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革宋 > 第101章 锅里锅外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01章 锅里锅外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司马考从赵嘉仁的衙门里出来,两碗咖喱羊肉烩面让他觉得肚子里面非常满足。打着油布伞,司马考本想回住处,却停住了脚步。

    ‘很多事情都有前车之鉴,越是这种计划的好的,那就一定漏算了什么’。司马考很想无视徐远志这样自大的发言,可徐远志那轻蔑的表情怎么都没办法从脑海里面立刻消除。这让司马考心中又觉得很不爽。

    司马考毕竟是进士,他也知道徐远志这话的确很有道理,想单纯的从道理上驳倒的难度太高。再思索一阵,司马考想起了赵嘉仁学校墙上写的标语,‘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这下司马考有了思路,他终于迈步走进雨中,汇入街道上那些撑着伞冒雨出行的男男女女之中。

    走到路口,司马考又停下步伐。就在司马考面前的街对面,一个大大的米铺招牌赫然在目。司马考忍不住摇头苦笑,他最初是准备出去找些认识的人来询问此事,然而问那些人远不如到米铺看看。

    进门一看,米铺里面放了好几个装着白米的箱子,上面还有标签。那都是以斤为单位的标价。司马考上前唤过伙计问道:“请问你们的大米一石多少钱。”

    “一石大米交钞四十贯。”伙计很热情的答道。

    司马考到了赵嘉仁这里之后吃饭都是吃食堂,基本没有自己做过。对于米价并不清楚,听之前赵家人与徐远志辩论的时候讲过一石米赚三贯。然而大米售价四十贯交钞,怎么运大米都不至于只赚三贯。以大宋的贸易行为,一石米对半赚也是应该的。

    心中有了疑问,司马考便问了不少内容,越问越是迷糊。他出来之后又前往好几家米铺,最后得到的结果相同,都是一旦米四十贯交钞。沉思的司马考突然一拍脑袋,直奔食堂而去。

    食堂的大师傅是一问三不知,他们只管每天弄多少米,做多少饭。至于米多贵,他们根本不关心。对于司马考的提问,大师傅爽快的答道:“司马老师,你问我们没用。你去问后勤处么。”

    司马考觉得也有道理,下面的大师傅怎么知道采购价格。于是就跑去后勤处找后勤处长。处长正在家监督孩子功课,见到赵嘉仁的同年进士司马考老师,非常热情的把他给迎进去。司马考见到有个两个娃垂头丧气的模样,心里就清楚处长正在对家里的孩子进行教育,搞不好还在进行爱的棍棒教育呢。他连忙赔笑说道:“我有件事想问问,这市面上的大米是四十贯交钞一石。却不知咱们学校拿到的大米是什么价钱。”

    后勤处处长原本脸上微笑着,听了这话之后登时就没了笑容。他眉头微微皱起,盯着司马考问:“不知是谁托司马先生问这个事情?”

    司马考觉得气氛不对,连忙说道:“这是我自己觉得好奇。也不知道每石四十贯的价钱,到底能赚多少。”

    “这等事我也不知道。”后勤处长板着脸答道。

    司马考开始明白在这件事上他孟浪了。什么价钱弄到大米,这是商业上的内在行情。就跟司马考自己也投资一部分钱买了丝绸通过赵嘉仁的船队卖到南海去,司马考是完全不会告诉别人他买到的丝绸是什么价格。

    明白了这些,司马考连忙告辞走人。第二天,司马考下了课回到办公室,就见到航海行会干事袁弘杰坐等在司马考的办公室里。见到司马考进来,袁弘杰站起身笑道:“司马先生,辛苦了。”

    司马考知道袁弘杰是航海行会里面的干事,基本就跟大掌柜比较像。各种事情他虽然不直接管,却都会被袁弘杰了解。这位可以说是位高权重的干事与司马考根本没交集,现在突然出现必然是有什么事情。想到这里,司马考笑道:“却不知袁干事有何见教?”

    “我听说你在打听一些事情。”袁弘杰开门见山的说道。

    司马考脸色登时就变得不好看。他没想到自己所做的事情竟然被这么快的就报告上去,那个后勤处长打小报告的速度可不慢啊。相爱恨晚

    没等司马考说道,袁弘杰继续说道:“想来司马先生肯定知道,很多事情必须保密。我们内部有要求,但凡是越界打听价格什么的,一定要报告。不然就是渎职。我这么讲吧,今天要是后勤处长把我们在市面上要给六七路地方上几百上千各地铺子的定价给泄漏出去,你觉得我们会亏多少?一个铺子敢亏几十贯,几百上千的铺子就是几万贯。几句话就值几万贯,司马先生觉得我们该不该小心些?”

    司马考没好气的问道:“袁干事觉得我是别家派来的探子?”

    袁弘杰沉稳的看着司马考,慢悠悠的说道:“若是我觉得司马先生是别家派来的探子,就不会来问你啦。我们来问你,就是想知道司马先生为何要问这个大米的进价。”

    司马考觉得自己受到极大侮辱,他本想愤愤的回答‘你自己想去’。不过转瞬间司马考也想起自己的身份,好歹是在赵嘉仁这里混饭吃的。若是司马考只是学习兼教书,他还可以拂袖而去。然而此时他就不能这么做,据说运载着司马考那些丝绸的船只马上就要回港,丰厚的报酬就在面前。按捺下去愤怒,司马考勉强答道:“我和赵知州说起一旦米若是从海外海运回来能赚多少,所以忍不住想看看是否是真的。这才询问这些。”

    袁弘杰又问了些细节问题,然后说道:“我先请司马先生不要再去询问这些价格。这都是我们的机密,不方便告诉外面。另外我们会根据这个写份报告,司马先生看完之后可以签个名,证明我们的报告并没有编造对话。可好。”

    虽然袁弘杰语气并不激烈,司马考却被这话的内容完全激怒了,他腾的站起身怒道:“你还要口供?”

    面对司马考这位进士的愤怒,袁弘杰并没有丝毫的退缩,他还是镇定自若的说道:“这不是口供,这是记录。这是对大家都好的事情。若是有人以此事检举你,我就有东西可以拿出来证明整件事。让你看完之后签字画押就是担心有人起了什么心思。”

    “你爱怎么写怎么写!我是不会签字的!”司马考愤怒的答道,然后起身就出门去了。

    他连雨伞都没拿,就这么走出去。外面雨丝细密,淋在司马考因为气愤而滚烫的脸上,让司马考觉得很舒服。他心中翻腾着气愤,悲愤,又对于被人调查的愤慨,也有自己竟然落到如此地步而引发的悲凉。就这么走了一阵,身上的热力消散,而雨丝把司马考彻底打湿之后,他浑身开始感到冰凉。

    “我为什么沦落到这般田地?”身上冰冷心里冰冷的司马考忍不住开始自问。理由很容易就找得到,之前是意外领了鄂州的差事,莫名其妙的就成了贾似道打击的对象,现在又是意外的触了赵嘉仁的霉头。虽然从道理上讲,赵嘉仁要求保密的思路没错。然而那是为了打击有异心的人,司马考扪心自问并没有要对赵嘉仁不利。这件事的理由甚至是因为赵嘉仁而起,若是赵嘉仁没有谈论那些赚钱的事情,司马考就不会一时兴起前去调查。

    ……就如要是赵嘉仁没有帮助贾似道,贾似道大概就可能死在鄂州……

    也不知道怎么的,司马考就把自己生平两次打击与赵嘉仁连上了线索,这下司马考虽然身上冷,心里面腾的冒出来一股邪火。他抬头看了看路,发现自己不知怎么正走在前往衙门的路上,挺起胸,司马考直奔衙门,准备和赵嘉仁好好理论一番。

    看到司马考浑身湿透的进来,赵嘉仁呆住了。不过他也没有呆太久,立刻就命人“生火,烧水,准备干衣服”。

    这几个名词都让司马考感觉到某种温暖,但是他也怕自己被这样的温暖给收买了,就趁着怒气大声说道:“赵兄弟。我有事要对你讲。”

    “你的身体更重要。”赵嘉仁毫不客气的打断了司马考的话,“我不管你自己多生气,多想通过感受痛苦而求得某种心理平衡。在我的判断里面,你的身体健康很重要。所以先把让自己生病的可能解决掉,然后再说话。”火爆小妖后:蛇王,别过来

    大宋官员中不少是身体强壮之辈,例如文天祥。更有不少甚至精于武术弓箭,例如以前和赵嘉仁斗争过的右丞相董槐。不过司马考就没这么强壮,左右过来两个强壮的女子,架着司马考就往后面的浴室去了。

    司马考受了冻,身体热量丧失比较大。结果让两位女子架到浴室被脱得只剩条丝绸内裤。两位也没有继续动手,而是给司马考倒了洗澡水,把他放进去洗澡桶里面暖着。接着又给他解开头发洗了头。

    从来没接受过这样的待遇,司马考几乎要绝望了。不过在温暖的洗澡水里泡着,体温上升,情绪也变得有点健康向上起来。等身体驱逐了寒意,司马考开始觉得自己之前的举动未免有些孩子气。有人送来了烘的热乎乎的衣服进来,司马考就擦干身子,换上衣服。他一度觉得完全丧失的自信感再次出现。

    见了赵嘉仁,赵嘉仁让人拿来已经准备好的红糖姜汤,接着有请强壮的女子过来给司马考擦干了头发,接着用一条温热的布巾给司马考包住脑袋。

    “希望你不要感冒才好。”赵嘉仁觉得自己已经尽力,语气只是叙述。说完之后,赵嘉仁又说道:“不知司马兄有何郁闷之事,竟然气到用糟蹋自己来泄愤。”

    在赵嘉仁这个心理医生看来,根据神经元理论假说,决定人类思维的就是进化中形成的‘大脑类比构造’,以及十几亿的神经元连接组成的数据库。人类绝非计算机,不会一事对一事的分析,进而得到结果。人类思维为了追求效率,必须采取类比模式。

    当神经元连接假说一出,不仅仅指出了人类思维的可能模式。让赵嘉仁更欣赏的是,至少让人类灵魂说在赵嘉仁的认识世界中无处容身。‘永恒的灵魂’被证明是不存在的,那就意味着人类有可能通过提炼出‘纯粹的智慧’,进而成为神。

    所以司马考的行为在赵嘉仁看来并没有什么不得了的,心情郁闷的时候,就希望世界能够随之变化。这属于人类‘大脑类比构造’的特性。身体温度降低引发的身体感觉与心情郁闷类似。至于郁闷的理由,赵嘉仁准备问问司马考,得到进一步的知识。

    司马考并没有这些知识,所以他无法理解赵嘉仁眼中的世界,更无法理解赵嘉仁对人类的看法。从赵嘉仁的角度来看,他就是尝试寻找一种让司马考的大脑感受到幸福向上的感觉,希望新的刺激能够让司马考的思路也通过类比转入幸福向上的轨迹。

    无知也许是幸福,如果司马考知道赵嘉仁的思路,他说不定会因为看到如此冷酷无情的认识而失去所有希望。正因为无知,温暖的洗澡水,女性强迫司马考的洗浴,都让司马考很多温暖的回忆得到了类比,譬如他小时候被老娘拽进澡盆洗澡的经历。于是司马考就把心里面的不满对赵嘉仁叙述了一番。

    赵嘉仁稍稍有些意外,他没想到司马考居然会以‘受到挫折’的类似条件,把赵嘉仁的制度与贾似道对政敌的打击给联系到一起。不过仔细想想,赵嘉仁倒也释然了。不管是赵嘉仁定下的制度或者是贾似道的打击,都是对体系内发动的无差别攻击。从这个角度来看,司马考的类比也并非完全出格。

    觉得自己理解了司马考之后,一直在倾听的赵嘉仁开口了。“司马兄,你这么对比的话,有一点是对的。我和贾似道的所作所为都与吃饭砸锅有关。对贾似道来讲,以他为左丞相的朝廷就是个锅,要是不砸旧锅,就轮不到贾似道的新锅登场。而我定下的制度就是防止有人砸锅,若是有人不遵守制度,就是砸了我的锅。所以贾似道是破坏者,我是维护者。从这个角度来看,我和贾似道又完全不同。”

    司马考是个聪明人,此时心情也恢复到上进的思维路数。赵嘉仁的解释他听懂了,也有些明白了。当然,最明白的就是司马考对自己的定位。不管是对砸锅的贾似道,或者是维护锅的赵嘉仁,司马考都是锅里的饭菜,任人处置。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