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革宋 > 第46章 幕僚与东翁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46章 幕僚与东翁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安庆城的十一月天气相当的舒适,蒙古的两淮大都督范文虎比较少见的没和自己的美妾们在一起。拿着一份消息,大都督眉头微皱。

    在面前的幕僚们已经看过从临安来的消息,他们先是低声交头接耳,首席幕僚司徒宏终于有了自己的想法,他说道:“大都督,这赵嘉仁之前怕蒙古军再次突袭临安,一直躲在嘉兴。现在他又敢回临安,只怕是已经知道蒙古军不会南下。”

    这看法是两淮大都督府的基本观点,所以范文虎的幕僚们没什么反应,只是静静的听着司徒宏最后的结论。

    “我觉得也许赵嘉仁已经与蒙古有了和议吧。”司徒宏给了自己的看法。不过他也担心自己说的不对,说完之后又赶紧补充了一句,“不过赵嘉仁之前把话吹得太满,所以只怕他不敢向天下公布和议内容。”

    这么一说,范文虎就忍不住微微点头。没等范文虎说什么,另外一位幕僚俞大千就开口了,“我觉得只怕未必。最近从北边来了消息,据说赵嘉仁的手下已经在河南打败蒙古军,兵锋直指南阳。如此局面下哪里会有什么和议。”

    这话一出,幕僚们脸色都变得不耐烦起来。没人喜欢这种不好的消息,在‘赵嘉仁因为害怕而躲到嘉兴’以及‘宋军已经在河南击败蒙古军,今儿开始南下’之间,幕僚们都愿意相信后者。因为前者意味着赵嘉仁回临安是因为与蒙古有了和议,和议内容大概就是称臣、割地、纳贡。

    更重要的是,如果是前者的话,两淮大都督府就不用担心遭到赵嘉仁的进攻。现在两淮大都督虽然没拥有淮东,议和之后却也能稳稳的占据淮西,依照蒙古的规矩继续作威作福。

    “你从哪里听来的胡言乱语!”司徒宏怒道。

    俞大千被人呵斥,本想顶回去。然而话到嘴边,他又忍住了。脸上表情变幻,最后变成了有了决断的认真。“你们不信就算了,我也只是听说而已。”俞大千答道。

    范文虎听了这话,脸上也露出了笑容。他说道:“既然赵嘉仁那小子敢回临安,我觉得不妨这样。我们就派人在临安城里散布消息,说赵嘉仁已经对蒙古称臣。奉蒙古大汗为祖,大宋只留岭南、福建、江南。其他地方尽数奉献给蒙古。那厮之前说太多大话,也该让他丢丢脸。”

    “都督此计甚妙!”好些幕僚立刻赞道。

    俞大千面无表情。自打蒙古从江南撤到江北,他就开始对战局发展有些没了信心。等蒙古军大撤退之后,他就更加感觉不安。若不是跟着风格大变的范文虎大捞了一笔,俞大千只怕已经彻底动摇。现在得到了更不好的消息,他确定了自己离开的心情。当年他跟着范文虎跳脱大宋这条破船,现在自然更没理由和范文虎这条破船一起沉没。

    会议结束,俞大千跟着其他幕僚一起离开。出到外面,在冬天的阳光下,他开始考虑该去哪里。他的家里人都在安庆城,要先安排他们离开。还得带着大量的财物。现在是战争期间,这么多人和东西可不是想离开就能离开。若是在城门口被发现,那就麻烦了。

    不过俞大千并没有特别着急。他毕竟是幕僚,做各种谋划是他的本职工作。家里人多,可以分来来走。想携带大量的东西离开不行,那就放弃一些不要携带的。那些座椅板凳锅碗瓢盆什么的统统不要,只携带钱就好。几百贯铜钱可以慢慢想办法,先把金银带出城去……

    到了家,他也没与家人说话。自己就进了书房继续考虑。把这么多钱运出去也不是不行,但是之后呢?该去何处安身呢?俞大千是临安人,给当时还在临安的范文虎当幕僚。临安认识他的人很多,知道他出身的人也很多。若是回去的话只怕是飞蛾扑火。

    他老婆也是临安人,现在也没办法躲去老婆家。那该去何处呢?俞大千心中思索,突然生出天下之大无处容身的感觉。他可不是光身一个,而是随身携带了大量钱财。这么多年的辛苦才挣了这么多钱,那万万是不能丢弃的。

    就在考虑间,外面的家人敲门,“大都督派人来找你。”

    俞大千连忙出门,见到了范文虎的亲兵。跟着亲兵一起回到大都督府,就见厅内已经坐了司徒宏。范文虎对两人笑道:“我准备近日前去给大汗贺寿。想让你们两人和我一起去。”

    俞大千本想着司徒宏会非常开心的愿意跟着范文虎走,没想到司徒宏竟然面露难色,“都督,我最近身上有病,怕是无法随行。”

    “身上有病?”范文虎笑道,“我觉得只怕是心里有病吧?”

    听到这话,司徒宏脸色大变。范文虎嘿嘿一笑,对亲随说道:“把人带进来。”

    片刻后,几个被绑的结结实实的男子被带进厅内,那些人鼻青脸肿,脸上身上有血污,应该都吃了不少苦头。见到司徒宏之后,他们立刻就开始向司徒宏呼救。此时司徒宏身边各站了一个范文虎的亲兵,虎视眈眈的看着司徒宏。无视那些亲人的求救,司徒宏面色变红、变白、再变红、再变白。最后他双腿一软,咕咚就给范文虎跪下了。

    范文虎挥挥手,“绑了,带下去。”

    “大都督,大都督。我有话说,我不是要背叛你啊!”司徒宏喊道。

    范文虎根本没有理会,只是挥手示意。亲兵们将司徒宏和他的家人拖了下去,而俞大千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切,完全没有摸到头脑。

    厅里面很快就恢复安静,范文虎则端起茶杯喝了起来。俞大千则是被激烈的变化弄到莫名其妙,他已经能猜测出司徒宏大概是已经实行了转移家人和财物的行动,而这些行动被范文虎给发现了。这才有了现在的结果。

    若局面果然如俞大千所料,俞大千就不明白范文虎为何要把他也给弄来。到现在为止,俞大千根本没有丝毫动作。就范文虎平时表现出来的智力,他可未必有看透人心的能力。可转念一想,俞大千大大的不安起来。正因为范文虎没有看透人心的能力,所以他很可能是错误的认为俞大千做了什么背叛他的事情。

    想到这种可能之后,俞大千的脸也变得有些发白。就在此时,范文虎放下茶杯叹道:“大千,你跟了我好些年。司徒宏睁着眼说瞎话,只有你一直说实话。哪怕明知我不爱听,你还是说了实话。所以司徒宏是不能带走,我带你去大都。”

    “呃……”这激烈的变动让俞大千对很多事情根本把握不住,不过他现在能确定范文虎并没有他想象的那么愚蠢。而他可以带着家人和钱财前往蒙古。即便那里是从未到过的地方,但是依旧能算是个容身之地。

    “都督,我能带上家人么?”俞大千还是忍不住再确定一下。

    “当然。若不让你带上家人,你能安心的和我以前走?”范文虎笑道。

    这下俞大千如释重负,他一直觉得自己还是得靠着范文虎,现在看这选择没有错。

    等俞大千出去,范文虎叫来亲兵首领吩咐道:“把司徒宏全家都给我杀掉。除了俞大千之外,其他的幕僚家都抄了。两天内办完此时,然后咱们就从汉水北上,赶紧去大都。”

    “这大都督的位置……”亲兵首领问。

    “哼!”范文虎冷笑道:“想坐这位置的多了,就让副都督方建仁先代理么。他为了能夺这个位置,给蒙古人写了多少状告我的信,他以为我不知道么。我这一走,他就可以接掌这个位置。便让他和赵嘉仁打仗好了。”

    这次的事情是范文虎早就安排好的。等到抄家抄出来的清单送到范文虎手中,他看了之后心中大乐。抄出来的东西可比送给忽必烈的礼物都多。这帮黑心的幕僚们在搜刮安庆等地富户的时候给自己捞了太多太多。

    家具什么的统统不要,范文虎只让带了金银、铜线、细软、字画、器玩等好携带的高价之物。从安庆上船驶向汉阳。在汉阳转入汉水继续向北。一路上抓紧时间,竟然赶在元旦之前抵达了大都。

    之前范文虎就试图走伯颜的路子,然而伯颜并不理会他。幸好此时范文虎已经将所有子女都送到了大都,此时家里人团聚不至于没地方去。范文虎的儿子在这里已经有所经营,见到老爹之后连忙介绍最新情况。

    赵嘉仁的使者与蒙古使者之间已经互相往来了两次,虽然不知道最后能达成什么样的协议,但是双方至少没有表示出什么敌意。而且大都的市面上已经再次出现了新鲜的辛香料。在之前的战争时期,辛香料完全断绝。

    介绍了情况之后,范文虎的儿子忍不住问道:“爹,你这次准备进京如此仓促,该怎么对大汗说呢。”

    “有什么不敢说的。”范文虎笑道:“我乃两淮大都督,元旦之时前来给大汗贺岁,本就是应该的吧。”

    听老爹把逃难讲的如此冠冕堂皇,范文虎的儿子无语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