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革宋 > 第29章 内政不靠外战解决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29章 内政不靠外战解决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第一阶段,宋军和蒙古军来了一场竭尽双方力量的战斗。如果蒙古军的步兵全部是火枪兵的话,这场战斗很可能会让宋军出现更大伤亡。然而短兵与长兵混杂的蒙古步兵并没能力实现这点。

    第二阶段一开始,宋军没想到蒙古军携带的那些装在大车上的火炮射程增加,倒是给最前面的部队造成了一点损伤。双方随后炮战并没有特别明显的胜败,趁着蒙古军火炮降温无法开炮的关口,宋军在蒙古第二阵列的右翼实现接战,又是靠长枪兵击溃了正面的敌人。

    宋军追击阿里海牙的时候只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破了阿里海牙的大营,带着大量战利品返回归德府。就自己的伤亡以及装备消耗情况,归德府的两个师认为他们完全能够坚持到五月。

    赵嘉仁读完了内容不长的战报,就把报告放在了桌面上。枢密院的众位军方人员本来都满脸喜色,看赵嘉仁一副根本不为所动的表情,大家眼中都是讶异。

    “我要先说明,我其实很高兴。”赵嘉仁不得不用这样的开场白表达自己的态度。看到大家表情有些释然,他才继续说下去,“蒙古军遭到这样的打击,收拢部队就需要时间。他们调集阿里海牙的部队前来的目的就是为了能够击败我们,现在江南的伯颜就要面临一个很为难的局面,如果不撤军的话,我们的力量继续增加,就有可能去包抄他们的后路。短期内伯颜想和我们决战,就要在建康一带和我们进行战斗。大家都知道,我们在建康准备了足够的水军。”

    有些枢密院的官员能够理解,有些不能够理解。不管他们的水平如何,所有人都知道赵太尉现在成竹在胸,宋军大概是胜券在握。于是大家的笑容就更多起来。有一位甚至大声说道:“为太尉贺!为大宋贺!”

    枢密院的成员都是赵嘉仁的人,有人向老大表忠心,其他人纷纷跟进。“为太尉贺!为大宋贺!”的声音此起彼伏。

    赵嘉仁可一点都没感觉到有什么好道贺的。他并不仅仅是枢密院的枢密使,更是大宋左丞相。在战争压力降低的现在,他考虑的就是政事堂的难题。果然如同赵嘉仁所料,在他提出在松江府、嘉兴府、庆元府、苏州府搞土地国有之时,立刻就有人表示反对。

    反对者是当地出身的福州官员,在福州的官员并不都是福州人,也有庆元府地主家庭出身的官员。在这个时候,官员沉痛的表示国家不能趁火打劫。反对者其实没什么力量,而且司马考这个苏州府出身的刑部尚书兼大理寺寺卿倒是公开表示支持赵嘉仁。

    即便知道一定会遇到反抗,赵嘉仁还是没想到有官员这么公开的跳出来反对。对于战胜蒙古,赵嘉仁非常有信心,此次胜利也证明他的信心不是空想。所以赵嘉仁只想回到治理国家的领域,那才是现在最困难的问题。

    等手下表完态,赵嘉仁就告诉他们,按照之间的计划行事。千万不要为了立功而去调整计划,如果对部队下达他们做不到的命令,对大家都是种伤害。先教育完了大家,赵嘉仁就匆匆表示散会,战争由枢密副使来负责。明月不夜羽

    回到政事堂,赵嘉仁就开始召集会议。一众人等都表情凝重,目光锐利。看得出,他们都准备在会议上发言。等众人坐定,赵嘉仁说道:“朝廷虽然回到临安,然而我们人手缺乏,官员不足。所以要进行今年的科考。此事不能放松。”

    这话一出,官员们都被突如其来的话题弄到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从道理上讲,朝廷恢复科举是正确的选择。这次科举不仅要解决官员不足的问题,更是彰显朝廷已经掌握了局面,有能力恢复科举制的营运。

    即便能理解,众人还是被突然打断思路而感到不舒服。科举的话就得有考官,以及相应的一系列问题。而且科举本身也不仅仅是单纯的考试。其实谁能考上,很大程度也得看背后的势力怎么安排。没有能耐的人是没办法进入最后的殿试阶段,既然参加殿试的都是有能之辈,那么谁更有能,就未必是一张考卷能够决定的。在考卷之外的因素也存在很大的影响。

    有过这类经验的官员面色凝重,这可是非常重要的事情。

    “科举结束之后,就开始制科考试。”赵嘉仁看着很轻松的讲出这番话,但是他的内心可一点都不轻松。

    没人反对举办制科,赵嘉仁就继续讲了下去,“诸位就推荐主考官吧。”

    制科考试是唐朝宋朝都有的一种特殊的考试制度。科举考试每三年一次,而制科考试是不定期的。制科考试的程序比科举考试要繁琐。参加制科考试的人员由朝廷中的大臣进行推荐,然后参加一次预试。最后,由皇帝亲自出考题。制科考试的选拔非常严格。宋朝总共三百多年的历史,科举考试选了4万多进士,而制科考试只进行过22次,成功通过的人只有4人。

    科举的主考官很快就敲定,由七十多岁依旧前来投奔朝廷,险些因为劳顿而死在路上的吴潜担任。老头子得到这个职务,更多的是一种荣誉。给他派的两个副手人选就非常重要,官员们都希望和自己近亲的人入选,所以还难以得出结论。

    此事可以多讨论几天,至于制科的人选很快就敲定。现在的小皇帝话都说不囫囵,杨太后能写自己的姓名,但是没人对她的学识有丝毫信心。剩下能够选择的对象当然就是赵太尉赵嘉仁。此时没人谈任何逾越的问题,官员们很清楚大宋真的受不了这样的折腾。

    确定自己得到了制科的控制权,赵嘉仁这才松了口气。他要把制科搞成高考,至于科举每年那百十号人,赵嘉仁根本就没放在眼里。大宋自有大宋国情,进士也得到一线去工作,根本不怕他们真的就能搞出什么风浪来。

    此事讲完,吏部次郎温良荣就操着庆元府的口音开口了,“我想问太尉可否还是要在四府搞土地国有?”绝世兽妃至尊六小姐

    官员们本来心思还被科举与制科给吸引走了,现在听了这位温良荣的话,不少人很快恢复了会议最初的心态。

    “当然。”赵嘉仁毫不迟疑的答道,他不准备在此事做任何退让。

    见赵嘉仁态度如此坚持,温良荣脸色惨淡,声音里面满是痛苦,“太尉。此次蒙古入侵,为何各地官员望风而降,那些人说是贾似道跋扈。贾似道在鄂州之战后威名极高,他被人唾弃,全都是公田法所致。地方上士绅受损,国家有难之时哪里还肯出力。太尉,殷鉴不远。你若是趁着江南凋敝之时再搞土地国有,岂不是逼着地方的人无法过活么?”

    这话已经近似威胁,更有为宋奸开脱的嫌疑。很多官员都皱起眉头,觉得这位温良荣实在是不知进退。他家就有人投降了蒙古,而赵嘉仁对于宋奸的态度极为强硬。这么讲完全不合适。

    不等赵嘉仁说话,户部次郎刘猛已经忍不住怒道:“我就不知道当宋奸还当能当出道理来。合着什么都是别人的错,就是当宋奸没错!温良荣,你可是让我大开眼界呢!”

    温良荣本来是福州的官,论能力也就是大宋官员的平均水平。若不是他运气好在福州,根本就没有爬这么快的理由。所以刘猛最初是想痛骂这厮根本不识好歹。不过刘猛转念一想,就明白此时不能把问题搞成这样没水准的程度。于是就拽住宋奸来做文章。

    有刘猛的发言,其他官员反倒不着急了。宋奸在现在的大宋归于叛国罪,是死刑。听刘猛的意思,他大有给温良荣扣上个宋奸同路人的企图。若是如此,这斗争就不是**裸,而是血淋淋。没人想在最初就搅和进这么一个局面里头。

    赵嘉仁觉得给温良荣扣个宋奸同路人的罪名挺过瘾,不过他好歹有更多的见识,用这种手段必须在没有其他手段可用的情况,此时在土地国有还没辩论的情况就这么干,就是不教而诛。

    赵嘉仁摆摆手,让刘猛先别说话。他自己说道:“土地国有不是不让百姓种地,不是要把土地变成朝廷的,然后再让朝廷卖地来赚钱。土地国有是要让那些种地的人都有土地可种,而且不受任何盘剥。若是靠自己的能耐种出粮食,粮食当然归种出土地的人所有。可那些自己根本不劳动的人,凭什么就靠那么多地作威作福?”

    听赵嘉仁并没有准备用扣帽子的方式解决问题,温良荣也有些意外,在反对赵嘉仁的时候,这位心怀悲壮的官员就已经做出了自己遭到各种打击的准备。既然赵嘉仁没有这么弄,温良荣也准备正面讲道理:“太尉,公田法弄到大家离心离德。你看起来抵抗蒙古的都是公田法之外各路义勇。前车之鉴,前车之鉴!”

    “放你的屁!”苏州府出身的司马考再也忍耐不住,直接爆了粗口。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