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革宋 > 第168章 樊城魂归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68章 樊城魂归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有人说过,一年365天,天天都是某些人的生日,也是某些人的忌日。总之,都是值得纪念的日子。

    咸淳七年六月初九,程钧将未来预期提亲的信投进邮筒的那天,航海行会在广州城郊外的大庄园中处决了一批人。参观的基本都是航海行会的干部,被处决都是这几年盗卖海州那边火药的团伙成员。

    赵嘉仁很希望能明正典刑,可他并没有办法做到。即便赵嘉仁是广州知州、广南东西路安抚制置大使、两广沿海制置使、交趾招讨使、云南招讨使,有临机处置权也不行。我大宋能够对非张正状态下的平民下达处决命令的只有大理寺。

    不过这等事情并没有让赵嘉仁的心情变差,除掉了这批蛀虫,震慑不法,恢弘志士之气,怎么看都有巨大好处。帮人用盗卖获得的赃款投资航海行会,这一直是赵嘉仁心里面的一根刺。拔掉这个恼人的玩意,真的让他觉得轻松许多。就算再不济,也能让航海行会的干部们知道他们并非可以为所欲为。

    不过很凑巧的是,也就是在六月初九,蒙古人将从这帮败类手里购买到的火药用在了攻打樊城之上。他们先用水鬼作战,凌晨时分从水路潜行到襄阳与樊城之间的铁索桥下,将铁索桥炸毁。接着就对樊城进行了猛攻。

    樊城此时已经有了自己的回回炮,并且称为樊城炮。不过樊城守军没想到,战到下午,蒙古军把回回炮投掷的大石块换成了炸药包。每个炸药包里面都塞了几十斤火药,内部安装了带引信的火药罐。外面用麻布裹上许多石片。

    在这个时代,守城都是在城头集结数量很大的士兵,樊城守军并没有想到蒙古人竟然会弄出这种把戏。当他们看到蒙古军退下去,还以为是自己打退了蒙古军。此时城头与城下的军队都暴漏出来,被那些炸药包炸得正着。樊城守军立刻遭到了空前巨大的损失。

    不等硝烟散去,做好猛攻准备的蒙古军再次蜂拥而上发动猛攻,这次樊城城头再也没有那么多可以作战的宋军。即便是没有被炸死炸伤,城头的宋军遭到爆炸冲击,也失去了战斗力。

    尽管宋军放置在后面的部队立刻赶上城来,蒙古军还是成功占领了全部城墙。

    六月初十,也就是蒙古军占领城墙的第二天,天一亮,更残酷的战斗就开始了。蒙古军集结了大量兵力开始新一轮的猛攻。

    伯颜与阿术两人并辔在城外高处,听着蒙古军城内传出来的厮杀声,他们神色严峻。立在周围众将们本来都因为胜券在握而满面笑容,看到主将如此,他们虽然讶异却不敢说什么。

    看了看众将的表情,回想昨天樊城城头剧烈的爆炸,阿术忍不住苦笑道:“大帅,你觉得若是我们守樊城,能扛得住这样的轰击么?”

    伯颜没有说话,这个问题很容易回答,然而答案是如此的难以出口。从赵嘉仁那边学来的扩大版火药瓶摧毁了樊城,也摧毁了传统的战争模式。伯颜觉得如果想对抗这样的炸药包轰击,唯一办法就是城头的守军也用炸药包来还击。

    樊城城头的宋军没有这样的技术,炸药包的数量也远不如蒙古军。然而蒙古军到现在都没有学会配制颗粒火药,他们未来的敌人赵嘉仁拥有技术上的优势。想到这里,伯颜叹道:“既然如此,就请阿术元帅与我一起尽快灭宋吧。”

    阿术元帅点点头,他虽然不理解宋国为何对赵嘉仁如此压制,却能理解这种压制是蒙古的绝大机会。大宋是权相制度,如果赵嘉仁坐上了今天贾似道的地位,不用说别的,前来援助襄阳的宋军大概就会用炸药包猛烈轰击蒙古军的军营。哪怕只是设想一下那般情景,阿术就觉得背后发凉。

    收拾心情,阿术元帅准备等着传来完全占领樊城的消息。左等右等,等来的消息是城内有数百宋军不仅没有投降的意思,他们还在城内与蒙古军殊死战斗。有这帮人带头,城内的宋军也纷纷各自为战,结果导致了整个巷战反倒联动起来。

    大概是因为到了绝境,这些人战斗手段十分绝望。在蒙古军进入街道的时候,他们利用熟悉地形的优势绕到蒙古军背后,用火药瓶袭击蒙古队伍,并且点火烧屋。困在街道中的蒙古军惊慌之时,遭到这些宋军的猛烈冲杀,伤亡不小。

    听闻宋军竟然在此时还有如此战斗力,阿术忍不住咋舌。守城的宋军都是精锐,几年来他对此颇为了解。若非有了火药优势,并且进行了突然打击,这樊城只怕还不会这么轻易陷落。

    不过咋舌对战争进度不会有丝毫帮助,阿术准备下令投入更多军队入城剿杀这些宋军。没等他说话,就听伯颜冷冷的开口说道:“到了此时还负隅顽抗,屠城之祸乃他们咎由自取。下令屠城!”

    听到这个命令,阿术一愣。此次出战,蒙古朝廷里面的文官都要求不要屠城,忽必烈也说过不要和以前那样屠杀。毕竟搞屠杀会让宋国更加拼死抵抗。消灭宋国之后,这些土地都会成为蒙古地盘,总得有人给蒙古效力吧。

    不过转念一想,他也释然了。若是让这些人负隅顽抗到如此地步,还依旧饶过他们性命,那也未免太宽大。这等于是鼓励宋人都顽抗到底。想到这里,阿术把劝阻的话咽回肚里,平静的看着将领奉命而去。

    屠城一开始,在城内奋战的宋军最初感觉压力骤减。虽然不知道蒙古军为何暂时退下,这些奋战的官兵们都暂时能喘口气。干粮还有,但是水却没了。有人跑去水源地打了些水回来,一入口就给吐了出来。水里面有着浓浓的血腥味,即便现在口渴的要命,人类的本能让宋军无法咽下这些水。

    带领这支部队的将官牛富站起身,他从裨将王福手中接过盛了水的头盔,就见头盔里的水竟然呈现一种黯淡的红色。这颜色让他忍不住想起自己几个时辰前惊慌失措的冲进樊城守军帅府的时候见到的场面。

    樊城守将乃是范天顺,此时府外大乱,冲进府内竟然没见到范天顺,也没见到范天顺的家人。牛富将军当时就懵了,难倒范天顺逃跑了不成?惊慌下牛富直奔后堂,想看看能不能找到人,果然见到范天顺的书房前跪了许多哀哀恸哭的范天顺家人。拨开人冲进去,牛富就见白墙上写了两行血字,‘生为宋臣,死为宋鬼’!

    大概是因为不是刚写的,血液已经开始凝固,黯淡的黑色中透出些红色来。而范天顺此时已经悬梁自尽。左手上血迹斑斑,手腕上有个大大的口子,那些血字应该是用范天顺自己的血写成。

    牛富的嘴唇蠕动了一下,他本想说什么,然而又不知道该说什么。范天顺乃是大宋殿前司副都指挥使范文虎的侄子。他出身显赫,然而守樊城的几年里面恪尽职守,指挥水平也让大家颇为信服。此时范天顺自尽,大概是因为他知道樊城是真的守不住了。

    主将有了判断,牛富原本慌乱的心情如同从悬崖上坠落。可当心情跌倒谷底,牛富却感觉到了一种平静。到了局面无法改变的当下,还有什么追求呢?牛富本以为这般绝望平静就是终结,然而他眼中突然有了光彩,因为他感受到自己的平静下竟然突然冒出一种不甘。范天顺选择了自己的死亡方式,牛富也要选择自己的死亡方式。他希望自己死,并且是死在战场上。

    面对用自己的生命实践‘生为宋臣,死为宋鬼’诺言的范天顺,牛顺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接着起身离开了帅府。见牛富出来,等在门口的亲兵连忙焦急的询问道:“将军,我们现在怎么办?”

    牛富展颜一笑,爽快的说道:“我们去杀鞑子!”也不管亲兵们讶异的呆在原地,他拎着朴刀,大踏步的向着战场方向而去。亲兵见牛富将军大步前行,咬咬牙,他们也握紧武器,跟着牛富大步前行。

    叹口气,牛富从回忆中挣脱出心思。他捏着自己的鼻子,端起血水大大的喝了一口。虽然血腥味还能感受到,这办法让血水已经到了能够忍耐的程度。这办法还是赵嘉仁部队前来援救的时候教给城内守军的小技巧。喝完之后,牛富就把盛了水的头盔递还给裨将王福。王福也不多话,他也捏着鼻子给自己灌了一大口,又把头盔递给了旁边焦渴的军人。

    到了此时,大家也没什么好说的,血水的量也不足让众人畅饮。每人都捏着鼻子喝了些,分吃了干粮,就在战场中稍微休息了一下。这也不能说他们心大,只能说他们此时大概陷入了哀兵的状态。没有了对死亡的恐惧,特别是没有了对自己死亡的恐惧。此时他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下一场厮杀做准备。现在只是时间不允许,若是允许的话,他们大概是能够在这激烈的战场睡一觉,以最大限度的恢复体力。

    休息了片刻,就有哨兵几乎是连滚带爬的冲过来。远远见到牛富,他就哭喊起来,“将军,将军,鞑子开始屠城了!他们开始屠城了!”

    牛富原本已经毫无波澜的心境被打动了,他腾的站起身,拎着朴刀对哨兵说道:“带我去!”

    到了几个街口之外,就见蒙古军抓了许多樊城百姓出来。将他们用绳子绑成一排,使长枪的蒙古人就从背后把百姓戳死。牛富回头看了看身后,那些一直跟着他厮杀到现在的宋军都跟了上来。

    转回头,牛富举起朴刀,声音嘶哑的喊了一声,“杀!”便向着屠杀樊城居民的蒙古军冲去。

    指挥屠城的是蒙古军张弘范。到了晚上,基本靠屠城消灭民众和宋军的张弘范接到消息,前后派去了三个千人队剿灭的那股宋军居然还在负隅顽抗。这下张弘范也有些惊了,他知道守襄阳的都是宋军精锐,可没想到还有一支如此精锐的宋军坚持到现在。

    抬头看天,日头马上就要下山。樊城对蒙古军是个陌生的战场,假如这支宋军再突破蒙古军的包围潜入城内躲起来,蒙古军的这个晚上可就不好过啦。没办法,张弘范只能亲自前去战场,看看到底面对了什么样的敌人。

    刚赶到这里,就得知了令他七窍生烟的消息。这支宋军竟然突破了蒙古军的包围,护送了几百号樊城百姓往城墙那边突围。上前给了千户一个大嘴巴,张弘范吼道:“为何不追?”

    千户大概是觉得自己的确没用,挨了这一嘴巴后倒是站直了身体答道:“宋军甚是奸猾,他们放火烧了这一带的房屋,我们从两边追不过去。”

    “他们派了多少人断后?”张弘范直入主题。

    “三十几人。”千户也爽快的答道。

    “哈哈!”张弘范大笑一声,接着推开千户大步向前。他也懒得废话,只想去看看这三十几人到底是何方神圣。

    到了街口,就见两边的房屋熊熊燃烧,蒙古军们也不敢靠近。街口地上是大片的蒙古军尸体,其间也有很多宋军尸体。打了一白天,蒙古军也颇为疲惫,不过见到元帅张弘范亲自赶来。为首的千户没敢废话,他命令他手下最悍勇的百十人冲上去。

    张弘范也没去干涉,他登上一堆樊城百姓尸体堆成的高坡上居高临下观看。果然在街口有那么二三十名宋军列成一个单薄的阵列挡在蒙古军面前。看着各个摇摇欲坠疲惫不堪的模样,也不知道他们在这里坚守了多久。这些进攻蒙古军大概是已经歇过劲来的,他们呐喊着冲上去。

    两边阵列一交手,那些宋军们手中的长枪就被挑起。张弘范忍不住皱起了眉头,这么虚弱的宋军怎么可能拿不下来。接下来果然如此张弘范所料,蒙古军的长枪纷纷刺如前排宋军的身上。

    “好!”跟在张弘范身边,扶着他在樊城居民尸体堆上站稳的亲兵忍不住喊道。

    下一瞬,那些被刺中的宋军并没有倒下,他们放开手中的长枪,探手抓住蒙古军的长枪。第一排有个穿着华丽战甲的军官,蒙古军第一排第二排不少人都以他为目标,**支长枪都刺在他身上。就见这名宋军军官没有伸手去抓,而是俯下身把长枪都抱在怀里。后排的宋军趁此机会对着蒙古军一通猛戳,十几名蒙古军中枪,忍不住纷纷惨叫起来。而他们后面的蒙古军见到这十几名疲惫不堪宋军居然如此悍不畏死,他们也再没了之前的凶悍,拖着伤兵退了下来。

    张弘范叹了口气。他现在能够理解为何攻打不下来,哪怕是身为元帅,此时的张弘范也觉得背后有些发凉。以命换命的时候,胜券在握的蒙古军完全没有送死的打算。不过这已经是宋军的极限,看那些还活着的宋军摇摇欲坠的模样,这一轮战斗大概已经耗尽了他们所有的气力。只用等他们跌坐在地,蒙古军就可以上去把他们轻松杀光。

    将军牛富身中九枪,他两腿不听使唤,整个人跌坐地。那些沉重的甲胄挡住了很大的伤害,他受了重伤,可他知道自己此时还是死不了。

    抬起头,牛富想对着蒙古军笑骂,‘你们真是些没用的东西,让你们杀都杀不了我。’然而一张嘴,他就喷出口血,什么都说不出来。

    牛富又想对对部下说,‘你们都去逃命吧’。不过这次他并没有尝试说出这话,因为牛富觉得对能到这里的部下说这个,对大家是种侮辱。

    他吃力的从面前捡起一根折断的半根长枪,折断枪杆抵着前面的蒙古军尸体,枪尖顶在自己的咽喉上。既然已经尝试过让蒙古军把他刺死,此时的牛富就不想再给蒙古军第二次机会。他用尽体内最后一丝气力把身体后仰,接着猛力前扑,长枪的枪尖深深刺入他的咽喉。

    见牛富将军自尽。同样精疲力竭的裨将王福用长枪撑起身体摇摇晃晃的站起身。也不知道是畏惧死亡,又或者是给自己打气,裨将王福喃喃说道:“将军死于国事,吾岂宜独生!将军死于国事,吾岂宜独生!……”自言自语的同时,王福向着旁边烧的如同火窟般的临街木质小楼蹒跚走去。

    在尸体堆上矗立的张弘范呆呆的目睹宋国将官自尽,又呆呆看着宋**官竟然像是去投火的模样。他觉得眼前的场面完全超出了他的想象。那些之前在围攻这支宋军的蒙古军也呆呆的看着,虽然这些人死掉就意味着他们获得了最后的胜利,然而蒙古军心中已经没有丝毫的喜悦。

    他们就看着宋**官蹒跚的走进火窟,身上的衣服被烈火引燃。他们就看着宋**官如释重负般放下长枪盘膝坐在火窟当中。

    然后,火窟堪塌了,无数燃烧的木料将这名宋**官埋葬。堪塌造成的焚风卷起无数的火花向着黑漆漆的夜空冲天而起。8〗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