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革宋 > 第166章 有关战争的逻辑判断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66章 有关战争的逻辑判断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我们要准备战争。更新快。”赵嘉仁坐在甲板上的圆桌旁边说出这句简短话,接着喝了一口鲜榨果汁。果汁有点酸,他放下杯子,向里面放了一小勺白砂糖,又补充说了一句,“会是长期战争。”

    李鸿钧、刘猛、司马考等人围坐在桌边。大家并没有因为赵嘉仁的话而有丝毫的不安,也没有任何不解。大宋几百年来始终处于战争状态,从建国开始就有契丹这个对手,之后的敌人名单里面增加了西夏、金国。现在契丹、西夏、金国都已经灰飞烟灭,然后大宋又面对蒙古这个更强大的敌人。

    不谈大宋,只谈赵嘉仁创建的航海行会。从创建伊始就有蒲家为首的海盗集团,之后在海上仗剑经商,已经将能得罪的势力给得罪了一遍。众人觉得现在不是准备战争,也不是准备长期战争,而是早就处于战争状态。

    当然,大家并没有去反对赵嘉仁的话。就算是反驳,也先听完赵嘉仁要大家做什么。

    看着大伙的表情,赵嘉仁就明白这群没见识的家伙还是不理解战争。以赵嘉仁的角度来看,战争不是那种小规模的冲突,不是意气爆发之时的打斗。战争是政治的延续,是一个非常理性的范畴。就如大家乘坐的这艘军舰。

    排水量460吨,三根高高的桅杆,位于船头向前探出的船首斜杠,龙骨长度是船身宽度的3倍,水下部分是流线型,水面部分则是近乎带弧度的长方形。为了降低重心,水面部分没有任何突出的船楼,只有三层甲板。从船头直通船尾的顶层甲板上放了桌椅,赵嘉仁他们就围坐在桌边喝着下午茶。

    这艘船的建造是根据自然规律的总结,对制造与使用经验的总结而最终定型的产品。这么理性的产物也会在理性的战略考量中被理性的使用。

    又品尝了一口鲜榨果汁,赵嘉仁觉得已经能够适应其中的酸味,他继续说道:“战争开始之后,要靠四十艘这种军舰完全封锁蒙古的海上通道,不允许他们有任何船只进入海洋作战。”

    “蒙古人怎么都不可能杀进海洋吧?”李鸿钧不解的问道。这话获得了众人的赞同,大家实在看不出蒙古人进海作战的可能。

    “为什么蒙古人进不了海洋?”赵嘉仁反问。

    对这么一个问题,李鸿钧毫不示弱的答道:“他们的船那么少,怎么能来和我们打?”

    赵嘉仁继续问:“他们的船少,和他们不能和我们来打有什么逻辑关系么?”

    李鸿钧被这个问题给逗乐了,“哈哈,校长,蒙古人和咱们打,他们船少,也打不过,难道来送死么?”

    赵嘉仁可没笑,他面色沉静的问道:“你这是蒙古人的想法,而不是我们的想法。”

    “啊?”李鸿钧愣了愣,然后不高兴的说道:“这是人之常情,上了船就是把性命交给了茫茫大海,这时候还拿鸡蛋碰石头,会这么干才奇怪吧。”

    赵嘉仁心里面一阵失望,他的部下没打过什么败仗,所以骄兵之气不由自主的就冒出来了。以李鸿钧这样老资格表现出来的水平,赵嘉仁完全不敢把方面重任交给他。本来不想和李鸿钧再多说,不过赵嘉仁心里面忽然想再尝试一次,他继续说道:“来不来打,会不会死,那是蒙古人的决定。我们考虑战争不能这么考虑。我们自己是根本,必须以我们自己拥有的实力为出发点去考虑,而不是把我们的想法去想象敌人会怎么想。故善战者,立于不败之地,而不失敌之败也。”

    最后一句是用了里面的话,李鸿钧没听懂。他面露疑惑,却没说什么。倒是刘猛开口问道:“太尉,这最后一句是什么意思?”

    听刘猛问出这句话,李鸿钧脸上露出释然的表情。赵嘉仁就解释了一下,“打仗时候自己要尽量立于不败之地,同时还要能抓到敌人会失败的机会。”

    刘猛想了想,忍不住问道:“那什么叫做不败之地呢?若是我们自己不能拼命,自己不能奋战,什么仗都会败啊。”

    “呵呵呵。”赵嘉仁干笑了几声,没有立刻回答。这反应不是因为刘猛说的有什么问题,而是刘猛说的太对了,赵嘉仁此时不想立刻表示对刘猛的认同。因为在这十几年中,他见识过太多嫉妒导致的没必要的损失,甚至是悲剧。

    人是很容易就嫉妒的,特别是在自己理解有限的领域中。孔子说‘见贤思齐焉,见不贤而内自省也’。能说出这话,证明老头子是个知道该怎么去学习的人。

    见贤思齐,是人之常情。然而所谓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而绝大多数人其实不会承认,自己就是个白脖,连热闹都不会看。可这些人的悲剧就在于,身为白脖的普通人会‘谦虚的认为是外行’。这就完蛋了。

    ‘知道份子’与‘知识份子’间的巨大差别就在于此。

    见贤思齐,接下来就是求而不得,再接下来就是生出负面情绪,负面情绪触发人类‘消灭否定自己正确’的本能反应,最后就变成了悲剧收场。

    赵嘉仁有过很丰富的经验,如果此时他赞同了刘猛,李鸿钧就会认为赵嘉仁在否定李鸿钧,实际上赵嘉仁自己并不想去否定任何人。对李鸿钧来讲,在他成为知识份子之前,他很容易就会‘爱屋及乌,恨主及仆’。这不是李鸿钧的错,因为人类的思维模式就是类比法。

    譬如李鸿钧遇到一件令他无比痛恨的事情,此事中有三个存在。无论再次见到这三个存在中的哪一个,他的思维都会因为类比而引发痛苦。想解决这个问题,就必须知道人类思维的模式,必须是个唯物主义者,也就是说知道自己的情绪都是基于肉体的反应,知道自己其实很容易屈从于肉体,而肉体的反应又让人们认为这是‘本就应该’的反应。

    赵嘉仁作为一名心理医生,他必须知道这些最基本的内容。其实即便是在美国,因为不讲唯物主义辩证法,其实心理医生自己也未必真的相信这个。

    在李鸿钧等人拥有这种基本素质之前,他们作为知道份子,就会认为自己是‘外行’。而基于这种认知下的李鸿钧,学的太多,对他反倒有害。

    于是赵嘉仁就根本不理睬刘猛无比正确的看法,他给了刘猛一个意义不明的‘呵呵呵呵’,然后对着李鸿钧继续说道:“任何现状都是力量对比和力量投入的结果。所以我要求大家自己看问题的角度得上进。如果我们没有在海上有这么强大的力量,并且拥有使用这种力量的能力,蒙古人就是可以在海上派兵。鸿钧,我问你个问题,如果我们不事先做好准备,如果我们不持续投入,我们能够在海上维持压制蒙古人的力量么?”

    知道份子也有很多好处,当讨论的内容在他们知道的领域之内,他们也是能够出现正常的反应。李鸿钧听了这话,脸上露出了些不好意思的表情。这时候他终于明白赵嘉仁的意思。

    赵嘉仁看其他的人也差不多这样的反应,他就尽力把讨论内容向着知识份子的辩证法去引。“这种事情就在于前因后果的逻辑,无关我们个人的想法,蒙古的海船出来之后只要被我们的船看到,我们的船就要消灭蒙古船。蒙古人是不是害怕,和他们出海就会被歼灭不是一回事。害怕出海的蒙古人有可能是因为见到出海的蒙古人从来没回来过。可我们要对付的不是害怕出海的人,而是是那些事实上出海的人。我们的目的是战争发生后,海上不允许有蒙古人的船。那么因果关系与逻辑关系之间就不能错位。”

    把这个理论讲了点,赵嘉仁就让人拿来纸笔,和大家开始在纸上画逻辑关系式。

    分辨因果逻辑和其他技能一样,靠的是训练。这么一次训练之后,战争中与海上封锁有关的各方面因素被分辨出来许多。而赵嘉仁也得以继续他的基本理念。

    首先,要建造60艘军船。其次,让这些军船在不同的海域巡逻,见到蒙古船就击沉。

    基本逻辑清晰之后,就是具体操作。如果不打旗号的话,大家觉得很难分辨谁是蒙古船,谁是大宋的船。

    到了这个阶段,赵嘉仁就觉得讨论起来轻松许多。他提出了自己的看法,“这等事情要从简单到复杂。首先是在南海,凡是没有在我们航海行会注册的船只,一律俘获。不肯投降的,统统击沉。判断手段就是他们的船上有没有我们印刷的符号,有没有我们培训出来的旗语手。这个体系也要不断的向北拓展。等到我们航海行会的影响力到了我大宋靠北的地区,就能更轻松的分辨出谁是我们大宋的船队。当然,到了更北的地区,凡是船只造型并非我们航海行会的,一律击沉或者俘获。”

    这法子简单粗暴,不过与会的一众人等听了之后发现这算是最具备可操作性的手段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