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革宋 > 第87章 接种牛痘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87章 接种牛痘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景定四年四月,四百多人围绕着上百头小水牛正在忙活。这四百多人里面有两百多人都有出过天花后留下的疤痕,他们主要是加固小水牛的牛栏,并且不让别人靠近。

    牛群的情绪貌似还算稳定,不过整理的还算干净的牛都是母牛,它们的**部位上此时出现了一些非正常的部位。红肿之处,艳若桃李;溃烂之时,美如醴酪。

    赵嘉仁就在四月初一带着老婆孩子抵达了这里,那些穿着白大褂的医生们紧张的工作着。他们把脓液吸出来,然后用蒸馏水稍稍稀释一下。尽管已经有了在济州岛的经验,医生们还是颇为紧张。毕竟此次接种牛痘的可是赵嘉仁一家。

    跟在赵嘉仁一家身边的是那些股东,他们紧张的看着医生们的处理,完全不理解从这些牛身上取得的恶心脓肿到底有什么用。

    先用酒精给赵嘉仁的肩膀上消毒,医生用消毒之后钢片在赵嘉仁肩膀上划了个伤口,接着把沾了牛痘脓液的药棉给按在赵嘉仁肩头上的伤口上。即便是没有接受卫生知识之前,那些股东们也不会做这么恶心的事情,现在他们的心里面更加无法接受。

    给赵嘉仁一家种牛痘没有花费太久的时间,很快就轮到股东们了。股东们这下个个都开始退缩,这做法未免太过于邪乎,与其说是医疗,倒更像是巫术。在众人迟疑的时候,却见齐叶挽起袖子坐到了借种的位置上。医生们也不想耽搁,立刻就处理起来。

    看着准备接种牛痘的人们排成长队,齐荣走到赵嘉仁面前,几乎是呲牙咧嘴的问赵嘉仁:“赵知州,你这到底是何意?”

    赵嘉仁并不在乎这样的小疼痛,他夫人也不很在乎。不过他夫人正抱着赵嘉仁粉嫩嫩的儿子,心疼无比的哄着。听齐荣此时问了这么一个问题,秦玉贞看向齐荣的目光里面很不友好。

    齐荣能理解这种不友好,然而他还是觉得此事太诡异,以至于根本不会在乎这点。此事可关乎齐荣的性命呢。见齐荣找到赵嘉仁,其他股东们也纷纷围上来。赵嘉仁既然当众接种牛痘,就说明这不是赵嘉仁欺骗大家。不过见识到了那些脓液,股东们都非常不安。我们的第一初恋

    赵嘉仁对这帮人笑道:“天花不仅会感染人,还会感染牛。不过也不知道为什么,天花在牛身上发病比在人身上发病毒性小。我曾经在游学的时候读过一家人收藏的书,说有个地方闹天花,给牛挤奶的村姑都活下来了。可没接触牛的死了好多人。后来有免疫的思路后,想起此事,这才用这种法子。虽然不知道接种之后会不会免疫,至少还没人因为接种牛痘而得了天花。”

    对于这帮股东们是否愿意借种疫苗,赵嘉仁根本不在乎。防疫学是一门非常有意思的学问,有些传染病只用将病菌杀死后,注入体内,就能生出抗体。然而更多的就不能这么简单的处理。赵嘉仁知道他穿越前,中国科学家已经搞出了直接基因改造生成疫苗的技术。

    在这个宋末,赵嘉仁果断抛弃了这个想念。在当下的技术条件下,他只能按照传统积累的知识来走。牛痘就是利用毒性很弱的牛类天花病毒来让人类生出对天花病毒的抵抗能力。利用牛型传染病的不止牛痘一种。另外一种是非常著名的肺结核疫苗卡介苗,它是两位科学家把牛肺结核病菌借种在牛胆汁马铃薯培养基上,一代代的进行驯化。两个人花了13年时间,经过230代的驯化,终于得到了新型低毒肺结核病菌。接种这种疫苗之后就能产生出对肺结核病菌的抵抗能力。

    每次想到前辈们艰苦卓绝的努力,赵嘉仁就忍不住油然生出一种自豪与使命感。在这样的心情下,对于股东们的不快也消失了。赵嘉仁笑道:“此事不勉强,我只是建议诸位最好这么做。这么多都不怕,你们又有什么好怕的。”

    说完,赵嘉仁从妻子手中接过已经不再哭泣的儿子,一家三口就开始走向接种队伍里面显眼的位置。心中对接种牛痘非常担心可不止是这帮股东,赵嘉仁这次公开接种的目的就是要让大家看到连身娇肉贵的赵知州都接种,以打消其他人的不安。金辉岁月

    这次一共给四万多人接种了牛痘。基本都是赵嘉仁的部下,还有一部分是福州的官员与小吏。结束接种的原因是一百多头小母水牛的脓液用光了。牛痘在牛身上发病的毒性很弱。牛的反应不是死亡,而是出点脓包就完事。

    最后一天弄完,赵嘉仁也觉得轻松了许多。他也不想在福州外海的琅岐镇这个岛上吹风,下一次接种需要一段时间。因为要弄到正在发病的天花病人的脓液,这个条件并不那么容易满足。因为运输病人的时候很容易就传播病毒,别还没接种成功,先散播起天花来。而且集中弄来上百头没有得过天花的小母牛可不是容易事。若赵嘉仁不是身为福州知州,他也没办法完成。

    就在下令收摊之时,赵嘉仁看到一伙几十号人很抱团的前往码头,看着是要乘船离开。在众人中间的是一个身穿官服的男子,看那服色是一名衙役。

    瞅见这群人,赵嘉仁的脸色自然而然的变得很难看。这就是大宋的特色,彻底黑了心的小吏体系。整个大宋包括现在已经退休的官员,也就是那两万多人。而在编的衙役们数量也不算多。不过每一个衙役都有几十个甚至上百个编制之外的手下。那些收税,设卡的等等工作,都是由这些小吏带领这帮小吏的编制外手下完成的。

    身为安徽人,身为一个造纸厂的二代,赵嘉仁对安徽基层非常了解。看到这种局面,赵嘉仁就觉得自己仿佛看到了安徽的基层。

    在新中国的大城市,这种事情基本就不存在。所谓的‘雇佣人员’只是一个卸责的手段,实际上所有公共制度下的人员都有一个完整的编制。出了事情可以追责。赵嘉仁曾经对此精密的关系非常排斥,现在他认为想解决大宋的问题,不是减少官员,而是要扩大官员队伍。将小吏队伍消灭。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