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革宋 > 第17章 南北之动(上)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7章 南北之动(上)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宋历六月初十,梅雨季节结束了。在夏日明媚的阳光下,淮东路的海州城开出了一支部队。这支宋军部队有三十个营之多,他们直扑距离海州没多远的日照县。对于日照这样只有土城墙的小县城,攻城实在是乏善可陈。甚至都没有动用火炮,光是靠火枪、大喷子、火药罐,就获得了对县城守军的全面压制。

    宋军军队一入城,立刻就按照之前收集的情报直扑城内好些住处。没太久,知县全家,各种差役全家,守城的那些守军,男女老幼都被拖到城外。

    各营列阵,陈再兴登上台子做了一个演讲,“诸位指战员们,今天我们要把这些人都给枪毙。我想大家都很奇怪,与其这么枪毙,为何不屠城?此行之前,我们就让大家看过地图,我们华夏的土地可不是只有现在这么点,我们的土地的北方边界更靠北,一直向北,直到北极。我们土地的西方边界比现在更靠西,越过陕西,越过西域都护府,越过葱岭,越过乌拉尔山,直达伏尔加河。那都是我们的祖宗曾经到过的地方,那都是我们的祖宗曾经拥有过的地方。我们的祖宗之地被人夺走,我们这些子孙要把那些土地一块块的夺回来!”

    手指日照城,陈再兴的话通过那些大嗓门的传声者被全军都听到,“在城内的百姓乃是汉人,他们被异族统治百年,对大宋有各种看法,我们也不能怪他们。是大宋没能守住土地才让百姓沦落异族之手。我们对汉人不能搞屠杀。”

    再手指那些被拖出来的家伙,陈再兴厉声说道:“这些人是鞑子,是异族,是异族的走狗。如果我们手臂上被刺进去一根带细菌的刺,会红肿,会发炎,会化脓。眼前的这些人就跟那些带细菌的刺一样,正是他们让我们手足反目,正是他们让我们的亲人变成战场上的敌人。汉人是兄弟,是手足。我们不能砍了手足,我们要的做的是要把这些毒刺给拔出去,把脓给挤出去。把他们除尽之后,我们的兄弟才会重归一家!大家说,对这些人要怎么办?”

    “杀!”“杀!”“杀!”军阵中响起了呐喊声。

    虽然南方口音与北方口音相差比较大,然而这简单的吐字,特别是军队的表情,让这些蒙古在日照的权力支柱们吓得两腿发软瑟瑟发抖。

    处决搞的很快,陈再兴觉得枪毙比砍头好像更有美感更不暴力的样子。即便如此,大家的情绪也很激动。看枪毙,陈再兴也有些激动。一想到枪毙背后的冷静算计,他就恢复了平静心情。

    不管是蒙古或者大宋,或者是历朝历代。国家对地方上的控制靠的就是官、吏、军队。也就是眼前被枪毙的这群。除掉了他们,蒙古朝廷还在,日照也在,蒙古朝廷对日照的统治则荡然无存。

    清除了日照的蒙古势力,宋军毫不停歇的继续向北,分兵杀向兖州各城。

    在大都的蒙古大汗忽必烈是在六月二十日开始得到的这方面的消息。那天朝堂上正在讨论是不是下令让伯颜全军南下,歼灭在岭南的宋国残余势力。就在讨论的热闹之时,有人送来山东行省的消息。

    看到宋军在山东行省肆虐。大汗第一感觉是‘没啥了不起’。李璮之乱,宋军就趁机对蒙古发动进攻,那时候赵嘉仁还一度夺取了直沽寨呢。对于身经百战的忽必烈,爆发战争实属家常便饭。

    不过再一想,忽必烈就觉这么考虑问题的思路不对。宋军上次进攻山东是十年前的事情,还是趁着李璮之乱导致的蒙古内部混乱时才敢动手。现在临安朝廷投降都快一年了,残存的宋军龟缩在岭南。怎么突然就出现了北伐山东的宋军?

    大臣们也都觉得这消息不对。他们知道赵嘉仁在海州有些兵力,几年前蒙古军与之交战,战败。灭宋之时蒙古军就选择不与海州的宋军交战。海州的宋军这几年也始终非常安份,安份到蒙古朝廷都选择性忘记那边还有一支武装力量。

    众人一番讨论,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在海州的宋军突然挑战蒙古军,这是在找死么?

    之后的十几天里面,此类消息突然消失,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让忽必烈大汗觉得之前的事情也许是真的只是虚惊一场。到了七月初,朝廷派出去查看怎么回事的人员带了点人回来。

    平日里,这些身份低微家伙根本不可能出现在大汗面前。此时局面紧急,也顾不上那么多。不过身份低微,言语表达能力就很有问题。有些人吓得不敢说话,有些一被问话就抓不住重点。好在这些大人物见多识广,理解力强。那些被带来的人讲述的也是对他们印象最深的内容,倒也不至于完全无法沟通。

    所有逃出来的小角色们统统表示‘都杀了’‘都被杀了’。蒙古军、蒙古官、回回官、汉人官、小吏,当地蒙古官府以及官府的附随组织统统被清除一空。

    问城池怎么陷落的,有说轰隆一声巨响,大地震动,没多久宋军就杀进城。有说轰隆一声巨响,城墙被掀飞了好大一截,宋军从缺口中一拥而入,占领了城池。

    在城上作战,侥幸逃脱者的介绍的最详细。‘好些南蛮子抬着个大乌龟壳,像是铁铸的。石头砸,弓箭射,开水淋,滚油泼都没用。南蛮子们顶着这乌龟壳子到了城墙下,就开始在城墙上凿洞。也不知道他们用什么妖术,夯土的城墙没多久就给凿出老大的洞。塞进去火药之后,他们就跑。火药炸开,顷刻就将城墙炸塌了十几丈……呜呜呜……我兄弟就在城墙上,被炸的人都找不到……’

    等这些情况说完,郝经和廉希宪对视了一下,还是让一个说话还算清楚的禀报了一件事。

    “那些南蛮子杀了我们的人之后,就在城里到处贴告示,告诉本地汉人,他们只杀鞑……,只杀蒙古人和跟了蒙古的人,不杀汉人。所以让汉人不要怕,只要不跟蒙古人就没事。跟了蒙古人就会被杀……”

    不等这话说完,听了翻译的蒙古贵人纷纷起身叱骂起来,‘该死的宋狗’‘该死的南蛮子’属于比较常见的发言,有些蒙古贵人也不知道是出于什么想法,怒骂着‘该死的汉人’,这就让郝经等人的脸色变得不那么好看。

    忽必烈目光如炬,登时就喝道:“南蛮就是南蛮,与汉人有什么干系!”

    大汗发话,蒙古贵人立刻就不再吭声。忽必烈又问了几个问题,便让那些从宋军手里逃出性命的家伙下去。郝经先开口说道:“陛下,当务之急就是先派兵去山东援助吧。”

    忽必烈摆摆手,“今日我们先说清楚,以后说到南边,就用宋国、南蛮、宋狗。南蛮的话就是为了让我等自己不和,若是被南蛮挑拨,我等自己先打起来么?”

    蒙古贵人们纷纷低头表示服从,汉臣们则是一脸郑重,对大汗的英明肃然起敬。廉希宪是新疆人,自幼读经史。虽被认为是儒学一派,长相与汉人就不大一样。所以鞑子也好,汉人也罢,他都不敏感。在蒙古贵人与汉臣各有心思之际,廉希宪开腔了,“陛下,宋国这会不会是围魏救赵之计?”

    忽必烈微微点头,“宋国这是在学我们蒙古。”

    这回答有些怪异,汉臣中大部分人都有些不明白,蒙古贵人们大部分都微微点头。

    面对如此巨大的文化差异,忽必烈就稍微解释了一下。蒙古当年征服各地,就是对当时诸国统治体系进行摧毁,摧毁一遍不行那就摧毁第二遍,只要这么一遍一遍的消耗,那些国家肯定坚持不下来。现在蒙古开始汉化,就如同汉家王朝一样,开始出现孤立于武装力量之外的固定统治体系。

    廉希宪听完之后觉得忽必烈这话简直是无的放矢。他继续问道:“陛下,我们难道不要去援助山东么?”

    “援助?哼哼!”忽必烈冷笑起来,“宋狗若是肯占领城池就好啦!他们此时大概只是挨个城杀过去,得知我们派兵前往的时候就跑。”

    廉希宪对忽必烈的判断很是不解,辛辛苦苦占领的城池为何不继续占领。宋国丢失了那么多土地城池,为何不靠占领城市补回来?就在他准备继续说几句之时,郝经开口了,“陛下,即便宋国如此,我等也不能坐视不理。派兵前往吧。”

    忽必烈遗憾的点点头,开口说道:“戈尔滕,我命你带骑兵前往山东逼住宋军,若是那些南蛮子拖拖拉拉不肯走,你就牵制住他们,等我们后面派兵上去围歼他们。”最初两句,忽必烈还能控制住情绪,后面两句的时候,蒙古大汗的情绪开始变得激动起来。

    “遵令!”有过与宋军作战经验的戈尔滕万户立刻起身回答。

    “命郭守敬加快兴建从大都到大运河之间的水道。”忽必烈继续下了新的命令。

    整个朝会期间,蒙古大汗一句都没提在江南的蒙古军。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