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革宋 > 第2章 嘉兴覆灭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2章 嘉兴覆灭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包惜弱与李萍听到外面对付贼人的男人们突然欢呼起来,好像遇到了极为开心之事。没多久,郭啸天与杨铁心并肩大步走进来,郭啸天兴奋的对自己老婆李萍说道:“我们方才好像抓了个大奸贼!此时便要抬了去船厂看看。你赶紧准备饭菜,我们晚上要好好吃上几杯酒。”

    听了丈夫的话,李萍应了。而旁边的包惜弱却轻轻捂着嘴,一脸的不忍。她自幼便心地仁慈,只要见到受了伤的小动物必定带回家来妥为喂养,直到伤愈再放回田野,若是医治不好就会整天不乐。这脾气大了仍旧不改。她父亲是个屡试不第的村学究,按着她性子给她取个名字,叫作惜弱。

    自嫁到杨家以后,杨铁心对这位如花似玉的妻子十分怜爱,事事顺着她的性子。家里养的鸡鸭只是吃蛋,若是想吃肉反倒要去外面买。此时见妻子如此表情,杨铁心也不以为怪,兴冲冲拉了郭啸天一起出门。

    外面众人走尽,李萍看包惜弱还是一脸的不忍,便安慰她几句,自己先回家做准备做饭。包惜弱又坐了一阵,这才起身出门。出来后见到地上虽然空无一人,却留下几滩血迹。她用土把血迹给盖上,又到后边看笼子中的长毛兔子。却见地上有些令人生疑的痕迹。顺着痕迹看去,却见在屋后的草堆边躲着一个人。

    包惜弱走进一看,那人头发散乱,衣服和脸上都脏兮兮的,衣服在胸口上的位置破了个大洞,露出胸口上颇深的伤口。

    从穿着上看,此人与方才被杀的那群人是同伙。包惜弱后退几步就想喊人。然而此时众人要么去了船厂,要么就回家,周围竟然一个人都没有。受伤的那人看到了包惜弱,眼中尽是哀求之色。包惜弱知道只要喊了人过来,那人就必死无疑。她本就反对杀戮,见那人神色如同那些受伤的小动物一般,心中忍不住生出怜悯之意。

    只是这么对视也没用,包惜弱心一横,先回家拿了药棉绷带,酒精。出来按照从学校学到的医疗技术给这人的伤处稍微处理一下。那人倒也硬气,酒精清洗伤口之时如同刀割,他也硬是咬着牙一声不吭。

    等绑完了绷带,包惜弱指着院子后面的林间小路对那人说道:“你现在走,伤口不会再出血。若是不走,等人回来,你就再也走不了。”

    说完,包惜弱起身便回屋。此事上她虽然自作主张,却也知道这是自己的善念。若是帮再多,那就不合适。又等了一阵,外面再次吵杂起来,是杨铁心与郭啸天等人从船厂回来了。

    这些村里认都参与围歼那些残兵的行动,在船厂拿到了赏钱与好多东西。桌子搬到空地上,各家的娘子们将牛肉等物整治了,汉子们把船厂给的朗姆酒打开。众人就欢欢喜喜的大吃一顿。

    原来这帮被生俘的人中果然有个很可能是蒙古万户刘整的家伙,即便不是万户,也该是个大官。其他被打死的人里面也有些百户千户,所以赏金十分丰厚。不过吃喝间大家谈到船厂考虑撤离此地的事情,郭啸天端起酒杯先敬了众人一杯,然后说道:“船厂的那些官人说他们要走,还问我们是不是愿意和他们一起走,我想听听大伙的意思。”

    等郭啸天说完,立刻有人答道:“他们说等打跑了蒙古人之后再送我们回来,问他们多久能打跑蒙古人,船厂的官人说他们也不知道。既然这样,我觉得我们还是别走。”

    此言一出,又有人说道:“留在家当然好,可船厂的官人们讲,打跑蒙古人之前不会再来我们这里收棉花。那又该如何是好。”

    这下众人都沉默了。棉花是嘉兴府最根本的产业,这些年来的实际经验让所有人都明白单靠种粮食没办法赚到钱。得种棉花,或者到工厂做工才行。在牛家村大家是靠着在船厂做工,种出东西卖给船厂。若是船厂真的走了,大家就没了来钱的源头。

    牵扯到切身利益,酒席间分到钱的喜悦就被冲淡了许多。故土难离,大家也都没到过官人们所说的远方,更是不敢相信。然而那些官人们却是要回去的,这就让众人十分无奈。

    酒席间,杨铁心到自家后院那边嘘嘘。包惜弱心中有些紧张,也不知道那个受伤的人是不是还在。等杨铁心神色如常的回来,包惜弱心里面就彻底安定下来。如果杨铁心看到那个受伤的坏人,把那坏人打死,包惜弱是绝对不会阻止的。

    日子转眼就过去了半个月,牛家村外突然出现了一队官兵。穿着大宋军队的衣服,拿着武器。这支军队到了村口也没进来,只是请村里人带他们去船厂那边。郭啸天与杨铁心见是官军,便带他们去了。

    过了一阵,船厂那边突然间炮声隆隆。最初牛家村的众人都不在意,没想到炮越打越猛。村民才觉得事情不对。正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却见远处又有大群的船只沿着松江驶来。一看船头的旗号,众人都吓了一大跳。

    原本在松江有一支船队,里面都是破落户组成。宋代并没有流氓无产者的说法,不过大家都知道那些人是各种原因没了正规营生,所以在江上打鱼为生。因为生计艰苦,所以他们经常做些坏事。村里由习武之组建民团,很大原因就是为了对付这帮人。

    自从赵嘉仁到了这边,这支船队就被撵走了。没想到这次他们竟然在会此时又出现。而且远远就能看到船上的这些人凶神恶煞的着武器,明显要来行凶。

    村里连忙敲响去年买的钟,这本是为了给学堂的学生们敲上下点的,后来也当做聚集村民的信号。村民们刚集结起来,那帮破落户们的船队就靠了岸,船上的恶徒们跳上岸,就对着牛家村杀来。

    村民们中民团成员纷纷抵挡,然而没有抵挡太久就被杀。包惜弱此时正在家,就见李萍急匆匆进了院子。刚说了几句,外面的恶徒就杀到。李萍虽然没有练过武术,身体却还强壮,她连忙拿起柴刀,准备和恶徒对抗。

    就在此时,恶徒背后突然出现了一个持长枪的男子,他大吼着杀散恶徒,然后冲到门口。此时其他地方的恶徒已经开始杀人烧屋,这男子喊道:“跟我走!”便拉起包惜弱向外冲。

    李萍连忙推开这名男子,喝道:“你要做什么?”

    男子焦急的说道:“没看到那些人开始烧屋了么?留在这里就是等死。”

    两名女子从窗户看出去,就见到外面已经浓烟滚滚,听到外面杀声震天惨叫连连,知道事情不妙。李萍不认识这名男子,包惜弱却觉得这人依稀有些面熟,仔细一想竟然是那天被她所救的那人。

    正在此时,几个火把就从院子外面扔进来,眼瞅着院子里的稻草堆被点燃。包惜弱再也没办法想那么多,只能跟着男子往外走。

    此时牛家村附近的人越来越多。原来那对宋军是曾经的宋军,现在他们已经投降了蒙古,当了新附军,被蒙古派来赚开船厂。之时船厂那边防护严密,并没有被赚开。于是那队新附军突然暴起伤人。被骗来的郭啸天立刻中刀,杨铁心眼看事情不对,立刻扛起郭啸天往江边逃。

    船厂立刻进行反击。用火炮猛轰新附军。新附军看攻不破船厂外围,也撤到远处伺机而动。此时蒙古军船以江上的破落户船队为先导,顺江而下。水陆夹攻船厂。夺取这个船厂是蒙古定好的计划,蒙古动用了大炮,进攻的十分凶猛。

    船厂这边已经差不多把能拆走的都拆完,见到蒙古军如此态势,只能设下炸药,然后开了水门,大家乘船冲了出去。船厂的船队到了江口,才勉强摆脱蒙古水军的追击,然后船厂里面设置的炸药猛烈的炸开来,船厂中顷刻就浓烟滚滚火光冲天。看着自己心爱的船厂毁于一旦,不少人怒目而视,也有不少人忍不住低声抽泣起来。

    负责撤退的厂长此时肩上中了一箭,他也不呼痛,只是用饱含愤怒的声音对大家说道:“诸位,我们一定能够打败蒙古人,我们一定能回来的!”

    此时不仅是松江边的牛家村或者船厂,蒙古调动了水陆军队对嘉兴府发动猛攻。必须说,蒙古人大概还好点,嘉兴府对他们是完全陌生的存在,稍微有点放不开。那些新附军早就听说这些年嘉兴府因为棉务,日子过得富裕。能到这里来祸害,那是人人奋勇各个争先。

    大半个月后,包惜弱和李萍再次回到牛家村,只见这里已经被烧成一片白地。别说他们的亲人,断壁残垣间根本看不到一个活人。包惜弱和李萍捂着嘴就开始哭,可哭有什么用。她们两人也完全没了办法。

    等止住悲声,包惜弱对陪他们来的男子说道:“郝先生,我想回我娘家的红梅村看看。”

    郝仁只是点点头,却没多话。先扶两人上了马,郝仁牵着缰绳问道:“还请包娘子告诉说往哪里走?”

    叫包惜弱包娘子并不是郝仁要占言语上的便宜,而是这时代称呼女子就是‘娘子’,称呼小姑娘为‘小娘子’。

    包惜弱指了方向,郝仁就牵着马往那里去了。到了红梅村,包惜弱见到的同样是一片废墟。想到父母大概是在劫难逃,包惜弱又忍不住哭了起来。

    旁边的郝仁在旁边站着,看着李萍强忍悲痛安慰包惜弱。就郝仁所知,此次蒙古军夺取嘉兴府,民间被那些新附军烧抢了个精光。对于如此残暴的行动,郝仁也非常不解。他看到的新附军仿佛是突然被放出来的野兽,沉溺于暴行本带给他们的兴奋和满足中。当然,这里再也没人,也是赵嘉仁利用之前在嘉兴的基础,把幸存的人们都给带走了。

    据探子们讲,现在嘉兴府基本上不剩下什么人。那个曾经被认为富甲江南的地区,就这么毁于一旦。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