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革宋 > 第134章 挖墙脚能手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34章 挖墙脚能手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相公,赵知州来信了。”

    贾似道抬起头,眼中精芒一闪。他从幕僚的声音中听出了激动,那么这个‘赵知州’必然是赵嘉仁了。

    幕僚说话的同时,急急忙忙的将一封信件送到贾似道面前。贾似道接过信后并没有打开,而是顺手扔在了桌上。

    幕僚先是一愣,接着就听贾似道冷冷的开口问道:“你可查清楚了,嘉兴府的公田到底怎么交够了粮食?”

    贾似道答应赵嘉仁可以在嘉兴府搞棉务,可贾似道并不会答应赵嘉仁管起整个嘉兴来。嘉兴府的公田由嘉兴府知州李伯玉管理,当地公田该交的粮食一斤也不能少。在各地公田都遭到很大问题的时候,嘉兴府不仅棉务搞的极好,公田的粮食居然也能按量缴纳。

    事出反常必有妖。在公田法搞的一片狼藉的时候,唯一能够正常营运公田改革的嘉兴府反倒让贾似道格外警惕起来。他相信这里面一定有什么问题。

    “相公,此事已经查过。李伯玉相助赵嘉仁在嘉兴府换地。”幕僚赶紧回禀调查结果。

    公田改革几乎是抢地,那些地主们即便出售土地也不情不愿,所以出售的尽可能是最差的土地。在农业国的大宋,土地的上下等十分分明。土质好的水浇地自然是上等田,这种土地的比例在大宋的土地种大概有十分之一左右。

    然而赵嘉仁的大哥赵嘉信娶的老婆是华亭县第一大地主张家的女儿,以这么一个长期合作的关系,赵嘉仁居然说服了当地人把土地分为三等。

    上等土地种粮食,缴纳公田的粮食,并且提供给当地百姓们口粮。

    中等土地种棉花,这里面的与公田同等面积的土地上的棉花归那些提供上等土地的大户。

    下等土地虽然也背了个种棉花的名义,可以不纳税。实际上那些土地也没办法种棉花。这些土地种植的是苜蓿,苜蓿可以人吃,也能喂牲口。赵嘉仁充分利用嘉兴府的土地搞饲养业,养了不少鸡鸭鹅,据说还有猪、羊、牛之类的牲口。

    和其他搞公田改革的地区一样,嘉兴也要求缴纳舂白米。赵嘉仁已经在松江江畔修建了水力舂米的磨坊,在水力驱动下将大米处理好,竟然完全没有让百姓为难。

    说这些的时候,幕僚的声音里面情不自禁的带出了些钦佩的感觉。嘉兴府的面积与两浙路两江路相比并不大,而且在大宋,靠海边的地区都是比较穷的地方。就在这么一个看似无足轻重的地方,赵嘉仁居然完成了别的地方根本完成不了的功绩。

    “这些都是赵嘉仁的营运?”贾似道冷冷的问道。

    “是。”幕僚给了非常明确的回答。

    听了这个回答,贾似道怒道:“那李伯玉真的是尸位素餐!”

    这话一出,幕僚愣住了。从之前的经验来看,当贾似道说出这话的时候,接下来的步骤就是御史台弹劾这名官员,直到这名官员被弹劾下台。然而这位李伯玉是公田改革地区的唯一亮点,把这位弹劾下台,其他地区的官员又该如何处置?

    只是看了看幕僚的表情,贾似道就清楚幕僚在想什么。他强按住怒火,拿起了赵嘉仁的信。本该拆开信来看,然而贾似道却没有勇气拆开。因为他很担心自己会因为看了赵嘉仁的信而更加愤怒。

    不管别人怎么看嘉兴府,在贾似道看来,赵嘉仁是利用了嘉兴府当地地主对公田改革的反弹完成了现在的成绩。若是没有公田改革在上面强势压着,那帮地主们凭什么把土地拿出来听赵嘉仁安排。

    而且赵嘉仁这奸猾的小子做事很懂得留一手,他在嘉兴府所做的一切都是临时性的。若是贾似道做了什么让他觉得没办法在嘉兴坚持下去的事情,赵嘉仁可以丢下嘉兴府立刻跑路。到时候贾似道竟然完全没办法接管赵嘉仁建立的这套体系。

    一年能够生产八万石舂白米与一百二十万贯铜钱的体系自始至终牢牢握在赵嘉仁手中,不管贾似道如何觊觎,都无法从赵嘉仁手中分到一点。对这样的部下,贾似道心里面除了愤慨之外竟然也找不到别的感情了。

    不过贾似道毕竟是贾似道,他知道此时该做的就是与赵嘉仁合作。就如从十年前开始的两人合作一样。从那时候到现在,与赵嘉仁的合作并没有给贾似道带来什么损失。鄂州之战是两人之前合作的高峰,也是贾似道能够获得今日地位的基石。

    不管赵嘉仁到底怎么奸猾,他在公田改革中为贾似道做出的贡献已经超过了其他地区,甚至可以说超过了整个两浙路与两江路的总和。赵嘉仁做的越好,贾似道的相位就越稳固。

    贾似道其实知道自己的内心,他的愤怒一半是嫉妒,一半是难以忍受的贪婪。赵嘉仁掌握着太庞大的财富,若是能够控制这样的财富,贾似道觉得自己这辈子大概就没有什么遗憾了。

    心情最后还是平复下来,贾似道打开了赵嘉仁的信。信里面的内容倒是没有特别出任意料的地方。赵嘉仁只是表示他想继续做福州知州,毕竟他一直希望能够对左翼军做出改革,为正在进行的战争做准备。如果贾似道不答应的话,赵嘉仁觉得他可以什么官都不做。

    至于庆元府,赵嘉仁表示那地方根本不可能生产出每年值十万贯的棉花,所以他是不可能把业务扩展到庆元府。不过贾似道若是能接受一个月增加一万贯的条件,赵嘉仁可以把经营扩大到庆元府。并且让庆元府足额提供上缴的公田粮食。

    把赵嘉仁的信撂在桌上,贾似道觉得自己的心思有些活络起来。就现在的情况来看,庆元府完不成公田改革应该缴纳的粮食。庆元府每年上缴的税收也没有十二万贯铜钱。如果赵嘉仁真的能够让嘉兴府与庆元府成为稳定的钱粮来源地,对于贾似道也未尝不是好事。此时正是战争阶段,即便想收拾赵嘉仁,也得等到战争结束之后再说。

    想到这些,贾似道倒也开始心平气和起来。上一次蒙古南侵失败之后,贾似道趁着战争结束之后的空闲解决了多少政敌。那个数量他也数不清啦。只要此次战争结束,贾似道就可以腾出手来慢悠悠的收拾赵嘉仁。现在就让赵嘉仁努力为战争做贡献吧。

    于是贾似道口授了一封信,不仅是庆元府,包括姑苏也可以让赵嘉仁去经营。不过代价就是将三地的公田要缴纳的粮食总量增加五成。而棉务的钱,赵嘉仁一个月要多交五万贯。

    一个月后,贾似道接到了一封措辞非常不温和的信。信的内容不长,大意就是‘若是这么搞,贾似道爱找谁干就找谁干。反正赵嘉仁是不伺候了。’

    两边的拉锯进行到七月,最后贾似道还是妥协了。双方最终以每个月增加一万五千贯,确保嘉兴府、庆元府、苏州府三地公田粮食供应。对这样的协议,徐远志完全无法理解。他当即就询问赵嘉仁为何要与贾似道签署这么一个协议。

    “庆元府倒也罢了,好歹还能整顿土地。姑苏那地方的地主们关系盘根错节,赵知州你就算是让司马考去姑苏,只怕也没办法安抚当地。”说完了自己的看法,徐远志盯着赵嘉仁,等着他给出一个合理的回答。

    “我想介入姑苏的目的并非是当地的土地。贾似道对我提防的很,当然不会让我在姑苏为所欲为。然而姑苏当地地主士绅如此怨恨贾似道,又加上土地受损。他们手里的钱总是需要一个去处吧。姑苏素来富裕,他们手里钱只要有三成能投到我们这里,那是何等局面。”赵嘉仁爽快的给了徐远志一个回答。

    徐远志登时无语了,他知道赵嘉仁的思路素来天马行空,却没想到能跳脱到如此地步。不过万变不离其宗,赵嘉仁倒是充分利用了当地人对公田改革的反弹。在嘉兴如此,在庆元府如此,在姑苏亦是如此。

    身为姑苏当地人,司马考就被委以重任。大宋的进士们不仅代表他们的学问足以经过考试,只要考上进士,就是当地有足够影响力的人物。大宋的进士们起起伏伏,这都是常态。只要能考上进士,就已经属于地方上不容忽视的存在。

    所以司马考回到姑苏的时候并没有因为他被迫致仕而遭到白眼,因为公田改革的结果,贾似道在姑苏的名声太糟糕。得知司马考遭到贾似道的迫害,对他的认同度反倒是一飞冲天。

    很快,在司马考的老宅就召开了一场宴会。众人本以为宴会上将是传统的一道道菜上个不停,没想到宴席竟然非常简单。一些不知名的肉脯摆在桌上,四人一桌,桌中央放了一个铜锅,锅下面也不知道点了什么,只能看到浅蓝色的火焰。锅里面是些白色的玩意,看着很是粘稠。除此之外,桌上还摆了有不少水果,其中一种红艳艳的果子大家从来没见过。

    随着锅里的白色东西逐渐加热,一股香甜的味道散发出来。这味道里面有种奶香,还有些甜甜的感觉。

    司马考对众人说道:“诸位,这是奶酪火锅。大家不用客气,喜欢什么水果,就直接夹了,在里面蘸了奶酪来吃。”

    大家都是第一次见到这玩意,觉得心里面也没有谱,尝试着按照司马考说的做。等到满口香浓散发开,众人登时都被这味道迷住了。没人不喜欢甜食,区别只在于甜度和甜味而已。对于大宋的人们,这种精处理的奶制品中添加了足量白糖,足以让食客们生出欣快感。

    奶酪火锅就是用水果,面包片等蘸了融化的奶酪来吃。七月,水果虽然已经上市,然而果子酸味还比较重。有甜奶酪配合,被弱化的酸味反倒更加促进食欲了。

    至于牛肉干与朗姆酒同样得到了大多数姑苏人的认同,这一顿饭下来,众人都觉得吃出了真正的爽快。

    通过新鲜食物成功摆谱,司马考接着就开始对与会者进行了游说,“诸位,这几年姑苏的丝绸卖的应该比头些年好很多吧。”

    与会的人看着司马考,不少人心里面腹诽。司马考家这两年就是购买姑苏丝绸的主力,看得出这家伙是找到了门路。

    司马考也不讳言此事,他甚至果断的将此事向一众与会者做了解释。“原本南海航路掌握在大食商人手里,他们为了能多赚钱,故意每次少带东西往来两边。物以稀为贵,他们少带东西,自然能卖高价。自从赵知州掌握商路之后,两边的贸易总量大增。诸位都知道香料的价格这几年一直在下降。这就是因为我等的努力……”

    听完了司马考的解释,这帮姑苏当地有钱人提出了个问题,“司马官人想让我投钱进来,我们倒是明白了。可我想问一句,若是生意做得越大,岂不是香料价格越低。那我们赚到的钱岂不是越少么?”

    正因为与会的人都能理解物以稀为贵,所以这个质疑得到了其他与会者的赞同。

    而司马考听了之后呵呵一笑,他带着同情的神色问道:“若是搞物以稀为贵的手段,诸位不会有机会来投资航海的买卖。就是因为赵知州要把买卖越做越大,诸位才有机会投钱到这里面来。不然的话,这姑苏只要有我一个人做这买卖就足够了。”

    被司马考如此嘲讽,有钱人们这才恍然大悟。不过他们对此也颇有疑虑,即便进士司马考非常有可信度,他们对于投资也同样很是谨慎。

    司马考原本也不想强迫这些人,他就邀请这帮人到福州到泉州去亲眼看看那些船队。真正见识过那些船队的规模,这些人才能知道投资到底有多大的空间。

    八月,参观团抵达了马尾。参观了三层小楼,参观了供水的人工喷泉,参观团都忍不住大呼小叫。这样的建筑真的让众人开了眼。甚至不用看福州,也不用看船队。只是看看通过海上贸易养出这么多的富人,姑苏有钱人的参观团就明白航海的利润到底有多大。

    马尾地区的新城区总面积有二十平方公里,其中住宅区有十平方公里,一平方公里上大概有9000栋三层小楼,也就是九万户。每户现在平均有六七口人,总人口有六十万之多。这六十万人即便以姑苏的标准,也迈入有钱人的行列。

    航海行会的对于投资模式的解释清楚明白,代表团们弄明白了自己的机会到底在哪里。赵嘉仁的生意简单明快,就是走量。纯色的绫罗绸缎卖给大食商人和天竺商人,他们愿意怎么加工就怎么加工。姑苏的手工业非常发达,刺绣等加工之后的商品大概是可以敞开供应的。

    听了姑苏有钱人的建议,负责招待的航海行会干事长袁弘杰也率直的表达了意见,“这种刺绣能否卖上高价,我们自己也不知道。至于那帮大食商人与天竺商人到底喜欢什么花样,喜欢什么花纹,我们这些年也从来没有关心过。如果诸位愿意合作,不妨今年派人和我们一起到天竺与大食去,和当地商人进行面对面的接触。而且诸位的刺绣能否卖上更高的价钱,我们也不能保证。咱们谈好投资与分成的模式,这就可以合作下去啦!”

    看着姑苏有钱人面露为难的表情,袁弘杰用爽快的声音恐吓道:“诸位,我们每年十月就要南下,现在可都八月啦。诸位要抓紧,一个月的时间过的可是很快呢!”

    牵扯到钱,事情就进行的很快。到了十月份,来自姑苏刺绣业的商业代表们携带着大量的刺绣样品乘上了船,满怀不安的情绪与船队一起南下去了。

    这帮刺绣代表离开姑苏的时候是咸淳二年,咸淳三年五月,他们就回到了姑苏。所有人都晒黑了,所有人都瘦了些。然而所有人回到姑苏,和当地的亲人朋友重逢的时候都无比兴奋。

    见识到了真正的异国风光,这些远行者有无数的话要和自己人讲。他们骑过大象,他们看到了在遥远的南边天空中竟然有一个十字形的星座。而想看到那个南十字星座就必须航行到足够靠南的地方去。在那里,四季都是盛夏。有着在姑苏从来没见过的各种奇花异草,以及各种不同的水果。当然,还有各种奇装异服的外国人。

    至于投资,那些刺绣,特别是大幅刺绣在外国的确引发了很大的购买欲望。有些土王甚至开出高价,他们做好了图案,要姑苏的刺绣师傅刺绣。这帮人给的价钱远比同样刺绣在大宋能卖的价钱要高的多。还有能大量生产的花纹刺绣,只要稍稍改改花纹,也有大量的买卖。还有某个特别富有的大土王,甚至开出高昂的价格,购买整套花纹的大批刺绣。

    在遥远的天竺,真的是个赚钱的好地方。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