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革宋 > 第40章 乱世战不歇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40章 乱世战不歇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赵太尉亲自主持土改,并不意味着他就把一切抛在身后。有线电报不仅能保证赵太尉相及时的掌握信息,还能保证赵太尉迅速发出命令。譬如,在八月,赵太尉的命令就传到了在归德府驻扎的部队那里。赵太尉下令,第六师、第八师出兵占领许州{许昌}。

    李云师长与徐庆辉师长随即开始出击准备。蒙古和大宋一起灭金之后,归德府{商丘}就属于大宋,许州{许昌}被蒙古占领。在蒙古对大宋进行了一系列打击之后,宋军光复失地的光荣任务由两支年轻人组成的队伍来执行,全军上下都非常欣喜。

    来传达命令的陈再兴讲述了朝廷的想法。占领许州之后,部队从许州南下进攻淮西路,两面夹击解放淮西路。看着年轻人军人欢喜的表情,陈再兴笑道:“两位,你们此次定然不能参加南下的战斗。你们部队里面相当一部分军人都到了三年服役期,他们要退役了。”

    “退役?”徐庆辉瞪着陈再兴,讶异的问道:“这是要来真的?”

    陈再兴被气乐了,“哈!什么叫来真的?从军之前就告诉大家,三年兵役之后就退役。你这师长当到连兵役法都没读过么?”

    徐庆辉这下才确定这《兵役法》竟然是真的。他心里面懊恼,忍不住嘟嘟囔囔的说道:“这兵好不容易才练成,怎么说散就散。”

    论心情,李云和徐庆辉其实一样。听了战友的嘟囔,对李云也是於我心有戚戚焉。不过他好歹是李鸿钧家里出来的,见到徐庆辉嘟嘟囔囔,立刻想起老爹李鸿钧遇到此类事情也会回家时嘟嘟囔囔长吁短叹,然而过了一段时间之后,他又会发自内心的的告诉李云‘你以后遇事不要着急,千万不要自以为是,那对自己和别人都不好’。

    回想起老爹,即便同样因为失去辛苦训练出来的军队而心疼,李云没有做徒劳的行为,而是静静听陈再兴说些什么。

    陈再兴的确没有沉默,他对两位师长说道:“大宋已经不再是募兵而是征兵,自然就有兵役期。每年征兵一次,退伍一次。但凡什么都有第一次,以后你们就习惯了。”

    面对如此明确的说法,徐庆辉沮丧的不再吭声,仿佛希望自己的沉默能够延缓兵役法的实施。李云反倒开口了,“新兵何时送到我们这里。是在老兵退役之前还是退役之后。”

    陈再兴对这个问题很满意,他爽快的答道:“现在是战时,自然不能在退役之后才到达。所以你们攻下许州之后就不用参加南下,老兵与新兵交接完,部队在许州进行训练。倒是你们两个可否安排好了作战训练人员?”

    李云没回到有关作战训练的事情,他问道:“就没有把军中骨干留下的办法么?”

    “自己看兵役法。里面有义务役与志愿役的分别。不过太尉可是交代过,决不许强迫。还有件事,学社要在军队发展成员。”陈再兴接二连三的讲了好几件事。

    听的徐庆辉有些摸不着头脑。李云听出事情比较繁杂,他也不知道怎么做,便问道:“那陈监军可否留在这里主持这些事。”

    “我不是监军。”陈再兴有些无奈的强调,“我乃学社在军队里面的代表。”

    从地图上看,归德府向左,也就是向西350多里是许昌。这两地的上边,也就是北方是汴梁。汴梁是北宋首都,在金国与蒙古时代,汴梁都是非常重要的城市。

    从许昌到汴梁的直线距离有两百里地,从归德府到许昌的直线距离是350多里。宋军一路前行,出发没多久,对宋军行动非常在乎的蒙古探子就开始向外送消息。汴梁守军只知道宋军出发向西,并不知道宋军的目标是那里。在这么一个大平原上,宋军想怎么走就可以怎么走。

    确定宋军扑向许昌是宋军出发后第四天的事情,第五天,蒙古探马精疲力竭的驰入汴梁,带来了宋军进攻许昌的消息。汴梁守军的将领猛力花赤听到这消息也不敢完全确定,他很谨慎的下令再探。于是蒙古军探马花了两天时间在两百里的距离上跑了个来回。

    探马疲惫的都有些摇摇欲坠的模样,他勉强打起精神说道:“启禀万户,宋军已经到了许州城下。应该是在攻打许州。看他们的人数,在两万左右。”

    许州城有三千人马,万户觉得虽然危急,还不至于到无法抵挡的程度。他这几天也没闲着,已经让部队做了出战的准备。听到准确消息,猛力花赤万户便命刘埏万户带领一万人马前往援助。

    得了军令,刘埏万户立刻领兵出征。终于有了能与宋军交战的机会,刘埏万户心中非常激动。他爹是蒙古的水军万户刘整,战败被俘之后被宋军处死。现在被确定是蒙古伐宋战争中已知级别最高的蒙古军官。刘整是在水战中战败被杀,刘埏知道自己没有办法在水战中报仇。终于能在陆战中与宋军一战,万户下定决心要为父亲报仇雪恨。

    此时的蒙古军已经不是成吉思汗时代的蒙古军,骑兵比例在军中大大降低。刘埏万户带领的一万人马当中骑兵只有两千,剩下的八千都是步兵。步兵行军每天也就是三十几里,平原容易行军,也不过走了四十几里。

    走了两天,蒙古军才走了不到一半路程。第二日傍晚安营扎寨,刘埏万户准备吃饭之后巡营,外面急匆匆就进来了贴身亲随,一见到万户,立刻禀告:“万户,有人从许州逃出来。”

    桌上一堆香喷喷的食物,刘埏万户全然没了食欲。出发前万户满心考虑的是进入许州,利用当地的城墙对攻城的宋军大杀特杀。若是许州真的失陷,他再前进就没了意义。

    “带他进来。”万户命道。

    逃出来的蒙古兵们看着就是着急赶路的模样,站立的位置距离万户不算远,甚至能闻到这三人新鲜的汗味与身上的尘土气息。给刘埏行礼之后,为首的赶紧说道:“将军,宋军每天猛烈攻城,我们在城头上的兄弟伤亡很大。还请万户赶紧援助。”

    已经验过这帮人的身份,刘埏并不担心这些人是探子。在他仔细询问了消息之后立刻派出探马加强对宋军的监视,蒙古军则继续保持现在的行军速度。

    蒙古有了动静,宋军也开始感受到。首先受到压力的就是宋军骑兵,即便两千蒙古骑兵只维持了一百多骑兵的平均侦查数量,宋军的两百骑兵就开始吃不消了。为了驱逐蒙古骑兵,两百宋军骑兵必须时时刻刻绷紧神经。只坚持了不到两天,连续不断的战斗损失以及体力不支的情况下,宋军骑兵出勤人员跌倒30名骑兵。只能在步兵视野边缘进行侦查活动。

    这让李云与徐庆辉都感觉大出意料之外。倒是两位师参谋长还能稳定住情绪,“我们在明,敌人在暗,坚持下去得靠数量优势。现在我们的骑兵数量优势还不如敌人,有这结果很正常。若是觉得担心,就别搞什么围点打援,老老实实在敌人抵达前夺下许昌。”

    李云毫不迟疑的答道:“我觉得可以。”接着转向徐庆辉问道:“你觉得呢?”

    看徐庆辉的脸色,他是很不乐意的,然而不乐意又能如何。若是这么耗下去,骑兵大概两天内就要消耗殆尽。见徐庆辉这般模样,李云拍拍他肩头,“马匹会有的,骑兵也会有的。先让大家都活到那天。”

    这话不中听,徐庆辉却没反驳。他现在一道命令就意味着好些人的生命,如果是步兵正面作战,徐庆辉会毫不迟疑的处决任何临阵脱逃者。但那是因为宋军拥有步兵战斗能力,牺牲是胜利必然要付出的代价,而不是某些特定的人才会面对死亡。现在非得和蒙古军在骑兵上争胜负,那就是逼着骑兵送死。如果牺牲和送死是同一个意思,这两个词早就会被标注为同义词。

    蒙古万户刘埏没想到自己一道非常普通的命令影响了宋军的判断。在距离许州还有30里路,只要一天时间就能抵达之时。侦查骑兵带回几个身上带了枪伤的蒙古兵回来。其中一位伤势严重的蒙古兵只喊了一句‘我弟弟还在城里,求将军救救他……’便吐血而亡。

    得知宋军加紧攻城,已经突破城墙。刘埏万户只能命令蒙古军早早休息,第二天天没亮就出发,等中午时分顶着大太阳气喘吁吁的赶到许昌,只见城头已经全是宋军旗帜,见到蒙古军赶来,宋军立刻开城出兵。

    下令骑兵遮掩住阵列,万户万般无奈的命令蒙古军撤退。根据南征时逃回来的蒙古水军所讲,刘埏万户的老爹就是死在不够谨慎上。若是他没有热血上头的与宋军水师激战,大概能活下来的。

    一万对两万,蒙古万户刘埏认为自己没必要重蹈老爹刘整的覆辙。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