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革宋 > 第105章 船队引发的变化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05章 船队引发的变化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茫茫大海,前途未卜。离别之时,情难自已。不过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目送满载前往佐渡岛进行适应性训练的船只走远,在码头上送行的众人都各自离开。

    赵嘉仁与佐渡岛岛主刘猛一起往回走,边走边对刘猛说道:“你赶紧回家探亲,这次的事情还需要你多出力。”

    “校长,我家媳妇没见识,等我回去就让我家孩子写申请。”刘猛也毫不迟疑的讲述着自己的要求。

    赵嘉仁听了之后忍不住笑出声来,“哈!你好歹也看年龄啊。第一次办干校没经验,对太多学生提出了要求。我们讨论了一下,以后只针对14岁以上的学生招收。你家的孩子里面有几个到年纪了?”

    “要这么搞?”刘猛很是意外。

    赵嘉仁点点头,“嗯。年龄太小的话,这和荫官有何区别,孩子们也未必真的喜欢。”

    刘猛一听这话就激动起来,“这有什么喜欢不喜欢的。敢不喜欢,敢不好好上学,我就揍他们。”

    这发言让赵嘉仁生出一种熟悉感,与新中国快速城市化的气氛完全契合。家长们为了在激烈的竞争中让娃们能够争取到更高的地位,真的是竭尽全力让娃们上学。心中感叹着‘可怜天下父母心’,赵嘉仁却没再接这个茬。有些事情最初的想法很好,最终的结果大相径庭。

    刘猛本来以为赵嘉仁会就这个问题多说几句,没想到赵嘉仁突然就沉默下来,就这么沉默的走了一段,刘猛觉得心里面有些发虚,就忍不住说道:“校长,是不是在佐渡岛上也开办些学校?”

    沉默的走了一阵的赵嘉仁立刻答道:“矿山的矿工不能开办学校。他们干一年就轮换。”

    对如此迅捷的反应,刘猛讶异的问道:“为何?”

    “这样比较容易监管。”赵嘉仁给了回答。他很担心有人偷偷私吞金矿银矿的产品,这种事情根本无法杜绝。赵嘉仁更担心这种人形成一个利益链条。在这种时代想打断这种链条的最好办法就是定期轮换,不仅是轮换工人,管理人员也得轮换。

    “那是不是要连我一起换?”刘猛试探着问道。

    “怎么会呢。”赵嘉仁有些不高兴的答道。在制度草创阶段就是这么麻烦,每件事都得做各种解释。若是制度建立起来了,很多事情就没有那么多歧义。

    看赵嘉仁露出不高兴的表情,刘猛连忙解释道:“校长,我的意思是我真的想回来。你看我都这个年龄了,每天起床都得费力气和自己较劲。而且家里一群人,有老有小。我还整天在外面,一想起家里面的人,我心里头就担心。就这次的事情,我不在家看着,我媳妇就敢胡来。校长,你还是让我回来吧。”

    刘猛说的是心里话,到现在为止,他已经攒了三千贯以上的财富。即便谈不上家财万贯,也不愁吃喝。此时刘猛年龄已经奔四,在宋代,四十岁就意味着黄土埋到胸口。此次见到老婆对家里孩子未来的负面作用,刘猛是真心不想在外面再赚钱。在他看来,此时的要务乃是为家里的未来尽心尽力。

    听刘猛语气诚恳,赵嘉仁当时就想答应。不过掌权十年,赵嘉仁知道此时他什么都不能说。这不是装深沉,而是一种负责任的态度。但此时赵嘉仁也不能不说什么,“你现在还不能回来,不过你既然这样想回来,我觉得有件事应该很适合你。”

    “什么事?”刘猛连忙问。

    “你先回你家那边,然后把船队的事情办了。接着等这边的消息。还有,就是隐歧岛的岛主,你有人选么?”赵嘉仁却转变话题,让刘猛干好工作。

    刘猛有点失望的答道:“这个……,我觉得胡月莲能做这个岛主。”

    “她……,她这两年大概要生孩子吧。”赵嘉仁提出了很正常的想象。

    “呃……”刘猛登时就不知道该说啥了。哪怕是心里面明白赵嘉仁说的很对,刘猛还是被这个现实给惊到了。他知道胡月莲是女人,也知道女人成亲之后是要生孩子的。但是刘猛这是第一次真正认识到胡月莲成亲之后要生孩子。

    看了刘猛的表情,赵嘉仁也觉得很熟悉。在世纪那个男女共同工作的时代,女性越出色,男性们越容易忘记女性的性别特点。不过从刘猛的反应里面,赵嘉仁怀疑胡月莲自己都忘记了这些。看得出,这位年轻女子此时还野心勃勃的想爬上更高的地位,而且与刘猛就胡月莲接掌岛主的事情上达成了一致呢。

    所以赵嘉仁笑道:“不过我觉得胡月莲挺不错的。我会考虑此事。”必须得说,此时的赵嘉仁心里面倒是有些看好戏的心思。女性地位提升从来不是一帆风顺,先行者们必然要承担很大压力。

    刘猛早就急着回家,只是事情繁忙。此时得到赵嘉仁应允,就毫不耽搁的出发。赵嘉仁则乘船返回福州。在学校里教授课程的胡月莲并不知道自己被这两个家伙在背后谈论,此时她正板着脸看学生们接受剑术训练。

    身为刺剑高手,胡月莲心里面相当的恼怒。本来应该极为灵动的刺剑被这群混蛋小子们弄成各种奇形怪状的杂耍,对于这门简单又精致的剑术来讲是侮辱。但是她之前接受过教师培训,早就被反复告知,要是孩子们天生就会,那要老师做什么?所以胡月莲总算是没有怒骂出声。然而此时心中沸腾的求去之情,让胡月莲明白自己并不适合当老师。

    好不容易挨到下课,胡月莲立刻终止教学。回到办公室,她坐下思忖了一下遣词造句,提笔就写了封请长假的信。无论如何,成亲都是件很重要的事情。胡月莲准备婚事并不是过分要求。

    这封信写完,胡月莲看向外面。就见到外面的雨停了。阴云低垂,远处的江上看着雾蒙蒙的,倒是有一支大船队正在逆流而上,看着像是要从闽江抵达福州。

    胡月莲没看错,这支舰队的确是以福州为目的地。舰队一到,大批从福州出发的水手们终于抵达了出发地,他们纷纷扛上行李返回家中。那些不得不留在船上的水手们没过太久就看到有人赶到码头,那是他们的家人。得知亲人终于返航,家人自然高兴的无与伦比。拥抱的,拉手的,哭泣的,欢笑的。

    当然,还有少数人哀哀恸哭。此次船队出行,有5%的人永远留在了大海上。船队里面有人专门负责这方面的工作,死者的遗物被交给家人,有些甚至没有遗物。虽然那些人只是少数,家人的嚎啕大哭也让场面也受到不少影响。

    在码头附近,也有些人遥遥旁观。如果从表情上看,他们的痛苦与失去亲人的那些人相比并不差太多。福州码头附近有那么几栋二层楼,坐在二楼窗边的人们高鼻深目,胡子卷曲。如果是几年前,没到船队归来的时候,这些大食商人的店里必然是人头攒动欢声笑语。伙计们挺胸抬头,因为这些远洋船队基本都是大食商人所有。

    然而蒲寿庚覆灭后,一切都变了。赵嘉仁的船队扬帆海外,以超大的规模以及超强的能力占据了航道。等大食商人们感受到压力之时,他们已经变成了大宋海上贸易可有可无的存在。大宋船队不用给三佛齐纳税,大食商人们可没有抵抗三佛齐水师的武力。

    看着停泊在港口中的上百艘巨大船只,大食商人们眼中几乎要喷出火来。

    “真神在上,为何不降下雷火把这些船都给打进海底呢?”其中一位满脸凶相的商人愤愤不平的说道。

    这话听着很给力,至少有一半的人都点头表示赞同。

    不过为首的那位倒是没有对此表态,他理了理自己花白的胡子,哀叹道:“既然他们回来了,我们不妨就再去见见赵知州,看看他到底要什么条件。”

    放狠话的那位不满的看了一眼花白胡子,他愤愤的说道:“叔叔,一年多来我们已经找了赵知州好几次,他总是不肯让我们加入。以前他没什么船的时候尚且不肯,为何现在反倒肯了呢?我觉得他大概是想让我们落得蒲大人的下场。”

    公然提起蒲寿庚,所有人的脸色都不好看了。有些人干脆低下头微微叹气。这些人无一例外都在蒲寿庚要求通过停止做海上贸易的时候参加了蒲寿庚那边。既然那时候毫不迟疑的选择了站在赵嘉仁的对立面,此时赵嘉仁不搭理他们,他们也并没有太多好讲的。

    在这一片愁云惨淡中,有人建议道:“若是不行的话,我们去占城找蒲家二少爷吧。前一段不是讲,蒲家二少爷在占城已经站住了脚么。”

    这个建议并没有得到特别的支持。海商们都去过占城,知道占城当地是啥样子。不少人宁肯在大宋的泉州与福州受罪,都不愿意到占城去。说话间,就见到很多吊车开始伸出长长的杆子。这是最新的码头吊装设备,原本需要人力扛的包裹,此时用很巧妙的吊装设备轻松的从大船上卸下来。

    那些船上的货物很快就将进入仓库,接着被卖掉。如果是以前,垄断了海上贸易的大食商人们就用几个月时间采买丝绸之类的货物,并且换到大量铜钱,用这些沉重的铜钱作为压舱物,船上满载丝绸、瓷器,趁着北风南下。

    到现在,所有的一切都不复存在。最初那位满脸凶相的大食商人看着货物,恶狠狠的说道:“我听说蒙古人从云南那边打进了交趾。我们不如联络蒙古人,若是能帮着蒙古人平定交趾与占城。想来能够在那边有所发展吧。”

    自古以来越南就分为南北两边。南边的是占城,北边的是交趾。中华南下的时候只平定了交趾,并没有占领占城。就如在朝鲜半岛,北方原本是汉四郡一样。蒙古现在是对交趾作战,而且成功的击败了交趾的军队,逼迫交趾向蒙古称臣。

    听到如此的话,大食商人中老成持重之辈变了脸色,纷纷喝道:“你可不要乱说话!让赵嘉仁的人听到可就糟了!”

    “那个赵嘉仁现在雇人在泉州与福州讲中华讲祖国,讲大宋绝不对蒙古屈服。他杀蒲大人,不就是说蒲大人与蒙古人有往来么?”

    说话的那位并没有因此而吓坏,他翻了翻蓝色的眼珠,不屑的说道:“我知道你们不肯去占城吃苦。我听有人讲,现在留在大宋是受罪,去占城是活受罪。可你们就没听说过汉人所讲的宁为鸡口不为牛后么。若是能在占城打出一片天地,你我都是城主。不比在大宋寄人篱下好么。我不管你们怎么想,我决定去占城看看。”

    说完,这位起身就离开了小楼。随着楼梯响动,那位下楼走了。其他人没有勇气选择离开,商讨之后就决定派人前往赵嘉仁那里再求合作。

    之前因为在赵嘉仁这里碰过壁,大食商人们并没有重蹈覆辙的打算,他们先去寻找衙门里面的其他门路。令这帮人失望的是,他们寻找的那些人都没空见他们。仔细询问之后才知道,这帮人都投资在赵嘉仁的船队上。此时船队归来,他们肯定要先去顾及自家的利益,根本没有时间去管大食商人。虽然他们也曾经与大食商人有合作,那也是两年前的老黄历。

    热情参与的不仅有福州市舶司,福州官府,连司马考这样的外围教师都美滋滋的参与其中。这是个很复杂的事情,司马考虽然在理论上拥有自己的投资,也就是该有一部分商品。但是司马考自己很清楚,他可没有把这些商品卖出去的能耐。

    所以司马考焦急的等待着开会。投资人会议将向所有投资者提出一个商品销售计划。那时候,包括司马考在内的投资人就可以知道能赚多少钱啦。8〗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