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革宋 > 第146章 援助襄阳前有好多事情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46章 援助襄阳前有好多事情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手握长枪的军人穿着飞鱼服,工人则是工厂里的男女工人以及航海行会的水手形象,扛着锄头的农民倒是普通的农民模样。一众人们的外形并不精致,然而他们以大团结的形象被画在同一张画作里面的时候,的确有着万众一心的感觉。

    看到充满文革画风的作品,赵嘉仁满带笑容,不断满意的点头。在旁边那些有丰富劳动经验的干部也点头,缺乏劳动经验的徐远志之流就微微摇头。

    穿着飞鱼服的救护兵正在医治受伤的军人。穿着飞鱼服的军人们正在船上调转大炮,准备对江畔敌人的堡垒轰击。穿着飞鱼服的军人,正在追击逃窜的鞑子。

    这些画做一张张的展示,那些有过军事经验的干部们已经开始自发的鼓掌。

    等到工农兵大团结,用巨大的拳头把图片下小型化的鞑子打得鼻青脸肿匍匐在地的图片放出,徐远志等有过中国山水画意向的家伙已经用手捂住脸,不忍去看。然而会议室里大多数干部则忍不住欢快的笑出声。

    刘猛虽然已经不从事战斗工作,却感动的站起身问道:“这些画什么时候能够印出来。”

    印刷厂厂长陈真曾经是赵嘉仁的亲随,也是赵嘉仁的远房表弟。他连忙起身回答:“我们做丝网需要三天。一旦丝网修改好,就可以大量印刷。”

    “这么好的画,要快!”刘猛期待的说道。

    此时画作继续在外放,一张颇有点哥特制服风,身穿飞鱼服的男女战士的画作出现在大家面前。他们手持长枪,腰间悬刺剑,背后背了弓箭。男女都是身材高挑,英姿飒爽。而在两人中间写了一句话,‘爱国者们需要你!’

    “好!好!好!”与会的胡月莲大声赞道。她拍案而起,“这张好!要早点印!”

    有这帮人的认同,很多问题就好解决了。等会议结束之后,徐远志还是忍不住找赵嘉仁,“赵知州,你这样是不是太轻率了些。那个李循据说在学校就顶撞老师才被开除,你现在重用他,岂不是让决定开除他的老师们难堪。”男友貌美如花

    “这是两码事。学校开除李循是因为他顶撞老师,我用李循,是因为我很欣赏他的画。风马牛不相及的事情,就不要纠缠到一起。若是什么都要纠缠,那我们人人的亲戚都与别人的亲戚有过矛盾,难倒大家都要站到亲戚那边,于是所有人连话都不说么?”

    听赵嘉仁的语气很不高兴,徐远志不得不进一步解释道:“我只是觉得赵知州对李循实在是过于厚爱。”

    “你应该知道我们问口供一定要画押签名的理由吧。”赵嘉仁声音恢复了他常有的冷静。

    “嗯。因为三条人命。”徐远志听说过赵嘉仁他们在清除蒲家间谍的时候出过的故事。

    “这孩子让我想起那个在学校前面悬梁自尽的孩子。他们都有天份,也都乐于将自己的天份完全发挥出来。可这两个孩子也都是在人情世故上有欠缺。那个制作香水的天才若是人情练达,怎么会死后才有一名同学把他的遗书拿给学校的干部看。他的死和周围的环境也有很大关系。这次我不想看着那样的局面再出一次。而且我也不是给这孩子机会,而是要给他在这种时候一点推动。他其实只要肯向前走,就不会绝望!”

    赵嘉仁虽然谈不上是慈悲心肠,至少也不是不近人情。徐远志静静的听,心中最初是不解,然后慢慢就听了进去。

    处理了画画的问题,就开始征兵。左翼军经过整顿之后有五千人,其中有三千人是水军。本来在赵嘉仁的想象中,等临安朝廷覆灭之后,这支军队将成为赵嘉仁弹压福建的主力。现在只能把这支军队带上战场。好在军队必须服从命令,赵嘉仁就命令其中的四千人出战。

    此时已经是咸淳四年五月,航海行会的船队满载而归。赵嘉仁从船队里面征召了一千人员,又从海州调动四千人。已经有六百人规模的日本佣兵十番队也给带上。再从干校里面弄出来三百多技术兵,勉强凑够了一万人。

    军队的整体训练整顿放在嘉兴府,因为内河船队没办法从福州走海路,就必须在嘉兴利用当地船厂来建设。部队运到嘉兴平原地区进行训练,也更接近襄阳地区的地理形势。媚夺天下:夜帝小狂妻

    出发前,赵嘉仁又把航海行会提交的有问题投资人名单拿了出来。这上面的好几个名字都是海州地区的干部。连徐远志都能看出火药的怪异使用量,赵嘉仁怎么会对此毫无知觉。然而赵嘉仁并没有声张此事,从表态上也完全将其列为一个制度建设问题。

    此时海航还会发现几个在海州能够充分接触火药的家庭投资异常,把他们的家庭出身,收入状况,家庭成员所在列出来,很多问题就昭然若揭。

    以训练人员的名义派遣情报员到海州调查,进行账目查询,再把一些极有可能掌握了情况却不敢乱说话的家伙调动回福州进行单独询问。多管齐下,一个盗卖火药的集团就浮上了水面。

    看着名单,赵嘉仁忍不住叹气,他脑海里同时浮现出两个念头。第一个自然是为这些人觉得不值,若是他们能忍耐住贪欲好好的干下去,一两年后的收益绝非盗卖火药能比。另一个念头则是觉得我大宋人民适应市场经济的能力真强,这么快就能找到有更高回报率的方式。

    要知道,即便是在新中国,大票贪污犯拿到钱也是用来消费,或者吓得根本不敢动用这笔钱。这些人貌似就是为了能够投资而选择盗卖火药。这还颇有投资理念呢。

    当然,这帮人的下场必然不是成为资本家。赵嘉仁已经决定要让他们付出生命,只是毕竟牵扯到人命,此事还需要在干部会议上商量一下。在赵嘉仁最初的计划中,这件事解决起来并不困难。现在就不得不推迟。

    等打完仗再说吧。赵嘉仁现在终于明白以前他有很多误解。其中之一就是为何知道贪污份子之后却不立刻动手,那时候赵嘉仁觉得肯定是有人在保护犯罪份子。现在看真的未必如此,赵嘉仁若是在战争前大杀贪污犯,很多人大概不会认为那些人贪污,又或者认为这么下手太重。总之就是影响军心。

    哪怕是大权在握……,不,正因为大权在握,所以对利益的判断就往往异于常人呢。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