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革宋 > 第7章 南援北派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7章 南援北派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赵嘉仁对陆秀夫有些误解,他以为陆秀夫会被宋奸公审大会给震慑到。m.。对于一个敢背负小皇帝投海的人,陆秀夫不觉得杀宋奸有什么不对,扬州的李庭芝也是见到前来劝降的宋奸就杀。陆秀夫难看的脸色只是被几千人异口同声的呐喊给震慑到而已。

    听赵嘉仁想听扬州的情况,陆秀夫开口说道:“赵太尉,蒙古军并不敢猛攻扬州,他们只敢围困扬州。现在扬州最需要的是粮食……”

    赵嘉仁听了这话,就将一张扬州的地图推到陆秀夫面前。陆秀夫低头一看就呆住了,这是他见过的最细致的扬州地图。惊异赵嘉仁怎么有这么精致的地图,陆秀夫又觉得自己想太多。朝廷有扬州地图并没什么令人讶异的。

    指着扬州地图,陆秀夫将扬州守军与蒙古的布置对赵嘉仁讲了。蒙古元帅阿术亲自指挥围城,采取的是蒙古军修筑工事的手段。赵嘉仁数次到过扬州,听了李庭芝的介绍之后忍不住皱眉。

    蒙古军若是能用炸药包攻城,想来是能够破城的。他们这么顿兵城下,完全是一副不想硬拼的模样。这么慢慢腾腾,所求的是什么呢?难道是想把赵嘉仁的军队给引诱到扬州,然后实施猛攻么?

    这个念头一闪过,赵嘉仁就将其否定了。蒙古军只是蒙古军,他们没有卫星,没有全球无人机,他们凭什么知道赵嘉仁军队的行踪?这想法就是过度想象。

    发觉自己有思维误区,赵嘉仁索性停下思维。从心理学上,这种胡思乱想都是因为面对无法解决的大问题,思维下意识的寻求解决方案的表现。在找到自己心思之前,赵嘉仁决定暂时把这次的事情放下。

    “陆先生觉得扬州的粮食能用多久?”赵嘉仁问。

    陆秀夫露出喜色。他见识过赵嘉仁在重重包围中打开通往襄阳的援助通道,蒙古军对扬州的围困远不如对襄阳那么严密。如果赵嘉仁肯答应,此事定然能成。他连忙说道:“太尉。扬州的粮食大概能用到今年四月。我此来是为扬州求救。另外我也想留在朝廷为国效力。”

    赵嘉仁完全能理解陆秀夫的选择,他笑道:“甚好。不过现在的朝廷回想过去战败的痛楚,已经决定痛改前非,制度上变化极大。我只是担心陆先生受不了。”

    陆秀夫并没有把赵嘉仁的话当耳旁风,光是这两天见到赵嘉仁御下的能力,他就知道这与之前的朝廷完全不同。等赵嘉仁说完,陆秀夫应道:“愿听赵太尉安排。”

    让陆秀夫先下去,赵嘉仁就命枢密院开会。听了援助扬州的消息,众将都皱起了眉头。宋捷说道:“蒙古军若是集结重兵在扬州,我们派的人少没用,派的人多,又没有那么多江船。”

    此言一出,赵嘉仁就想清楚了自己那莫名的情绪从何而来。他与宋捷想的相同,下意识的认为援助需要乘船进入长江作战。想去援助扬州就需要走两三百里的水路,以蒙古军现在的船队密度,这将是一场绝不轻松的战斗。

    “如果从海州出发南下呢?”赵嘉仁指着地图问。

    这个命令让众将们都苦着脸不说话。从海州到扬州有五百多里,即便可以利用运河,那也是极为困难的事情。有这精神头,还不如派兵直接夺回临安呢。至少从庆元府那边的运河入口登陆,前进百十里就到了临安城下。

    然而赵嘉仁的话也不是胡说的,想打破扬州城下的蒙古军防御,至少得有一万军队吧。能运载一万人的船只规模可不小。组织这么大规模的水军在长江作战,难度不亚于从海州南下。

    “我愿带兵从海州前往。”有人开口了。

    众将都吓了一跳,抬头一看居然是李云。李云是李鸿钧的儿子,二十三岁的年轻营长。在攻灭脚趾与占城的战斗中表现出色。现在赵嘉仁的陆军以营为单位。一个营六个连,加上一个炮兵连,满编人数1100。赵嘉仁麾下六十个营,加上其他部队,总数有七万人。六十个营里面,李云颇为有名。除了战争中表现出色之外,更因为他竟然提出调整现在的方阵。

    对年轻将领有这样的骨气,赵嘉仁自然是非常欢迎。他笑道:“若是从海州出发,需要几个营?”

    李云马上答道:“我看太尉给的资料,蒙古人也没有困死扬州。若是扬州兵也能出城接应,五个营足矣。”

    一众打过仗的营长发出些并不认同的声音,五千多人对付几万蒙古军,这位李云的勇气强烈到进入莽撞的范畴。

    在反对的声浪中,刘猛冷静的开口了,“送粮食并不需要押运着粮食走500里。大家别忘记,我们租用了那么多淮东的土地,最近的地方距离扬州不到100里。到现在的消息,我们和那些地主的租地协议可没过期。现在在当地应该还有粮食。”

    等刘猛说完,他就成了被反对的对象,宋捷在当地管过屯田,他第一个跳出来反对,“那些地主怎么肯把粮食拿出来。”

    “哼哼!”刘猛忍不住冷笑一声,“只要我们自己敢出兵,他们虽然不会倾家荡产的拿出所有粮食,但是他们至少不会完全拒绝。若是我们就这么动也不动,等他们被蒙古人收服,可就不会出任何粮食。”

    不管那些军人怎么反应,赵嘉仁倒是眼睛一亮。刘猛所说的正是乱世中的常态,如果赵嘉仁的军队能够战胜蒙古军,并且能够保护地主的话,地主们除了投靠赵嘉仁之外还有别的选择不成?

    “那么这五个营应该怎么配置呢?”无视众将的发言,赵嘉仁对李云提出了问题。

    共和元年三月,也就是在大宋朝廷决定援助扬州的两个月后,一队大宋军队抵达了距离扬州北边不足一百里的高邮县。这里的大地主家长子朱洪武已经在河边等着,看到运河两边出现大队扛着长枪的宋军,他长长叹口气。到底是无奈或者如释重负,朱洪武自己也不清楚。

    赵嘉仁赵太尉派人送来的信里要求朱家把去年赵嘉仁赵太尉‘存在’他这里的五万石粮食交一半给赵太尉的军队,两边从此两清。朱洪武的老爹左思右想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临安朝廷已经投降,赵太尉建立的福州朝廷距离这里有几千里地。五万石粮食是如此诱人,真的不给赵太尉,赵太尉又能如何呢?

    全家思前想后,甚至有人提出干脆请蒙古人来和赵太尉派来的军队打仗的建议,朱洪武的老爹当时就把那位成员给骂了一番。最后朱老爷子决定暂时满足这个条件,毕竟赵太尉只要一半。

    朱洪武是读过书尝试过考进士的人,对老爹的选择其实颇有些腹诽。大宋遭到如此灾难,难道不是该大家为朝廷效力的时候了么?勾结蒙古人完全是混账想法,即便是给一半也是很不仗义的。可他只是家里的长子,此时轮不到他做主。

    见到宋军竟然如约而至,朱洪武叹了气之后赶上前去迎接。那边的年轻军官很和气,他们无视在庄口那些拎着武器虎视眈眈的村民,只是检查了粮食成色之后就开始搬运。为首的那位军官甚至赞道:“没想到庄主给的粮食都是新粮。”

    家里的确有人想把旧粮给了赵太尉的军队,这次朱洪武毫不迟疑的表示反对。朱老爷子也不想多生事端,就让朱洪武负责把粮食搬出去。朱洪武可是非常仔细检查过。听年轻军官说话这么和气,朱洪武叹道:“既然没办法为国效力,至少不能给为国效力的诸位吃陈粮吧。”

    这话一出,年轻军官眼睛一亮,他问道:“却不知这位兄弟如何称呼。哦,我叫李云。”

    听对方这么讲,朱洪武也自报家门,“我叫朱洪武。”

    李云笑道:“朱兄对国家有这般心思已经非常难得。等我们打了胜仗定要告知朱兄。”

    见年轻的李云所说的诚恳,朱洪武点点头,“那我就再次静候佳音。”

    军人们卖力搬运,等粮食都被运上船后就护送船只沿着运河继续向南。看着他们的背影,看着那如林的长枪,朱洪武心中向上天祷告,期待这支军队能够获得胜利。

    此时的镇江,把帅府设在这里的阿术元帅正在面对一个南人。第一次经过如此庞大的军营,那位南人满脸是汗,身子微微颤抖。阿术元帅问道:“你所说的可是真的?”

    南人连忙答道:“将军,我所讲都是真的。朱家庄送了两万五千石粮食给了宋军。”

    “庄子里面还有大概四万石粮食?”阿术继续问。

    “是!原本可是有六万五千石呢。”南人马上答道。

    阿术盯着这人继续说道:“我听说你想当朱家庄庄主?”

    虽然没有想表现什么,阿术这么多年来东征西讨,身上的那股子杀气让这名南人满脸是汗,然而他还是坚持住了。眼中透露出贪婪的情绪,南人用力点头,“将军,我就是想做朱家庄的庄主。”

    “哼!”阿术元帅哼了一声。虽然对这名南人非常鄙视,但是元帅并非白莲花小清新,他答道:“等我们击败宋军,拿下朱家庄,便让你做这个庄主。”

    “谢将军!”终于等到自己想听的话,那名南人立刻跪地致谢。

    别过头,忍住吐口水的念头,阿术元帅又哼了一声。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