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革宋 > 第128章 吃吃吃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28章 吃吃吃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景定是已经过世的宋理宗年号,早在新官家登基之时就已经确定了年号咸淳。

    咸淳元年三月,从福建送来了很多种子和一些根茎。前来送东西的干部兴高采烈告诉司马考等人,赵嘉仁派遣去寻找扶桑的船队果然按照古书所讲找到了扶桑,并且从扶桑出发横渡太平洋抵达了南洋诸岛。并且带回了扶桑当地的大量作物。这次带来的种子就是赵嘉仁非常注重的扶桑棉、南瓜与番茄。

    虽然号称是棉务会议,嘉兴知府李伯玉也全程参加。去年一年,棉务果然每个月给了左丞相贾似道十万贯铜钱,得到了贾似道的嘉奖。作为棉务的根据地嘉兴府自然也被大大的称赞了一番。

    李伯玉当然知道这种廉价的口头称赞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好处,此时能给他最大帮助的莫过于近在眼前的赵嘉仁。再加上李伯玉知道司马考到底是怎么落到今天的地步,同病相怜之下,他便毫不迟疑的与赵嘉仁合流了。

    等会议结束,李伯玉忍不住问司马考,“却不知这个扶桑国到底怎么回事?”

    司马考自豪的把粱书里面的那些内容对李伯玉讲了讲。听闻扶桑国距离大宋居然有两万多里,李伯玉忍不住笑道:“这两万里是夸大言辞吧?”

    打量了一下李伯玉,司马考郑重的问道:“李知州,你相信我们脚下的大地是个圆球么?”

    且不说李伯玉在之后受到的精神冲击与思想震撼,日常的生活还得继续下去。虽然来自是万里之外扶桑国,那些种子在华亭县也很顺利的生根发芽。特别是那些南瓜,以惊人的速度生长起来。

    黄浦江边的牛家村,作为村里包工头之一的郭啸天完全没想到村里的试验田里面的南瓜居然能长的如此快。

    古代,江边可不是什么好地方。首先很容易遭到水灾,而且江畔土地比较贫瘠,并不太适合耕种。即便是在这样不肥沃的土地上,那些南瓜照样长得飞快。中国人民特别擅长搞农业,即便没有种过南瓜,大家根据种植其他藤蔓类植物的经验,都要不断把晚生的与瘦弱的藤蔓摘除,只留下那些最强壮的藤蔓。

    没等郭啸天感叹太久,六月,番茄很快就成熟了。那些色彩鲜艳的果实酸甜可口,极为美味。郭啸天本来是生吃,到工地上之后吃大锅饭,竟然吃到了番茄鸡蛋面。煮好的面条上浇一勺子番茄鸡蛋卤,里面居然给放了糖,酸甜可口。每个人给一根二两重的蒸肉肠,肉肠里香料和盐都很充足,口味浓重。这顿午饭下肚,只觉得无比满足。干活也觉得很是来劲。

    宋代的黄浦江与明代之后的黄浦江不同,明代的黄浦江是折了一个90度的弯后直接从原来松江的河道向北,一路进入长江入海口,那是明代因为松江淤塞之后的一些处置。宋代的黄浦江是直接从西边进入大海。此时黄浦江江水宽阔,水量很大。赵嘉仁的造船厂也在黄浦江边,就在牛家村附近。

    所以牛家村的包工头们并不愁工作,每过一段时间就会有船队抵达这里,把大量木料卸下来。原本只有四个船坞的船厂继续扩建,现在已经有了六个船坞在造船。而郭啸天他们正在修建四个新的船坞。

    到了咸淳元年八月,橙红色的南瓜终于成熟了。对这么一个新鲜的玩意,当地百姓生怕不熟,也不敢私自采摘。于是赵嘉信赵大官人就一个个走遍了是尝试栽种的十二个村子。在一些愿意学农务的学生簇拥下,赵大官人走到地边,经过挑选,用小刀隔断藤蔓,把一个南瓜高高举起。

    有了这么一个仪式般的举动,周围的村民都忍不出欢声雷动。他们便把那些看着个头巨大,长得很不错的南瓜采摘下来。收获了大量南瓜之后,新的问题就出现了。大家并不知道怎么吃这玩意。此事就不用劳烦赵嘉信大官人,棉务的干部们领着大家做南瓜饭。

    郭啸天看那帮干部们拿出些纸张读了,再领着大家抬出船厂里烧大块蜂窝煤的炉子,架上铁锅,抬上蒸笼。蒸笼里面放了切成大块的南瓜。除此之外,南瓜的瓜肉压碎,和面粉混合揉捏,内芯里头塞了南瓜瓜肉,如同蒸馒头般蒸了。

    除了这些蒸的法子,还有人把南瓜瓜肉取出,放在锅里熬煮,看来是要熬制南瓜汤。

    那些南瓜瓜皮也没有浪费,送去村里养蚯蚓的堆肥厂。郭啸天希望那些每天勤勤恳恳吞食各种草,并且生产出肥沃的蚯蚓土的那些小东西能够喜欢这种新口味。和其他村民一样,郭啸天家也跟着棉务的干部学着养起了鸡鸭。饲养蚯蚓比起挖蚯蚓的效率高的没边,而蚯蚓们吃的是那些连家禽牲口都不爱吃的东西。家禽牲口吃了蚯蚓,吃了捕蝇器里面那些虫子之后长得飞快。郭啸天已经开始习惯每天吃一个鸡蛋的日子啦。

    南瓜饭很快就做好,不管是男女老幼,都很喜欢这种甜甜的食物。特别是有嚼头的南瓜饼,更得到了普遍的赞赏。不用特别交代,大宋劳动人民就自发的留下了种子,等着明年继续种植。

    到了九月,棉花也可以采摘了。吃过了番茄与南瓜之后,李伯玉亲自到种植了扶桑绵的试验田去查看。此时的棉花并没有经过新品种培育,所以普遍都有一米多两米高。据说在特带地区,有些棉花能长到六米高。摘棉花的工人各个仰着头,干了没多久就满头是汗。

    因为自己搞过豆子的培育,赵嘉信很遗憾的看到棉田中并没有出现变异的矮个棉花植株。当然,赵嘉信也没有特别遗憾,因为赵嘉仁表示此次航行只是个开始,航路既然已经打通,以后他每年都会派遣船只到扶桑大陆去。只要去的勤,想来是可以遇到矮个植株的。

    采摘下来的扶桑绵与本地种植的棉花一比,李伯玉这种大外行也看出了些端倪,他迟疑的问道:“扶桑绵看着好像比松江棉更长点吧。”

    听了李知州的评价,赵嘉信只是笑了笑。身为农业专家,赵嘉信真的不想去评价李知州的观察力。他只是下令把采摘的棉花处理好,准备送去福州。

    没过太久,试验田的棉花与其他的棉花一起装船送到了福州。学医的人都不会对药棉陌生,赵嘉仁倒是知道药棉必须用短绒棉,也就是所谓的‘印度棉’。这种棉花虽然不适合纺纱,却非常适合当药棉。

    把扶桑绵与印度棉一对比,赵嘉仁就豁然开朗来。这岂止是‘更长点’,而是长了几乎一倍。赵嘉信这几年进行了良种筛选,已经尽可能的挑选绒毛比较长的棉花进行栽培。然而基因却不是那么容易就可以突变的,可那些优选棉花的棉绒也不过是半寸。然而扶桑绵还没有经过挑选,棉绒长度就超过一寸,整个棉花的花朵也比本地的棉花要大许多。赵嘉仁确定扶桑绵纺出来的布匹定然要比之前的布好太多。而且赵嘉仁也终于明白为啥当年拥有印度的英国人坚持要购买美国南方的棉花。两者之间的差距实在太大!

    看到成果,赵嘉仁很开心的表示想请大家吃饭。当他询问众人想吃什么,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举止都未免有些扭捏。赵嘉仁不解的问道:“想吃什么就说,这般不干脆是为了哪般?”

    干事长袁弘杰鼓起勇气,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知州,我想吃麻辣火锅!”

    这话一出,不少干部都忍不住讪笑起来。赵嘉仁则是忍不住好笑。前往北美扶桑的船队只是想按照赵嘉仁提供的航海路线顺风顺水的赶回故乡,在搜集作物方面并不认真。即便如此,辣椒也是弄到许多。

    赵嘉仁也终于吃上了无比怀念的麻辣火锅。牛肉、花椒、姜末、辣椒,经过烹煮后的火锅底料吃起来真的超爽。然而第一次吃这玩意的部下们纷纷表示难以接受如此刺激的食物。赵嘉仁对福建火锅的印象是牛肉火锅,那些肉很嫩,在锅里只用涮9秒即可。而且中国吃辣的地方实在潮湿的地区,譬如云贵、湖南、四川。赵嘉仁觉得福建的人等并不热衷也是能理解的。然而干部们的表现让赵嘉仁觉得麻辣火锅能够在全国流行并非没有理由。

    “那些底料也没用完,今天正好请大家吃麻辣火锅!”赵嘉仁爽快的说道。听到这些,一众人等忍不住都露出发自内心的笑容。

    虽然没有新鲜牛肉,鸭肠、胗花、小鱼、鸡肉丸倒是都有。只要把这些放进火锅里涮一下,出来就是令人赞叹的美味。大家不仅吃,还询问各种菜色都是什么,是怎么加工的。等到一些粉红的玩意送上来的时候,那些在吃方面见多识广的家伙也完全看不出这到底是什么。

    放进火锅涮了一番,众人把这些吃进嘴里的时候不禁露出了疑惑的表情。这些粉红色的玩意吃着像是肉,但是和肉又大大不同。有种说不出的味道。

    看着众人吃午餐肉的表情,赵嘉仁心里面偷着乐。他想起自己小时候在冬天很喜欢和母亲用砂锅炖菜,里面放上一大块午餐肉。在吃烦之前,赵嘉仁觉得午餐肉比起大块的猪肉好吃的多。

    “这东西怎么像是鱼豆腐?”有人发表了饕客才能讲出的话。此言一出,众人都觉得找出了关键。赵嘉仁自己也不得不佩服大吃货帝国国民的素质。午餐肉某种意义上的确和鱼豆腐挺类似的。

    挥挥手,赵嘉仁让服务员端进来一些玉米。必须说,这些玉米明显没有21世纪的优质玉米那么好。不过赵嘉仁相信中国人民的能力,更何况他现在已经把育种的科学方法教授出去。

    玉米都是煮好的,每个人分到一个。啃了几口之后,众人觉得能接受玉米的味道。然后赵嘉仁稍微介绍了一下用玉米淀粉混打碎的肉压制成块,这就是粉红色玩意的真面目。

    放下啃了一半的玉米棒子,徐远志赞道:“没想到扶桑洲竟然有这么多好东西。”

    赵嘉仁边点头边露出了笑意。点头自然是同意徐远志的评价,而笑意则是因为扶桑与倭国终于被区别开来。扶桑这名字如此古朴美妙,用来形容倭国是真的太浪费了。更不用讲在粱书中,扶桑与倭国所指的本来就是两个地名。

    吃饭的众人都不算年轻,相当一部分都进入了胃口不好的年纪。而这顿火锅让众人都感觉非常爽快,即便有些人的神经因为感受到花椒带来的每秒五十赫兹的轻微刺痛而导致脸颊忍不住微微颤抖,他们还是露出了尽兴的表情。

    赵嘉仁说道:“诸位,此次从扶桑洲回来的船队正好经过南海岛屿,找到了丁香树。我们僧伽罗国的种植园过几年就可以大量出产丁香。这些辛香料基本上已经齐全,即便还有开发也只是小打小闹。以后我们要追求的就是数量,把大量辛香料运到这里来。感谢大家的努力。”

    吃饱喝足之后,众人听着描述光辉未来的话,心情自然舒畅。听赵嘉仁说的轻松,众人都忍不住笑出声。

    “之前还有人问我,说以后要靠什么才能继续赚钱。我的答案是靠走量。现在海上的船有多少艘,大概是一千艘。有些人说,运的东西太多,已经卖不上价钱。这说法听着有道理,实际上就是不思进取。一千艘船并不多,一万艘船也不多。关键是各个港口有没有那么大的产量,我们向南海卖铁锅,佛山以前铁锅卖不出去,现在佛山每天从早干到晚,生产出来的铁锅不够卖。大家觉得我们福建路的百姓能吃饱么?我看不至于。想吃饱,粮食从哪里来。即便有粮食,有没有能力把粮食从产地运到我们福建路来。这才是我们的方向。”

    ……

    就在赵嘉仁请不下第二次麻辣火锅后的四个月,也就是咸淳二年三月,蒙古军队发动了对襄阳的大规模进攻,大宋与蒙古之间的襄阳之战正式爆发。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