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革宋 > 第82章 来点逻辑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82章 来点逻辑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文天祥豪爽,赵嘉仁不矫情。两人为了能够不伺候贾相公碰了一杯,便不再提这件事。虽然不知道文天祥心里具体怎么想,赵嘉仁自己并不想无限的去贬低贾似道。虽然贾似道完全可以躺在他的功劳簿上吃老本,可贾似道并没有这么做。即便玩弄政治手段,即便干了很多难以评价的事情,贾似道始终在努力通过行动去解决问题。

    身为统治阶级一员的大宋官员们喝着酒自然要胡吹国家大事,文天祥突然问赵嘉仁,“赵兄弟,你觉得大宋现在最大的困难在哪里。”

    “缺钱。”赵嘉仁果断的答道。

    文天祥连连点头,看得出他认为‘奸佞当道’不是大宋最大的问题。

    赵嘉仁继续说道:“我在泉州,泉州的两千左翼军只有几艘船。每月能拿到的薪水不过两贯。虽然也发粮食,可一天一两斤口粮没油水。吃不饱。而且我坚决反对刺字。刺青是对自己非常不尊重,对人非常不尊重的做法。待遇低,军人又没荣誉,大家当兵只是为了混口饭吃。怎么可能指望这样军队能骁勇善战。”

    文天祥听了赵嘉仁的话,虽然微微点头,却皱起了眉头。等赵嘉仁说完,文天祥答道:“赵兄弟,我觉得你说的有理。可若是给禁军发更多军饷,国家岂不是更缺钱了?”

    “禁军有了战斗力,能打得北方蒙古不敢南下。那就是省钱。我听闻蒙古南侵之时,官家拿出了七千七百万贯交钞,绢一百万匹,银一百万两。这些钱用在打仗上就是打了个水漂。劳民伤财而已。若是我们北伐,攻下的土地是我们的,经过的地盘上有什么东西都往回搬。即便同样的花销,我军得到的越来越多,敌人失去的越来越多。此消彼长,大宋也会越来越强,敌人越来越弱。从逻辑上,这就是给国家节省大量钱财。”赵嘉仁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文天祥想了想,很容易就理解了其中道理。他好奇的问道:“赵兄弟,你说的逻辑是什么?”

    “逻辑?”赵嘉仁回到大宋之后第一次听到有人这么问。

    如果按照21世纪的解释,逻辑指的是思维的规律和规则,是对思维过程的抽象。狭义上逻辑既指思维的规律,也指研究思维规律的学科即逻辑学。广义上逻辑泛指规律,包括思维规律和客观规律。逻辑包括形式逻辑与辩证逻辑,形式逻辑包括归纳逻辑与演绎逻辑。

    然而很少考虑这个,赵嘉仁发觉一时没办法对文天祥作解释。思忖一下,赵嘉仁举了个例子,“逻辑可以看做因果。孟子说,故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这里面就有逻辑。”

    “有天意,故令其遭受磨难。”文天祥觉得有些明白了。

    “不不不。”赵嘉仁连忙摆手,“孟子自己大概是懂逻辑的。不过他对君主说话却用的是诡辩。实际上是遭受磨难之后动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之后,就从无能变了有能。而国家需要有能之人,于是四处寻求有能之人。于是那些有能之人因缘际会就被任用。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就因为孟子知道人都觉得自己应该格外受到厚待,就是因为孟子知道那些不懂逻辑的人就喜欢这种调调。所以他才玩弄话术,让人觉得那些人的磨难征兆着失败与后来的飞黄腾达有逻辑关系。实际上这两者之间根本没关系。”

    很久没有专门进行论述,赵嘉仁讲完之后盯着文天祥,注意着文天祥有没有正确理解这其中的逻辑关系。见文天祥皱着眉左思右想,手指还忍不住在桌上敲打,赵嘉仁为了不浪费时间,就从自己随身携带的猪皮挎包中掏出铅笔和纸张。在纸上写出‘有能’‘无能’‘需要人才的君主’‘无能的只需要心理安慰的君主’。

    在‘有能’与‘需要人才的君主’之间划上连线,在‘无能’与‘无能的只需要心理安慰的君主’之间划上连线,两条线互相交叉。

    画了逻辑关系图之后,赵嘉仁继续讲道:“孟子举的例子是有能君主找到了经过磨砺之后成为人才的臣子,但是听故事的君主完全没认识到,他其实只是追求有能君主找到有能臣子之后的结果,看着他懂得了所谓的道理,实际上不管是道理或者是现实,听故事的君主都不知道。这个交叉点意味着他们只听故事这一点有了交叉,除此之外他们永远没有交集。”

    说完之后,赵嘉仁心里面对自己更加失望了。他自己现在所说的一切都建立在文天祥也许能理解逻辑的基础之上。然而这种解释实际上根本是动用了更深刻更抽象的逻辑。要是以通俗的话来讲,大概就是‘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实际上孟子说什么根本不重要,因为孟子所说的并非事实。

    在美国待久了,赵嘉仁发现现代逻辑,特别是现代中国人的逻辑是世界上最先进的。这是因为新中国本身就建立基础本身就有深厚的中国文化积累,以及极高的革命理论基础之上。中国讲历史,中国讲唯物,中国甚至还吆喝‘辩证唯物主义’。在美国,思想界认为辩证唯物主义就是诡辩术。所以美国根本不讲这个,所以美国和新中国的大规模斗争中没有获得过胜利。

    新中国只用几十年就能走完欧美几百年的路。就是因为大家知道历史,懂得一些使用逻辑思考的能力。以赵嘉仁看,中国历代最有文化的就是新中国,次之的就是汉代。唐宋谁更有文化不好讲,不过宋代的逻辑学明显不发达。

    就在赵嘉仁做着自己我批评的时候,文天祥紧皱的眉头突然展开了。他面容凝重的说道:“赵兄弟所讲真的是振聋发聩。我觉得你说的对,可我觉得若是按你所将去看周遭一切,未免太不近人情。”

    赵嘉仁觉得一种欢喜从心而发,直冲到头上,他自己都能清楚的感受到在这种欣喜下,他脸上绽放了发自内心的笑容。逻辑就是不讲人情,文天祥的回答说明这名大宋状元是有着真正的思想水平。即便刚接触到逻辑,他就已经能感受到非常正确的方向。真的是孺子可教。

    “道可道,非恒道。名可名,非恒名。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故常无欲,以观其妙。常有欲,以观其徼。”赵嘉仁句读清晰的念诵着《道德经》开口一段。

    “难倒赵兄弟信的是道家?”文天祥还是固定的线性思维,听赵嘉仁念道德经,就做了个赵嘉仁信道家的判断出来。

    “我用道德经的话是讲述如何看待逻辑。你觉得逻辑不近人情,我虽然不认同,却也不会现在就给你讲为什么不认同。姑且讲逻辑不近人情,所以若是你无欲去追求逻辑本质,就用看热闹的心态去看逻辑的妙处。若是你想有欲去追求使用逻辑的手段,就看逻辑的运作本质。我自己认为这是对待逻辑的正确态度。”赵嘉仁解释着。解释完,他又用通俗的话讲道:“这就是实践出真知。”

    见赵嘉仁这么长篇大论的讲,文天祥盯着赵嘉仁看了片刻,突然笑道:“没想到赵兄弟竟然对这逻辑如此重视。”

    “此乃我安身立命之本,不得不上心。”赵嘉仁实话实说。

    如此认真的态度倒是让文天祥觉得赵嘉仁好像不太对劲,仔细思考了一阵,文天祥又皱起眉头,“赵兄弟,我说不近人情,是因为你对于孟子未免太苛责了吧。”

    “我可从来没有想用善恶的态度去看孟子。”赵嘉仁为自己辩解了一句,“你可知……”

    “等等。”文天祥打断了赵嘉仁的话,见赵嘉仁停下,文天祥继续说道:“天下皆知美之为美,斯恶矣;皆知善之为善,斯不善已。故有无相生,难易相成,长短相形,高下相倾,音声相和,前後相随。是以圣人处无为之事,行不言之教。赵兄弟,你不会想说的是这句吧?”

    看得出,文天祥对《道德经》同样很熟,而且赵嘉仁的确是想用第二段来表达自己的态度。既然文天祥这么讲,赵嘉仁也笑道:“你看,老子不仅有逻辑,更是将认识的层次感说的清楚。先讲述什么是世界,再讲述怎么制定标准。我只是根据逻辑对孟子有判断,这个判断不是针对孟子,而是针对所有。如果是和孟子有相同做法的人,我自然有相同的判断。这种逻辑仅仅是判断,而不含个人情绪。”

    文天祥倒是能理解赵嘉仁的话,他微微点头的同时问道:“难倒逻辑不讲善恶?”

    赵嘉仁本想随口回答一句‘逻辑与善恶有什么关系?’然而他突然想起了自己的同年司马考,赵嘉仁其实与大宋官员接触的有限,然而赵嘉仁接触到的官员里面,贾似道心胸狭窄,又过度膨胀,但是他却勇于改革,也敢对军队藩镇化的趋势进行无情打击。徐远志老成持重,对于利益划分则是非常清楚。老岳父秦虎臣为人精明,谨守本份的同时并不为恶。哪怕是陈家表兄那个糊涂蛋,当了知县之后也按照制度办事。当新教百姓杀牛之时,他也是毫不迟疑的去打击犯罪。

    大宋官员未必是什么好人,但是大宋官员貌似都有点政治理念以及政治理想。自己那位‘内退’的同年司马考就表示过对普通百姓的同情,赵嘉仁忍不住想看看文天祥的态度。他说道:“文兄,所谓善恶,那得看是谁的善恶。我问你,若是地主觉得佃农干不好农活,因此夺佃。这对地主来讲是善是恶?”

    文天祥毫不迟疑的答道:“当然是善。”

    赵嘉仁知道文天祥是江西吉州庐陵豪门出身,那可是当地大地主,所以他微微一笑,继续问道:“那佃农被夺佃之后饥寒交迫,生病而死。对他来讲夺佃是善是恶?”

    文天祥再次皱起了眉头。以他的阶级立场,实在是没办法坦率的承认夺佃是恶。

    赵嘉仁也不想难为文天祥,他继续说道:“所谓善恶,是基于利益的评价。认清楚这点,大概就能理解有对某个立场的善,就有相对立场的恶。我们宋军若是无敌天下,一战杀敌一万,对我们来讲,这就是一万的功劳,对敌国而言,就是一万的损失。我大宋军人拿到封赏,欢喜无比。那些敌国战死者的家人知道他们亲人的死讯,就有悲伤以及对我们的仇恨。在我大宋看来,这些这勇猛的战士就是国家之福,在敌国看来,这些可怕的宋军就是他们的灾厄。我们大宋百姓祈祷战士们能够被上天保佑,敌国民众则诅咒我大宋将士遭到天罚。善恶是基于利益的事情,逻辑则是讲述相对关系的事情。”

    “我……明白了。”文天祥的声音有些低沉,俊朗的面孔上仿佛罩了一层阴云。

    赵嘉仁也不想多说,便叫了伙计进来,让他们把菜拿出去再加热一下。此时还是正月天气,就这么一阵聊天,饭菜都已经凉了。

    雅间里面又沉默了一阵,文天祥长长叹口气,“不近人情!真的是不近人情。赵兄弟,我说的不是逻辑,我说的是你不近人情。”

    “我觉得我这么开朗的人,怎么都不至于落得这么一个评价吧?”赵嘉仁开始装可爱。

    文天祥正色摇摇头,“赵兄弟,若是别人知道你用这逻辑来看人,不知道大家会怎么怕你呢。”

    说到这里,文天祥给自己倒了杯酒,接着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酒壮怂人胆,即便知道文天祥绝非怂人,不过赵嘉仁还是有些不怀好意的想。

    放下酒杯,文天祥继续正色说道:“我不是说逻辑不对,我也不是说赵兄弟不对。我想说,正因为这是对的,才吓人。”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