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革宋 > 第45章 反攻前的扰动(上)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45章 反攻前的扰动(上)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停战是非常重要的事情,赵嘉仁要求已经学到足够几年消化的知识的郝仁马上回大都去。作为礼物,他还送了郝仁那次学习的谈话全记录。

    郝仁此时已经完全放开,他还得寸进尺的求一张赵嘉仁的墨宝。赵嘉仁早没有了‘字一定要写好’的心态。既然求他写字,他就写一张。别人是不是觉得这字好看,再不是赵嘉仁考虑的因素。觉得不好看就可以扔掉么。

    于是在大宋共和二年的十月二十一,郝仁把写了‘天有常道矣,地有常数矣,君子有常体矣。君子道其常,而小人计其功’的墨宝给仔细收好,然后与四名大宋使者组成的使团一起踏上了前往大都的道路。

    海路就是快,他们先用了四天时间逆风开到日照,让等在日照的蒙古骑兵们自行回去。接着就乘船继续向北,花了四天时间逆风赶到直沽寨。花两天时间让晕船的家伙们恢复正常,又花两天时间骑马到了大都。全程十二天,在南下的时候,郝仁从大都到日照画的时间都比这个长。

    在这个时候,赵嘉仁也不得不离开松江府。倒不是赵嘉仁害怕蒙古有人派遣刺客到松江府对赵嘉仁下手,虽然在郝仁抵达松江府见到赵嘉仁之后,这种说法就多了起来。

    之所以要回去,是因为大宋在临安总投降之后的第一次科举开始了,大量人员聚集在临安参加科举考试。赵太尉可以把科举前面的工作都交给那帮负责的官员来办,然而小皇帝自己可没办法主持殿试,最后的选拔必须由赵太尉亲自把关不可的。

    “记得给我有事就给我发电报。”赵嘉仁临走前对刘猛交代。

    刘猛用力点头,“太尉放心,我们已经有了不少经验。”

    “我现在倒是有些不放心你们会不会轻民力。”赵嘉仁说出自己的担忧。历史上官僚们无数次证明了他们为了逢迎上意会多么胡作非为,是多么不把劳动人民当人看。

    “太尉若是信不过,就把我们给撤了么。”刘猛开了个玩笑。

    对这么光棍的话,赵嘉仁也只能抱以苦笑。这就是问题所在,领导者不可能指挥一群机器,至少赵嘉仁现在还没办法通过‘矩阵’来操纵人类。那么就得让这帮官员们自己做。

    两位大人物之间的玩笑听在他们旁边那些人的耳朵里,他们脸色都忍不住变的难看起来。刘猛不在乎赵嘉仁撤他的职是因为刘猛知道这不可能。但是其他官员知道赵嘉仁想撤他们的职可是容易的很。就在赵太尉亲自指挥土改的这个阶段,有不少人被撤销职务送回临安。

    赵嘉仁回到了临安,科举正在进行中,他立刻前往枢密院做战争准备。蒙古方面的停战非常有诚意,他们虽然不肯交换夺走的四川城市,却非常明确的暗示,赵嘉仁如果进攻宋国叛臣们把守的城市,蒙古不会派兵援助。更不会因此而发动进攻。

    历史上停战的内容都由双方互相认同,譬如蒙古人不会因为赵嘉仁攻打叛臣而认为赵嘉仁背弃停战。而赵嘉仁也不在乎蒙古人是不是误解,因为他其实很希望在他攻打叛臣的时候,蒙古派遣十万大军到长江以南去帮助叛臣。

    但这是赵嘉仁的一厢情愿而已。以蒙古军的智商,做出战争不利的判断后,他们可是连江南都不守就跑去了江北的。

    听闻要去解决那帮叛臣,枢密院里面欢声雷动。宋军此时已经有了120个营,15个师的兵力。用来和蒙古军展开全面战争还有些不足,但是对付叛臣是绰绰有余。被立功的愿望弄到热血上头的枢密院马上拿出之前已经做了好几份的战役计划请赵太尉审查。

    当天晚上,赵嘉仁刚回家。就有人前来拜见,来者竟然是名义上主持科举工作的吴潜。此时赵嘉仁已经毫不客气的搬进了宋理宗赐给贾似道的宅子。别人也许觉得这宅子因为贾似道的倒台而晦气,赵嘉仁却没有这样的想法。

    肯定有很多人在心里期待赵嘉仁落得贾似道一样的下场,赵嘉仁对此根本不以为意。因为别人不知道大宋的覆灭,而赵嘉仁知道。

    即便是八十岁了,吴潜老头子身体还不错。在客厅坐下,他就说道:“太尉,此次你回来应该是要用兵了吧。”

    “没错。”赵嘉仁答道。

    “不知太尉准备如何处置那些叛臣?”吴潜继续问。

    赵嘉仁喝了口茶,他觉得老头子也许是准备倚老卖老的为某些人说话么,所以有些无奈的答道:“已经颁布了专门的法律。对那些叛臣的处置,大理寺依照法律去执行就好。”

    吴潜老头子问道:“太尉。可否执法不要太苛?”

    赵嘉仁叹口气,他早就预料到会有这种情况,可没想到这帮人的反对会这么迅捷。好在之前他想到这些之后也考虑了解决办法,此时他笑道:“这样,吴太师不妨将你想保下的人列个单子出来。而且有别的人想保什么人,也列个单子出来。没有单子,我怎么能知道大家想保谁呢。”

    吴潜并没有立刻拿出清单,也没有去写清单,老头子叹着气说道:“太尉。那些人投降蒙古自是不该。可他们好歹也是我大宋的人才,若是那些执迷不悟的,自然该杀了。可是若是肯弃暗投明的,还是饶他们一条性命吧。”

    “吴太师,我方才已经说了。若是你觉得谁该赦免,或者你想为谁求情,就写个单子么。没有单子,我怎么知道该赦免谁。”赵嘉仁再次用他的思路来应付吴潜。

    吴潜再次摇头,“太尉,现在你还没用兵,若是你用兵之时遇到有投奔的蒙古的大宋官员负隅顽抗,我们写了赦免的名字,岂不是自寻死路。那些人该杀就杀,没什么好说的。我只是求太尉对迷途知返的人给条活路。”

    听老头子这把年纪脑瓜还如此好使,赵嘉仁心里面也挺赞叹。他想让这帮人写名单的目的就是要圈住这帮人,至少要知道都是谁有那种可以饶恕叛国者的想法。对于现代民族国家来讲,也许权力者在具体执行的时候还能动用一点权力,可权力者在大是大非面前并不敢公然表态的。如果要表态,都是让他们手下的喉舌们吵吵。

    譬如新中国就有人开始吵吵‘爱国贼’的概念,试图为了他们背后的主子去摧毁爱国主义。那些试图摧毁爱国主义的跨过资本都不肯直接现身前台。即便前三排里面的人有同样的想法,也只能背后命令,唆使、纵容。他们自己并不敢蹦出来直接挑战。

    事实证明,至少吴潜本人是有基本智商的。既然老头子自己不肯在脖子上套绞索,赵嘉仁换了个应对,他问道:“吴太师,你这是要我定下令你满意的对叛臣的政策么?”

    “太尉执政,我自然不可能逼着太尉做事。上天有好生之德,我只是想请太尉到时候宽容一些。”吴潜老头子还是一贯的作风。

    见老头子不上当,赵嘉仁也只能让老头子回去之后告诉他周围有同样想法的人,他们若是有想法,就列个名单出来。接着送老头子出去。

    回到屋里,赵嘉仁决定去泡个澡。浸泡在热水里面的感觉非常好,特别是有了玻璃之后,可以用玻璃管制成的太阳能热水器,这可比烧热水要来的方便许多呢。

    结果等他兴冲冲准备去洗澡的时候,就见自家老婆用毛巾包着头,领着女儿,抱着二儿子从新修的大浴室里面施施然而出。赵嘉仁试探着问道:“淋浴的热水用完了?”

    洗浴之后容光焕发的夫人一句‘没用完,我们也不会出来’就让赵嘉仁的心情变得不好起来。最后他只能让厨房再给他烧桶热水,等他从别人泡过的池子里出来之后,再冲洗一下。

    不过浸泡在热水里,还是让赵嘉仁感觉好了许多。对于叛臣,赵嘉仁自始至终都没有饶恕的意思。如果是那些为了活命被迫投降,然后瞅机会就逃跑的人,赵嘉仁还能勉强饶他们一条性命。人都想活下去,这是很容易就能理解的事情。

    然而蒙古南侵,并没有太多人只有靠这样的手段才能活下去。自打襄阳被攻破之后,在吕文焕等叛臣的劝降下,大票宋朝文武直接投降。临安总投降之后,更多的文武投降了蒙古。包括夏贵、高达这样曾经与赵嘉仁一起并肩与蒙古军作战的名将。

    现在赵嘉仁考虑的根本不是是否饶过他们,而是考虑的是否饶过这些人还在大宋的家族。即便不株连九族,赵嘉仁也很想株连三族。阻止赵嘉仁这么干的是大宋奸范文虎的侄子范天顺。

    有些佯装投降蒙古的襄阳宋军逃到了临安。他们带来了范天顺英勇殉国的事迹。要是株连三族,范天顺的家人也在株连范围内。哪怕是为了这样的代表,赵嘉仁也生出了怜悯之意,生怕误伤了忠臣。

    想让那些人自己跳吧。赵嘉仁做了个决定。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