。

    回来的人是刘猛,一看这位叔叔在,丁飞连忙上去问好。刘猛冷冷的说道:“太尉让我传令,若是你们觉得可以抓人,便行事。若是觉得不行,可以再等。哪怕是西征的计划书被盗走也不用担心。”

    “为何?”董永年颇为讶异。见丁飞只是点点头,竟然毫无质疑。董永年更觉这种刘猛明白,丁飞明白的事情,他必须弄明白才行。

    刘猛挥手示意丁飞做解答。丁飞这才答道:“太尉若是倚重枢密院,怎么会任由枢密院自行处理事情。而且太尉前些日子在扬州操演诸军,想来已经定下新计划了。”

    董永年登时觉得有些语塞。他也考虑过这样的可能,却想的太多,觉得这里面的关系不该这么简单才对。赵太尉在扬州操演兵马的消息并不特别保密,难倒敌人就想不到太尉会在那边制定新计划么?

    丁飞看刘猛没有反对,就知道自己猜对了。他接着问道:“这点小事随便派个人过来就能讲。既然派刘叔叔过来,想来不会只有这么一点小事吧。”

    刘猛对丁飞的敏感很认同,他点点头,“嗯。还有些事情,李庭芝虽然不是宋奸,不过他联络什么人,还有他老婆联络什么人,你们要关注一下。”

    “他和朱焕都在枢密院,两人自然会有联络。不过最近他倒是找了不少人。”丁飞从容答道。旁边的董永年更是觉得自己对丁飞的看法距离丁飞的实力还有差距,之前他们盯梢李庭芝的时候,董永年还觉得丁飞有些浪费人力。

    “拿来我看。”刘猛提出了要求。

    请刘猛到了专门的浏览室,丁飞说道:“还请刘叔叔不要介意,这是太尉交代的,我也只能委屈刘叔叔了。”爱情嫁到

    刘猛嗤笑一声,“切,这还是我们和太尉商议的结果,你个毛头小子装什么。”

    丁飞吐吐舌头,却是毫不为意。而刘猛则板起脸来说道:“你们监视大臣,却不是肃奸的差事。太尉说过,此事他自然会安排。不过你等若是走漏风声,让别人闹起来,便是太尉也只能严惩。”

    这次董永年再也忍不住,他问道:“刘侍郎,为何要监视大臣?”

    “等以后再告诉你。现在就服从命令。”刘猛冷冷的说道。

    即便猜到问不出结果,董永年还是觉得很失望。李庭芝的报告交给刘猛阅读,董永年和丁飞回到指挥部的办公室这才拽住丁飞问:“到底是为什么。”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丁飞笑道,不等董永年着急逼问,丁飞解释道:“不过你想啊,若是有什么不明白的,自然要去找太尉或者各个部的尚书去解决。李庭芝把头面人物哪里跑了一趟,定然不是为了国家的事情,而是为了他自己想干的事情。在国家危机关头,又有什么自己的事情要做。”

    董永年彻底沉默了。这些道理说出来的时候非常好理解,国家危难之际当然要如赵太尉这样戮力为国。可丁飞的思路就是这么清晰,董永年则只能听了之后才知道本该就是清晰的思路。现在董永年突然明白为何要监视李庭芝的异动,因为这的确是异动。而只要抓住这个要点,就不用特别担心浪费人力。既然是异动,数量自然有限。

    不管年轻的肃奸委员会成员怎么想,刘猛是全力沉浸在对李庭芝的行动报告中。赵太尉本来在松江府视察土地国有之后的进展,在松江集结的这些干部与官员也非常在意。一旦松江的局面完成,参加到辛苦劳动的干部和官员就要将松江的体系在其他地区推广开来。

    然而得到了张世杰写来的信之后,赵太尉意外的对太后要钱的事情非常在意。让刘猛来负责此事。刘猛觉得这屁大点事情为何要他来管,当然是不愿意,赵嘉仁只能做些解释,“别看是这么一件小事,却是旧制复辟。”

    赵太尉上来就给扣这么大一顶帽子,刘猛就静下来听。赵嘉仁的观点不复杂,现在他努力推行的是人人都得干活,干活才有饭吃的新制度。而以前的大宋则是一个权力层层分权分配制度。这就如土地国有之后,土地被本该耕种的人二次转包。

    土地这么搞,等于是凭白养出些地主。而公权力这么搞,等于是立刻有了大票附庸。

    “刘猛,从人性的角度来看,是坐在家里等着靠出租土地或者权力数钱舒服,还是自己辛辛苦苦的劳动舒服?”赵嘉仁总结道。

    刘猛笑道:“我知道收租舒服。不过我还是喜欢劳动。”

    “所以我才选你去处理此事。”赵嘉仁给了刘猛一个明确的人员选拔理由。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