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革宋 > 第8章 驸马和元帅的差距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8章 驸马和元帅的差距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网格纸上排布了许多类似国际象棋的陶制棋子,代表了火枪手、长枪兵、炮兵。更新快。

    有些营长连长正在根据预设的战况条件来挪动代表各个兵种的棋子,有些则在听李云连长宣讲他的军事理念。“我们训练部队进行交错前进,最少需要9个月。而且战场上地形哪里有那么多让我们从容布阵的平地。所以我们就让把大方阵变成一个个小方阵。”

    此次前来的五个营都打过仗,能当上连长的完成了科目学习考核与上战场参战的过程,都具备基本的指挥能力。之前的战斗中,大家在那些泥泞的土地上吃够了布阵的苦头,窗外长江流域的土地比起交趾占城也没啥本质变化。

    见没人反对自己的意见,李云继续对听课的指挥员说道:“就如太尉所讲,这么搞的要点就是两个。炮兵要能够更快运动,各个部队的排长们得能够更好的指挥部队。炮兵原本就已经做得极好,现在的要点就是排长们是否合格。”

    年轻人热切的表达自己的看法,却不知道自己正在挑战军事上的大问题。军事水平越高,军事能力越强,就对更基层的军人有越高要求。譬如步兵巅峰的PLa,一个班里面还要分为三人作战小组。现在李云等人正在挑战让各个排长都能根据地形等情况来安排自己排的行动,在这个时代真的是超前到没边了。

    李云他们并没有对自己的精准定位,他们之所以这么做的理由很现实,大方阵排好之后在平原上很有可能所向无敌,可哪里有那么多平原给大军阵施展。以火器方阵崛起的西班牙是个半荒漠地区,密集水网在欧洲并非常态。既然不想放弃大军阵的优势,就必须根据地形进行调整。

    正在说话间,有通讯员跑来报告前面发现了蒙古军,数量在三千左右。内部军事会议暂时结束,各个营长连长赶回部队开始准备作战。宋军后续的情报显示,蒙古军并没有出现在运河两岸,而是全部位于运河东岸摆开阵势,看他们的意思是想威胁宋军的侧翼。

    一看这布置,李云怀疑蒙古军的将领是不是没睡醒。已经不需他专门讲述该怎么办,部队按照之前的训练过很多次的模式,以连为单位沿着运河一边摆出两层的阵列。炮兵在前面一线排开,通过交替掩护滚动前进的方式掩护后面的船队通过蒙古军布阵的地区。

    李云并不知道对面那个‘没睡醒’的将领是个17岁的毛娃娃。这娃娃叫伯颜察儿,是蒙古朝的驸马。从伯颜察儿的角度,摆出一个突击阵型实在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对面背水而战,他们根本没办法掩护那么长的一支船队。

    蒙古军也不会不观察敌人的部署,根据蒙古探马的准确侦查,伯颜察儿驸马确定宋军竟然摆出一个无比细长的阵型。虽然不知道宋军脑子是不是有什么贵恙,位勇敢的驸马爷抓住战机,毫不迟疑的指挥着三千兵马对看着一戳就破的宋军战线发动了冲击。

    对这么一场纸面教科书般的战斗,宋军从容应对。此次派来的部队都经过了改编,每个营还是七个连,却是两个炮兵连,三个长枪兵连,两个火枪连。一个炮兵连就是六门两斤炮,一个营有十二门两斤炮。此时蒙古军正面面对的除了两个营宋军的炮兵,还有李云营长另外增派的一个炮兵连。

    五个连三十门两斤炮从容不迫的对着前进的蒙古军进行着轰击,每一轮炮击都要造成超过三十人的伤亡。伯颜察儿驸马爷非常勇武,他没有在后面和步兵待在一起,而是指挥着骑兵冲杀过来。此时运河流域的降水还没让地面变得泥泞,争功的骑兵沿着水田中的道路飞驰。

    甚至不用特别排列,宋军火枪兵们只用堵住道路,用密集的弹雨招呼飞奔而来的骑兵即可。蒙古骑兵在几处狭窄的通道上被人带马一气被打倒了四十几骑,没被打死的骑兵眼瞅事情不对,马上后撤。撤退中又被打倒了二十几人。

    能当上蒙古驸马,就得有生死看淡,不服就干的豪气。不然就会被人看不起。不得不说,驸马爷就是驸马爷。被年轻热血冲昏头脑的伯颜察儿居然还能收拢骑兵,逼着他们又来了一次冲锋。

    这次驸马爷紧握马刀,纵马和其他蒙古骑兵一起冲锋。听着来自宋军方向密集的呯呯声,听着自己前方前面和左右的骑兵与战马发出惨叫或者嘶鸣。风在耳边刮过,驸马爷知道只要只要有骑兵能够冲进敌人单薄的阵列,就能将其击溃。现在需要的只是利用马匹的速度做到而已。

    然后驸马爷胯下的马匹突然一声嘶鸣,前蹄一软就栽倒了。好在年轻的驸马爷身体轻盈,在这个时候竟然按住马鞍一个腾跃,落在地上后向前跑了几步,接着站稳了脚跟。被突然变故弄到完全不知道怎么回事的驸马爷回头看,就见和他一起冲击的四十多骑兵只剩下几匹马疯狂的冲进稻田里面,在泥泞中挣扎逃命。

    把视线投向更靠后的步兵阵列,伯颜察儿驸马爷就见那些步兵在火炮的轰击下逃散了。对面不过是三十门火炮,而三千步兵就在三十门火炮的轰击下掉头就跑。

    此时枪声停了下来,伯颜察儿驸马本能的感到了危险。扭头一看,就见宋军的长枪兵们挺起枪就向他杀了过来。举起马刀,驸马爷想继续战斗。然而看着对方那四米长的长枪,即便是勇敢的驸马爷也感受到了极大的恐惧。就在此时,驸马爷身后突然冲上来一名亲兵,他不管三七二十一,拉着驸马爷就往回跑。

    宋军虽然很想把敌人留下,可放出步兵之后这局面就尴尬了。他们挡住了火枪兵的视野,等窜的比兔子都快的驸马爷再次出现在火枪兵视野内,两方之间的距离又超出了能够准确射击的范围。此时开枪后能不能打到人全得靠天意。

    驸马爷不知道自己已经逃出生天,他被亲兵拉着飞窜。两人跑过死者伤者的的区域后继续猛跑,在跑到几乎要吐血之前差点追上之前开始逃窜的蒙古步兵。此时两人再也跑不动,伯颜察儿驸马爷扭头看他们之前逃窜的来时路。远远见到宋军长枪手有些在追击在炮击中受伤的伤者,追上就一枪刺死。有些没有继续追,只是对着倒在地上的蒙古伤兵进行刺杀。

    这些长枪兵并没有一个劲的往下追,干的差不多了就收队返回。看着远处那条细线般的宋军阵列掩护着后面排成长队的船只继续前行,驸马爷难过的放声痛哭。他毕竟只是个十七岁的孩子,自己的部下损失这么大,驸马爷越哭越伤心,干脆倒在地上哭的打起滚来。

    与这个十七岁的毛娃娃驸马一比,二十三岁的李云营长就显得成熟许多。李营长沉静镇定的指挥部队杀光所有能杀死的蒙古兵,收拢马匹。虽然对蒙古兵下达毫不宽容的杀戮,李营长对马匹就宽容的多,能救的尽量施救,不能救的才杀掉剥皮割肉。

    部队继续前进之时,李云营长与其他营长讨论此战得失。他上来就做自我批评,“我之前算的有问题,若是每个营有三个炮兵连就好啦。”

    其他营长也表示赞同。蒙古军在炮兵面前的弱势让大家都倾向于使用炮兵解决敌人的战法。要是拿破仑时代的法国将领听到这话大概会气死,法军一个营1000人只给4门炮。一个师9000人才36门炮而已。当然,拿破仑时代的法军火炮是六磅炮,步兵武器同样全面超过李云的部队。

    驸马战败给运输部队争取到了一天多的时间。他们本来就距离扬州有不足100里的道路,这一天多让他们平平静静的走了60里路。眼瞅距离扬州不过30里,部队就慢下脚步做准备。

    阿术元帅没有让大家失望,他第二天调动了围困扬州的一万多军队前来迎战送粮部队。

    两边没搞什么花样,就是拉出阵列硬碰硬。宋军是火炮在第一线,长枪兵与火枪兵在炮兵后面列阵的老套路。蒙古军则有些新意,第一线上推上来床弩等远程投射武器,稍微靠后一些是新附军弓弩手。加起来总数有三千人左右。

    三千人对六十门炮,元帅与毛头营长之间的战斗随着一声响箭而开始。

    普通人只要挨上一根床弩射出的巨大弩箭立刻就报销了小命,那些脚踏弩的有效杀伤射程都超过百米。漫天飞蝗般的箭雨向着六十门火炮组成的阵地倾泻之时,那些可怜的炮手们只能缩在铸铁炮盾之后开火。

    如疾风骤雨拍打木门,金属箭头射在铸铁炮盾上发出噼噼啪啪的响声,这种响声带来的联想让炮盾后的宋军们不自觉的有些发抖。

    比可怜的炮手更可怜的应该是那帮不得不清洗炮膛,装填火药的炮组人员。炮手们有铸铁炮盾可以躲藏,这些炮组人员必须得暴露在弓弩之下。即便头带内衬厚棉的铸铁头盔,背后是铸铁甲,外面再批一层厚厚的纸甲,这些炮手们背对敌人,嘴里嘟嘟囔囔并且做着该做的动作。从蒙古军这边看过去,在宋军炮位旁边总是有些被箭射的如同豪猪似的身影在不停晃动。

    “你们好好打,快点把那些蒙古人都打死。”呈现豪猪状的炮组人员边干自己的工作,边对着炮盾后发炮的那些人发狠。大家基本都在这样的局面下,众人除了竭尽一切提高射速之外貌似也没别的办法了。

    火炮的射速很大程度上受限于火炮的散热度,每次发射炮弹的火药气都会让炮管中的温度提升。即便炮管内被沾水的刷子刷过,一旦炮管在水蒸发之后的温度还高过那些残留灰渣的自然温度,此时又有新的火药填充进炮管,其结果就是产生悲剧。赵嘉仁的部队里面就在训练中出现过这样的悲剧。

    灰口铁的铸铁炮比白口铁的铸铁炮更薄,这意味着散热更好。看着只是不太起眼的差距,在实际上的战斗中就完全不是那回事。只要降低点发射频率,增加浇水降温的力度,赵嘉仁的炮兵就能够维持较长时间内的连续射击。宋军的炮组顶着敌人密集的箭雨,维持着两斤炮一分钟大概发射两发炮弹的频率。

    与宋军炮组们的防箭手段相比,蒙古军对两斤炮就完全没有防御手段。每一轮六十发炮弹飞过来,除了嘴里念念有词之外,蒙古军的远程部队完全找不到其他防御的手段。

    逐渐习惯了箭雨敲打炮盾与豪猪外形的大宋炮兵越打越顺畅,可对面的蒙古军远程部队怎么都习惯不了自己毫无防护的面对击中后必死的炮弹。随着队伍在惨叫声中开始变得有点稀疏,即便有蒙古刀斧手以及北方汉军虎视眈眈的监视,这三千远程部队撑了整整十轮炮击后才终于开始大踏步的向原理宋军炮兵的位置撤退。

    阿术元帅并没有下令刀斧手们砍杀这些远程部队,因为他看得出,即便是蒙古弓箭手与宋军对射结果也是一样。如果更实事求是点的话,这帮新附军在刀斧手的坚实下比蒙古军表现还好不少呢。

    一般来讲,宋军都会比蒙古军被动许多,会傻呆呆的看着蒙古军调整。李云营长是赵嘉仁太尉创立的宋军营长,他的态度就是趁你病要你命。既然蒙古军对宋军的火炮轰击没有应对办法,随着蒙古军远程部队撤退,宋军向前推动火炮。在蒙古军没办法立刻反击的距离上继续对蒙古军开炮。

    这次率先挨炮弹的就是那些刀斧手。以他们的攻击范围,这已经是完全的单方面挨打。于是刀斧手只挨了两轮炮击,立刻就往下撤退。阿术元帅究竟阵仗,知道这可是军中大忌。军队最怕混乱,远程部队和刀斧手们此时都没了再战之心,没办法逼着他们立刻继续作战。若是强行调整,立刻就是自家阵线上先来一场大混乱。

    元帅不得不命令蒙古军先撤退。李云等人见到阿术元帅的部队居然也撤离岸边,立刻将部队改换成细长的掩护阵型。没多久,部队就越过阿术元帅曾经把守的地区,向着扬州继续前进。

    见宋军井然有序的变阵,井然有序的前进,元帅并没有下令继续猛攻。当天晚上,护送总数达到四万五千石粮食的宋军进入扬州。扬州城得到足以再坚守半年的粮食。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