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革宋 > 第116章 波动之门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16章 波动之门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李红霞对赵嘉仁有比较深刻的印象。这个身高接近185的男子身材修长,当时身高不到100的李红霞每次都要仰视,身为矮个的李红霞当时心理压力非常大。

    现在李红霞身高已经到了160,赵嘉仁的身高还是大概185。再去看这位正式教课青年的时候,李红霞没有了恐慌的感觉。她甚至能饶有兴趣的看着赵嘉仁随手拎过来一张椅子放在讲台上,指着椅子问下面的同学,“你们能看到这张椅子么?”

    “能!”同学们异口同声的答道。

    “你们都通过显微镜看到过细菌么?”

    “看到过!”同学们的回答也非常整齐。

    赵嘉仁双手手扶椅子背,盯着下面的同学,“如果是物质,就会存在。哪怕再小,也能通过显微镜或者更先进的设备看到它的存在。但是有些东西虽然存在,却永远看不到。譬如,声音!你们都能听到我说话,我也能听到你们说话。声音却看不到。我现在要开始讲的课,就是讲述这方面的内容。”

    说到这里,赵嘉仁用拳头捶了捶手边的椅子背,“我要求你们像相信这个椅子存在一样,相信波动的存在,相信场的存在。同学们,想弄明白白天和黑夜,就要先相信地球是圆的。想学好我之后教授的课程,你们首先就得相信波动和场的存在。”

    和其他学生们一样,李红霞被这段开场白给吸引住了。这是要打开一扇全新大门的宣言,这是一个自信的发言。十来岁的年轻人们一个个屏息凝神,认真听着

    而在教室后排,自告奋勇前来听课的徐志远并没有感受到新世界。赵嘉仁现在这种‘信XX,得XX’的二元论就是宗教拉人入教的把戏。和大宋官员差不多,徐远志也勉强能坐到孔子所说的‘不语怪力乱神’,并没有特别的宗教信仰。这种大有宗教人员风采的举动并没有倒是让徐远志感觉到不快。

    等第一节课结束之后,徐远志的不快稍有消退,迷惑则增加了许多。‘波’看不到,但是波对介质的影响却能看到。赵嘉仁使用了简单的教学设备,指出了很多看似不同的东西貌似有相同的本源。徐远志自己不是坚定的程朱理学派,但是深受理学的影响。看着赵嘉仁轻易的就建立起一个门类出来,徐远志感觉心里面堵得慌。

    这帮学员都是在正常课程之外加了课程,而且这门课也不是几天就能讲完的内容。四十五分钟一到,课程就结束。学生们下课,赵嘉仁和徐远志一起去宿舍。明天还有一节课,讲完之后,赵嘉仁才会离开在马尾的学校回福州去上班。无论如何,福州知州也不能天天不去衙门。

    回去的路上,徐远志开口了,“赵知州,你这课程是不是有些自大?”

    赵嘉仁没想到徐远志的问题竟然这种非常情绪化的内容,他笑道:“科学允许人自大。”

    徐远志知道赵嘉仁倡导的科学,至少在赵嘉仁的一亩三分地上,所有人哪怕是背诵也得学会科学的定义。徐远志记性很好,稍稍回忆,一段话就浮现在赵嘉仁的脑海里,‘科学可以证伪,科学是系统化的知识,科学不是宗教,科学是种态度、观点、方法、’。

    和‘科学允许人自大’的发言相比,赵嘉仁对科学的定义简直是傲慢。徐远志不爽的答道:“我不喜欢这种自大。”

    遭到这样的批评,赵嘉仁心中有些争胜,他忍不住答道:“从逻辑上讲,因为我们都自大,所以格外容不得别人在我们面前自大。”

    “哼!”徐远志冷哼一声,他对赵嘉仁的刻薄很是鄙视,“赵知州,你这么讲,也不过是和我半斤八两。”

    听了徐远志的话,赵嘉仁忍不住哈哈一笑,“我们都是正常人。会以我们自己为中心来感受世界,都希望我们是世界的中心。看到我们不喜欢的东西,我们就会不高兴。感受到和我们不同的理念,我们就忍不住想消灭那些东西。哪怕明知道我们做的不对,我们也会不由自主的按照我们的模式去做。徐先生,这就是人类的常态。你觉得我和你一样,那就对啦。那说明我们都是很正常的人。”

    “强词夺理!”徐远志嘟囔了一声,接下来却一言不发。又走了一段,马上就要到了宿舍门口,徐远志突然站住脚步,开口问道:“赵知州,你说的哪怕明知道我们做的不对,我们也会不由自主的按照我们的模式去做……真的是如此么?”

    “当然如此。”赵嘉仁回答的斩钉截铁。这不仅是身为心理医生的感受,他和很多有一定水平的朋友们聊天,大家也都有同样的感受。正确的道理听过很多次,也知道自己应该按照正确的道理去做,然而自己就是做不到。

    看着徐远志那有所悟的表情,赵嘉仁笑道:“人类心智的进步就是三部曲。第一步,承认自己遇到了问题;第二步,认识自己遇到的是什么问题;第三步,尝试着解决问题。很多人一辈子连第一道坎都过不去。”

    这话是赵嘉仁的亲身感受,在21世纪的时候,大部分看心理医生的人所说的话都一样,‘错的不是我,错的是世界!’

    徐远志站在原地,他记忆里面的赵嘉仁年轻气盛,从来不爱讲什么圣人之言。但是赵嘉仁却言之有物,就如心智进步的三部曲。听着非常简单,但仔细一想还真的是那么一回事。想了片刻,徐远志问道:“那赵知州觉得我到了那个境界?”

    面对徐远志的问题,赵嘉仁爽快的答道:“第一阶段大概到了,第二阶段还没过去。”

    徐远志听了赵嘉仁对自己的评价,心里面一阵的不快,他认为自己好歹也得到了第三步,没想到赵嘉仁的意思是,徐远志连第一阶段都未必过去了。心理落差如此之大,徐远志没好气的问:“却不知道赵知州对自己的评价是何种程度?”

    赵嘉仁回答的非常爽快,“也是第一阶段大概到了,第二阶段还没过去。”

    这不是赵嘉仁为了安抚徐远志才说的话。面对这样的一个时代,赵嘉仁觉得自己顶多是能够知道面对问题,距离认清问题还有不少的距离。

    中国文化成熟的很早,读先秦诸子的书,赵嘉仁发现他们讲述的人性与21世纪的人并无两样。然而因为缺乏更先进的思维模式与工具,之后中国的文化进步就处于一个经验积累的水平。也就是说没办法准确认识到自己遇到的是什么问题。这种经验积累就产生了很多莫名的解释,就如赵嘉仁非常不欣赏的那句著名的‘废池乔木犹厌言兵’,在大宋文人阶层就非常有共鸣。

    这是大宋的习惯,对于赵嘉仁真正习惯的状态是,全社会都认为解放军拥有比普通人民更高的道德标准与道德操守。

    真的是话不投机半句多,赵嘉仁和徐远志都尝试坦诚面对对方。然而两人的基础相差太大,最后徐远志转头就去了他的宿舍。赵嘉仁心中有点遗憾,却远不止于非得为了徐远志而改变自己的想法。见徐远志离开,赵嘉仁也回到自己的宿舍。然后徐远志的问题就被赵嘉仁抛在了脑后。

    李红霞并不知道那帮成年人到底在想什么,赵嘉仁要给学员们讲述的是电磁理论,入门部分讲述的波。年轻的李红霞躺在铺位上,脑子里满是实验设备的结果。那是一个非常简单的投影设备,长方形的玻璃容器下面是一面45度角的镜子,蜡烛的光照进来,玻璃容器里面的水波能够清楚的被投射到上方一个高悬的45度角的屏幕上。

    能量以波的形势传动,各种波纹让李红霞感觉到非常美丽。在听课之前,李红霞一直以为声音就是一个很单纯的东西。上完了这堂初级课,李红霞才明白声音居然是声波。也就是嗓子里面声带的震动将能量变为波动,而这种波动被耳膜接收,最后变成信号被大脑感受到。

    兴奋之余,李红霞也感觉到一种困惑与苦恼。如果刚开始的课程就这么难,之后的的课程又会如何呢?

    事情正如李红霞所料的那样,后面的课程从声波转入到电磁波。频率、电、电阻,种种内容都如赵嘉仁所讲,那是一个全新的世界。沉浸在这个世界之中,在宋历十月,李红霞本想去问来上课的赵嘉仁一些问题,却突然看到有十几个大和尚身穿袈裟,围着赵嘉仁。她愣在当地,完全不理解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赵嘉仁对金山寺等江浙地区的和尚们云集并没感觉到意外,这是他之前与几个寺庙的协议。那些寺庙提供懂得梵语的大和尚,赵嘉仁负责将大和尚们带去僧伽罗国和天竺。唐代玄奘大师取经花了十几年,现在大和尚们乘坐赵嘉仁的船前往天竺,路上需要的往返时间不过是半年。

    “诸位,我对大家肯定是有要求的。我想你们大概心里面都清楚吧。”对着一群大和尚,赵嘉仁丝毫没有废话。

    宋代的大和尚们都有庙产,他们对于利益的理解非常透彻。前往僧伽罗国与天竺,大和尚的目的是为了给自己镀金,并且尝试带回些佛陀的用品,至少是带回来能让大和尚们觉得能够向信众们宣称是佛陀用品的物件。既然他们的目的如此,那就完全没理由让运载他们的赵嘉仁感觉不高兴。

    金山寺的大和尚慧叶低头说道:“阿弥陀佛,赵施主,佛家讲因果。赵施主种善因,自然得善果。”别的寺院的大和尚听慧叶师傅讲的如此平和中正,也都纷纷低头念佛。

    金山寺是名寺,这边的和尚应对得体。虽然赵嘉仁觉得自己对佛教的认识水平大概在大宋的和尚之上,不过他也没有此时要与和尚们较真的打算。看大和尚们表示了合作,赵嘉仁就继续说道:“诸位,我希望得到天竺的阿育吠陀医学。这种一部分由寺院继承,一部分则是在婆罗门手中。我送诸位去天竺,就是希望诸位能在天竺通过交流弄到这些知识。”

    一听到‘阿育吠陀医学’,来自阿育王寺的和尚们就忍不住挺了挺胸。光是阿育王寺这个名字就与阿育吠陀医学有非常密切的关系。

    赵嘉仁看到大和尚的表情,心里面突然生出一种感慨。他在中国的时候对于阿育吠陀医学这种传统医药学顶多偶尔听到过名字,其实并不清楚。在中国,医学就是先进的科技,各种精准的生理知识与治疗技术的组合。反倒是了到了美国之后,赵嘉仁才知道中国所谓‘西医’其实和现代医学不是一码事。

    西医的基础就是草药学与巫术,某种意义上,阿育吠陀医学也算是西医的某种前辈。根据印度神话记载,阿育吠陀的起源颇具传奇色彩。它是由印度教三大神之一的创世者梵天(Brahma)在创造人类之前为保护人类而创建的。梵天先把阿育吠陀传授给医学之神孪生的双马童(Aswins),他们又传授给专司雷雨的天神因陀罗(Indra)。因陀罗传授给在人间修行的贤达之士,他们再传授给他们的后代和弟子。

    在历史上,阿育吠陀的记载首次出现在公元前6000年印度古老的诗歌总集梨俱吠陀(Rig Veda)中。公元前3000年至公元前2000年,四部吠陀经典之一的《阿闼婆》(Atharva)问世,其中阿育吠陀作为吠陀圣典的补充——副吠陀,附属于阿闼婆吠陀。尽管阿育吠陀医学早已经应用于实践,但直到此时它才由口头相传编撰成书,成为一门独立的科学。

    而现代医学在欧洲出现之后,第一个要打翻的就是这种综合了神话传说与草药学的‘西医’。驱逐了这帮巫医之后,现代医学才开始茁壮发展。

    不过在欧美,草药学依旧顽强的存活下来。而且还大量从阿育吠陀里面借用了辛香料精油。赵嘉仁到了美国之后,也是用了很大气力才开始习惯这种医疗文化。

    金山寺的大和尚慧叶则是用发言把赵嘉仁的思路给拉回到现实,“赵施主悬壶济世,此乃慈悲之心。我等自然尽力相助。”

    大和尚们如此合作,赵嘉仁哈哈一笑,“那就通力合作吧。”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