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革宋 > 第131章 不堪和优秀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31章 不堪和优秀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大宋的进士们即便不热爱读书,至少都有良好的读书习惯。也就是说,他们拿到一本书之后总是知道该让自己如何读下去。

    等于是大图书馆索引总纲,得知在这方面有高深研究的徐经孙徐进士到了福州,徐远志徐进士就去见了这位老前辈。双方很热络的谈了不少东西,在徐远志准备离开的时候,他忍不住顿住脚步,问了徐经孙徐进士一个问题,“徐先生,你相信我们脚下的大地是圆球么?”

    回住处的路上,徐远志心里面非常惆怅。新旧两种学问的差距就是‘一片天空,两个世界’。接受了地球是圆的,接受了日心说之后,徐远志发现自己看世界的角度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为什么会有日升日落,为什么会有白天黑夜,为什么会有春夏秋冬四季。雨雪到底是怎么出现的。

    和那些小娃娃们一起在学校学习知识,徐远志最初有点负气的心态。学了几年之后,徐远志就发现自己居然连身边的常见事物都不懂。从学习并且接受地球是圆的开始,这些身边的事物就有了非常合理的解释。更重要的是,不仅是这些现象得到了解释,徐远志觉得更重要的是基于这些现象得出的‘科学理论’。

    最初见到赵嘉仁开发的超大孔明灯带着人升上天空,徐远志觉得赵嘉仁真的是聪明伶俐,竟然能如此有效的放大孔明灯。等他学了浮力理论之后,徐远志就觉得赵嘉仁令人叹服的应该是他的智慧。徐远志从来没想过,孔明灯的原理居然和船浮在水上的原理是一样的。更准确的说,虽然每时每刻都在呼吸空气,徐远志对于空气并没有一个真正的认知。

    徐经孙徐进士是个非常有知识的人,不过徐远志看到的徐进士却是几年前的自己。那时候的自己对于理学有非常深的研究,虽然对理学里面的不少内容有怀疑,却不知道理学中与自然规律有关那部分是错误的,与社会有关的部分里头超过一半是瞎扯。

    心情不爽,徐远志忍不住前去找赵嘉仁说说话。赵嘉仁听了徐远志的话后忍不住笑道:“徐先生,我在教育上投注了巨大的财力人力,你还赞我说我这个人道德高尚。我那时候告诉你这么做是为了我自己。我想你现在就能理解我的心情了。周围若都是徐经孙老先生这样的学问人,谁受得了。”

    徐远志忍俊不止,轻轻从鼻子里哼了一声。赵嘉仁这话听着无奈,然而里面却有令徐远志感到紧张的一面。科学大概能够摧毁理学,但是科学会不会连儒家也一起给摧毁掉?越是承认科学的威力,徐远志就越是不安。

    把这个令人不安的话题暂且放下,徐远志问赵嘉仁:“不知道赵知州准备怎么招待这两位。”

    赵嘉仁收起了笑容,平静的说道:“问问他们要不要在我们这里投资航海,就算他们自己不肯投资,看看他们的亲戚有没有人要投资。未来三年里面我准备将船队数量增加到四千艘。这可需要好大一笔投资。我想承担起造船的工作,这就要花光我手里所有的钱。船有了,船上的货物可就得靠那些人出钱买。”

    徐远志惊讶的看着赵嘉仁,他不理解赵嘉仁怎么突然就决定放宽投资人标准。之前赵嘉仁在选择投资人的时候可是摆出一副宁缺毋滥的高姿态。现在怎么生冷不忌,连刚来福州的两个老头子的钱都不放过。

    赵嘉仁也不想解释此事,解释起来有难度。之前他不愿意接受更多外部投资,是因为蒙古没有发动对襄阳的进攻。现在他愿意接受那边的投资,是因为他认为南宋撑不住。赵嘉仁并不在意临安朝廷的生死,但是赵嘉仁希望南方的贵金属货币还是尽可能的要流入他的手里才好。

    &n

    bsp;徐远志并不理解赵嘉仁的想法,也没等他理解,两位来自临安的老头子就前来见徐远志。看得出两人都受了点刺激,这次是有备而来,上来就讨论起大地是不是圆的。

    对这个问题的讨论,徐远志自己实际中测量过许多次。他请两位老爷子到了海上,用望远镜来观测船只。这种能清晰看到远方的设备把两个老头子给弄得非常惊讶,即便他们现在视力远不如年轻时候,却能够极为清楚的从这个圆筒里面看到书面上先出现的桅杆顶端,并且看到船只是怎么从‘水面下’逐渐呈现出全部身姿。

    不得不承认水面‘大概是曲面’,两位老头子并不因为认同地球是圆的。他们就质问起为何大地是圆的,那么在球下面的人没有掉下去。

    “这是万有引力的结果。”徐远志简单的介绍了一下这个知识。

    听说两者之间会有看不见摸不着的吸力,这种吸力把人‘吸’在地球上,两位老先生登时是嗤之以鼻。

    徐远志当天就带两人在马尾的学校里面住下。第二天带两人到了学校做万有引力的实验室。那是个孤零零在外面的实验室,周围的物质存在尽可能不变。这个屋子里面非常‘奢侈’,有明亮的大窗户。

    屋内空空荡荡,中间悬挂一个轻而坚固的t形架,形架水平部分的的两端各装一个小球,t形架的竖直部分装一面小平面镜,它能把射来的光线反射到刻度尺上,这样就能比较精确地测量金属丝地扭转。

    把两个大球放与小球有一定角度的位置,它们跟小球的距离相等。万有引力的作用,t形架受到力矩作用而转动,使金属丝发生扭转,产生相反的扭转力矩,阻碍t形架转动。当这两个力矩平衡时,t形架停下来不动。这时金属丝扭转的角度可以从小镜反射的光点在刻度尺上移动的距离求出,

    这个实验进行了整整十二个小时,从白天试验到晚上,期间进行了金属球体,木质球体,甚至是两个老头子亲自进去当引力体的实验。不管是什么样的物体,光点的移动都证明了当范围内出现其他物体的时候,就是出现了莫名的引力。

    徐远志看到两个老头子的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这表情让徐远志感到熟悉。他第一参加万有引力测试的之后,在住处的镜子里看到过同样的表情。那是不得不承认一种完全难以承认的理论体系之时的痛苦,因为这个理论与徐远志之前形成的理念格格不入甚至是完全抵触。

    老头子们脸色灰暗,仿佛老了好几岁,在仆役的搀扶下回去他们的住处。徐远志叹口气,扭头却见到参与实验的那些孩子们一个个满脸欢喜。徐远志的第一反应就是大怒,这些没眼色的熊孩子就没看到大人们真的很难受么?

    再接下来,徐远志突然一阵惊悚,他发现此时的自己因为痛苦,心里面生出很丑恶的一面。既然万有引力是事实存在的,那么欢欢喜喜接受万有引力存在的孩子们才是值得赞赏与认同的。然而徐远志并没有生出如此的心情,却因为他更能理解两位受刺激的老头子,就认为那些更能接受新事物的孩子要体谅陈腐的老年人……

    也许是看到了徐远志不善的表情,年轻人们至少表面上收敛了欢喜的表情。为首的学习委员问道:“徐老师,我们是不是可以先回去了?”

    “回去吧。”徐远志很自然的板着脸说道。

    年轻人们立刻一哄而散,飞一般的从徐远志身边逃散了。看着年轻人的背影,徐远志先是心生羡慕,他们从来就没有来得及被灌输天圆地方的概念,就先被强制性教育了地球是圆的。也就是说,他们这一生是不会遇到这方面的思想挑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阅读:

    <istyle=‘color:#4876FF‘>-----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战,更不会经历这样的痛苦。

    回想这些娃娃们的课程,徐远志心里面更是羡慕嫉妒。像徐远志这样的‘饱学之士’,此时若是想跟上那些娃娃们,首先就要和自己已经形成的错误理念作斗争。每次意识到自己的错误理念,还会联动的引发对自己无知无能的判断。这是双重的痛苦,这是双重的折磨。

    等徐远志他们跟上时代,这帮娃娃们早就大踏步的走远了。在赵嘉仁的学校里面,每一年,每一个月,每一天都有新知识教授。那真的是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

    这真的令人羡慕!令人羡慕啊!感受到心脏的微微刺痛的感觉,徐远志用手捶着胸口,无奈的想。

    第二天他去见徐经孙与陈茂良两位老先生,却见到两位老先生看上去好像病了。连忙上前问候,就听徐经孙用和表情完全不搭调的亢奋声音说道:“徐知州,我们还是不信。此次有其他的几个办法可以试试看。”

    见两位老头子是真的来了火气,徐远志连忙劝道:“两位不如好好休息一下,这时间长的很,还是身体重要。”

    然而两位老头子却不依不饶,看得出这两位也许能够接受地球是圆的,但是对于万有引力完全不能接受。徐远志说了一阵,却发现老头子们居然觉得这是赵嘉仁施展的某种妖法,是一种特定的存在,而并非普遍的存在。

    确定了这些,徐远志心里面有些难过。两位老爷子也都是饱学之士,但是昨天的实验明显触及到他们对世界的根本看法,两人受到极大刺激之后都有些失态了。先竭尽全力的安抚了两位老头子,并且提供给他们镇定神经的饮料之后,徐远志先离开了。

    走在学校的路上,徐远志对自己较真的选择很后悔。自家人知道自家事,徐远志知道自己是真的想拿这两位饱学之士做做实验,看看他们两个人突然接受到全新的知识之后会是什么反应。

    徐远志知道自己的反应可没有‘三人行必有我师焉’那么光明坦荡,并没有孔子那么充满了对知识的渴望。然而事实证明两位老爷子的反应比徐远志还糟糕。虽然这让徐远志感觉他并不是最糟糕的,但是也让徐远志觉得良心不安。此时的他非常想去和赵嘉仁聊聊此事。

    满怀惆怅的抬头叹气,徐远志就看到赵嘉仁正和好几名老师在一起,大步流星的迎面而来。

    两人见面之后,徐远志讶异的问道:“赵知州,你怎么来了。”

    “有线电报完成了。”赵嘉仁欢喜的答道。

    “有线电报?”徐远志一阵迷惑。他方才还生出很讶异的感觉,觉得赵嘉仁是因为他徐远志而来呢。

    “要不要去看看?”赵嘉仁并不想对徐远志隐藏。而且有线电报没什么好隐藏的,赵嘉仁研究出这玩意的目的就是要在福州城与马尾之间建立起有线电报。而且还希望有线电报可以逐渐成为网络。

    马尾这地方完全属于赵嘉仁,所以干部学校里面的空间非常大。在学校里面隔了两公里远的两间屋子里,两个电报机完成了。徐远志并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反正他就看到电报机要么自动的发出铃声,或者发出或长或短的声音。又或者在学生的操作下敲击按键。

    赵嘉仁的电报机原理很简单,而且他也没有准备用拼音这种玩意。在赵嘉仁看来,那个可以以后再说。中国人不缺乏优秀的人才,所以他定下的电报机只要能够发两种声音就要。这两种声音作为二进制,将一串二进制嘛发出去。两个二进制码组成一个最大是四的数字。

    <istyle=‘color:#4876FF‘>----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阅读:

    <istyle=‘color:#4876FF‘>---这是华丽的分割--

    四个最大是四的数字,组成一个代表某个确定汉字的四位数字。这个四位数字可以与电码表上的汉字做对应。

    对于即将出现的电报员,赵嘉仁相信绝对可以培养出那种听声音后,立刻就能在大脑里反应出相应文字的人。即便没有手熟到这般地步,也至少能够轻松学会查四位码。

    这么一个有划时代意义的电报机得到了确认,赵嘉仁却没有多待。他此时还有些别的事情,与徐远志一起出来的时候,赵嘉仁问道:“徐先生,我看你有心事。”

    徐远志先是一迟疑,接着就竹筒倒豆子,把自己刺激到两位老先生的事情告诉了赵嘉仁。赵嘉仁听完之后忍不住噗哧一笑,笑完之后他赞道:“徐先生真的是诚恳啊。”

    “诚恳又有什么用?”徐远志几乎是有些自暴自弃的说道,当直面难以辩驳的科学,以及因此而产生的人性的黑暗面之时,他感觉到的是类似绝望的感觉。

    “人为什么会诚恳?因为他期待解决问题。”赵嘉仁答道。身为心理医生,看到这个阶段的病人总会感到高兴。因为能走到这个阶段的病人下一步就是得到治愈。“首先是承认遇到问题,其次是认识到到底遇到了什么问题,最后是常识解决问题。这三步可都不是容易事。”

    听了这话,徐远志苦笑道:“那赵知州觉得我到了哪一步?”

    “第二阶段,你想明白你到底面对的是什么问题。”赵嘉仁边做边拉着徐远志向前走。

    徐远志随着赵嘉仁向前走,同时问道:“不知赵知州有什么可以教我?”

    到了方便谈话的空旷之地,赵嘉仁说道:“我提倡的科学,对于没办法立刻证明的东西,称为假说。”

    徐远志忍不住苦笑。科学是个好东西,这是他真正感受到的。然而科学的态度又是如此的傲慢,傲慢到连忽悠人的瞎话都不愿意讲。正是这种傲慢,给了徐远志强烈的挫败感。

    “你做过神经的生物实验吧?”赵嘉仁问。

    徐远志会想到对青蛙的种种‘凌虐’,甚至切掉青蛙的脑袋之后往脊椎里戳竹签,然后青蛙四肢痉挛的模样……他轻轻摇摇头,叹道:“我和学生们一起做过。”

    “这边有个神经元连接假说。”赵嘉仁开了个头。

    神经元连接假说就是认为人类大脑是采用类比法的,这才能处理大量的数据。然而记忆,或者说习惯,就是十几亿神经元构建成的各种连接通道。构建固定连接就如同在硬盘上写程序,生物电对一部分神经元连接进行通电,让空白的神经元写上数据。而修改已经形成的认知,也是对已经写过数据的神经元通电,形成新的内容。

    既然是通电,就引发痛苦的感觉。很多人以为这种痛苦是精神世界里面想象出来的,而现代医学证明,这种痛苦是实际存在的。赵嘉仁在中国的时候接受了唯物主义理念,然而到了国外之后通过学习反倒更深刻的强化了唯物主义理念。

    神经元连接假说的基础就是,人类的思维完全是基于肉体,根本没有什么灵魂的存在空间。

    徐远志并没有计算机知识,对于赵嘉仁说的一些知识无法理解。然而赵嘉仁也不是想普及这种知识,他盯着徐远志说道:“徐先生,我感觉你觉得自己生出些很不堪的想法。我想告诉你,谁都有这种想法。但是大多数人并没有你这样承认你有这种想法。你真的是个优秀的人。”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