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革宋 > 第155章 岭南种植园的几件小事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55章 岭南种植园的几件小事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司马庆是司马考的堂叔,他这算是第三次见到赵嘉仁,也是第二次到广州。

    以姑苏人的角度来看,到了宋历十月,这里依旧热乎乎。然而司马庆并没有因此有丝毫抱怨,面对赵嘉仁的时候,他专心致志的听着这位广州知州的发言。

    “今天来这里的诸位都是自愿种植剑麻的。我再问一次,你们有没有谁是被迫来这里的,有没有谁是被骗到这里的。若是有,那就只说,我绝不会生气。”

    赵嘉仁的话在一众人当中引发了哄笑。司马庆只是礼貌的呲呲牙,他一点都不认为这话有什么好笑,反倒从这话里面感受到赵嘉仁坚定不移的决心。

    “既然没人是拐骗来的,怎们就继续往下讲。我会租给你们每一户两百亩地连片的山坡地,因为每一任知州都是干三年,所以这三年不收租金。你们在这些地上种剑麻,第一年剑麻没长大,不能割叶子。从第二年开始就可以割一些,第三年开始就能真正的开始割。所有的叶子我们全部包收,只要是割下来的新鲜叶子,我们有多少收多少。”赵嘉仁向这帮剑麻种植户们介绍着自己的要求。

    司马庆边听边看着会议前给了他们的合同。合同上的内容与赵嘉仁讲的完全一样,大意就是航海行会现在需要人来种植剑麻,所以行会提供土地,包收剑麻叶子。

    作为航海行会的总瓢把子,作为广南东西路安抚制置大使知广州、两广沿海制置使,赵嘉仁在岭南这么一个鸟不拉屎的地方自然有任何人都无法比拟的发言权。

    等赵嘉仁说完,司马庆问道:“第三年之后呢?”赵嘉仁能在岭南干三年,三年之后他拍屁股走人,土地,产业又会有什么结果?

    赵嘉仁笑道:“那得看诸位是不是认真的干。若是你们真的认真干,那些土地的租期会延长。而且我可以保证,只要剑麻还在种,航海行会就会一直收购。”

    这话一落,当时就有与会者嚷嚷道:“我们信得过校长。”

    司马庆知道说这话的是赵嘉仁的亲信。赵嘉仁虽然年轻,却兼任了航海行会干部学校的校长。航海行会的干部学校有众多专业,这些专业中无一与科举有关。也许是因为这样,大宋官员们才对此没什么评价。农业在航海行会中占据非常重要的地位,赵嘉仁到了广州的第一件事大概是进入他的官邸,第二件事就在航海行会已经建立的贸易据点上宣布,广州农校建立啦。

    如果换成在姑苏,光是赵嘉仁这离谱的要求,司马庆就不会选择参与到这样可疑的买卖中。不过他堂侄司马考现在已经是棉务在姑苏的代表,司马家也已经决定与赵嘉仁合作。别的族人要么投身航海业,或者联络组织丝绸与刺绣的供货商。公田改革之后,司马家的土地被收走,比较喜欢种地的司马庆就被送来岭南发配,参与赵嘉仁新捣鼓出来的种植园产业。

    即便心中一万个不乐意,司马庆也没有在脸上有所表现。能出进士的家族大多都不是小门小户,司马家也是如此。见识过那么多起起伏伏,家族总有家训。身为家族成员之一,学过这些的司马考知道这世界从来不以个人意志转移。在不同的时候就得选择不同的事情,这也是家族要不断开拓的原因。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东边不亮西边么。

    进士家族在地方上不仅是显赫,也很有号召力。上一次抗击蒙古南侵,进士马光祖与向士壁花钱召集地方上几千号人投入战争。司马家在姑苏虽然没有这么牛,召集二十号肯到岭南的人还不是问题。

    岭南被认为是瘴疠遍地的流放地,即便如此,珠江三角洲依旧是富裕的鱼米之乡。广州附近的佛山本来就有很好的冶铁业,在赵嘉仁的开辟之下,这里提前进入了民朝贸易模式,也就是说那些全南海贸易的商船用铁锅等铁制品当做压仓物,货物则主要是各种日用品。这种贸易轻易的让明朝的手工业者赚到了巨大的利润,现在也是如此。

    司马庆本以为自己要被送到这一带开辟种植园,没想到赵嘉仁并没有先给他们分地,而是先给他们上课。根据上课的年轻老师讲,这个剑麻是非常的好,无比的好。司马庆虽然认真听课,心里面却对这样的宣传比较不感冒。他觉得这种宣传怎么看都不靠谱。

    从赵嘉仁的角度来看,剑麻剑麻纤维质地坚韧,耐磨、耐盐碱、耐腐蚀,广泛运用在运输、渔业、石油、冶金等各种行业,具有重要的经济价值。白棕绳

    就是剑麻的主要产品之一,这种绳索比普通麻绳强了太多。还是渔网的重要材料。

    除了纤维之外,剑麻含有多种皂苷元、蛋白质、多糖类化学成分,其叶具有神经一肌肉阻滞药理作用,另有降胆固醇、抗炎、抗肿瘤等药理作用。剑麻皂素是合成甾体激素类药物的医药中间体和重要原料,广泛应用于肾上腺皮质激素、性激素及蛋白同化激素三大类200多种药物的制造。

    身为心理医生兼帆船爱好者,赵嘉仁对剑麻非常熟悉。到广州赴任之前,他就已经开始寻找适合种植剑麻的场所。

    课程当然不会将很多做不到的内容,所以与现代技术与医学有关的内容都被删除,只是简单的讲了司马庆这种人能够听明白的用途。对于在哪里种植,这边也讲的非常清楚。根据农业学校在福建的诸多尝试,大家发现剑麻适应性较强,耐瘠、耐旱、怕涝,但生长力强,适应范围很广,宜种植于疏松、排水良好、地下水位低而肥沃的砂质壤土,排水不良、经常潮湿的地方则不宜种植。

    基于这样的特性,剑麻种植园被划分到珠江三角洲边缘与山区接壤的土地。能来这里开辟种植园的都不是外人,农业部门当然也据实以告。这里不仅荒凉偏僻,貌似还有土人出没。

    咸淳四年是1268年,196年前,北宋熙宁五年,也就是1072年,章惇开辟了湖南最后一座‘南蛮之山’上梅山,上梅山成为了宋代版图的“新王化之地”,即新化县。以这样的开辟速度,岭南山区有土人也并不奇怪。

    从夜半钟声到客船的太湖之滨的大族富户,突然就变成了要在荒山野岭一边种地一边和土人打仗的艰难开拓者。如此巨大的落差让司马庆觉得自己差不多要崩溃了。他与赵嘉仁非亲非故,到这里开辟完全是家族的要求。最初司马庆觉得自己有可能染病而亡,没想到还有比染病更激烈的死亡可能。

    不过既然是大家族出来,司马考接受过不少教育,他知道自己此时被吓得嗷嗷叫喊也没用。他就开始环视四周,发现周围的人们只是脸色凝重,竟然完全没有丝毫的恐惧神色。这让司马庆大为不解,难倒赵嘉仁就如此值得信赖,以至于连土人都吓不住开拓者们么?

    农业学校的讲完了会遇到的问题,接着上来讲课的就是武装部人员。武装人员直接告诉司马庆他们,武装部会将这帮开拓者们组织起来进行军事教育。而且还会帮他们修建有较好防御功能的寨子。有这些的话,那些零散的土人根本不用害怕。

    司马庆也是曾经志在读书考进士的人,得知他今后的人生大概就是这么一个武装开拓团的头头,忍不住心中悲从中来。可他并没有选择退出。

    开拓团们很快就去上工。疏松、排水良好、地下水位低而肥沃的砂质壤土其实并不太适合种植庄稼,而且在岭南这种地方也只能满足疏松、排水良好、地下水位低这三条。在开拓种植园的时候,赵嘉仁这边就免费提供给他们铁农具。

    有锋利的铁铲、镰刀帮助,那些容易清理的植物先被挖出来,在农业人员的指挥下堆积在比较低洼湿润的地方烧掉。目的是尽可能杀死此地的细菌与昆虫。司马庆的确感觉到了这种选择的必要性,点起火之前,地上就有很多来回爬的小虫子。大火烧起之时,虫子们纷纷飞起,尝试逃脱烈火焚身的危险。

    在整个劳动的过程中,这帮老爷们各个都浑身衣服扎紧。带着手套,脑袋上带了竹骨丝质的的面罩。除此之外,他们身上还喷了特制的液体,防止被蚊虫叮咬。

    每天除了这些工作,还要去检查捕蝇器里面被饿死的苍蝇尸体是不是已经堆满。若是堆满的话,就要把里面的苍蝇倒出来烧掉。然而这些捕蝇骑满的如此之快,里面还有很多非苍蝇的蚊虫,后来农业学校的同学们干脆换了模式,这种竹制的捕蝇器只要快满了,就立刻拿去整个烧掉。

    原本司马庆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要崩溃了,他决定无论如何都要离开。见到农业学校的这种处置,他又决定再坚持一下。捕蝇器由竹子制作,网孔细密,那些个头不算特别小的虫子进入之后若只会乱撞,进去就出不来。光看材料与手工,应该比草鞋值点钱。

    打动司马庆的不是农业学校在捕蝇器上的投资,而是他们这种尽可能让大家少生病的努力态度。若是普通百姓,哪怕是个并不怎么值钱的捕蝇器,他们也不会烧掉。而是一定要用坏才行。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