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革宋 > 第163章 姚江之战(下)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63章 姚江之战(下)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知彼知己,百战不殆;不知彼而知己,一胜一负;不知彼,不知己,每战必殆。。

    ——

    姚江战斗开始后。

    交趾国王陈日煚看到他的军队在追击宋军的左翼。

    交趾国王陈日煚看到他的军队占领了宋军左翼的浮桥一端。

    交趾国王陈日煚看到了他的军队开始继续追击逃窜的宋军左翼。

    交趾国王陈日煚看到在他正面的宋军以惊人的速度通过浮桥,并且完成列阵。

    交趾国王陈日煚看到正面的宋军开始前进,在距离他的阵列50米的地方,他们架起了奇怪的武器。

    交趾国王陈日煚听到了巨大的响声。那是很难形容的声音,第一声响起,老国王只觉得心中猛的生出烦躁。巨大的响声连着响了十几下,还没等看到是否有人受伤,交趾军阵里面就响起了大象们此起彼伏的吼叫。驯象人发现这些原本听话的大伙计们突然就癫狂的行动起来,完全不再服从任何命令。蒲扇般的大耳朵支棱起来,大声咆哮着。象群向着远离巨响的方向大踏步奔行,遇到敢挡在它们面前的存在就直接一头将其撞飞,或者用粗壮的大腿将其踩扁在脚下。

    驯象人尝试控制大象,受惊的大象们最初尝试摆动身体,把背上那些讨厌的玩意甩下来。有些大象成功了,那些没有成功的大象干脆如同战马般人立起来,倒垃圾般让背上的负重倾泻而下。

    陈日煚国王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己的军队在自己象群的冲击下顷刻间土崩瓦解,他算勉强将从未听过的巨响与象群的惊扰之间建立一个逻辑关系,然而连接两个事件之间的神经元太少太弱,所以其他习惯性的思路顷刻就占了上风。这种也被称为‘世界观’的神经元连接中最强的一部分占据了上风。陈日煚国王心中冒出‘妖术’二字。

    实施声波攻击的宋军心中并没有丝毫‘妖术’的概念。没有文化的军队是没有战斗力的。航海行会的指战员们都接受了教育,这些人可能还无法理解唯物主义,所以没办法进而成为‘知识份子’。然而文化科学教育至少能让他们变成‘知道份子’。在襄阳之战中,投入此战的指战员都知道战马在没有接受训练的情况下会被巨响吓坏,脱离正常战马的行动模式。现在大象也证明了老师们讲的,巨响可以让野生动物们陷入恐慌。这种状态下的动物对进攻的一方反倒没有什么影响。

    作为‘知道份子’,敌人的窘态让指战员们进入了奋战的模式。四营是中军左右两个方阵的右边那个。见到巨响让交趾人引以为豪的象兵崩溃,四营营长宋捷毫不迟疑的喝道:“全体都有,准备前进!”

    随着这声命令,原本左手紧握旗杆让军旗笔直树立的擎旗双手紧握旗杆将其高高举起并且挥动旗杆,将军旗在空中挥出漂亮的展动。军旗一动,第一排的腰鼓手们整齐的翘起腰鼓。几乎是下意识的,已经做好进发准备的军人都开始高抬腿进行踏步。

    每个军人的脚上都穿着来自济州岛的小牛皮皮靴,随着整齐的腰鼓声,踏步声越来越整齐。就在步兵们整队的时候,炮兵们将火炮拖到阵前,只是稍微做了点矫正,就开始以最快速度射速对正前方的交趾军阵猛烈开火。

    灰口铁耐磨,有很好的切削、铸造性能。用灰口铁铸造的火炮更薄,也更容易散热。当然,也更容易生锈。所以火炮在高温下开始散发出防锈油脂被烧焦的难闻糊味。不过这些味道并不会让炮兵们有丝毫的抗拒。与这些味道相比,那些浓浓的硝烟才是最刺鼻的存在。

    炮击让原本被大象冲散的交趾军军阵更加混乱一点,也只是一点而已。见到炮击没能造成期待的效果,位于中军两边的四营与第六营营长几乎同时下达了新命令,“全体都有,前进!”

    高高举起的军旗从竖直变成斜指前方的姿势,丝质的赤色军旗因为惯性先是展开,接着向前方飘去,就如一把红色巨刃猛的挥落。擎旗大步向前,鼓手们跟进,整个军阵自然而然的随着旗帜开始进发。

    在之后的二十分钟,四营营长宋捷就陷入了紧张的工作中。

    第一分钟,他就与第一排的军队一起向前。

    第二分钟,宋军的长枪手们接近了那些不知所措的交趾军军人,宋捷命令四营一连的四个排向前,擎旗与鼓手们暂时退到四个排的长枪兵后面。

    赵嘉仁的军队是采取班、排、连、营、团、旅、师的编制。一个班十个人,班长就是十人长。一个排四个班,正好能站成军阵中的一排。一个连四个排,他们排列成连续的四排。每一个连队之间都有一定的空隙。让部队更容易进行指挥。

    在象群的冲击下,战场上的那些交趾人已经失去了组织。见到密密麻麻的长枪阵迎面而来,有些交趾兵吓得扭头就跑,有些吓得根本不知所措。密密麻麻的长枪有四米长,遇到那些挡在行进路线上的交趾人,直接一顿长枪就给戳死。

    而两翼的火枪兵连排成四纵队队,采取四段击的模式。三排步兵在前进中装填子弹,最外面的那排士兵在行进中短暂停顿一下,向自己所在的军阵外进行射击。虽然这种射击已经谈不上准头,但是只要射击密度足够,也有足够的是杀伤力。

    第五分钟,行进中的军阵队列开始出现松散问题。宋捷跑进军阵,命令各个连长对部队的行进速度进行调整。

    第六分钟,调整出了点小问题。一个连队的第二排有人大概迈步的时候没有高抬腿,被地上的坑洼被绊倒。后面的一排人还能绕开这家伙,更后面的不小心踩到士兵的小腿,将这名正准备爬起来的士兵再次踩到。

    排长一看情况不对,立刻冲进队伍里,将那家伙给拽出来。对这名险些被自己人踩死的士兵,气恼的排长上去就给了那名士兵当胸一拳。在旁边的宋捷冲进去拽住排长吼道,“逞什么威风!看好你自己的部队!”

    赵嘉仁的部队里面不许殴打士兵,排长也是没经验,兼具气昏了头。听到营长这么一喝,他连忙从军阵里面的运输兵那里抽出一根新的长枪塞到士兵手里。领着他重回军阵位置上。

    第八分钟,军阵前方出现了一堆拥挤在一起的交趾人。宋捷又下令军阵暂时停下,跟在长枪兵连队后面的火枪连给换到最前面,以四段击对前面拥挤的交趾人猛烈开火。一通近距离火枪射击,那些交趾人被彻底打散,他们丢下一地的死伤者逃跑了。

    第十四分钟,长枪队再次派到最前面,他们缓步前进,用长枪对地上的敌人一通捅刺。解决了敌人之后,部队继续开始前进。

    第十八分钟,部队迈过这片遍布尸体的所在,开始进入一个相对空旷的位置上。

    宋捷扭头看去,见到中军的军旗在遥远处高高飘扬。然而周围除了各种交趾人之外,貌似也没有别的标志物。在行进中抬头看去,就见交趾国王的王旗在左前方高高飘扬。宋捷叫过营参谋,大声问道:“太尉是不是有个命令,要我们在有可能的情况下俘虏交趾国王。”

    除了营长要负责行进中遇到的问题,营参谋也要承担这方面的工作。被宋捷这么一问,营参谋先是面露讶异,接着他如梦方醒的用力点头,大声答道:“有这么回事。”

    在沸腾的战场上,两人扯着喉咙喊,也就能让对方清楚听到而已。确定自己没记错,宋捷吼道:“各部队,继续向前。”

    这个命令被传递个全营六连的连长那里,此时部队深陷敌人当中,他们心里也着实不安。随着命令传达到位,他们即便心中的惶恐感依旧存在,却还是服从了命令。军人们喘着粗气,迈着已经感觉到有些沉重的步伐,继续向着前方前进。

    勉强控制住了自己,让自己按照训练和培训中学到的方式来指挥军队。不安、紧张、突发混乱状况引发的愤怒,宋捷在二十分钟里面感受到了各种负面情绪。他觉得自己口干舌燥,胸口中仿佛燃烧起令他想爆炸,却又明显后劲不足的的恐慌感。

    如果单纯从生理的角度来看,紧张会加快人类的生理活动,让养分快速消耗,从而导致的类似脱力感觉。这当然是没有感到脱力的研究者们的正确判断。对于那些亲身经历这些脱力的人而言,他们此时强烈感受到的是自己的身体传达的信号,在没有足够训练的现在,他们无论如何都没办法将这些与看不见摸不着的营养消耗联系在一起。

    即便是身为营长,宋捷也突然失去了进发时候的锐气。他开始强烈怀疑自己能在战场上坚持多久,自己手下的部队会不会突然间就这么崩溃了。可不管脑海里到底是多少想法,宋捷的肌肉记忆让他还是能够不断迈步前进。与宋捷相同,军阵里面的每一个人都在继续前进。肌肉记忆不用靠大脑指挥,只要训练足够,就能够执行。

    如果连赵嘉仁的军队都没办法完全驾驭自己的肉体,对面的交趾军就更做不到。

    20分钟就是1200秒。在接收外界的信息量极少的时候,20分钟经常非常难熬。不过在高处的交趾国王陈日煚用视神经、用听觉神经、用嗅觉神经、甚至是用触觉神经感受到了空前的信息。

    象群的混乱让陈日煚国王花去三分钟理解,两分钟下令,再等待八分钟。最后他光靠看就明白收拢象群已经无法完成的任务。

    已经完成渡江的宋军中军数量大概有四千,其中两个千人队分左右开始出击。从陈日煚国王的视角来看,这两只令人恐怖的部队仿佛锐利的尖刀,不停的杀伤着交趾军。那些贵族带领的部队在他们面前一触即溃。不得已,陈日煚国王陛下派出自己的直属部队前去阻拦。这些交趾军中的精锐勉强挡住了宋军一瞬间。的确是一瞬间而已。

    宋军将那些能喷吐白烟妖术的部队调到前排,几通施法就把国王的直属部队打得七零八落。这样的激战并没有阻挡这些人的步伐,他们依旧毫不迟疑的继续向前进发,此时已经没有任何交趾军敢挡在他们面前。

    军队溃败的模样,溃兵的喊叫声,随风飘过来的硝烟味,还有那些宋军整齐前进的步伐与腰鼓震动的地面。国王发现现在的战场已经完全超出他以往的所有经验,两万交趾军被一万宋军打得彻底崩溃。现在他能够指挥的只剩下本部八百多精锐。

    这并不是说宋军把两万交趾军杀的只剩下八百,而是说即便国王大人满眼看到的都是战场上的交趾军,然而不管他现在是愤怒或者哀求,他都没办法让那些交趾军服从他的命令,更勿论让他们有效执行作战命令。

    战争超出预想之外,国王陛下的经验还在起作用,他知道此时已经没有再战的可能。能做的选择大概就是安全撤退这一条。战争就这么这样,不管有多少兵,如果不能有效组织和运用,那就和没有一样。于是国王陛下带领自己最后的八百多亲兵开始撤退。

    十则围之。宋军如果有十倍于交趾军的部队,大概可以完成一个彻底的合围。现在宋军数量只有交趾军的一半,他们只能打个击溃战。所以国王大人并没有因为自己的逃窜而有丝毫的羞愧,按照经验,等他逃过背后的河流回到王都的时候,这些溃兵大概也就回到王都。与国王一样,溃兵们其实也做出了逃回王都的选择。

    国王陛下对溃兵的想象大概是正确的,不过他对宋军的想象是错误的。位于他左右两翼的宋军并没有因为渡过姚江并且持续战斗二十几分钟而疲惫到无法行动。他们还在继续前进。

    于是下了高坡的国王亲兵突然发现自己就夹两支宋军之间,三者齐头并进的向着停放交趾军船只的河边前进。等国王亲兵发现自己高举王旗也许是错误选择的时候,两支宋军已经开始在前进当中向国王部队靠过来。

    在这番快步走的比较中,两支宋军获得了最终胜利。只早了两分钟,他们先抵达停放船只的渡口。然后就选择返回头包围敌人。无视交趾王军的意念,战斗再次爆发。

    又过了四个小时,交趾国王陈日煚绳捆索绑蓬头垢面满脸血污的被拖到赵嘉仁面前。上前说话的并非是赵嘉仁,之前赵嘉仁派去的使者走过去仔细打量了陈日煚一番,然后欣喜的说道:“陈国王,别来无恙。咱们这么快又见面啦。”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