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革宋 > 第61章 权相和权臣(中)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61章 权相和权臣(中)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李庭芝不喜欢赵嘉仁,他也发现进士出身的人大多数都不喜欢赵嘉仁。张世杰并非进士出身,李庭芝就想试探一下张世杰的态度。与张世杰喝酒,听了张世杰对赵嘉仁这个权臣的批评,李庭芝觉得有戏。

    在张世杰沉默之时,李庭芝继续寻找双方的契合点,他说道:“张统领,现在只是御林军的军饷就和我们枢密院的俸禄一样多。不知道你可知道。”

    “不会吧。”张世杰表示不认同。

    “此次回到临安,赵太尉说大家在国家危难之时要体会艰难。所有人的俸禄全部削减,你们御林军只是削减一半,我们这些都削减了八成。只是给食堂的饭票,逢年过节发些东西。咱们桌上的饭菜是用饭票买的,这些酒是过年时候发的。若是让我自己请,我可请不起。”李庭芝现身说法的指出了枢密院的难处。

    张世杰听了之后忍不住笑出声来。酒是好酒,张世杰自己和李庭芝一样能拿福利。与福利提供的二锅头与朗姆酒相比,他以前喝过的那些酒只能称为‘水’。至于这个菜么,两荤两素的菜色不能说有啥问题。牛肉干与狮子头就不说了,便是鸡蛋炒韭菜与蒜茸油麦菜,油多味足,吃起来很香。张世杰觉得这个理由不太能站得住脚。

    见张世杰这般反应,李庭芝立刻觉得这顿饭请亏了。不过李庭芝也没有放弃,他笑道:“我等原本不知道赵太尉的能耐,现在总算是知道了。对赵太尉本人,我是很佩服的。不过现在赵太尉威福自用,完全把朝廷当做个摆设。我觉得这不对。”

    即便是方才忍不住稍微嘲笑了一下李庭芝的享受标准,张世杰也忍不住微微点头。赵太尉的确是威福自用,官家太后、朝廷官员在赵太尉面前也只能仰其鼻息。这就有些过了。

    李庭芝看好不容易得到了一些进展,连忙继续说道:“我等知道太尉乃是大宋中兴之臣,若是没有太尉,大宋怕是顶不住蒙古猛攻,我只怕也守不住扬州。所以即便是太后临朝,我等也坚决支持太尉。我想张统领也是这般念头。”

    “若是李副使所提的在朝廷讨论之时,我会支持李副使。”张世杰也表达了自己的态度。

    “这……我觉得此事还是由太后自己提出比较好。”李庭芝说出了他的想法。

    饭吃完,张世杰就告辞回宫。李庭芝则回到枢密院。每个月二十五号发钱可不是只针对御林军,枢密院也一样。枢密院官员们的俸禄也得造表,与御林军的一起送到户部去。现在户部尚书徐远志乃是赵嘉仁的亲信,虽然徐远志也是进士出身,却因为丝毫没有将管钱的大权交出,现在被临安的进士官员认为是赵嘉仁的私臣。不过李庭芝还是趁着这个机会前去见了徐远志。

    既然是枢密副使亲自来求见,徐远志也得见一下。得知李庭芝竟然是来交俸禄表的,徐远志就知道这里面肯定有别的事情。所以徐远志索性直接说道:“李副使,我下午还有个会,今天就不能陪你说话了。”

    李庭芝不得不赶紧应道:“徐尚书,我听闻现在国家一直没能收上来税?”

    “这是我们户部的事情,枢密院不该问这个吧。”徐远志滴水不漏的封堵住李庭芝的问题。

    遭到如此有力的还击,李庭芝只能换个问题,“我在想,是不是因为钱不够,所以没有重组禁军。”

    徐远志还是公事公办的语气,“何时重组禁军乃是枢密使与左丞相的事。若是李副使有什么不解,便请去问赵太尉。”

    李庭芝听了之后便能确定徐远志是赵嘉仁的铁杆。若是和张世杰那样有自己想法的人,徐远志无论如何都不会这么回答。

    出门之后,李庭芝心里面盘算,刑部尚书司马考是靠着赵嘉仁才被重新启用,他的立场不用再问。礼部尚书虽然是进士出身,不过礼部虽然没啥实权,也就是能说说话。户部尚书李伯玉以前得罪过贾似道,在庆元府做知州之时与赵嘉仁一起搞变通的公田改革,搞的效果不错。指望他反对赵嘉仁明显不可能,到时候此人能够中立就很不错了。吏部尚书更是赵嘉仁安排了一个干部临时替代。

    遍观朝廷内的权力结构,李庭芝发现他无法看到太后临朝的决议成功的可能。如果太后不能临朝,赵嘉仁赵太尉就可以按照自己的想法办事。赵太尉威福自用的局面就将继续下去。边走边想,李庭芝甚至考虑自己是不是赌上前途,公开串联人员,强行上表逼着赵嘉仁表态。

    无论如何,赵嘉仁都是臣子。他若是不允许太后临朝,就等于是公开表示夺权的态度,这样的政治压力绝非是赵嘉仁能够无视的。李庭芝只是想想,就心生退意。当年贾似道打击异己不遗余力。赵太尉在权术手段上并不比贾似道逊色。到时候李庭芝只怕看不到结果就被干掉。

    心里面想着事情,李庭芝并没有注意到他被盯梢了。在后面盯梢的是肃奸委员会的工作人员,最近他们经过内部讨论,认为到了收网打尽宋奸的地步。报告已经送给了赵太尉,就等着赵太尉下决定。

    在这个期间,肃奸委员会也没有闲着。他们继续自己的工作,宋奸这玩意犹如江水绵绵不绝,前一批死掉,新的一批就起来。就如在福州,作为肃奸委员会骨干的董永年就曾经认为大食人的谍报网被摧毁之后,大食人就会消停。

    实际上导致的结果是大食人感到了更大恐慌。用那位这帮人根本就不认为自己是宋人,当宋人对大食人中勾结蒙古的家伙实施打击,整个大食人集团都紧张起来。他们认为这意味着大宋在打击整个大食人集团。

    能够在肃奸委员会里面崛起,就是在其他人一厢情愿的认为大食人会消停的时候,丁飞却认为大食人绝不会消停。经过加强调查,终于发现大食人当时要暴动。最终参加暴动的不仅有大食人,更有福建信了真神教的一众人等。

    此次丁飞也是一样的态度,他认为宋奸的规模不会变小。只要有外部势力存在,很多人就有勾结外部势力为他们牟利的愿望。有这样的念头,所以包括枢密院副使李庭芝也变成了监视对象。上因为枢密院里面已经有了七名可以确定的宋奸,所以整个枢密院都在重点监视对象。

    而李庭芝的行动自然也被记录在案,并且送回到肃奸委员会里面由董永年为首的分析组对其进行真人分析。

    董永年不认为张世杰会叛变,“老丁,现在蒙古人最担心的只怕是官家和太后出事。你觉得若是出事之后,谁会当上官家?”

    “当然是赵太尉。”丁飞毫不迟疑的答道。虽然牵扯到了官家登基的问题,这个答案并没有让肃奸委员会的成员感到僭越的。在进士或者别的什么人看来,赵嘉仁这个宗室想登基需要跨过许多的问题。在赵嘉仁的手下看来,既然赵嘉仁是货真价实的赵家人,他当然应该当皇帝。

    “赵太尉当上官家,对蒙古是好消息么?”董永年笑道。

    丁飞点点头,“你说的没错,若是蒙古人派人把官家和太后杀了,那也有从一开始就护着官家和太后的张世杰来扛着。但是你换个想法,若是他们是想借用太后做些什么呢?譬如,太后若是突然下令要杀赵太尉,或者要发配赵太尉。”

    “怎么可能!”董永年觉得丁飞的话太危言耸听。

    丁飞正色说道:“她敢不敢做,和她有没有权这么做是两码事。你看过今年的科举题目了么。史弥远勾结杨皇后,他们就敢杀了丞相韩侂胄。最后结果如何呢?不照样改变了当时的政策。”

    董永年没有说话。丁飞的认真劲头在肃奸委员会里面很有名,包括董永年在内的很多人都认为丁飞做错了。然而事实证明,是包括董永年内的很多人错了。丁飞没办法准确预言出宋奸是谁,然而丁飞却能看到宋奸会在那一票人里面出现。

    如果以肃奸委员会的角度来看,史弥远和杨皇后都是宋奸,但是那些宋奸的确通过行动夺取了政权。除了杀害韩侂胄之外,史弥远还逼死了官家宁宗立下的太子,立了宋理宗。

    权力一旦被掌握,就不再以道理而动。像赵太尉这样公开讲出让大家接受的道理,并且按照道理而行的执政者,董永年只见到了赵太尉这一个。

    “那李庭芝见过的人是不是要监视?”董永年问。

    “记录时间。若是我们的人,都有各种会客记录,甚至有谈话记录。”丁飞答道。

    “若不是我们的人呢?我们可没有那么多的人手。”董永年表示了自己的看法。

    “我不认为李庭芝是宋奸。但是李庭芝肯定在想做什么。我们派人盯着李庭芝一个人就好,而且要保密。”丁飞给了明确的想法。更多的内容,丁飞不想说的太明白。因为这就牵扯到对宋奸的定义问题。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