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革宋 > 第93章 俺要当干部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93章 俺要当干部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教员,俺们女生从军的话也能做干部么?”刘红霞怯生生的问出了心中的问题。这一瞬她只觉得脸热的仿佛要燃烧起来,还有种说不出的强烈尴尬。

    很难形容教员此时的眼神,刘红霞觉得大概可以用不高兴来形容。至于为何不高兴,刘红霞却看不出来。过了片刻,教员用不高兴的声音说道:“你去好好的读读章程,不是从军之后就能当干部,当干部是另外一回事。从军就是当兵。当干部呢,就是说如果没有当过兵,就没机会当干部。”

    教员的态度让刘红霞感到强烈的不好意思,原来制度是这么一回事,看来她并没有弄清楚呢。不过片刻之后这种不好意思的感觉就消散的无影无踪,刘红霞觉得好多事情被理顺了。她思忖片刻,再次开口,“教员,现在学校的所有训练都是训练大家从军么?”

    “是。”教员回答道。也许是因为不会费力思考,教员不高兴的态度稍微淡了些。

    “谢谢。我就不打扰了。”刘红霞道谢之后选择离开。

    吃晚饭的时候,宿舍的女学员们就询问刘红霞得到了什么消息。刘红霞把教员给的说明一讲,女学员们登时就叽叽喳喳议论起来。什么是当兵,打仗是怎么回事。

    身为询问者的刘红霞边听边吃,她最初还说两句,听着听着就沉默下来。到了晚上的时候,刘红霞本来准备睡觉,然而同寝室的小姑娘中年纪最大的那个突然呜呜的哭起来。这帮小姐妹们连忙去问怎么回事,连问带劝好久,年纪最大的小姑娘才抽泣的说道:“我们要被送上战场被人打死啦。”

    刘红霞听了这话,先是忍不住哈哈笑了几声,接着就一脸嫌弃的面朝里往床上一趟,拉过被子盖在身上。她对如此荒谬的想法实在是无法理解,刘红霞有时候听伯伯说过,包括刘猛在内的众人学了知识之后为赵嘉仁赚到了巨大的财富。所以赵嘉仁才有钱在包括刘红霞在内的这些年轻娃娃身上投入巨大的投资。只要稍微想想就知道,若是刘红霞等人被送上战场战死,赵嘉仁投入的钱就打了水漂。正常人绝不会这么做,聪明如赵大官人更不会如此。

    除了这些基本现状外,刘红霞的伯伯刘猛更是对刘红霞强调,任何事情都要学着做准备。就算准备的充分如赵嘉仁的船队,还是会遇到无数的风险,甚至是生死考验。所以赵嘉仁现在搞的军训,就是为了让大家学到应对战争的能力。若是想让女生送死,还用送去战场上么?见识过溺婴的刘红霞觉得把这些女生丢在山里,她们大概撑不了几天。

    其他姑娘有些人在劝,有些甚至受到了情绪的影响,也低声的哭泣起来。这让刘红霞觉得烦不胜烦,也让刘红霞感觉自己和这些人真的是有巨大的差距。这差距不是学习能力,又或者是对世界的判断。这种差距好像是两条路上的人,她们本来就不该见面,却因为上学这个因缘际会奇妙的碰面。然后双方随着认识,越来越认识到在她们之间存在着天堑鸿沟般的差距呢。

    也许是心里面有了定位,刘红霞对那些同学的说法根本没去听,于是就这么睡着了。

    第二天醒来,刘红霞觉得精神不错。她起来洗漱之后就准备吃饭,而同寝室的其他同学一个个看着精神萎靡,无精打采。

    白天上课的时候,教员让学员们进行队列训练。只练了几遍,刘红霞同寝室年龄最大的妹纸突然站在原地呜呜的哭泣起来。教员板着脸走上去命令她服从命令继续队列训练,这位妹纸干脆坐在地上放声大哭,同时叫嚷着‘我不要去打仗!我不要去打仗!’

    教员也不废话,直接对妹纸喝道:“很好,你不要去打仗,那就站起来去签字,签了字就可以不去打仗啦。”

    听到这话,妹纸慢慢停住了哭泣。此时有女教员过来把妹纸拽起,带着她去旁边签了字。有人带头,跟着有不少人当场就去要求签字。当天晚上,参加军训的人就少了一成。第二天又少了一成,第三天,再少一成。之后的四五天,人数只剩下原本人数的一半。特别是女生,更是剩下原本人数的三成不到。

    那些脱离的人全部被转移到福州城区那边的学校,剩下的这帮学员开始合并寝室。刘红霞同寝室的学员只剩下那个会背木兰辞的妹纸,其他人都走了。现在寝室里面又充满了人,刘红霞心中好奇,也不知道这些新来的同学又能坚持多久。

    第一天大家搬进来,第二天一大早这些人醒来之后就开始打扫卫生。刘红霞原本寝室的那些妹纸们中间刘红霞觉得自己大概是最勤快的,现在她发觉自己未必是新寝室里面最勤快的一个,至少那些同学们的勤快程度并不亚于自己。

    简单打扫了一下,就到了开饭时间。妹纸们纷纷结束手里的活计,在门外拍打掉身上粘的灰尘,回来拿了碗筷就前去食堂打饭。那个会背木兰辞的妹纸叫贾玲,她讶异的看着新室友们的表现,忍不住低声对刘红霞说道:“乖乖!这些人看着真不一般啊。”

    刘红霞连连点头,她完全赞成贾玲的评价。

    时间又过了半个月,学校里再次来了大批的新学员。刘红霞在里面看到了她在泉州的同学,曾经有些空荡的学校再次充满了人员。学校的校长也变了,由泉州学校的校长出任这里的校长。

    校长居高临下的大声喊话,他每一句都有好些人跟着一起呼喊,让数千名学生都能听到。“现在全校有四千三百多人。所有学员都是敢于面对考验的同学。我在这里告诉诸位,你们选择从军就是选择了艰苦,选择了上进。上进就意味着解放,上进就意味着有力量不受欺压,上进就是你们将有机会成为干部。诸位同学,你们有谁知道什么是干部?”

    有学员举手想回答。因为距离的远,刘红霞好像听到了点声音,却完全听不清楚学员说了什么。没多久,校长高声喝道:“有同学说干部就是当官。这说法不对,当了干部之后,你们的爹妈是谁,这不重要。当了干部之后,你们是穷人或者富人,这不重要。当了干部,重要的只是你们自己,你们自己有多大的能力,你们就会被安排什么样的工作。为了让你们拥有更大的能力,你们还会被认真的培育。你们的未来只取决于你们自己的努力,你们能拥有什么样的人生,全看你们自己的奋斗!”

    刘红霞的拳头不知不觉之间就握紧了,刘红霞挨揍之后回到泉州,刘猛过了两天之后非常认真的把刘红霞叫到面前正色说道:“红霞,我带你出来的目的是想让你不留在乡下,想让你在城里能够过上好点的日子。然而现在我又想更进一步,让你能够成为一个有能耐的人。什么叫做有能耐,就是你能靠自己养活自己。不用靠别人,甚至你可以养活别人。可这就要你自己争气,还得有运气。红霞我跟了赵知州就是运气,当时我完全不知道跟了他会怎么样。之所以选了跟他,完全是当时没有更好的选择。到现在我才知道我也许做了这辈子最好的选择。你有没有这运气我不知道,我是真的想让你有。”

    紧握着拳头,刘红霞觉得自己好像一只手已经抓住了她伯伯所说的运气。接受军训,服兵役,然后就有机会成为干部。一旦成为她伯伯刘猛那样的干部,刘红霞就可以像她伯伯刘猛那样得到机会。而每一次机会都带来了财富、地位、声望,以及知识。

    即便紧握着拳头,刘红霞还是忍不住闭上了眼睛,她觉得只有这样才能掩盖住她想哭的冲动。

    学校的统计快速送到赵嘉仁手里,他手下三万多娃娃和少年,从适龄的八千多少年里面弄出来四千三百肯接受军训,甚至有可能派上战场的学员。赵嘉仁也不知道该说多还是少。

    提起笔,赵嘉仁写了一份公文,“从今日起,愿意接受军训的学生改称学员。其他非适龄以及不愿意接受军训的还继续称为学生。”

    想了好几次,提笔之后又放下,赵嘉仁最后还是提笔写了解释。学员是未来干部的预备役,为了能够有所区别,这个称呼绝不能错。

    放下笔,赵嘉仁也不再考虑这两个称呼之间也许会引发的问题。这个世界是必须有等级的,越是追求平等的制度就越需要等级。士大夫们要懂得历史,要知道过往。就赵嘉仁知道的‘过往’中,新中国教育设计的目的是淘汰和过滤学生,而美国的目标很明确:“不落下一个孩子”。所以采取筛选淘汰政策的中国,绝大多数中国孩子都过关了,成为合格的社会成员。采取‘一个都不落下’的美国,抛弃了80%的娃,当饲养者的权贵与被当做猪养的民众,两边之间出现了恐怖的天堑鸿沟。

    该怎么来形容这种分级别的制度呢?赵嘉仁想来想去,就在那份有关名称的解释后面填了一句‘表彰先进,鼓励后进’。

    刘红霞并不知道自己不知不觉就‘被先进’了。她发现自己的新室友们的加入让她的生活节奏明显快了许多。首先就是她再也不是寝室最早醒来并且爬起来的那个。每天醒来之后,刘红霞就能看到总有一两个铺位上是空的。

    其次,刘红霞发现自己再也不是最勤快的那个,新室友每个人每天都要整理打扫一次铺位。而且大家还能互相帮助,在梅雨季节来临之前把所有的东西都拿出去晒了一遍。

    最令刘红霞感到意外的是,以前的时候所有学生每天天色昏暗后就放学。现在教室里面竟然提供了蜡烛和油灯。这些学员们都增加了晚自习。原本黑漆漆的夜晚现在被灯火照亮。

    学校里老师的数量增加了三倍,班级规模缩小为原本的一半。根据每个学员的科目进程,进行了全新的课程内容。而且学员们的伙食补贴增加了一倍,从每天十文变成了每天二十文。

    除了每天都要进行的军训之外,所有的学员都开设了战斗技能训练课程。刘红霞看到了那个令她仰慕的身影。胡月莲回到了福州,并且承担起学员们的刺剑课程。

    胡月莲并没想到自己居然会到学校当了教官,而且赵嘉仁命令胡月莲返回的理由是要检视一下胡月莲的十番队。

    十番队成员基本都是倭国人,准确的说,是身手不错的倭国人。更准确的说,是一票身手不错并且愿意靠自己的身手在大宋劳务交易市场上换钱的倭国人。

    好在学校并非是坐班制,胡月莲只用在上课的时候去马尾学校,其他时间还能安排自己的工作。

    “我接到了贾相公的命令,要我们进入渤海,在燕地登陆。”赵嘉仁召开的会议上有好几名干部,胡月莲就是其中之一。

    托了测量人员辛勤工作以及燕地和山东地广人稀的福,测量队测量出了北方沿海好些地方的经纬度。一张带经纬度的地图就摆放在众人面前。有了经纬线与刻度,众人可以非常清楚的确定目的地和福州的距离。

    赵嘉仁指着地图说道:“你们放心,贾相公绝没有让大家去和蒙古骑兵死磕的打算。他的意思就是让我们在燕地骚扰一下,让蒙古人感受到来自海上的军事压力。你们能看到,我们在天津……,在直沽寨登陆,距离蒙古盘踞的大都就没多远。忽必烈要把蒙古的首都从和林搬迁到大都,若是能这时候动动手,想来忽必烈也不会很开心。”

    胡月莲翻了翻眼睛,“这还是要打啊。”

    赵嘉仁并没有因为这尖锐的话而生气,这么危险的事情他自然很谨慎。下意识的摸着下巴,赵嘉仁慢条斯理的说道:“我们没有骑兵,所以打到大都城下很危险。我只是在想,是不是派人去骚扰一下。只是骚扰,绝不希望大家把命给搭上。”

    刘红霞并不知道上头的谋划,她只是知道学校里面贴了告示。最近要选拔一批学员进行野外训练。认为自己够强壮的学员,请自行报名。也没多想,刘红霞就到了教员那里报名参加。既然走上了这条路,刘红霞认为自己不该放弃任何机会。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