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革宋 > 第25章 被侵略者该有的逻辑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25章 被侵略者该有的逻辑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郝经的发言不长,赵嘉仁发现自己居然一言不发的听完了郝经的表达。先在心里面给自己点了好几个赞,赵嘉仁接着发现自己也许有了点精神分裂的迹象,心里面至少有两个声音在对话。

    “我的耐心真的已经比喜马拉雅山都高……”

    “特么我为什么要这样受侵略者的羞辱?”

    “至少从郝经的话里面可以分析出蒙古人的想法……”

    “干!既然侵略者都该去死,我听一个死者的屁话有意义么?”

    “杀戮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杀戮解决不了任何问题,但是杀戮能够解决制造问题的人!”

    身为一个民族主义者,赵嘉仁只觉得自己精神上的颅骨被怒火给弄到嘎吱吱作响。因为知道自己不该被情绪左右,赵嘉仁就努力寻找平息这股火焰的方法。

    在此时,郝经说完自己准备好的内容,便饶有兴趣的看着现在临安朝廷的掌权者。在见到赵嘉仁之前,他已经被告知,赵太尉公务繁忙,所以郝经不要引经据典,不要长篇大论,只要切中肯綮的将想法说出来就好。以赵太尉的聪明,不会理解不了郝经的意思。

    现在郝经看得出赵太尉情绪激动,然而令郝经更在意的是赵太尉那个圆寸的发型。头发只有贴着头皮长短,猛一看很有些和尚的意思。赵太尉的衣服同样非常有趣,不是传统的汉族服饰,而是一种对襟右衽的棉布短衣。裤子挺正常,上衣到裆部以下,却还没有到膝盖。脚上是一双能护住脚踝的皮靴,另外还有一顶棉绒的八角帽放在赵嘉仁面前的长桌桌面上。郝经就在这张长桌的客座。

    即便是以蒙古人的角度,这身衣服也显得有些太简单了。郝经心里面对此非常在意,因为宋军们的衣服都是这个模样,从小兵到军官都一模一样。

    赵嘉仁终于勉强脱离了愤怒的状态。恢复的方式就是反复告诉自己,郝经所说的立场与赵嘉仁的立场全然不同。既然立场不同,那就没必要管对方说啥,只看他们能拿出什么就好。所以赵嘉仁问道:“我听你的意思是说蒙古什么都不用出,只要是我们割地、称臣、纳贡。我有没有理解错?”

    郝经一愣,身居高位的宋国官员难倒不该是高来高去么?赵嘉仁怎么贴着底线就来了?仔细了准备方才对赵嘉仁讲述对话,郝经完全知道这话里面到底有多少是虚头,若是把虚头也算进去,结果必然是破局。郝经连忙说道:“也不能全然这么讲。”

    “不能这么讲,那该怎么讲?”赵嘉仁继续追问。

    这家伙真的是文官么?就算是武人也不会这么讲话啊……郝经的心中一阵翻腾。他稍稍整理了一下思路,以进为退的反问赵嘉仁,“不知道赵相公……”

    “叫我太尉。”赵嘉仁打断了郝经的话。要是大宋国内的人喊相公,赵嘉仁还勉强忍了。被外国人称呼为相公,赵嘉仁可真的hold不住。

    而这话听在郝经耳朵里面则是另外一种意思。从秦代开始,“丞相”、“太尉”、“御史大夫”并为“三公”。太尉掌军,赵嘉仁强调他太尉的官职,加上他这身军服,大宋的掌权者是要宣告他武人的身份。

    稍一思忖,郝经继续说道:“太尉,你可愿意息了刀兵?”

    赵嘉仁毫不迟疑的答道:“天下和平当然是好事。不过这种所谓的和平不能是别人强加给我们的。”

    “那就是说太尉觉得称臣、割地、纳贡是蒙古强加给太尉的?难道这不是因为宋理宗穷兵黩武,昏庸无道么?”郝经尝试探出赵嘉仁的底线。

    一个坚信自己信仰是正道的人在阐述信仰的时候大多都是很坦率的,赵嘉仁在这种时候从来很放松,很坦率。“不是强加给我,而是强加给大宋。现在二十万愿意为大宋舍生忘死的大宋人民正集结在我们大宋的旗下。有些人已经打进过山东,而且正准备再打进去一次。有些在准备追击向汉水撤退的伯颜。有些正在积极训练,准备加入战斗。郝先生,我想问你,你觉得他们为什么在临安朝廷投降之后依旧舍生忘死的投入战争。是为了割地、称臣、纳贡么?”

    郝经努力去理解赵嘉仁的意思,可他觉得有些无法理解,便尝试用自己想象出来的视角说道:“赵……太尉。你乃是大宋的左丞相,自然知道若是太平了,这些人就不会惨遭不幸。”

    上一世被背叛的蒲家杀害之时,赵嘉仁唯一没有感到遗憾的,就是他是在战斗中被敌人杀死,而不是窝窝囊囊的不敢反抗,进而被人杀死。

    现在郝经用死亡来威胁,赵嘉仁忍俊不止的露出笑容。而这笑容让郝经觉得一阵不安。那是坦率面对死亡威胁的笑容,没有愤怒,没有恐慌,有的只是一种蓬勃的生命力,以及对自己的信心。

    带着这种欢欣的情绪,赵嘉仁答道:“对我们这些人来讲,大宋今日的样子才是惨遭不幸。对这些人来讲,有些事情比死更可怕,那就是我们的祖国惨遭不幸。郝先生,你效忠的是忽必烈,你效忠的是蒙古朝廷里面的那个蒙古大汗。而我们效忠的大宋,我们效忠的是华夏,我们效忠的是华夏万民。如果你能理解这些的话,你就能理解什么是我们不能接受的。”

    郝经绷紧嘴唇,眼睛忍不住瞪大了。他读书很多,对于理学尤其热爱。所以他被赵嘉仁这话里面的逻辑给激怒了。在这一瞬,郝经是用一种面对思想敌人的态度看待赵嘉仁。这种思想上的敌人比现实中的敌人更可恶!

    “君为臣纲!父为子纲!夫为妻纲!”郝经的声音里面有着热度,赵嘉仁方才的话里面所讲述的内容就是挑战的君为臣纲。在郝经看来这是绝不能允许。下位者以某种理念为名,完全无视上位者的存在,这本身就是对秩序的颠覆。

    “赵太尉,你不能忠于宋国官家,便想出这种说辞。可你有没有想过,等有朝一日你的臣下不愿意忠于你,他们也会用这种说辞来对付你。今日你用效忠华夏为理由,明日你的臣下就能用你失德为理由。你能说出这等话,就不会觉的羞耻么?!”郝经声音亢奋,让在旁边监视警卫人员都高度警惕起来。

    “朱熹那套本来就是伪学,我和他不同,有什么好羞耻的。若是讲三纲,那也是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官家会屙金溺银?他拿出来的钱还不是百姓的钱?从百姓的角度来看,若是想一劳永逸的解决问题,那就踊跃从军灭掉蒙古。蒙古灭了,就没人入侵我们大宋。”赵嘉仁从容的答道。

    郝经被赵嘉仁的话气到眉毛都要竖起来。赵嘉仁也不知道让郝经如此愤怒的是对朱熹的抨击,又或者是消灭蒙古的观点。不过把这些说出来,赵嘉仁自己是非常开心,非常舒畅的。带着这样的情绪,他说道:“郝先生,我前面就讲了,现在的大宋这不是以前那种只为一小撮人所有的大宋。现在的大宋是我们所有大宋人的大宋。我现在还要告诉你一个我们被侵略者的逻辑。我们之所以被打,并非是我们错了,而是我们还没有学到如何去战斗。而我们要做的就是学会战斗,和侵略者战斗到底。这是我最希望你能够认清的事实。”

    谈到这里,郝经还想再尝试说服一下,但是看到赵嘉仁一副真理在握的表情。他心中生出强烈的厌恶,于是会面就结束了。

    看着郝经的背影,赵嘉仁长长的吐出口气。觉得心中的负面情绪也随着这口气被吐的干干净净。侵略者们总会拿出些莫名其妙的理由,卖国者们也是。倒是美国人杀戮印第安人,贩卖黑奴的时候……

    赵嘉仁发现了其中的逻辑问题。即便是美国佬,现在也因为这种行为而遭到报应。在赵嘉仁穿越之前,美国国内已经开始拆除南方军领袖李将军的雕像,更有人要求拆除‘大奴隶主华盛顿的雕像’。

    看来伪君子还是比真小人要靠谱。伪善,是邪恶不得不向正义做出的致敬!

    把思辨收起来,赵嘉仁继续进行今天的工作。此时是战争状态下,所以元旦只有各个单位的小规模庆典。当下最重要的工作就是在江南开始一个地区一个地区的执行土地国有制。

    经过蒙古人的肆虐,以及赵嘉仁的总撤退计划。嘉兴府、庆元府、苏州府没剩下啥人。赵嘉仁已经下令,在原先嘉兴府的地界上,松江以北划出一个松江府。现在松江府、嘉兴府、庆元府、苏州府,这四个地区开始实施土地国有制的改革。

    开春前就要把具体执行给定下来。一年之计在于春,如果新制度不能保证农业生产,并且促进农业生产。那这个制度就注定会彻底失败。公田改革是经验,也是前车之鉴。8〗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