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革宋 > 第88章 向北方运输人口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88章 向北方运输人口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胡萝卜、青豆、香菇丁、洋葱用油炒了,再与五分熟的鸡块炒至七成熟,之后加入姜黄与其他辛香料配置成的咖喱粉炖。从厨房飘出去的香气以及让等着吃饭的食客们有些急不可耐。

    在港口这种劳动力密集的地方新增了好几家以辛香料为卖点的饭铺,在码头工作的人们把饭铺挤的满满的,大家多数都点上一份咖喱盖浇饭,再叫一份鸡蛋花紫菜汤。没什么钱的选择鸡肉咖喱,有钱的就能在鸡肉、猪肉、羊肉中做出选择。那些年轻的工人还会再要一个咸鸭蛋。这些饭店提供的咸鸭蛋腌的极好,蛋黄油滋滋的,味道也极佳。

    四月间在福州港口做工的人数并没有特别大的变化,有这几家新饭铺的加入,其他饭铺的生意明显就差了。看着那些生意兴隆的店铺,看着他们完全一样的门头招牌,咸亨饭店的周老板脸上都是怒意。

    干生气也没用,谁都知道这些新饭店是福州知州赵大官人手下的产业。周老板于是怒气冲冲的开始指挥伙计擦拭自家饭铺的桌椅。看着那些用了十几年,已经被擦拭的锃光瓦亮的桌椅,周老板心里面生出些后悔来。

    在开办这几家饭店之前,赵大官人的手下有个叫袁弘杰的挨家挨户的询问各个饭铺,愿意不愿意‘加盟一千碗连锁饭铺’。如果肯加盟的话,除了传授标准的烹调菜谱,还有从燃料到碗筷在内的各种统一管理。

    听了这种建议之后,周老板毫不迟疑的拒绝了袁弘杰的要求。这摆明的就是要强取豪夺咸亨酒店。当时其他饭铺的老板们也被吓得够呛,大家商议之后都表示要团结起来共同抵御赵大官人的邪恶计划。大家甚至还做了预案,若是赵大官人强行动手,大家该去怎么告官。

    然而之后的发展真的是大出意料之外,赵大官人并没有强行夺取饭铺的产业,任何地方都不可能整齐如一。几家原本经营的就很差的饭铺自暴自弃的向赵大官人屈服了,于是他们的招牌拆掉,换上了‘一千碗’连锁饭铺的新招牌。不过一个月的功夫,那些曾经维持不了的饭铺就让其他饭铺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

    回想这些变化,周老板觉得心中非常后悔。当时就算不答应,也不该惊弓之鸟般采取全面拒绝的手段才是。赵大官人之前在福州担任福建路提点刑狱,手下也有船队。就几年前的经验,赵大官人自己的官声还是不错的。至少周老板没听说这位赵大官人搞过什么抢夺别人财产的事情。如果当时能静下心多听听建议的具体内容,就算没有加盟,是不是也能够从中间得到些好处呢?

    没有客人,伙计们也无精打采。看着这帮家伙们的表现,周老板叹口气,他决定再与其他饭铺的老板碰头开个会,看看是不是想办法弄清楚这些咖喱饭的原材料与烹调方法。虽然这就牵扯偷师的问题,可周掌柜心里面却用‘之前他们就说过要传授菜谱’作为说服自己的理由。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周老板自己也偷偷派人买过咖喱饭。他试吃之后真的被骇到了,咖喱饭的烹调技法与现在福州的饭菜没什么特别不同,不同的是里面的调味料。这是周老板从未吃过的味道,他绞尽脑汁也没想出该如何去模仿或者找到能与之抗衡的味道。

    站起身准备往外面走,周老板突然停住了脚步。因为街上传来了脚步声。若是一个人两个人的脚步声自然不会影响周老板出行,那是好多人走过来的动静,能把整条街都占满的人行走时的动静。

    把愤怒暂时放到了一边,周老板停在自家门口驻足观看。和周老板相同,街边所有人靠在街边观看经过的人流。为首带队的人身穿正面黑色内里红色衬衫飞鱼服,手里拎着长棍。周老板并不知道这种明代出现的衣服的典故,他只是知道身穿这种衣服的人是航海行会的人,或者说是赵大官人的部下。

    红色飞鱼服带队后的是身穿黑色飞鱼服的人,他们身后是大队的人。以周老板的眼力,一眼就能看出这些人都是福建乡下人。这不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多乡下人跟着赵大官人走,周老板听到他店里看热闹的伙计们正热烈的讨论着‘这是第二次吧?’‘不,这是第三次!’仙之恶少

    见这帮人完全没有因为店里萧条的声音而发愁,周老板心里面就一阵恼怒。正考虑是不是呵斥他们的时候,周老板却被些变化给吸引了。第一年的时候前往什么海岛开荒的农民都是男子。第二年的时候前往海岛开荒的人里面就有些人带着老婆同去。今年的队伍可比前几年的更大,几乎每个人都带着老婆孩子,周老板还看到了一队娃娃。看得出,这帮娃娃并没有父母带领,带着他们是些婆子。

    这下周老板懵了,对这些娃娃怎么也跑去荒岛开荒的愿意,他怎么都想不出来。一时间,周老板甚至忍不住回忆最近有没有发生大量孩子被盗走的传闻。

    然后周老板看到了一个有比较深刻印象的身影,那是身穿赤红色飞鱼服的袁弘杰。对于询问是否要加盟‘一千碗’连锁店的说客,周老板发觉自己暂时没办法有个确定的想法。

    如果袁弘杰得知别人把他看成说客的话,他一定会很不高兴。飞鱼服是个套装,黑色飞鱼服里面如果是穿红色衬衣,就意味着是管理层。袁弘杰读书一直很不顺,到了这即将四十岁黄土埋胸的年龄,他终于迎来了人生的高峰。

    从一个贫穷的读书人到年入几百贯的航海行会干事,袁弘杰已经再也不关心钱财。至少他老婆再也不就家里的钱财提出任何负面看法。现在袁弘杰是一个拥有十几万人的强大组织里面比较高阶的干部。

    济州岛第一阶段的两年开荒结束,那些参与开荒的福建百姓们签下了一份新的合约。在济州岛上租用赵嘉仁的土地耕种不收租子,不过他们每年必须把三成产物用不高的价格卖给赵嘉仁。除此之外,他们还有要参与巡逻等劳役。

    肯跑到海外开荒的农民都是在本地走投无路的无地农民,面对这样的条件,八成以上的农民都选择签约。剩下没签约的一成农民或者是因为家里父母执意不让他们离开。或者在济州岛上赚了些钱,想用这些钱在家乡尝试翻身。

    袁弘杰负责统计发送人数,至少这一成多没签约的人并没有在人数上有所体现。实际上前往济州岛的人数是最初的八倍还多。有新的无地农民加入了去济州岛的行列。因为知道济州岛的情况,老开荒者和新加入者都拖家带口,他们都不想让家里人留在福建受苦。

    沿着这股庞大人流边缘快步进发,袁弘杰想赶在这帮人登船之前抵达码头。方才传来了新消息,又有六艘船抵达福州码头。这下来自济州岛的船只就有了六十艘。此次共有七万多大人孩子要到济州岛,船队已经竭尽全力运了几个月,送四万多人上了岛。到六月就开始进入梅雨季节,这一个月的时间里面多一艘船就能提前一点把人运完。

    人太多,袁弘杰用了自己的最快速度亲自赶到码头,把最新的编组调动书给了码头的负责人。负责人一看这个报告,登时就愁眉苦脸起来,“袁干事,这突然再调整,是要为难我们啊。”

    对面这么讲,袁弘杰倒也很爽快的说道:“这件事是我原本安排不周。还请大家多担待啦。”

    说出这话之后,袁弘杰觉得自己都有些讶异。若是以前,他无论如何都不敢说这话的。实际上袁弘杰知道自己更早之前还以为自己是拘于面子而说不出这样的话,那时候的他并不知道自己是不敢说这话。

    刚到福州的时候,大家都沉浸在突然有了这么多劳力的欢喜中。济州岛那地方现在就缺乏劳动力,别说七万人,就是十七万人到了岛上都不会有闲人。于是一个计划出炉了,于是各路人等都被派出去把人给送到各个港口去聚集。

    然后大家发现自己并没有足够的运力把这些人快速运输到济州岛上去。

    若是那些人在家待着,还可以让他们吃自己,吃家里。可这帮人集结到赵嘉仁这边之后,赵嘉仁这边就必须提供食物和住宿。

    事情搞成这样,立刻有人提出让这些人先回家等候消息。甚至不用面带不快的赵嘉仁否决,有基本常识的干部们自己就表示否定。那些人背着包挑着担走那么远才走出大山,让他们费那么大的气力再回去的话可就太过份啦。重生之奋斗在后宫

    最后经过讨论,让住的近的先回家等,优先运输家里远的那些人。然而来的人数量如此之大,依旧存在处理不了的问题。袁弘杰算是第一次接如此巨大的任务,那时候他觉得万念俱灰。他认为把事情搞成这样,赵嘉仁必然不会再重用他。有了这样的心理负担,袁弘杰觉得自己的前途彻底完了。

    然后赵嘉仁就请大家吃了顿饭。先站起来敬酒的时候,赵嘉仁看着一众垂头丧气的家伙,他笑道:“大家不要气馁。我可以告诉你们,到现在为止,我对大家的工作很满意。我们面对问题的时候并没有被困难吓倒,如果有人说我们到现在还有五万人没运走的话,我要说,咱们现在已经运走了两万多人,而且还是在没有大量拥挤的情况下运走的。大家不要怕别人说什么,关键是我们自己是不是竭尽全力。若是真的竭尽全力,那就没什么好后悔的。”

    说完之后,赵嘉仁一拍身边的袁弘杰,“来!和我一起与大家敬酒。”

    听了这话,袁弘杰鼻子一酸眼泪差点流出来。他最担心的就是失去赵嘉仁的信任,现在确定赵嘉仁对大家没有失望,对袁弘杰没有失望,他立刻就恢复了信心。

    工作的辛苦此时根本没有被袁弘杰放在心里,他连忙端起酒杯准备跟着赵嘉仁一一给大家敬酒。他心里面还感慨,原本的时候应该是大家给赵嘉仁敬酒,赵嘉仁顶多一次性的说句‘给大家敬酒’,然后事情就结了。现在事情整个反过来,赵嘉仁要给大家敬酒。

    这念头出来之后,袁弘杰突然灵光一闪,忍不住大声说道:“我有个主意。”

    这话太突兀,把众人弄得迷惑不解。袁弘杰虽然知道此时大概不是谈这个的时候,但是他心中只想着尽快解决问题。带着火烧火燎的感觉,他率直的说道:“我们这边虽然不够住,但是那些被先安排回家的那些人经常来打听什么时候轮到他们出发。我们不妨问问这些人可否能找到让人临时住短时间的地方。他们也有几千号人,若是能安置同样的人数,也能让我们省心很多。顶多我们给钱,他们本来就缺钱,能有钱赚,应该会更加上心才对。”

    把这番话一气说完,袁弘杰觉得心里面焦躁的感觉降低了一些。正如赵嘉仁所讲,找到这么多人没错,而且以赵嘉仁的运输能力,把这些人全部运抵济州岛不过是两三个月内就能完成的事情。唯一问题就是没办法把这么多人集中安置,只要这帮人暂时有分散的地方住,还能有效通知他们,就算是解决了此事里面最大的问题。

    敬酒暂时停止,一种干部们对袁弘杰提出的建议进行了讨论。大家觉得有试试看的价值。一加执行,效果比想象的要好很多。那些住的近的人得知了有钱可赚,立刻发动力量。以他们推荐的地方,别说一万多人,就是临时住五万人都没问题。干部们甚至不用再去帮忙,他们只管去看看那些找到的临时安置点是否安全,对其挑挑拣拣就行。

    解决了此事之后,袁弘杰觉得自己变了很多。在确定自己不会被撵出核心圈子后,袁弘杰明白了自己以前总是因为无法得到这样的突破,所以活在‘不敢’之中。因为任何失败对他都是致命的,都将断绝他的一切。

    此时居高临下的看着级别低于自己的港口负责人无奈的接下了计划外的工作,袁弘杰笑道:“此事是我临时增加的,这次我回去之后给大家写加班申请。一定让大家拿到加班费。”

    听了这话,港口负责人才带着笑容答道:“这都是为了早点把人送到,应该的,应该的。”

    袁弘杰继续是一副谦虚谨慎并不盛气凌人的表情,他甚至准备现在就去把加班申请的事情给办了。有了稳固地位的现在,袁弘杰发觉自己终于可以按照圣人的教诲去做。做事不拖拉,宽于待人,严于律己。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