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革宋 > 第84章 离开临安的新理由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84章 离开临安的新理由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三公子,这些人堆如此之多的金银铜钱,难道就只是为了显摆?”赵勇开口问。

    街道两边的钱庄厅堂中摆放的金银铜钱并没有让赵勇感到震惊,不客气的讲,赵嘉仁在临安的商业据点一年销售总金额也接近百万贯。身为负责人的赵勇对钱并不是那么敏感。

    “你怎么知道他们的金元宝银元宝里面不是空心的?”赵嘉仁神色轻松的反问。

    赵勇一时没能反应过来,正在开动脑筋对‘空心元宝’进行联想。步如烟已经噗嗤一声被逗乐啦。她可能觉得自己放声大笑太影响形象,就掏出块手绢掩着嘴笑。

    被这样欢乐的情绪影响,赵勇也露出笑容。不过他自己到没被逗乐,而是边苦笑边说道:“铸造空心的元宝会不会太费事。”

    赵嘉仁这么讲其实并非是要嘲讽。因为对阿基米德有关浮力的故事印象比较深,所以赵嘉仁很容易就联想起空心金银。此时赵勇说的正经,赵嘉仁的思路也很快正经起来。他改变了自己的说辞,选择了另外一个说法,“那就采取铜元宝包金包银的办法。铜的分量也很重,包银包银之后也看不出来。”

    旁边的步如烟听着赵嘉仁与赵勇的对话,被逗得捂住嘴肩头一阵阵的抽搐。觉得自己得好好缓缓,步如烟干脆不走了。就这么捂着嘴笑了一阵,步如烟擦去笑出来的眼泪,无奈的对停步等他的两个老爷们说道:“你们难道对这些钱庄这么不放心么?就算钱庄这么做,大概也只是担心有人偷抢他们的金银吧。”

    赵嘉仁冷静的答道:“钱庄不这么做我才不放心。不仅仅是说要保护自己的钱财不被偷窃,这些金银若是用来营运,每年收益也非常可观。在商言商,他们若不能全心全意去经营,那就是没干好本业。”

    步如烟一愣,她盯着赵嘉仁仔细看了片刻,这才问道:“赵知州,你希望今日所见的是个精明的人物吧?”

    对这样的聪明问题,赵嘉仁爽快的答道:“当然。若对方是个精明人物,很多事情就能谈,至少知道什么不能谈。若对方只想着如何确保赚到钱,那就没什么好谈。”

    眨巴了一下眼睛,步如烟把问题憋回肚子里。在她这行里面,对于不知道的事情就一定要问。傻男人们很乐于表现自己的知识,对于无知的女性,男人们很容易就生出一种要去保护的冲动。但是女性对于‘不理解’的事情最好选择闭口不言,男人非常较真,他们对不同观念的容忍度很低。

    即便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该不说话,并且做到了不说话,步如烟还是对赵嘉仁的看法很不理解。既然承认钱庄的目的就是该赚钱,为何又会觉得钱庄若是只想着如何确保赚到钱,那就没办法谈下去。这两个观念貌似互相冲突。

    想见赵嘉仁的钱庄不止一个,双方见面的时候有五个钱庄的东家亲自出面或者派人出面。谈话的厅堂很素雅,并没有外面那种钱气冲天的张扬。几个人坐下之后,钱庄那边开门见山的说道:“赵官人,我等听闻赵官人打开了到南海的航路。想着派人乘坐赵官人的船去南海做买卖。却不知赵官人可否答应。”

    “这有什么不答应的。”赵嘉仁回答的非常爽快。

    见赵嘉仁回答的如此爽快,这帮钱庄掌柜们倒是讶异起来,为首的那位忍不住问道:“真的?”

    赵嘉仁就简单的把做海商与经营海上航运的概念给掌柜们讲了讲。长江上也有航运,这个理念很容易就让钱庄东家或者东家代表们面露若有所思的表情。按照赵嘉仁所讲,他手下的航海行会将构建起整个南海的航运网络。未来将有大量船只往来于南海和大宋之间。更重要的是,这些船也将往来于南海各岛之间。若是钱庄愿意投资海商,就可以乘坐航海行会的船只去南海做生意。

    南海在大宋眼中是外域,是化外之地。然而在赵嘉仁的描述中,南海就是赵嘉仁的后花园。他的船队在遥远的南海称王称霸。这话怎么听都让钱庄的东家觉得大言不惭。

    “我等知道了。”虽然不是刻意的,钱庄东家们的态度很自然的就冷下来。身为谨慎的钱庄东家,大家很不喜欢赵嘉仁的这种狂妄。

    赵嘉仁也挺失望。这帮人既然是开钱庄的,他们对于海商的知识水平比福建钱庄差太多。真的是话不投机半句多,至少在现阶段,赵嘉仁觉得这帮人派不上用场。于是他也有想离开的冲动。

    就在这么尴尬的情况下,临安钱庄团中的一位许东家开口说道:“赵官人。你手下这位赵先生在临安赚了这么多钱,搬运到福州去路途遥远。为何不在我们这里投些钱,吃点利息。”

    “我在福州要用钱。”赵嘉仁果断的回答。他也就是从去年开始才不缺钱,之前的时候真心穷的要死。而且上一世临安城破的印象太深刻,赵嘉仁完全不考虑把钱留在临安。在福建还有赵嘉仁可以保护这些钱财,在临安积累大票钱财是为了便宜蒙古人么?

    很明显,赵嘉仁的话很不如这帮临安钱庄团的意,眼瞅着会面就这么直接滑向无疾而终。不管是赵嘉仁或者临安钱庄团都没有挽救这次会面的意思,又经过几句毫无意义的聊天,赵嘉仁就起身告辞。

    毫不遗憾的走向街道的出口,赵嘉仁看着钱庄里面的堆积的财物,他突然想起了后世的聚宝盆图案与这些造型颇有相似之处。此时就听步如烟不解的问道:“赵知州,你为何对这些人如此苛刻?”

    “没什么好合作的,也就没什么好谈的。”赵嘉仁答道。

    “竟然没什么好谈的?我看赵知州根本没和他们谈啊。”步如烟更是不解了。

    赵嘉仁听步如烟倒是有些认真的样子,他可不想如同对待钱庄东家的态度对待步如烟。毕竟步如烟的价值不同,所以赵嘉仁解释道:“有些事情没办法谈。我只问步姑娘,你可知他们的利息是多少。”

    “利息,我听闻是四成。”步如烟答道。

    听步如烟说的靠谱,赵嘉仁答道:“利息高到这般地步,我为何要从他们那里借钱。我手里的钱自有用处,也没必要与临安的钱庄合作。”

    “……原来是临安的钱庄自视甚高啦。”步如烟讲了这句之后便不再多话。

    一行人出了街道告别后各自上了交通工具。赵嘉仁突然问赵勇,“你可否让步姑娘投钱到我们这边?”

    赵勇先是一愣,接着答道:“现在利息这么高,我哪里敢这么做。”

    赵嘉仁没有再说什么。他此时又找到了一个新的必须离开临安的理由。临安这地方的资金成本高的离谱,而赵嘉仁完全无法接受这样的成本。在福建路,赵嘉仁的营运成本极低。在占领济州岛之后,赵嘉仁的原材料成本更低,营运成本几乎全部是各种薪水,一文钱就当做一文钱花。要是按照临安的这个营运成本,赵嘉仁早就破产了。

    确定了这些之后,赵嘉仁亲自前往贾似道的府邸。和想的差不多,贾似道并没有见赵嘉仁。看得出这位左丞相同样有自己要忙的事情。而一个知州的任命无疑不是贾似道必须立刻解决的问题。

    又过了两日,赵嘉仁的老爹派人到商业据点来叫赵嘉仁回家。赵嘉仁一进门,他老爹就面带喜色的对赵嘉仁说道:“三郎,今日有人告诉我说官家已经告知政事堂,要让你领了福州知州的差事。”

    “哦?”赵嘉仁一愣,他没想到事情最后竟然会如此变化。在所有人当中,赵嘉仁最不抱希望的就是官家宋理宗。这位老先生对于权力的感觉很到位,所做的选择都有很深的政治意味。上次他下旨颁布覃恩,给了赵嘉仁福建路提点刑狱的差事。那次是贾似道在后面做了不少努力,还因为宋理宗想提升赵氏宗亲在朝堂内的发言权。这次宋理宗又做了什么样的政治决断呢?

    没等赵嘉仁弄明白这里头的关节,贾似道连夜派来了仆役,要求赵嘉仁明天一早就去见他。虽然还是不清楚宋理宗的打算,赵嘉仁能确定老爹的消息很可能是真的。至少赵嘉仁觉得宋理宗已经对贾似道有了些疏离的感觉,这位官家貌似有些忍不住想给贾似道一些敲打。如果不是这样,左丞相贾似道大大方方的给宋理宗一个顺水人情就好,何必把赵嘉仁叫去。

    这段时间里面积累了太多一定要回到福建路的理由,赵嘉仁此时心中沸腾着强烈的情绪,贾似道的不满根本不在赵嘉仁的考虑范围之内。怀着坚定的信心睡下,第二天一早醒来,赵嘉仁梳洗之后饱饱的吃了早饭,接着直奔贾似道的府邸而去。

    南宋的丞相是手握大权的权相,身为权相,就有可以几日一上朝的特权。至少在赵嘉仁的上一世,贾似道在宋度宗的时候就可以十日一上朝。所以即便是朝日,赵嘉仁也不担心贾似道不在家。

    果然,只是一加通禀,府内很快就出来仆役引领赵嘉仁进了贾似道的府邸。

    把赵嘉仁撂在客厅等了大概半个时辰,贾似道终于眼带血线的出现了。看得出贾似道也是刚梳洗完毕,而他的眼带以及黑眼圈都证明大宋的左丞相这几天很是辛苦。

    落座之后,贾似道开口了,“嘉仁,官家要给你福州知州的差事。我告知官家棉务的事情,官家让我问你,你是想做棉务还是想做福州知州。”

    在临安这么一阵子,赵嘉仁确定棉花的确是极大的买卖,不过福州知州是比棉花利润更大的买卖。对贾似道的问题,赵嘉仁回答的斩钉截铁:“我要做福州知州!”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