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革宋 > 第143章 见到官家赵禥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43章 见到官家赵禥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知州,这是最新的股东统计。”航海行会干事长袁弘杰将一份报告放到赵嘉仁桌上。

    赵嘉仁没有立刻去翻看,随着统计方式上了正轨,赵嘉仁对浏览大堆表格完全没了兴趣。一会儿他有空的话,大概会看看总结性表格。

    袁弘杰又拿出一份报告,“知州,这是有问题的投资人。”

    这次赵嘉仁立刻拿起了表格仔细看起来,在上面看到了几个熟悉的名字之后,赵嘉仁把表格放下,这才问袁弘杰,“此事保密么?”

    袁弘杰立刻答道:“当然保密。这等事情若是被人传出去,岂不是要出事么!”

    “继续保密!”赵嘉仁答道。

    等袁弘杰下去,赵嘉仁再次拿起了问题投资人名单。航海行会针对股东与投资人有秘密调查,如果出现异常的资金投入,会马上启动紧急调查措施。随着航海行会建立的各家族各人物的数据库内容越来越完整,那些异样的资金流动就越来越显眼。譬如,拥有上百号人,总土地面积不足一百五十亩的家族,却能拿出上千贯铜钱。

    对于要怎么对付这些人,赵嘉仁已经有了自己的想法,他准备在干部会议上宣布这些决定。让干部们知道这么做的下场不是坏事,有外部压力的人才更容易保持理性的自控。然而赵嘉仁在两个时辰内就感受到了一句很著名的话,计划赶不上变化。没等他召开干部会议,朝廷宣旨的人员就到了赵嘉仁面前,旨意中要求赵嘉仁即刻前往临安商议国家大事。

    在表面上并没有做出什么不恭敬的行动,然而赵嘉仁心里则是大大的不高兴。他在接到旨意之前有太多次考虑过自己与临安朝廷的关系,从个人的角度来算计,临安朝廷如历史上覆灭是最好的。临安朝廷投降后,文天祥丞相无力对抗蒙古,赵嘉仁对蒙古可没有丝毫畏惧。哪怕只有当下的实力,赵嘉仁也不认为蒙古灭宋的主力在他面前能讨到什么便宜。

    现在圣旨要赵嘉仁马上前往临安,估摸着不会是鸿门宴,而是商讨援救襄阳的问题。事实上贾似道这两年已经给各路发文,要他们派兵援助襄阳。能入襄阳者重赏。此次去临安,大概是贾相公觉得自行行动的援军不给力,想组建一支更有战斗力的援军吧。

    若是贾似道给赵嘉仁一封信,赵嘉仁还能直接写信告知贾似道他的想法。然而此次是官家下旨,赵嘉仁发觉自己连拒绝的理由都没了。最后他索性心一横,既然躲不开,那就快去快回。把工作安排了一下,对妻子讲述了此事,赵嘉仁立刻上了快船前往临安。

    这是一艘400吨左右的战舰。和那些武装商船相比,这艘船完全放弃了运货的需求,追求速度与操作性。船身更加修长,帆更多更大。而且专门设计炮击层,让船身高度降低,重心更稳。

    如此调整的结果就是船只晃动增加,前来送旨意的大使上船后没多久就躺在吊床上起不来。三天后船只抵达庆元府,传旨大使也没有能完全恢复过来,他是被抬上岸的。昏昏沉沉之间,大使还迷迷糊糊的问:“怎么半路就停下了,官家要赵知州尽快赶到临安去。”

    抵达临安,赵嘉仁立刻前往去见官家赵禥。上一世为官都是在现在这位官家手下,赵嘉仁觉得自己有能力对付这位青年。从辈分上讲,赵嘉仁是官家赵禥的叔叔。从实际年龄上将,两人却是同年,官家比赵嘉仁还大上几个月。

    除去这些生物学的数据,两人从见识到能力上的差距实在是太过于巨大。赵嘉仁见到官家之时不卑不亢,从容不迫。而官家见到赵嘉仁之时却有些不知所措的样子。当赵嘉仁询问官家有何要事所以下达圣旨,官家竟然说道:“这是贾相公要诸位安抚使与将军进京。”

    要是你听贾似道的,那还要你有什么用?给贾似道当傀儡么?赵嘉仁在心里面忍不住大大的腹诽起来。上一世的时候赵嘉仁就对现在的官家宋度宗没什么高评价,此时能够认真接触,赵嘉仁的评价更低了几分。这个人根本就没有理解大宋的制度,更不理解自己在这个制度中处于一个什么样的地位,拥有什么样的权力。

    正因为如此,赵嘉仁倒是不解起来。宋理宗本人也算是经历过波折与磨难,对于权力的感受还算靠谱,为什么要选出这么一个人完全不懂政治的人来当大宋官家?若是选出赵嘉仁的话,现在的大宋哪里会走到……如果蜗牛有爱情

    强行打断自己的想法。赵嘉仁知道此时不该想这种问题,也不适合想这种问题。他此行的目的不是幻想自己登上官家的位置要如何如何,而是要以最高的效率处理在必须在临安才能解决的问题。

    拉回心情,赵嘉仁问道:“既然官家是应贾似道所请,那臣请问官家对臣还有什么吩咐么?”

    “这个……我对赵知州并无所请。”官家赵禥答道。也许是见赵嘉仁态度温和可亲,而且又是与自己年龄相仿,赵禥忍突然面露微笑,“上次赵知州送来的礼物甚好。”

    赵嘉仁一时想不起自己上次送的贡品与礼物都有啥。上次他送的贡品有蜡烛、透明皂、香水、毛巾。也不知道官家赵禥到底喜欢哪个。瞅见赵嘉仁的表情,官家赵禥的反应倒是挺快。他立刻说道:“就是那个能在镜子前面边跳舞边放曲子的小盒子。”

    “……哦哦。是八音盒。”赵嘉仁这才想起自己的众多最新产品之一。八音盒可不光是官家赵禥喜欢,在蒙古、倭国、天竺、大食,都有很多人非常喜欢。而且里面的曲子也都是名曲,加上在一个柱子上旋转的纱衣女子,还有作为背景的镜子。这玩意的运到目的地之后,是有多少卖多少。

    知道了这些后,赵嘉仁连忙说道:“官家喜欢就好。”

    本来是礼貌性的对话,赵嘉仁却看到赵禥用一种期待的目光看着自己,他突然想起自己年轻时候见到八音盒时候的心情,赵嘉仁笑道:“八音盒不仅有这些曲子,还有别的曲子。臣回到福建后会给官家多送几个播放时间长的。”

    听到这话,官家赵禥脸上露出了发自内心的笑容。赵嘉仁觉得赵禥有这种反应很正常,年轻人都这样。但是一个官家在本职工作上并没有什么值得称道的表现,在享乐上哪怕只是有普通的表现,都让赵嘉仁觉得不太对劲的样子。

    不过转念一想,赵嘉仁不得不批判起自己的封建思想。封建时代的人们认为人天生就该有高低贵贱,天然就有能力上的不同。这种为等级制涂脂抹粉的谎言延续了许久,赵嘉仁发现自己竟然也不能完全排除这样的影响。

    然而再转念一想,赵嘉仁又觉得自己未必真的是封建思想浓厚。毕竟在他的时代,地位比较高的人普遍更努力,各国元首必然在很多方面有超出赵嘉仁的能力。

    但不管自己是哪些地方出现了错误,赵嘉仁至少重新对官家赵禥做了一个定位上调整。他就是一个还算正常的普通青年。

    第一步是找官家走流程,先见了官家,确定此行的目的。第二步就是前去下一个目标人物贾似道那里。

    赵嘉仁记得贾似道曾经将他拒之门外,所以赵嘉仁到了贾似道门口的时候也做了被拒之门外的心理准备。不过此次即便天色已晚,贾似道还是很爽快的请赵嘉仁进府。此时已经四月,外面不算冷,贾似道就在花厅里面摆了一桌酒席。

    两人先饮了一杯上等朗姆酒酒,贾似道感慨的说道:“嘉仁,我还记得十几年前你对在扬州饮酒,你对我讲,若是与蒙古开战,请我务必带上你。”

    “呵呵……”赵嘉仁干笑了一声。事情并没有超出他的想象之外,贾似道此时叫赵嘉仁来的目的还是为了援助襄阳。

    襄阳一破,大宋也就基本上完蛋了,贾似道对此极为上心本来也是应该的。然而此时已经不是十几年前,十几年前的赵嘉仁对于贾似道有所求,他就必须拿出与贾似道能够交易的东西。冒着巨大危险参战,帮助贾似道取得战功,就是赵嘉仁能够拿出来与贾似道交易的筹码。而现在的赵嘉仁对贾似道已经无所求,即便有,大概也是‘你不要想着从我这里捞太多’!

    所以赵嘉仁只是笑笑,却不说话。他立下了远超群臣的功劳,扛起了沉重的赋税责任。然而赵嘉仁得到了什么呢?他所做的一切被面前的贾似道拿走许多,未来所做的也要被贾似道拿走更多。Boss主人,帮我充充电

    贾似道是个聪明人。虽然权力欲很重,虽然做事情的时候尖酸刻薄,贾似道知道好歹。他又端起酒杯敬了赵嘉仁一杯,然后叹道:“嘉仁,我读书之时读到国士遇之,故国士报之。便以为自己读懂。你上次写信来告诉我,要我尊重你。我当时竟然还没想通。此时嘉仁闭口不言,我觉得嘉仁大概觉得我从你这里要的太多,却从未报答过你的辛苦。此次请嘉仁前来,我反复思考此事,觉得嘉仁怪我也是应该的。我一直觉得嘉仁是从我这里得官,现在再想,没有我,嘉仁也必然能坐到知州。”

    赵嘉仁觉得贾似道的话是真话,不过让贾似道这样的大人物承认自己错了,并不是值得高兴的事情。人类认错就在否定自己,这时候他们往往不是选择否定之否定,通过唯物主义辩证的态度去提升自己。而是记下这个怨恨,等到有机会就去消灭‘让他们不得不否定自己的存在’。消灭了让自己否定自己的存在,就等于证明自己是正确的,从而让以自己为世界中心的虚妄幻想还能够继续维持下来。

    打起了精神,赵嘉仁准备迎接接下来的问题。他等着看贾似道接下来要如何表现。

    果然贾似道没有说太多肉麻或者煽情的话,他挥手示意,没多久亲随就领进来一个人。此人身体结实,举手投足间都是练家子的感觉。赵嘉仁也精擅武术,他能从此人身上感觉到练家子之外的东西,他是从战场上下来的人,身上有股子杀气。

    并非是因为此人身穿军服让赵嘉仁有了这种感觉。那人表情专注,认真,并且不在乎生死,证明这名军人大概会随时返回战场。

    那人走到桌前,先给贾似道行礼,然后仔细打量了一下赵嘉仁。那种杀气带来的压力让赵嘉仁忍不住换了个坐姿,处于可以随时动手的姿态。贾似道则给两人介绍起来,“张将军,这位就是赵嘉仁赵知州。在鄂州之战时曾经封锁大江,让蒙古军在大江两岸不能往来。”

    那名军人一听登时就露出了激动的神色,他先是给赵嘉仁深施一礼,接着大声说道:“赵知州,俺在襄阳的时候就听已故的吕太尉好几次提起过你。吕太尉说,若是由你带援军,蒙古军定然拦不住。”

    赵嘉仁并不知道襄阳发生了什么,所以能听这位军官想表达的一部分意思,却也有不少信息并不清楚。

    见赵嘉仁面露不解,贾似道介绍了一下,“这位是民团的张贵张将军。他曾经带兵攻破沿途阻碍,带援军进入了襄阳。此次吕文德病故之时,蒙古军猛攻襄阳。张将军带兵血战,总算是守住了樊城。”

    经贾似道这么一讲,赵嘉仁神色也郑重起来。他原本就没有小看吕文德与吕文焕,即便吕文焕最终投降蒙古,赵嘉仁也觉得此人并非要彻底打倒。而张贵与张顺这两名民团出身的将领,赵嘉仁在上一世就知道他们的英勇事迹。

    此时贾似道又讲道:“蒙古军把襄阳围困的如铁桶一般,张贵将军精于水性,他在河里潜行三天,这才躲过蒙古人出到外面来。正好遇到在攻打河口城寨的夏贵将军,夏贵将军就送张将军到临安来求救。”

    赵嘉仁神色郑重,这话正好与赵嘉仁在上一世所知道的消息吻合。听贾似道提到襄阳,张贵虎目圆睁,大声说道:“赵知州,此时襄阳城内数万官军兄弟,几十万百姓被蒙古困死。若是不能送援军进去,城破后他们大概都会被杀。赵知州,吕太尉生前经常提起你来,我求你带兵援助。你救救大家吧!”

    因为情绪发自内心,张贵说到最后,眼中热泪盈眶。他觉得流泪未免太羞耻,连忙用衣袖擦去。

    贾似道则仔细的观察着赵嘉仁的表情,这个年纪轻轻就奸猾似鬼的知州如那些官场老滑头一样,人性正在快速被磨灭。同样是官场老鬼的贾似道知道自己说什么都不会让赵嘉仁立刻相信。所以他思前想后,只能让张顺来向赵嘉仁哀求。

    在张顺介绍情况的时候,赵嘉仁只是静静的听,表情根本没有变化。张顺最后一句‘救救大家’的话发自张顺肺腑,贾似道自己都被这绝望与恳求的情绪弄到心中激荡。此时贾似道看到赵嘉仁的表情也变了,那同样是被感动的模样。

    希望的感觉在贾似道心中油然而生。8〕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