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革宋 > 第21章 从庆元府向西的大跃进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21章 从庆元府向西的大跃进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宋军攻克庆元府,距离临安的距离不过一百多里。

    大帅伯颜的亲随前来禀报,“大帅,吕文焕吕将军求见。”

    听到这个名字,伯颜冷淡的答道:“不见。”

    亲随见伯颜大帅明确给了答案,立刻出门告诉吕文焕,“吕将军。大帅有事,今日见不了你。”

    得到了这个一个回复,吕文焕的表情要多失望又多失望。然而伯颜是蒙古大元帅,是现在江南地位最高的人,吕文焕不过是一个降将而已。伯颜大帅要不见他就可以不见他。

    不得不离开伯颜大帅的帅府门前,吕文焕心中只觉得无比难受。吕氏本就乃大宋将门,得到贾似道青睐前已经是很有声望地位。被贾似道提拔重用后,更是承担起重任。所以吕氏从来没有轻视过为大宋一直奋战的赵嘉仁。

    从鄂州之战开始,吕文德就认为赵嘉仁在水军上可谓才具无双。吕文焕接掌防御襄阳重任之后,亲眼见到赵嘉仁是如何突破蒙古的重重包围,打通一条进出襄阳的通道。扪心自问,吕文德知道自己比不上这位大宋宗亲。现在吕文德作为赵嘉仁对立的那一方,更是不敢小看大宋的新任左丞相。有时候吕文德在想,要是赵嘉仁能早几年成为大宋左丞相,大宋无论如何都不会沦落到今日的局面。

    可时过境迁,吕文德必须站在以前的敌人蒙古那边考虑问题。就吕文德所知道的赵嘉仁,他做事从来不会无的放矢,在达到目前更是决不罢休。吕文焕坚信赵嘉仁夺回庆元府之后的下个目标会是临安。那必将是一场残酷的残酷的战争。

    回到住处之后,吕文焕心中焦躁。几年前围攻襄阳的蒙古军并不比现在更强,那时候的蒙古就被赵嘉仁打得落花流水,此时的赵嘉仁实力更强。蒙古能守住临安么?

    就在吕文焕胡思乱想之时,亲随进了屋子禀报,“将军,那名铸剑的铁匠不见了。”

    “不见了?”吕文焕不爽的问道。在城内原本有铸剑的高手匠人,他手头的订单总是排到几年后,即便是王公贵族也得付了定金之后慢慢等。吕文焕早就听说过这位的大名,临安总投降之后,匠人之前的订单统统作废,吕文焕就请铸剑大师为他打造一柄宝剑。说好的是最近要铸造出来,没想到事情突然就生了变故。

    “是。听闻他被蒙古人给抓走了。”亲随告知了吕文焕打听到消息。

    吕文焕听说打造一把剑的中间绝不能停,须得一气呵成。他定做的宝剑按理说也该很快就铸造完成,偏偏赶在这个节骨眼上。吕文焕不爽的说道:“哼!知道被谁抓走的么?想办法把人要回来。这个面子,蒙古人总是要给吧。”

    亲随为难的说道:“大帅,我打听过了。蒙古人抓走了许多匠人,这些人都被他们给带走了。”

    “带走了?”吕文焕愣住了。他没想到蒙古人竟然会这么做,哪怕是铸剑高手,也没必要给带走吧。种种想法在脑子里一过,吕文焕突然怔了一下。

    此时的伯颜则开始调兵遣将,从庆元府到临安最近的路线就是一条浙东运河。伯颜下令先用沉船的方式堵住运河,不让赵嘉仁能够沿着水路直扑临安。接着命令张弘范带兵防备赵嘉仁对临安的突袭。

    张弘范行动很快,受命的当天就带着他的部队沿着浙东运河东进了20几里路。第二天一早继续出发,到了中午时分就碰到了沿着运河西进的宋军。

    确定自己遇敌,张弘范就不得不感叹伯颜大帅的判断能力。之前张弘范觉得宋军未必会沿运河行动,此时运河上的船只都被蒙古军控制,宋军远途而来,哪里有那么多船只可以在运河里面行驶。而且浙东运河里面顶多跑200料的小船,宋军那种大船根本没有施展的空间。

    现在探马禀报,宋军只是用船来装载粮食等物资,陆军们还是靠两条腿沿着运河行军而已。这个事实证明伯颜大帅对宋军的判断是正确的。

    当然,张弘范并不知道伯颜的认识来自于阿术元帅的作战经验。宋军沿着运河南下援助扬州,他们采用的就是船只运送物资,步兵保护船只南下的战术。这种配合能够让步兵们行军作战的时候携带最少量的装备,在运河这种沿岸比较容易行走的地区非常适合。

    张弘范也带了船,不过他带船的目的不是为了运输物资,而是为了通过沉船来阻塞航道。命令部下凿沉了十几艘满载砖石的船,将运河堵塞。张弘范就把部队分为两部分,步兵后撤到阻塞处以西十里外,骑兵们在远离运河阻塞处的位置上停下,看看有没有机会对宋军发动突袭。

    这么一番布置之后,张弘范还觉得不放心。他又下令在蒙古步兵停下的位置凿沉了另外一批船,又派人去蒙古步兵停下的位置以西十里处凿沉最后一批堵塞航道的船。

    带领宋军向临安发动佯攻的是宋捷,听侦查部队禀告了蒙古军的应对,宋捷被气得先是皱着眉头来回走。可来回走也不管用,他越想越气,最后气的哈哈大笑起来。

    在大家讶异的目光里,宋捷仰天大笑完,接着恶狠狠的说道:“明日,我等就去会会那支蒙古军。”

    第二天没等宋军出击,探马就前来禀报。十里外的蒙古军竟然靠拆民房修建了壁垒,而且壁垒防御的还挺森严。宋捷虽然也打过不少仗,却从来没见过这样的敌人。除了在史书上,在这些年的东征西讨中,除了赵嘉仁的部队特别重视防御之外,他是第一次知道竟然还有这样的蒙古军。

    带兵前往,远远就见到了蒙古壁垒。修的还真有点意思,木料做支柱,里面填塞了泥土什么的。宋军二话不讲,架起随军的两斤炮,对着壁垒就放了一通炮,三斤重的炮弹打在壁垒上,顶多能够打坏一些木板,却没办法对泥土造成什么损伤。部队上前试探,很快就遭到蒙古军弓箭手的射击,这时候弓箭手们的优势就体现出来了。因为弓箭的射击曲率,站在壁垒后射箭的弓箭手可以攻击到宋军,使用火枪的宋军对弓箭手完全没有办法。

    “直娘贼!”看着不得不从蒙古军壁垒前整齐撤退的宋军,宋捷忍不住骂了句脏话。

    最北曾经在直沽寨作战,最南曾经在占城作战。宋捷也算是纵横万里,这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不得不从敌人阵线面前撤退的经历。不管这个撤退的选择多么正确,宋捷都感觉到了耻辱。

    师参谋和师长宋捷合作了很久,见到宋捷的表情,他连忙劝道:“宋师长。我们只是来牵制蒙古军的。”

    “我不会下令猛攻壁垒。”宋捷从牙缝里挤出了这句话。可理性再强烈,在耻辱的感受中,宋捷依旧觉得理性的壁垒在耻辱的洪水冲击下嘎吱作响。

    在壁垒后的张弘范可没有丝毫小觑宋捷的想法。要是知道宋捷此时的心情,张弘范大概会惊讶的目瞪口呆。打过这么多年仗,张弘范第一次见到有军队竟然能够在箭雨的覆盖下整齐撤退。

    高高举起的盾牌挡住了所有箭雨。少数被射中的倒霉宋军既没有喊叫呼痛,也没有东倒西歪。他们被旁边的人拽走,有专门的人架着他们,有专门的人举着盾牌进行护卫。即便张弘范命令弓箭手们以最快速度对宋军实施抛射,宋军大队依旧没有丝毫惊慌,他们就冒着箭雨从容撤退,当他们撤出箭雨覆盖范围后,地面上除了箭支之外竟然什么都没剩下,就更别说留下死伤者。那些伤兵们与大队一起整齐的撤退到了箭雨之外。

    张弘范一直希望箭雨能够打乱宋军的阵列,让他有机会派出步兵发动冲击。绷紧神经等着机会,却始终没有看到有丝毫机会。如果蒙古军向宋军发动进攻,必然会一头撞上宋军整齐的阵列,撞到头破血流。

    自己居然要和这样的军队作战,即便是身经百战,张弘范心中还是感觉到了恐惧。如果张弘范没有依照自己的个性下令利修建壁垒,而且附近正好有可以利用的宋国镇子,双方大概就会在平坦的地形上正面接战。张弘范对自己的部队的表现并不是很有信心。

    双方开始了对峙。宋军现在部队里面营之上是师,赵嘉仁还没完成团和旅的编制以及训练,索性就让一个师下辖八个营,兵力九千人。九千人的一个师没办法对壁垒后的三万蒙古军进行有效供给。两斤炮也没办法对壁垒造成有效伤害。

    对峙进行了三天,不管宋捷怎么挑战,蒙古军都固守不出。第四天,下雨了。

    重阳节后很快就是立冬。即便江南的立冬距离寒冷还有段距离,可一下雨,温度下降很多。宋捷只能固守营地,防备蒙古军利用兵力优势实施突袭。弓箭的弓弦在雨雪天会受到很大影响,火枪的火绳在雨雪天同样受到限受。如果蒙古军要是利用人数优势实施近战,宋军只怕就会吃亏。

    雨下了三天才停下来,到了第四天,天阴沉沉的,却没下雨。宋捷继续前去挑战蒙古军,却见蒙古军的营垒上旗帜吸了水,沉沉的垂下来。上面有些人缩头缩脑的动弹着。

    宋捷气呼呼的用望远镜去看,头盔什么的都在,但是那动作怎么看都觉得好像有些不对劲的地方。派了侦查部队靠过去查看,宋捷就见浑身紧绷的侦察部队就这么一步步的走到了蒙古壁垒之下。这结果大出侦察部队意料之外,他们最后战战兢兢的搭了个人梯上去看。片刻后,侦查部队人人翻上壁垒,转身向部队拼命挥动信号旗。

    对这变动,宋捷没敢大意,他先派了一个连的部队过去。很快,连队的旗语员发来旗语,蒙古军已经撤退了。宋捷这才领着大部队过去。

    果然,蒙古军此时已经完全撤退了。从营地的情况来看,蒙古军的步兵已经走了至少两天。而宋捷却能确定,蒙古军的骑兵昨天还在。他们一直在宋军营地的前方、侧面、侧后出现。给宋捷造成了很大的压力。

    现在看,蒙古军就是利用骑兵来掩护他们的步兵。没有骑兵能与蒙古军对抗的宋军因为谨慎,就落入了蒙古军的算计。

    “师长,要追么?”侦查连长问。

    “要谨慎。”宋捷黑着脸答道:“既然都已经被蒙古人算计了一趟,至少就只吃这个算计。急急忙忙的追下去,若是再中了埋伏。我们之前的谨慎岂不是一点作用都没有么?”..

    宋捷联系了在庆元府的另外一个师,除了告诉他们蒙古军的异动,并且请他们派三个营来接掌半途中的营垒。等援军赶到,宋捷这才拔营出发。等他抵达临安城外,就见城头竟然空空荡荡。派兵前去查看,临安城内竟然没了蒙古军。

    进入空空荡荡的临安城,宋捷向城内的百姓询问。城内百姓哭着告诉宋军,蒙古军从六天前开始突然撤退,临走的时候还抓了不少人。最后的部队是昨天才离开临安的。

    得知自己竟然又迟了一步,宋捷不得不苦笑起来。他万万没想到自己竟然成了收复临安的功臣,而且这个大功还是蒙古人让给他的。

    不过宋捷并不敢有丝毫的放松。他这九千人根本不足用来守临安,且不说守城,万一蒙古人在城内藏了伏兵,宋捷只怕就要吃些亏。

    派了少量部队在城内,宋捷当天晚上驻扎在城外。信鸽在当天就将临安的情况告知了赵嘉仁。不仅是朝廷和干部,连赵嘉仁都对蒙古军的选择感到大惑不解。

    此时赵嘉仁已经征集了0个营的军队,而且制造出了两万五千杆火枪。哪怕明知道蒙古军若是一味的留在长江以南,必然会遭到赵嘉仁的强力反击。赵嘉仁还是‘觉得’蒙古人会坚持留在长江以南。

    而事实证明,蒙古军的确是一支全盛时期的军队。不管之前在战术上有何种程度的损失,蒙古军在战略判断上并没有让赵嘉仁占到丝毫便宜。

    又过了两天,信鸽带来了另外一份消息。蒙古军离开临安前,掘开宋理宗的坟墓,把宋理宗的尸体连同棺椁一起给带走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