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革宋 > 第94章 为何是你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94章 为何是你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少女们拿起手巾开始擦去额头上和脸上的汗水。每个人动作都很快,教员的命令必须马上执行。如果稍有迟疑或者自顾自的去做自己的选择,都会遭到毫不迟疑的呵斥。甚至还会遭到惩罚。

    “同学们。今天课程结束之后,我就要离开一段,之后的课程就是基本训练。”胡月莲扫视着面前的一众小姑娘,同时大声说道。不过必须说,她内心的情绪远没有她的声音高亢。光看外表的话,这些小姑娘里面并没有谁展现出在剑术上天份。

    心里面再不满,胡月莲也继续把自己该说的说完,这是身为教官的责任,“基本训练是最重要的。战斗的难度与距离成反比,距离越近,对个人战斗能力的要求就越高。最高境界就是空手肉搏。这就是我对战斗的看法。现在解散!”

    刘红霞无法理解胡月莲对战斗的描述。别的妹纸们纷纷离开的时候,刘红霞跑到胡月莲身边问道:“教员,我有问题。”

    “说。”胡月莲答道,在这群小姑娘里面,胡月莲算是能够给胡月莲留下印象的一个。

    刘红霞赶紧问道:“我仔细的模仿教官的动作,但是为何越模仿越不对劲呢。”

    对这么一个根本性的问题,如果是单对单精心教导的学生,胡月莲的反应就是让这娃跑步或者对某个动作练一百遍。然而此时是上大课,胡月莲就很推诿的答道:“上剑术课,是来学剑,不是来学我。你不管怎么学我,咱们两个都不是同一个人。既然不是同一个人,学的和我一样肯定不对。你要明白,对于你而言,用剑是你的事情……”

    没想到只说了这么几句,就见胡月莲连忙掏出个随身本本和铅笔,尝试把这话给记下来。一瞅那个本本和铅笔用一根细绳绑在一起的模样,胡月莲心里一动,她不动声色的问道:“你家里是不是有人叫刘猛?”

    “那是我伯伯。”刘红霞立刻答道。

    胡月莲也不再多话,就把这些理论性的内容再给复述了一遍。虽然对这帮没有足够基础训练的菜鸟们讲最终剑术理论本来就是敷衍,然而这套理论本身没有任何问题。就算是高手也不会有反对意见。

    见刘红霞记完,胡月莲又说了一句,“基础训练是根本,你们绝不要偷懒。”

    说完,在其他围观的学员们没说话之前,胡月莲转身施施然而去。

    看着胡月莲潇洒的背影,刘红霞心中的仰慕之情滚滚而出。听过伯伯讲胡月莲的剑术超过男子许多,刘红霞真的希望自己有朝一日能够和女剑客胡月莲一样厉害。能让她伯伯这样的人都真心称赞。

    胡月莲抄下来的笔记被一众妹纸们抄,反复有人来借笔记,弄得胡月莲寝室的同学们烦不胜烦。于是同寝室的学习委员让各寝室的一个人抄下来。那个寝室的人想抄笔记,就去找她们寝室的人。

    第二天,还是有其他寝室的人在班上想借笔记。学习委员一听,心里面大大不高兴。她问道:“你们寝室不是有人已经抄走了么?”

    “人家不让我看。”来抄笔记的妹纸气呼呼的说道。

    学习委员登时就不高兴了,她乜斜着眼睛看了看那个不让人抄笔记的妹纸,然后大声说道:“我当时和她说了,你们寝室的若是要抄笔记,就找她要。不过是一段话,有什么好藏着掖着?”

    遭到这样公开的针对,那个据说不让人抄笔记的妹纸脸色变得极为难看。她的嘴扁了扁,想说什么却什么都没说。没人打擂台,学习委员也不想说的太多。她把自己的笔记拿出来递给那个没抄到的妹纸,翻开笔记本说道:“就是这一页。”

    没等那个妹纸拿走笔记,突然站起了个男生。他几步走过来一把抢走了妹纸手里的笔记,抓住那一页扯下来,撕碎之后扔进了字纸篓。接着一声不吭的走回到座位上。娶一送一:Boss扑上瘾

    所有同学都被这举动给弄到目瞪口呆或者大惑不解,也有些好像明白了点什么的忍不住捂着嘴暗笑。学习委员还从来没有遇到这样的问题,她先是目瞪口呆,接着恼羞成怒的站起身喝道:“你想干什么。”

    男生也不吭声,就跟没听到一样。学习委员身为女生,也不愿意和男生打架,她一时想用报告老师的办法解决问题。又觉得不妥,停了片刻,学习委员大声说道:“以后你的作业你自己交去给老师,我交作业的时候绝不会带上你的作业。”

    刘红霞听了这话之后只觉得心里面大为赞赏。若是学习委员向老师告状,难免会给人留下很不好的印象。现在的这个处理方式非常好的把双方的矛盾给晾出来。虽然本质还是向老师告状,却做的不让人讨厌。

    没多久,老师就到了班上。学习委员就跟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坐回到座位上,教室里面暂时恢复了平静。

    刘红霞以为那个男生会直接选择承担起责任,也就是说接受老师的批评。学习委员每次交作业的时候,都有一个列表,谁的作业交了,她自己会先检查一遍,接着在名字后面打钩。捡拾之后就见学习委员从中挑出了那名男生的作业,认真走到男生面前,把作业本放在男生的桌子上。

    男生一愣,他突然问道:“你这是要做什么?”

    学习委员一声不吭,转身就走。男生站起身从后面抓住学习委员的肩头,学习委员一把打开男生的手。男生脸面上挂不住,上去就推了学习委员一把,将学习委员推了个趔趄。学习委员也毫不客气,一脚就踹了过去。

    两人片刻间就打在一起,再过片刻,教员进来制止了这场斗殴。当天,那名男生被带走之后就没来上课。两天后,学校所有班级开班会的时候就读了学校有关开除那名男生的文件。读完文件,教员表情严厉的说道:“以后每周班会第一件事就是告知大家学校最新的宣告与处理。这次的事情已经说的清楚,我们绝不允许因为私人矛盾发生斗殴的事情。你们若是遇到这些的事情,可以找老师调解。这次学习委员的处理非常不合适,别人当然不能因为自己不高兴就打她,可她没有理由因为自己不高兴就拒绝干学习委员的工作。她的工作就是收作业交作业,她没资格拒绝给任何同学交作业。所以我们撤销她学习委员的职务。”

    刘红霞心里面大大的意外起来,老师的处理实在是超出她的道理范围。既然当了学习委员,不就是可以在权力范围内做想做的事情么。如果受气之后连反击的能力都没有,那这个职务有什么意义呢?

    就在刘红霞思考的时候,就听老师说道:“新的学习委员由刘红霞同学担任。”

    全班同学的目光同时看向刘红霞,让刘红霞整个人都呆住了。

    当上了学习委员,刘红霞觉得自己面对同寝室的前学习委员,总是说不出的尴尬。而且思前想后,刘红霞觉得除了老师所说的那个问题之外,学习委员做的一切都值得学习。她也偷偷的写了全班同学的表,交作业之前都把作业本与表做个对照。交作业的时候,把这个表放在作业本最上面。

    做了这些依旧没能让刘红霞感觉自己完全合格。她也担心自己万一遇到前学些委员遇到的问题,若是不肯吃亏。大概就只有采取暴力解决的途径。然而和男孩子打架,刘红霞并没有信心。她所学到的搏击技术大概只有刺剑一项。她等到放学之后偷偷找个没什么人看到的地方,找了根木棍对着一棵树比划起来。

    没有老师教,刘红霞也记不太清胡月莲的动作。当她刻意模仿的时候,那些动作好像记得非常清楚。然而等自己练习的时候,记忆就变得很糟糕。先是气馁,刘红霞接着干脆就按照记忆里面胡月莲教给的东西,按照自己的理解去对着树干刺。忠犬伪装了几百年

    刺剑课程上拿的木剑感觉很顺手,木棍完全没有这样的感觉。为了让临时‘剑柄’能够鼓起,刘红霞咬咬牙拿出手绢把木柄包上。这依旧不够,她左看右看,突然看到外衣上系的腰带。这个腰带在现阶段的装饰性胜过实用性,然而把腰带裹在‘剑柄’上,立刻就起了作用。拿着木棍的感觉就完全不同。

    再练了一阵,刘红霞觉得手臂开始发酸,手掌因为受到震动而麻木。就在考虑是休息还是干脆回去的时候,刘红霞就听到背后有个比较熟悉的声音说道:“练的不错么。”

    扭回头一看,刘红霞果然看到了胡月莲。就见胡月莲穿着一身飞鱼服,腰间插着一口细长的剑,从容不迫的站在刘红霞背后。刘红霞完全没听到胡月莲的脚步声,也不知道胡月莲到底站了多久。

    胡月莲走上前从刘红霞手中接过‘木剑’,先是凭空挥舞了几下,接着抬手用木剑指向树木的方向。胡月莲并没有立刻展现剑术,而是开口说道:“干什么都要用心,用剑更是如此。你可知道我当年为何要学武么?”

    “不知道。”刘红霞有些迟疑的答道,她从来没听她伯伯刘猛说过胡月莲这位女剑客私人的故事。

    “有人杀了我的亲人,还逼得我那些逃过灾难的亲人走投无路。若是不能报仇,我觉得此生根本就没有活下去的意义。”胡月莲平静的说了自己的当年的历史,然后转头问胡月莲,“你这样的必然没有经历过那种非做不可的事情。你若是想干好自己干的事情,那大概是要走投无路,不得不做。只有到了如此地步,你才会知道什么是你自己的事情。知道了什么是自己的事情,才能学什么用什么。”

    说完之后,胡月莲一个弓步,接着突刺向前。虽然动作快捷,但是一招一式都清晰的很。她前进,刺出手中的木剑,接着后退。连着八次,出剑从八个角度刺出,落点竟然完全在同一个点上。

    八次进退快如闪电,转眼就演武完毕。把木剑交还给刘红霞,又伸手拍了拍刘红霞的小脑袋,“我教给你们的剑术是用刺剑的剑术。听名字就知道,这是专门用来刺杀的剑。用在同学身上很不合适,你也就别想着这么做了。不过刺剑乃是极有用的剑术,我方才演示的是刺剑的基础。所有的动作姿势,都是为了能够快捷的把剑刺入敌人的要害。所以动作什么的都要适合你自己的情况。”

    刘红霞觉得自己好像明白了很多,正在喜出望外之时,听到胡月莲继续说道:“用剑靠的是全身的协调,想协调,要用这里。”

    接着,刘红霞就感觉到胡月莲用手指在刘红霞的脑袋上用力戳了戳。再接下来,胡月莲转身就走。她脚步轻快,等刘红霞想起对胡月莲说点什么的时候她已经走出好远。而在那里有几个身穿飞鱼服的人正在等待。胡月莲和他们汇合,一起向学校外面走。这下,刘红霞再也不敢上前打扰。

    看着胡月莲的身影消失在远处,刘红霞突然有些不明白,为何这样的好事竟然能够落到她的头上。难道是因为伯伯刘猛的关系么?可伯伯刘猛一直在外面呢。

    刘红霞在胡思乱想间,远处胡月莲身边的人也忍不住问:“胡先生,我看那个女孩虽然有点用心,也只是普通用心。而且那女孩在剑术上好像并没有什么天份。”

    胡月莲平静的答道:“天份只代表最高能达到的水平。我并不指望这个女孩子达到什么不得了的地步。”

    见身边的部属听了这话之后不再多嘴,胡月莲也觉得不用再费心了。她对胡月莲这样认真,是因为看着刘猛的面子。此时刘猛在鲸海〔日本海〕的海岛上当岛主,胡月莲也希望自己能到鲸海上另外的大岛上当岛主。维持两人的良好关系很有必要。

    给刘猛送点钱,远不如对刘猛的亲戚好些有效率。就胡月莲所知,刘猛的老婆坚决不让她的孩子们去当兵。所以刘家的子女们拥有学员身份的居然只有刘红霞这么一个女娃。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