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革宋 > 第54章 共和三年科举前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54章 共和三年科举前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科举制度起于隋唐,完善于大宋。大宋科举有四个特点。

    其一是糊名制度的确立,就是把考生所填写的姓名、籍贯等一切可能作弊的资料信息全部密封,使主考官和阅卷官无法得知每张卷子是谁的。

    其二是考试时间的最终确立。唐朝每年一考,国家动用的财力、物力、人力可想而知。宋朝自英宗时期的治平二年{1065},定为三年一大比。

    其三是文风的转变。嘉祐二年,欧阳修知贡举。他一向厌恶无病"shen yin"的程式化文章,当他取得了绝对话语权时,将延续了百年的程文考卷全部黜落,所取文章,都是言之有物论之成理的“古文”。

    其四是考试内容和科目的转变。宋朝前期的拿手绝活儿还是诗、赋、论,前两项更是绝活儿中的绝活儿,那是要按照韵书去写的,一旦出韵,再好的文章也是零分。考试内容的改变是王安石变法的后果之一。他给神宗上书说:今后的考试只考经义,不必再考诗、赋。理由是:一个人从小写诗作赋,熟知音韵,对圣人之言却知之甚少,一旦当了官儿,怎么可能懂得治国理民?由此开始,后世科举不再考诗、赋而专考经义。

    这么多年的操作之后,大宋的科举已经非常成熟,吴潜作为名义上的科举考试总负责人,实际上不管什么具体事务。年轻的赵太尉通过制度表达了他对于大宋士人的态度之后,吴潜的心情就很不好。就在他愁眉苦脸之时,随从突然跑进来说道:“扬州府文知州来了。”

    吴潜眼睛一亮,连忙让人将文天祥请进来。文天祥并不怎么喜欢吴潜,不过吴潜能八十岁还前去福州投奔朝廷,让文天祥非常欣赏老头子。老头子请文天祥到京城来一趟,他也就答应了。进来之后见礼,吴潜便开始讲述。听完赵太尉最近行为,文天祥沉默了。

    在福州,赵太尉已经对叛臣做出了定性,不教而杀谓之虐,文官武将定然知道忠于祖国的概念,杀叛臣不属于不教而诛。赵太尉这位赵家人对于不对大宋尽忠的士人有强烈的厌恶,正在通过制度收拾这帮人,文天祥觉得能理解,却还是觉得若刘整没被逼反就好了。

    “文知州,若是我们落到叛臣手中,他们会放过我们么?叛臣当然该杀,没什么好饶过的。收买人心是市恩,可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大家投奔朝廷难倒不是为了自己之利么?就算是文知州这样以天下为己任之人,也是为了实现抱负,而不是单纯的跑来效忠官家。”

    这话要是放到明清,是要杀头的。放在大宋,文天祥听完之后也忍不住微微点头。这么一讲,文天祥觉得道理也已经理顺。赵嘉仁可以对叛臣进行毫不留情的杀戮,却不能因为叛臣而惩罚全天下的士人。

    “那吴太师要我做什么?”文天祥问道。

    “想请文知州写篇文章议论此事。惩罚人需有道理,能因士人当了叛臣而杀他们,能因士人在大宋危急之时置之不理而不用他们,但是不能因为这些而株连迁怒士人。秦桧是奸臣,可秦桧的曾孙考上进士之后为国捐躯。难倒因为秦桧之奸就去否定他曾孙之忠么?”吴潜把自己的想法给讲述出来。

    听了吴潜的论述,文天祥问道:“吴太师所论甚正。不过为何太师不自己写?”

    吴潜叹道:“我老了,竭尽全力才能把话说囫囵。根本没办法写成文章。文知州乃是状元,文才天下有名。此文当然是文知州写的才能让大家信服。”

    俗话说千穿万穿马屁不穿,能被前辈如此高评价,文天祥心中得意。更重要的是,他自己在文章上是极有信心的,哪怕明知道吴潜肯定有些算计,却也忍不住跃跃欲试。

    吴潜见文天祥的表情,心里面就放心许多。赵太尉一直是做流官,很少到临安,虽然有名声,但是在临安并无人脉。也就是说,京城的那些官员并没什么赵嘉仁的故旧。吴潜和一些京官们商议,确定在大宋的京官里面贾似道与赵嘉仁私交最好。除此之外,赵嘉仁可能关系最好的就是文天祥。想说服赵嘉仁,就只能指望文天祥出来说话。

    文天祥不愧是状元,道理明白,核心清楚。心中情绪也有,很快就围绕不要株连无辜为核心,洋洋洒洒的写了一篇文章出来。吴潜看了文章之后,连连点头称赞。大宋科举要求言之有物论之成理的“古文”。当年文天祥在科举之时以法天不息为题议论策对,试卷以古代的事情作为借鉴,被认为忠心肝胆好似铁石。

    此文也是如此,以古代事情为例。讲述了父子若是同时在朝,皆为叛臣之事比较常见。然而父为叛臣,子弟之后考上进士,之后也为叛臣的事情在历史上极为罕见。所以叛臣株连已经为官的亲属,可以理解。株连未曾犯罪的子弟,甚至迁怒士人就未必合理。肯做官的定然知道忠君的道理,见到家里人因走错了路而身败名裂,毁了前程,他们的子孙更多的是引以为戒。所以朝廷当恩威并施。

    写完文章,文天祥也觉得自己尽了责任。他不认为赵太尉应该报复过甚,他同样认为赵太尉乃是值得尽忠之人。此次回临安,前来拜访吴潜完全是顺道。写文章也是文天祥自己心有所感。他回到临安的真正的任务是准备到松江府出任知府。

    写完了文章,文天祥就前往政事堂去见赵嘉仁。本以为能够比较快见到赵嘉仁,没想到竟然等了好久才见到赵嘉仁。而且赵嘉仁一反平常的从容,罕见的脸色难看,看他那样子,也就差点要骂人了。

    “不知太尉怎么会气成这样?”文天祥问道。

    赵嘉仁冷哼一声,却不说话。端起茶杯喝了片刻,赵嘉仁开口问道:“宋瑞,你觉得你可是一诺千金之人?”

    “当然。”文天祥虽然讶异,但是事关自己的名声,他毫不迟疑的坚持自己的清高。

    “若是让你看了考题,你能保证自己不泄露出去么?”赵嘉仁恨恨的说道。

    “这……”文天祥登时语塞。迟疑一阵,文天祥问道:“太尉是问我做主考官时可否会泄漏考题?”

    “不。我是问你,现在让你看到策论考题,你能保证你不会泄漏么?”赵嘉仁明确了自己的问题。

    明知道此事就该毫不迟疑的拒绝,可文天祥的好奇心强烈到他觉得自己很想立刻回答‘绝不泄露’。提前看到考题本身就有很大诱惑力,但这种诱惑还不至于让文天祥失去控制力。不过竟然把赵嘉仁气成这般模样,那考题就一定存在巨大的问题。面对也许能石破天惊的大事,文天祥就觉得自己没办法拒绝。

    “说句痛快话。若是你不想惹事,我还得赞你一句知道明哲保身呢。”赵嘉仁追问道。

    文天祥是个聪明人,是个学问很好的人。不过他并非是个明哲保身之人,属于真性情之辈。若是别人听了赵嘉仁的话,大概就会选择明哲保身。文天祥听了之后立刻说道:“我绝不泄露题目。”

    赵嘉仁看着这位好事的文知州,从怀里抽出一个信封递给文天祥。

    大宋科考的题量相当大,绝非答一张卷子就能获取功名。以进士考为例,需要“试诗、赋、论各一首,策五道,帖《论语》十帖,对《春秋》或《礼记》墨义十条”。

    文天祥当年参加进士考试,策论内容是‘法天不息’。而现在这篇策论是最后一题,不是给了个题目让大家自由发挥。而是拿出南宋发生过的一件著名的事件,将整件事的关键点列出。要求对此事该如何处置做出一个评论。

    韩侂胄为相,以个人利益策动开禧北伐,失败后导致了众多问题。史弥远等投降派勾结杨皇后谋杀韩侂胄,把韩侂胄的首级送给金国,进而签署了更丧权辱国的投降条约。

    韩侂胄禁止朱熹理学。史弥远则强化理学为取士标准。甚至让朱熹的弟子都不愿意给史弥远站台。

    针对这些的关系,要求考生做出一个评论。

    单从内容上,这也是策论的一种。不过举的例子可就太敏感了。像文天祥这种肝胆如铁石之辈,看了之后也觉得有些发懵。

    沉吟了片刻,文天祥试探着问道:“太尉,这是何人出的题目。”

    “是我出的。”赵嘉仁坦率的回答。赵嘉仁并不想对成熟的科举考试做什么调整,他在意的是之后的制科,也就是他自己非常熟悉的新中国高考制度。不过这并不意味着赵嘉仁不插手科举,他定下这片‘议论文’的策论题,目的就是要选出立场能接受的家伙,至少得有些逻辑水平的家伙才好。

    文天祥见赵嘉仁说的如此坦率,整个人也懵了。然后他就听赵嘉仁问道:“不知宋瑞觉得这题目有何问题么?”

    “太尉,我觉得……没什么问题。”文天祥虽然嘴上这么说,却觉得心里面还是感到有些不对头。他跟着问道:“太尉,既然是你出的题目,为何要这么生气。”原本文天祥以为是别人出的题目惹恼了赵嘉仁,才让赵嘉仁这么愤怒。

    “哦。我不知道两名副主考里面有人竟然是史嵩之弟子的弟子。呵呵,刨了他师门的旧事,这位副主考就闹着要辞职。这等人……哼哼!”赵嘉仁冷笑着说道。

    听到这里,文天祥觉得心中一震。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