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革宋 > 第133章 公田改革第二阶段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33章 公田改革第二阶段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赵嘉仁建立通讯研究所的目的非常明确,就是要把有线电报建立起来。这么一个单位抽调的都是精兵强将,至少是赵嘉仁到现在为止能够拿出来的能干人员。

    刘红霞报名的第三天就接到通知,她的申请得到通过。学校的序列中就正式出现了这个单位。成立的那天,众人的第一件事就是换制服。既然军方机构,无论男女统统换上了制服,也就是外黑内红的飞鱼服。

    既然是飞鱼服,就有帽子。即便没有帽翅,那种帽子也能算是一种冠冕。宋代男子20岁称弱冠。这时行冠礼,即戴上表示已成人的帽子,以示成年,但体犹未壮,还比较年少,故称“弱”。冠,帽子,指代成年。后世泛指男子二十左右的年纪,不能用于女子。

    然而赵嘉仁的部队可不管这个,在这里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工作,无论男女都要正式使用。制服是早就换上了,而帽子则是由负责人一个个的授予。刘红霞原本是梳了女子的发型,此时她也挽起发髻,和其他男女人员一起郑重的带上帽子,把发髻送入飞鱼服帽子后面那个竖起的部分,并且把帽带系上。

    赵嘉仁亲自来观礼,看到穿戴完毕的年轻人们一个个英姿飒爽的模样,他微笑着的站起身走到主席台上,对着下面的这帮人大声说道:“一项伟大事业创立之时,每个身处其中的人都不知道自己正在做什么。如果知道的话,大概绝大多数人都会放弃。因为伟大的事业需要的是无比艰苦的奋斗。这种艰苦在事后看来简直是不可理喻。所以,我想最后问大家一次,你们愿意坚韧不拔的持续努力么?”

    “愿意!”年轻人们异口同声的喊道。赵嘉仁的话在他们听来更像是一种催促,而不是恐吓。

    “很好!”赵嘉仁还算满意的点点头,“那么我们的第一个任务就是建设从马尾港口到福州城的电报线,包括从马尾山上水库那边下来的输电线。再过两个月就要进入梅雨天,我们能自在施工的好天气不多了。而且即便进入梅雨天,你们也要不断的去修整解决有可能出现的故障。我希望诸位通过自己的努力来开创通讯研究的新时代。”娇妻无价:血少的神秘宠儿

    这帮年轻人得到了校长的号召,自然是精神百倍的投入到工作中去了。赵嘉仁也把这些工作交给他们干,因为左丞相贾似道贾相公这次以非常尊重赵嘉仁的姿态给他写了封信。看得出,之前赵嘉仁与贾似道的争执起了点作用,贾似道在信里面希望赵嘉仁在福州知州任满之后能够出任庆元府知州。贾似道希望赵嘉仁接任庆元府知州后,能够把棉务区扩展到这里,并且将每个月上缴的钱从十万贯变成二十万贯。

    看完这么个要求,赵嘉仁很想立刻给贾似道回信。信上写四个大字‘痴心妄想’!

    大宋玩赏赐的时候不用贯,而是用文。譬如鄂州之战后赏赐给赵嘉仁五十万,也就是五十万文铜钱。按照一贯770文的惯例,五十万文钱就是700贯铜钱。按照现在铜钱和白银的比例,是大概200两银子。

    要是赵嘉仁真的每个月上缴二十万贯铜钱的话,他就可以说,每个月向朝廷上缴一亿五千四百万之巨,一年上缴十八亿四千八百万。

    赵嘉仁很确定,贾似道现在完全在靠这笔钱在吊命。以贾似道现在的地位,他每天大概会想三次,该如何从赵嘉仁手中把这笔巨大的财源掌握在他手里,所以赵嘉仁并不认为贾似道此次的要求是他一时脑子发热的胡言乱语,也许是贾似道准备有什么行动的前兆。

    不过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赵嘉仁先把信压住,他命令部下先去嘉兴府旁边的庆元府去调查一下,那边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以至于贾似道想这么搞。实际上贾似道若是肯让赵嘉仁出任扬州知州兼两淮安抚使的话,他也许会动动心呢。

    历史上棉花在两淮的生长明显比松江好,而且两淮那地方有太多可以开辟的内容,赵嘉仁这两年在两淮连租带占的弄到了超过三百万亩的土地,集约经营的效果那不是一般的好,而是非常的好!

    命令发出去之后,赵嘉仁就开始觉得通讯研究所也许建设的有些晚。如果有电报的话,就不用费这么大劲跑来跑去。从福州到庆元府,当天发报的话大概三天内就能得到准确的回电。而三天的时间,船还没跑到庆元府呢。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不过这种埋怨也没用,赵嘉仁只能等。好在贾似道也得等着,赵嘉仁同样可以用路途遥远为理由不搭理贾似道的要求。

    过了大半个月,消息终于传回了福州。庆元府貌似没有出什么大事,但是公田改革出了大事!之前赵嘉仁反对公田改革的时候就说过,大宋朝廷并没有那么强大的官僚队伍来实现公田改革的目的。

    就赵嘉仁所知的‘历史’,新中国的土改规模可比公田改革大多了,然而全国范围内说改就改。而且还能基本实现改革的目的。没有这样的强大组织,贾似道的改革很快就遇到了问题。

    在公田回买过程中,少地或无地农民虽然牵连较少,但在后来的官田经营中,他们也深受公田法之害。主事官吏为了邀功受赏,或是多报回买的田数,或是高报公田的等级。等到官田实际经营时,这种邀功的‘浮夸风’就遇到了问题,他们收不到足够的粮食。

    而官僚们的应对不是想办法搞好经营,因为他们本来也没有能力经营,而下面的小吏们更是只有从中牟利的打算。于是这些上下其手所造成的账面缺额,就只能由租赁承佃的农民来补足。

    公田法推行之初,规定原租额一石的公田,作为政策优惠,现租只收八斗,但实际执行中,却不论原额多寡与土质肥瘠,甚至原来只能年收三四斗的公田,也都一律收八斗。公田法虽明令禁止多收斛面,但实际收租时,仍以大斗征收,一斗收到一斗三升视为惯例,丹阳县甚至高到一斗六升。原来纳租只须纳糙米,公田经营中却强令承佃农户改纳舂白米,每石附加折糙粮一斗八升。承佃户承受不了官田的层层盘剥,交不出高额租米,不少官田竟出现了抛荒现象。

    “原来如此。”赵嘉仁有些理解了贾似道的请求,如果从善意的角度来看,贾似道貌似是真的遭不住了呢。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