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革宋 > 第153章 差事不易得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53章 差事不易得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西风吹上四鳃鲈,雷松酥腻千丝缕。

    到了秋天,松江鲈鱼肥美,正是品尝的佳奇。现在的松江府还叫华亭县,归于嘉兴府下。一般认为,提举棉务赵嘉仁在嘉兴府拥有很大影响力。在临安赵知拙的府中,赵嘉仁不仅带来了松江四腮鲈等美味,还带来了厨师专门给爹妈做了一顿酒宴。

    航海行会的糖蜜分离技术已经越来越成熟,白砂糖与朗姆酒产量随之增加,这两者在餐桌上的影响力越来越大。再加上大蜂窝煤炉子,充足的食用油,以及大量调味料,这桌酒席十分美味。

    看着爹娘吃的开心,赵嘉仁又给爹妈的酒杯里斟满酒,很随意的说道:“爹,娘,现在泉州比以变化了许多。我觉等爹致仕之后,你们还是搬回泉州住吧。”

    “每年泉州都有大风,我觉得还是临安好上许多。”赵知拙的回答很任性,明显没看出儿子的用心。

    赵夫人很喜欢朗姆酒,赵嘉仁给家里拿出来的是上品,并非是甘蔗渣酿出酒精之后勾兑的廉价货。必须说明的是,这种勾兑朗姆酒在蒙古控制区卖的非常好。

    端起酒杯喝了一口,赵夫人笑道:“这次去了襄阳,难倒你觉得情势不妙么?”在对自家儿子的了解上,赵夫人胜过丈夫百倍,她轻松的就看出了赵嘉仁的担心。

    话说到这般明了的程度,赵知拙才面露讶异。

    南宋一直是处于战争状态,关乎于生存,文人即便再看不起军人也不至于对军事一无所知。襄阳攸关南宋生死,朝廷上下对于援助襄阳的军事行动很上心。夏贵等将领攻破蒙古城寨,将大量物资送入襄阳城。曾经看似牢不可破的襄阳之围终于被打开了一个缺口。这消息让临安朝廷上下都大大松了口气。

    不过赵知拙并不知道自家儿子在襄阳之战中的作用。夏贵是贾似道比较重视的将领,他此次立功能给贾似道比较大的帮助。既然赵嘉仁自己并不想为自己的战功做宣传,贾似道也没有刻意这么做的意思,朝廷里面并没人注意赵嘉仁在此战中处于一个什么样的地位。

    听夫人这么讲,赵知拙讶异的问道:“我们不是打退了蒙古人么?”

    赵嘉仁本想不动声色的劝父母远离临安这个是非之地,却没想到平素含蓄表态的老娘表现出了惊人的率直。以前的老娘可不是这样的人啊,赵嘉仁最初觉得奇怪,再一思索他就明白过来,老爹赵知拙是明着表示自己对临安的热爱,老娘则是很含蓄的表达她不想离开临安的念头。

    面对这样的局面,赵嘉仁却觉得不太好说话。他完全可以把自己的经历向爹妈仔细叙说,蒙古人虽败不乱,十几万军队始终保持着严整的纪律。面对看似无法遏制的赵嘉仁,蒙古军并没采取硬碰硬的战术,而是采取了在汉水赵嘉仁军炮舰射程外进行各种反包围的手段。

    敌人如此冷静顽强,赵嘉仁也没短期内彻底解决战争的办法。他只能护送大量粮食物资进入襄阳,把缴获的回回炮零件组装成可用的回回炮,并且给吕文焕提供回回**纸。甚至还留下两个技术人员帮助襄阳建立蚯蚓处理厂。城内的各种生活废物以及野草可以通过蚯蚓转化为饲料,好歹能多提供点鸡肉。

    即便做了这么多,赵嘉仁还是确信蒙古军的战斗力在宋军之上。有了充足的补给,襄阳再守几年大概没啥问题。然而只要给蒙古军一个机会,襄阳大概还是守不住。

    带着笑容,赵嘉仁答道:“若是爹娘喜欢临安,那就在临安住。我只是在福建经营这么久,想请你们两位回去看看。”

    儿子这么自我吹嘘,赵知拙笑道:“我却听说福建那边怨声载道……”

    赵嘉仁也笑道:“不过是派系攻讦,他们却是把我当做贾相公的人。”

    这话都是实情,虽然赵嘉仁自己内心从来没有把自己当成过贾似道的人,然而那些反贾似道的却不这么认为。想扳倒贾似道,最好的办法自然是贾似道的政策搞到天怒人怨,可赵嘉仁用实际行动证明贾似道的政策并没有那么糟糕。于是和赵嘉仁有关的很多行为都得到非常夸张的评价。

    赵夫人听儿子语气爽快,心里面也知道儿子很不高兴,她叹道:“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堆出于岸,流必湍之;行高于人,众必非之。三郎你不要往心里去。”

    赵知拙虽然也当了不少年知州,却远没到赵嘉仁这般程度,而且大宋有多少年都没有因为政绩太好遭到如此围攻。他也只能叹口气。

    吃完了饭,赵嘉仁就回到了在临安贸易据点的住处。见识过了蒙古军的军力,赵嘉仁心里面对南宋的未来一点都不乐观。他本来就不想炫耀自己的战功,此时更是低调行事。福建路能够得到海上贸易的巨大收益,被视为流放之地的广南东西路则是天高皇帝远的地方。因为与域外接壤,赵嘉仁有机会组建起自己的常备陆军。若是在福建路这么干,现在弹劾赵嘉仁造反的奏折只怕早就铺天盖地啦。

    还没等赵嘉仁把凳子坐热,贾似道的亲信就前来拜访。见面之后,亲信神色郑重的告诉赵嘉仁,“赵知州,贾公然我前来告诉你,云南招讨使的事情只怕是不行了。而且最近有人想借此做文章,所以贾公请赵知州赶紧离京。”

    赵嘉仁呆住了。他的新差使中最不起眼的其实就是这么一个云南招讨使,怎么招讨使就成了别人做文章的关键了呢?

    亲信不愧是亲信,他给出的解释还真的牵扯了不少内幕。

    西汉元封二年,也就是公元前109年。武帝开西地南夷,置县24,云南为其一。这个地区虽然一直被认为是蛮夷聚集地,却也是中华很早的传统地区之一。唐代后期这里自立,端氏很快在这里建起大理国。赵光义也没有去收复,直到1253年大理为忽必烈所灭,1260年建起大理国总管。

    云南招讨使就意味着赵嘉仁拥有对云南动兵的差事,就现在大宋对蒙古的守势,对云南动兵就意味着大宋要展开反攻。如果是别人得到这个差事,一众反对贾似道的官员大概也不当回事。现在得知赵嘉仁要领这个差事,朝廷里面不少人就有了想法。

    在支持贾似道的官员看来,这也许就意味着反攻从没啥希望变成了‘也许有可能’。因为公田改革站到贾似道对立面的那些官员则认为贾似道也许可以通过这个开疆拓土的政策捞取到更多。

    对于贾似道而言,他自己并无反攻计划,也不认为赵嘉仁有这样的打算。因为蒙古也通过大理对广南西路进行攻击,这个云南招讨使其实只是想表达赵嘉仁可以越过边境打击蒙古而已。所以贾似道根据自己的利益缩了。

    做了些解释之后,贾似道的亲信劝道:“贾公说,既然赵知州已经是广南东西路安抚制置大使知广州、两广沿海制置使,已经可以统领两广本地兵力与蒙古交战,这个云南招讨使就没什么必要。若是真有所需,那时候再临时加给就好。”

    赵嘉仁原本也没想到会引发这么大的反应,贾似道都准备采取低姿态,赵嘉仁更不想当这个出头鸟。他笑道:“如此甚好。那我明日便离开临安。”

    之前赵嘉仁已经拿到了吏部的委任书,此时他已经正式是广南东西路安抚制置大使知广州、两广沿海制置使。而且援助襄阳的功劳让赵嘉仁成了从三品的级别。满清时代,一品官多得很。和没文化的满清不同,在大宋的传统中,一品二品的象征性含义很大,所以从三品已经是很不得了的的官品。贾似道虽然没有大力宣传,在赏赐上却并不吝啬。赵嘉仁也觉得很满意,若是真的把赵嘉仁塑造成能够只手擎天的大英雄,他反倒会因为不得不去拯救临安朝廷而痛苦吧。

    于是服绯袍带金鱼袋的从三品大员赵嘉仁就趁着黑夜溜出临安,他乘坐的船消失在运河中的时候,临安的众人都不知道。

    在姑苏府、嘉兴府、庆元府逗留一下,与当地合作者见面开会,又对大家的发财大计做了安排。赵嘉仁赶回福州,然后告诉夫人了自己的新任职地。

    这是赵嘉仁第一次看到震惊的表情,还是自家夫人发自内心的震惊。她此时怀里正抱着女儿,却直勾勾的看着赵嘉仁,连女儿的尿布掉了都不知道。还是赵嘉仁接过女儿,把一块干净尿布给她裹上,秦玉贞才从震惊中勉强缓过来劲。

    “你得罪了谁?”秦玉贞问话的时候又把女儿接到手里,声音里面全是不解,以及一种懊恼。

    “是我自己要去的。”赵嘉仁果断答道。

    “你自己要去的?为何?”秦玉贞连忙问。

    “因为我要在广南路挣下现在我已经挣到的十倍收益。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我就是要赌这么一把!”赵嘉仁回答的干脆利落斩钉截铁。

    秦玉贞受到的震惊程度比起之前有过之而无不及,赵嘉仁怕她不小心让女儿滑到地上,他干脆从妻子怀里把女儿给接过来,自己轻轻的哄着。女儿还小,赵嘉仁并不想让她经历这劳顿之苦,所以他想将妻子儿女都留在福州。想到得好一阵子见不到孩子,他心中颇为惆怅。

    :,,!!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