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革宋 > 第108章 夏璟统领的反击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08章 夏璟统领的反击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当赵嘉仁在讲堂上把自己对大宋的贡献慷慨激昂的讲出来,进而开始向那些同样有些激动的干部学员灌输‘一般等价物’概念的时候,殿前司左翼军并没有在出现在赵嘉仁心中。实际上就算是赵嘉仁一般的时候也不会想起这支军队来。

    以赵嘉仁的官职角度,他是福州知州兼福建路安抚使,只要福州治下没有出现暴动或者叛乱,他就没有大事。以赵嘉仁本人的视角,福建路的内陆山区并非重要的地区。此时赵嘉仁关心的是福建路沿海地区。

    然而从殿前司左翼军统领夏璟看来,在福建路能向他提出要求的官员中,官位最高的就是赵嘉仁。在整个福建路公然威胁夏璟的更是只有赵嘉仁一个人。半个多月前满怀屈辱的离开福州,夏璟觉得自己的人生貌似都被否定了。进士看不起军人是一码事,夏璟自己也不觉得进士赵嘉仁有什么非要看得起夏璟的理由。

    但是福州知州兼福建路安抚使威胁殿前司左翼军统领说,要是统领不听话就把统领给弹劾到丢官,那就是另外一码事了。不管进士比军人地位高多少,夏璟都准备和该死的赵嘉仁斗争到底。

    一路上夏璟就在想办法,回到驻地后,夏璟就把师爷给找来商量。师爷自己也没有那么多的办法,和夏璟想的一样,师爷提出给夏璟在朝中的靠山写信,将赵嘉仁的恶性讲述清楚,并且恳求在朝廷的靠山能够弹劾赵嘉仁。

    写完了这封信之后,夏璟用最快的速度把信送出去。看着背起行囊出发的官方信使,夏璟心中也有着一些期待。大宋各地方上的官员都是流官,如果这帮人没有犯罪或者重大失职的话,他们都是三年一任的不断在各个职务上调动。就如赵嘉仁虽然在福建路待了快十年,可赵嘉仁的职务历经莆田县尉、临清县尉、福建路提点刑狱、泉州知州、福州知州,十年就有五个不同职务。一般来讲,左翼军统领则会在福建路待上很多年,只要再熬过两年,夏璟就可以看到赵嘉仁离开福建路。现在夏璟需要的只是熬过这个时间而已。沫凉女孩:我的专属殿下

    大宋官方邮政系统的效率还不错,信使们虽然没有神行太保戴宗那种贴了神符就能跑几百里的能耐,却也尽心尽力的将信送往目的地临安。并且在十天左右送到了目的地。就在信使进入临安的时候,赵嘉仁催问夏璟的信才送到了夏璟手中。

    看完这封傲慢的信件,夏璟愤愤的抬眼向天,期待自己在临安的靠山能够赶紧运作起来,制止赵嘉仁的无礼暴行。夏璟统领的第三房小妾偷偷看到了夏璟的气氛,她连忙到了厨房开始张罗起来。

    等到了午饭的时候,第三房小妾命自己的丫鬟端了托盘,带着她张罗好的一顿午饭送到了夏璟的花厅中。夏统领没有书房,平日里就喜欢在花厅待着。闻到咖喱羊肉的味道,垂头丧气的夏璟统领也忍不住抬起了头。

    第三房小妾也不多话,她用力的拉着夏璟的手,把他从座椅上拉起来,拉到了桌边。夏璟叹口气,闷闷不乐的拿起筷子夹了块咖喱炸鸡。小妾给夏璟倒上酒,有辛香料开胃,身体有胃口,然而脑子没胃口,夏璟统领勉强吃了起来。

    而在此时的临安,贾似道的府中也是上了最新在临安流行起来的咖喱饭。大宋政事堂左丞相贾相公这边的菜色比起殿前司左翼军统领夏璟要丰盛许多。先上来的是开胃菜,肉片卷了核桃热,外面用蛋汁裹了,在油里炸过,再放在深红色的浓稠山楂露上。凡是吃过山楂露的,都忍不住开始吞口水。譬如现在负责公田改革的刘良贵。

    刘良贵觉得自己并非是一个好吃之人,也是个很能自律的读书人。可吃过贾似道家的宴席之后,他就开始忍不住口腹之欲了。这让刘良贵感觉很不好意思。

    贾似道看着刘良贵尴尬自责的表情,忍不住笑道:“我一直以为赵嘉仁赵知州乃是个很能吃得了苦的人,没想到赵嘉仁送来的菜谱竟然都这么精致。也亏得他能弄来这么多山楂。”霸道保镖

    提起赵嘉仁,贾似道就很容易生出感慨来,而且整个来讲还是正面因素比较高。然而刘良贵听到赵嘉仁这个名字,脸上的表情就显得有些敌意。夹起一个核桃肉,蘸了好些山楂露,再放进嘴里。酸、甜、香、滑、嫩,种种口感依次感受到,刘良贵脸上的表情终于舒展了一些。

    吃完之后,刘良贵在下一道菜上来之前说道:“贾公,我和那赵嘉仁见过面,他当时认为公田改革是避重就轻。好像并不支持的样子。”

    听了这告状的话,贾似道没有生气,他呵呵笑道:“避重就轻么……呵呵,这到真有赵嘉仁的风采么。”

    这下轮到刘良贵感到讶异了,他从来不知道贾似道竟然还会对反对者如此宽容。但是不管贾似道怎么想,刘良贵还是把赵嘉仁列入政敌的行列。公田改革虽然是通过贾似道来推行,然而最初的设想是刘良贵,包括之后的制度设计以及内容修改,刘良贵出力极大。刘良贵甚至认为贾似道的能力并不强,根本不足以承担左丞相的职务。至少在公田改革上,贾似道也只是有自己的需求。对于贾似道,他更多的是要消灭正在藩镇化的军头。

    想到这里,刘良贵继续说道:“贾公,此次官家终于答应,可我看官家态度软弱。朝中众人对公田改革反对甚多,我们绝不能让这些人有丝毫反对。”

    贾似道盯着刘良贵看了一眼,冷静的说道:“公田改革在两浙路,两江路,赵嘉仁在福建路当官,根本不参与公田改革。我们还要靠他的棉务,不管你多不喜欢他,也不许对他动手。”

    刘良贵听了之后点点头。同时心里面觉得贾似道还挺有看人心事的能耐,方才那一瞬,刘良贵真的想着是不是给赵嘉仁一点教训。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