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革宋 > 第151章 可靠的敌人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51章 可靠的敌人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撵鸭子般驱赶着宋军向赵嘉仁的中军进发,蒙古军进展的极为顺利。两支宋军距离不算远,只跑了二十几分钟,精疲力竭的民团就看到了整齐列队的赵嘉仁军。亲自指挥这场战斗的阿术元帅上了一个小土包,这里已经算是战场的高处。端坐在战马上,阿术元帅是高上加高,居高临下的看着战场上的局面。

    宋军的中军排成了整整齐齐的十几个方阵,每一个方阵之间距离很大,这种完全不符合战争规律的布阵令阿术元帅颇为讶异。不等阿术元帅做出针对性安排,那些被恐惧驱使的民团见到宋军主力,也不知道从哪里爆发出的精力,他们争先恐后的冲向宋军阵列。

    战阵是要靠整齐的队列与密集的兵力获得胜利,若是普通的宋军阵列,整个军队排成一个整体大阵,这些民团试图进入大阵当中得到宋军的庇护,而宋军为了维持自己的阵列完整,就必须拒绝民团。两边的冲撞瞬间就会打乱宋军的阵列,让整支部队变成溃兵。

    难倒赵嘉仁已经料到那些乌合之众会被轻易打败,所以才摆出这么一个能够让溃兵快速通过的阵型不成?阿术元帅得出了这么一个结论。如果这是真的,那就说明赵嘉仁还颇有眼光。不过这样的赞赏只是强化了阿术元帅消灭赵嘉仁的愿望。

    此时根本不用元帅下令,有着丰富掩杀经验的蒙古军开始加快速度去追民团的溃兵。到了这时候也该收割这些脑袋啦。然而阿术元帅却失算了,赵嘉仁的方阵中冒起白烟,随着炮声,追击的蒙古兵中就有人被打倒。

    在向前冲锋的滚滚人流中出现逆流,就算是小小的逆流也非常显眼。更何况这种逆流正在扩大,宋军的火炮以惊人的速度在进行炮击,炮弹精准的落入到蒙古军队列中。听着敌人惊慌的尖叫可以让部队士气大振,听着自己人惨叫呼痛可以让部队士气大跌。更何况炮弹从头顶上不断飞过来,谁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下一个被击中的对象,蒙古步兵竟然就这么慢了下来。

    阿术大为讶异,他没想到宋军的军阵居然是空心的。就他所知的战斗,军阵都是靠密集的队列实现战斗力,空心方阵就如吹好气的猪尿泡一样,虽然看着巨大,却一戳就破。不过至少在现阶段,这些个宋军的‘猪尿泡’起到了作用,位于方阵中央的炮兵精准射击,不仅追击的蒙古步兵受到损失。

    炮声仿佛给已经竭尽全力逃命的民团打了点兴奋剂,他们更是加快了逃命的速度,竟然硬生生拉大与蒙古军的距离。当他们接近宋军军阵之时,就有人上前引导这些民团,那些引导的士兵扯着喉咙喊道:“穿过去之后别停,后面有船接你们。”

    每个方阵间距离都有四十多米,所有长枪手平端长枪,决不许任何人接近。见到这样的架势,又听说有船接他们,民团更没有停顿,竭尽最后一丝气力向前奔跑。

    眼瞅蒙古兵与宋军的分野越来越大,阿术元帅下令骑兵开始攻击。不过攻击对象并非是那些逃窜的宋军,而是严阵以待的宋军方阵。从最初亲眼见到宋军方阵之时,阿术元帅就看到宋军方阵中央立起不少高高的杆子,杆子上头有人。之后宋军的行动之前,那些杆子上的人都在上面挥动红绿两色小旗,哪怕距离方阵很远都能勉强看得清他们的动作。想来他们正是宋军进行作战的观测者。

    既然如此,那就说明这支宋军并非是胡乱作战,而是目的明显的进行战争。既然如此,战场瞬息万变,既然敌人并非如阿术元帅所料,再采取之前的战术就已经没有意义。更何况此时溃兵们已经如同潮水般穿过宋军阵列,那些曾被短暂淹没在人海里的整齐方阵再次露出它们整肃的身形。

    蒙古骑兵接到命令之后很快就整理队列开始接近宋军阵列,方才的时候他们并没有参加追击,此时接到攻击的命令,骑兵们意气风发的进行了冲锋。阿术元帅却发现骑兵们的动作有些怪异,与平日里的矫健完全不同。最初的时候元帅认为这是因为襄阳的夏天太热的缘故。

    马匹是非常娇嫩的生物,太冷不行,太热也不行。襄阳之战就遇到这等问题,以耐艰苦自夸的蒙古马也很容易生病。不过再看了片刻,阿术元帅觉得骑手们在花很大精力去安抚马匹,这可不是马匹生病时候会有的举动。

    等骑兵靠近宋军最左边那个阵列,就见阵列中高杆上头的那人手臂一阵乱舞,从军阵中突然就抛出些东西。那些玩意接近蒙古骑兵之后就爆开来,同时发出巨大的响声。那些原本看着就有些受惊的马匹这下完全被惊到啦。它们纷纷自主调转方向,试图离开让他们受到惊吓的宋军军阵。

    那些骑兵也被一连串巨大的响声给骇到了,见到马匹要跑,他们纷纷尝试勒住马匹。于是不少马匹纷纷人力起来,发狂般想把背上的骑兵给甩下去。骑兵们措手不及,有些直接被从马上给撂下去。

    不仅是近距离的马匹遭受这样的惊吓,距离比较远的马匹同样显露出更大的不安。这下阿术元帅想明白发生了什么,这些马匹都没停过如此激烈的炮声,被吓到了。不过它们毕竟是军马,经历的比较多,所以最初的时候并没有癫狂。而对面的赵嘉仁明显算计到了这些,他就进行了针对性准备。让蒙古骑兵暂时失去了战斗力。

    从骑兵们身上收回目光,阿术抬头看向对面的宋军。就见溃兵们此时已经穿过宋军阵列,消失在远处。阿术元帅试图用溃兵冲散宋军阵列的计划完全落空。

    不仅如此,随着战鼓声,原本距离颇大的方阵竟然以整齐的步伐移动起来。没多久,松散的阵列就重新排成一个整齐的阵列。这支军队虽然数量只有三千人的模样,却是真正的精锐。

    “包围他们。”阿术元帅下令。他手里有三万人马,按照十则围之的军事常识,他完全能够包围这支精锐。而且阿术元帅也下定决心,无论付出多大代价都要歼灭这支精锐。之前的那种垃圾宋军不管有多少,阿术元帅都有信心击败他们。然而这支精锐宋军却不是想消灭就能消灭的,需要非常好的时机才有消灭的可能。

    阿术元帅能想到,赵嘉仁也想到了。对于自己和部下的生命,赵嘉仁是颇为重视的。今天已经是失算,即便赵嘉仁已经大大小看了民团的野战能力,事实证明赵嘉仁依旧高估了民团。若再傻乎乎的等下去,大概就会在野地里被蒙古重重包围。不等蒙古军包围,赵嘉仁就下令开始撤退。

    等部队一完成收缩,赵嘉仁就把部队分成两轮,采取一队掩护一队的模式交错撤退。每一轮撤退都是以炮击来压住阵脚。这个阵列如果放在21世纪,中学生们最多一个月就能完全掌握。然而在我大宋,让部队能够使出这样的队列行进就花掉了两年时间。

    而对面的蒙古军也挺配合,每挨一轮炮,蒙古步兵们的行进速度就慢上一分。五轮炮击之后,蒙古步兵们就只是远远配合着赵嘉仁的撤退进程。这让赵嘉仁忍不住腹诽,蒙古兵比大宋民团可靠谱多了。

    至于骑兵,慌乱了一阵后也又进行狗急跳墙般的冲锋。赵嘉仁发射了巨声弹后,那帮蒙古马再次挺配合的癫狂起来。

    最初看着两军的表演之时,阿术元帅还有些愤怒的表情。看着看着,他的脸色恢复了平静。优势时争先恐后的抢功,劣势的时候争先恐后的逃命,这才是军队的常见局面。即便是蒙古军也是如此。他从没想到有一支军队竟然能够如此从容的面对危机,在撤退的时候服从命令听指挥。看着赵嘉仁部队整齐的行动,元帅不得不怀疑这支宋军专门训练过这种所有军人都试图避免的事情。

    有了这样的经历,虽然之后发生的事情虽然也不合情理,阿术元帅却毫不感到惊讶啦。宋军井然有序的撤到河边,利用当地地形与河里的水军组成了一个防御体系。蒙古骑兵的马匹受到惊吓,没办法组织有效率的冲锋。蒙古步兵并没有宋军这么精锐,只是挨了几顿炮,就不肯发动冲锋。宋军主力就这么严守阵列,等到那些惊慌失措的民团全部上了船,这才从容登船。他们在天黑之前全部登船,船队轻松跳出蒙古军包围圈顺流而下。

    阿术元帅并没有下达追击的死命令,当宋军的撤退阵型完成的时候,元帅就明白这场战斗自始至终都不存在让他围歼宋军的机会。元帅不解的只有一件事,既然有如此精锐的部队,赵嘉仁为何还要带了那些一触即溃的垃圾上阵。

    等回到大营已经是深夜,伯颜大元帅在阿术的大帐里面铺了个行军床,在上面睡着。见阿术回来,侍卫连忙叫醒伯颜。两人对立而坐,伯颜问道:“可有好消息?”

    阿术被这个问题逗乐了,他笑答:“我这一路上想了好几遍,今天之事若是再来一次,我也只能打的和现在一样。”这话其实是伯颜转述的戈尔滕万户的战后总结,阿术元帅对此印象深刻,于是就拿来用。

    伯颜没笑,他接下来询问了今天的战况与战果。蒙古军在战况上大概能用一直处于优势来形容。然而战果上可就不好说了,因为想趋势宋军冲乱自家军阵阵脚,蒙古军并没有对民团大肆杀戮。从战斗大概查看的民团死者以及被俘人员,总数大概有六七百。

    然而蒙古兵被炮击致死的就超过300人,受伤的也有200多人,总数竟然与民团的损失相差无几。至于赵嘉仁的中军也许有死伤,可他们将死伤者都带走了。战场上除了那些打向蒙古军的炮弹之外,赵嘉仁的中军连根毛都没给阿术留下。

    蒙古军是当天晚上就进行战后总结。宋军走的路比较多,加上整体上战败,要处理的麻烦事更多,所以当晚没进行总结。第二天早上,赵嘉仁准备召开会议,对昨天宝贵的作战经验进行总结讨论。结果苗再成带着一些民团头领来到赵嘉仁的大帐前负荆请罪。

    杀人不过头点地,民团态度诚恳,赵嘉仁也不好告诉他们,‘你们的失败早就在我的意料之中’。他只能让人将民团首领们扶起来,请到中军大帐中,然后语气和蔼的问:“诸位已经尽力了,过去的事情就不必在意。不过我想问件事,民团里面的成员有多少肯留在这里。”

    看着苗再成与民团首领尴尬的表情,赵嘉仁就知道自己问到了关键点上。以一股冲动的意气与乡里人出来打仗,死里逃生之后的第一念头基本都是想离开战场回到故乡。赵嘉仁心里面暗自叹气,却并不觉得有什么遗憾。这种事情是完全可以想象到的,历史上很多著名的民团最后都被冠以‘xx军’,譬如岳家军、韩家军。历史上的民团数不胜数,这种‘xx军’则是屈指可数,足以说明民团在远离故乡作战之时的脆弱性。

    既然苗再成不说话,赵嘉仁就继续说道:“大家到了战场上为国效力,我觉得大家辛苦了。若是真的想走,我觉得也不要强留。”

    苗再成仿佛被火烫了一下,他腾的站起身,满面羞愧的说道:“此次在赵知州面前丢了丑,我知道知州嫌弃,也没脸再留在这里。知州救命之恩等以后再报。在下就告辞了。”

    说完,苗再成扭头便走。其他民团首领满脸惊愕的看着,接着纷纷起身谢罪,然后跟着苗再成离开。看着民团首领们暗带欢喜的背影,赵嘉仁微微叹口气。他其实觉得自己有可能会生气,然而他又发现自己真的没生气。一想到把想离开的民团强行留下守城寨的危险,赵嘉仁甚至感到了庆幸。昨天的战斗证明了,敌人是很容易预测的,而友军则不行。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