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革宋 > 第86章 股东们的私下串联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86章 股东们的私下串联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顺风顺水的赶回泉州,赵嘉仁匆匆赶回家。进门就见他夫人正板着脸带孩子,还好娃小,根本不知道从脸上看表情。听到推门的声音,小娃娃比老妈更早的抬头看出去。看了几眼,小娃娃又低下头在床上慢悠悠的爬起来。

    “我……回来啦。”赵嘉仁对老婆说道,他自己很奇怪,声音为何就颤抖起来。然后就见他夫人慢慢抬起头,眼睛中已经满是泪水。赵嘉仁几步跨过去,握住夫人的手,夫人的眼泪顺着脸就往下滑落。然而直到情绪恢复,两个人并没有说什么‘再也不要出去’的话。

    离开泉州之前,赵嘉仁召开了航海行会大会。等众人恭贺完赵嘉仁高升之后,赵嘉仁让众人坐下。他站在位置上大声说道:“诸位,咱们都要面对事实。如果这次航海能够安然归来,我等就要在南海航路上开辟聚居点。开辟聚居点需要的首先就是卫生防疫。天花、鼠疫、霍乱。这三种传染病一定要先通过疫苗来解决。”

    赵嘉仁的话说完,这帮股东们并没有特别的迷惑。航海行会是近代股份制度,也就是说每个股东都有权力和义务。至少赵嘉仁定下的公司制度中,第二条是‘所有股东都有在公司工作以及接受教育的权利和义务’。

    理由当然很简单,大地是圆还是平的,会直接影响股东的判断。做人自然有各种差异,对世界的基本认知必须一致,否则就没办法做出令人信服的决定。正因为有这样的规定,股东们都被逼着上夜校。几个月下来,使用过显微镜之后,他们都养成了饭前便后要洗手的习惯。而且大家通过实践发现,全家讲卫生之后,家里头疼脑热的小病也减少了很多。

    “鼠疫、霍乱会慢点。天花的全面防疫可以在近期准备开始。”赵嘉仁很有信心的继续说道。

    “多近?”一位脸上有着麻子的股东问道。

    看他脸上的麻子点,赵嘉仁就知道这位出过天花。赵嘉仁微笑道:“大概两三个月吧。只要最后的……实验结束,我就能确定了。”

    说完之后,赵嘉仁连忙补充了一句,“这得等我到了福州之后。”

    股东里面齐荣忍不住问道:“赵知州,你说的那个免疫系统能起作用?”

    赵嘉仁看了齐荣一眼,就在众人觉得赵嘉仁准备再讲解一番的时候,就听赵嘉仁说道:“你信不信是你的事情,我是准备给我儿子接种牛痘。我全家都要接种,你们若是不嫌弃,可以和我们用同一批疫苗。”

    “真的?”齐荣眼睛瞪得溜圆。若赵嘉仁没说谎,齐荣的选择只剩下同意或者不同意。任何其他话都不合适。

    “的确是真的。我自己就到处走,若是没有这些疫苗,我心里面也很是不踏实。”赵嘉仁有些没好气的答道。说完之后,他也不给这帮人大惊小怪的机会,用一句“准备好了我就会告诉你们,你们把钱备下,到时候你们要多出些”,就把股东接种疫苗的话题终结。

    “至于在外面派驻的事情,就按照宋泉岛的模式,征召人前去。这些人也要接种疫苗。”赵嘉仁顺着谈论的思路继续向下讲。

    “为何我们要给那些人出钱?”齐荣的问题说明他也跟上了节奏。此言一出,一众股东们都纷纷点头。

    赵嘉仁早就料到这帮人会有这样的问题,他大声答道:“你们修个庄子能阻隔穷人靠近你们,但是只要空气流动,只要水在流动。只要飞鸟从你们的庄子上飞过,你们就避不开细菌。我们和我们祖国的羁绊远比我们想的要深厚的多。而且现在泉州、福州往来的商船经过的地区比以前大得多。带回来的商品数量是以前的几倍,以后更会变成十几倍,几十倍。就算大宋没有那么多疾病,海外的人没文化,不懂得卫生知识,他们中有传染病的几率更大。在这种时候,就更需要卫生防疫。这种事情不是眼睛一闭就可以当做没发生的。”

    这番铿锵有力的话讲完,股东们还在沉默之时,却有掌声响起。赵嘉仁看了一眼,鼓掌的人是他的同年司马考。就见司马考神色郑重,用鼓掌来表达他的态度。有司马考带头,齐叶、以及出任航海行会干事的袁弘杰都开始鼓掌。

    这些人全都是赵嘉仁的部下,他们情绪饱满,态度坚定。其他股东虽然对赵嘉仁这番话未必支持,却也找不出反驳的道理。只能尴尬的听着赵嘉仁那派的人热烈的表达他们的态度。

    看股东们都不表态,赵嘉仁继续向下发表态度。研究防疫的钱赵嘉仁出大头,所有股东们是不是反对已经不重要。赵嘉仁自己是要尽力而为的。

    “诸位的咖喱饭吃着感觉如何?”赵嘉仁沿着脉络继续谈新问题。

    股东们被各种奇妙角度的发言弄得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不等他们回答,赵嘉仁说道:“我要在沿海城市开设饭庄,向百姓推广咖喱饭以及辛香料调味品。这东西不是香料,辛香料就是要普及到民间。诸位想来都有自己的路子,所以我欢迎诸位能够在这方面各显神通。”

    虽然切入点非常另类,然而此事的谈论角度非常正经。齐荣又忍不住开口,“赵知州,你这推广说着容易,可没有几个月时间只怕是没办法推广开吧。更何况我们千里迢迢运这么多东西过来,就要便宜卖?”

    赵嘉仁看了袁弘杰一眼,干事袁弘杰立刻开口说道:“齐董事,运回来的货没人买,就算是把价钱定到天上去也没用。辛香料和香料不同,还有存储时间。你要是想窝在手里等着卖高价,可别说我没告诉你辛香料越放越糟糕。”

    参加学习的不仅有股东,赵嘉仁的部下更要接受教育。这些小事就不用赵嘉仁来讲,他把这些交给专门负责的人来做。趁着袁弘杰说话的时候,赵嘉仁正好喝口水,润润喉咙。顺道休息一下。

    齐荣心里面一阵的遗憾。他原本以为南海贸易买卖的都是香料、犀角等物。没想到从南海回来的齐家船队管事带回来了南海的情况。南海地广人稀,气候炎热。而且犀角、香料在南海也不是常见的商品。出发前的满心想着能够海捞一笔,现实却让齐荣非常失望。

    没有香料,齐荣希望能靠赵嘉仁搞的辛香料捞一笔。没想到赵嘉仁的思路竟然是用薄利多销的手段普及辛香料。这样的思路与齐荣的思路也大相径庭。看赵嘉仁态度坚决,齐荣干脆就不再多话。

    等股东会结束之后,齐荣把几名股东请到了自己的钱庄来。提起今日的股东会,其他股东心中都有股子气。赵嘉仁这个年轻人在股东会上颐指气使,众人年龄都大赵嘉仁许多,心中都不服气。

    齐荣说道:“诸位。等船队回来,我们今年是不是每家自己组个船队出海。老是跟着赵知州的船队,是不是太受制于人啦。”

    听齐荣的建议之后,其中一名股东立刻拍着大腿表示同意,“我等早就该如此。”接着这位就对赵嘉仁跋扈的作风进行了严厉的抨击。看得出,他也受够了。

    其他的股东也对抨击赵嘉仁的话露出深以为然的表情,从别人对赵嘉仁的怒骂中,他们也得到了内心的释放。然而等这位骂完之后,赵氏船队的投资人问道:“我问了我们家的学生,他们都在学习那些什么理论知识。都是地球是圆的,还有夜晚是地球的阴影。根本没有如何测量的手段。我让人翻遍了书籍,也让其他人看了书。都没找出端倪。你们说赵知州是不是在防着我们?”

    “他怎么防着我们?”最初那位大骂赵嘉仁的股东立刻紧张的问道。

    齐荣对赵嘉仁有意见,不过既然有其他人发泄了不满,齐荣也不想去猛烈抨击赵嘉仁。他说道:“我看所有学生上的都是一样的课程。也许是更高级的课程才会讲这些东西吧?”

    最初大骂赵嘉仁的那位猛的拍了下桌子,恨恨的说道:“那咱们就让咱们各家的学生去上高级课程啊。我不知道你们为何让子弟去上赵嘉仁开办的那些什么学校。我让我家子弟去,完全是为了学他们如何能知道海外那些岛的位置。我原本以为是有什么老水手引路,可打听了个遍。赵嘉仁手下根本就没有来什么老水手。比较起来我家船上的水手远远看到一些岛,就知道的确是从那里走。反倒比赵嘉仁的水手强。可赵嘉仁的水手却懂得怎么在茫茫大海上的路。只要懂这个,我们的船队就根本不用再和赵嘉仁的船队一块搅和!”

    看得出这位从最初就有这样明确的打算,然而谋划没能得逞,他整个人看着非常失望。不过这位发泄了情绪之后看到其他众人颇为冷静的看着他,立刻有些不好意思的答道:“我是觉得赵嘉仁对咱们如此提防,我们又何必对他那么死心塌地。”

    齐荣表面上并没有丝毫不快,然而他心里面就把这位给拉到了黑名单里面。齐荣并不是想抛开赵嘉仁单干,他只是不想像现在这样完全受制于赵嘉仁而已。可面前这位方才所说的话里面透露出来的信息则是‘他要掌握赵嘉仁的技术知识后单干’,对于这样本来就完全没有合作打算的人,齐荣也不愿意与他有什么合作。齐荣甚至觉得这次会议之后就没必要和这位合作啦。

    会谈结束,齐荣理了理自己的想法。他发现自己也有些意气用事,那位情绪激动的股东情急之下说的测量的事情让齐荣非常在意。他以前可没注意到赵嘉仁的船队与其他船队的不同。齐荣其实以为南海早就有一条非常稳固的航线,之所以大宋的船队没办法使用这条航线,是因为蒲家控制了这条航线。

    现在齐荣才有点明白过来,原来赵嘉仁根本就没有使用蒲家的航线,不知道赵嘉仁怎么掌握了在茫茫大海上测量位置的法门,他的船队走了一条全新的航线。事情如此,齐荣觉得自己得静下心来好好做做准备。至少要等到他的船队返回之后,认真打听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把这个心思放到一边,齐荣又忍不住想起那位猛烈抨击赵嘉仁的董事。原本齐荣觉得这位城府不深,看事情有些糊涂。当齐荣对事情的看法有了变化之后,他发现自己对那位股东的评价并不正确。至少与齐荣相比,那位股东对于航海的理解水平以及实际航海水平都远远胜出。在齐荣开始认识到赵嘉仁的有着特别秘密之时,那位股东已经用了好几个月时间去致力弄到赵嘉仁掌握的法门。

    从结果来看,那位股东并没有成功。但是他毕竟先干了几个月,想来他的收获应该比齐荣这门还没摸到的人要大很多吧。

    考虑了这位之后,齐荣又忍不住回想起赵嘉仁。齐荣原本觉得赵嘉仁太显摆,可对航海术的了解多起来,齐荣才发现他对赵嘉仁的判断应该也有重大偏差。齐荣现在能确定的是,赵嘉仁根本不在乎别人组建船队自行去进行南海贸易。光是航海术这一条,他就远远将其他海商抛在脑后。拥有如此之大的优势,齐荣甚至觉得赵嘉仁有资格这么做。

    赵嘉仁并不知道有股东想造反,因为他根本不在乎。他最清楚自己的船队到底拥有什么,那些脑后有反骨的家伙若是真的知道了双方的差距在哪里,他们唯一的选择就是继续追随赵嘉仁,直到他们花十几年甚至几十年把知识学到为止。现在就敢脱离的家伙,只能说他们没有好好学习。

    此时让福州知州最在意的就是牛痘。天花、鼠疫、霍乱,是对人类社会威胁极大的烈性传染病。现在赵嘉仁手下的这帮人可都是非常有效的劳动力,他们已经是人而不是单纯的口。那帮小娃娃们很多都接受了四年甚至六年的教育。眼看着要到了丰收的时候,赵嘉仁决不允许一场瘟疫就收割了他的成果。

    急急忙忙赶往福州,福州知州兼福建路安抚使赵嘉仁在福州坐堂了。知州的第一条命令就是‘在琅岐镇租地,运牛过去。’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