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革宋 > 第81章 各种外任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81章 各种外任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一个人的精力永远是有限的,不管是多么认真的人,看了几十份奏章之后也会脑筋不好使。董宋臣对此有深刻的了解,不仅是他自己处理內侍省事务的时候有充分经验。看着官家或者政事堂的相公处理公务,他们也有同样的表现。

    依照官家的命令进入大殿,轻轻一扫官家面前的那些奏章动了多少,董宋臣就确定自己静心排列的奏章顺序起到了作用。若是把赵嘉仁的奏章放在第一位,心力还算强劲的官家就会觉得应该谨慎点。虽然不是刻意要优柔寡断,但是人们在精力充沛的时候总是喜欢多浪费点精力。

    连续几份有明显同样脉络的奏章让官家感觉到重复的枯燥感之后,一份与之前不同的奏章就很容易引起官家下决定的兴趣。內侍们必须谨守许多事情,特别是绝不能欺瞒官家,董宋臣对此非常清楚。然而內侍们影响官家的手段可未必就是公然做什么,自作聪明的人一定会被识破。

    行礼之后侍立在官家面前,董宋臣就听到宋理宗说道:“马光祖推荐赵嘉仁做福州知州。你觉得如何。”

    确定果然是这件事,董宋臣立刻正色答道:“官家,不知赵嘉仁可否向官家说过他想做福州知州。”

    “说过。”宋理宗虽然政务繁忙,年纪也大了,却还不至于完全忘记。

    “既然如此,官家想必有了御裁。”董宋臣按照非常普通的流程答道。当家作主的是宋理宗而不是他董宋臣,凡是理解不了这个的內侍下场都非常凄惨。

    “不知为何,总觉得难以决断。”宋理宗对着非常信任的董宋臣说了心里话,“我觉得贾似道只怕未必肯答应此事。”

    “贾似道为何不肯答应?”董宋臣顺着宋理宗的话向下引导。

    “他提过想建立棉务,要赵嘉仁的棉布官营。”宋理宗对朝政的掌握可一点都不差。

    董宋臣对此也有了解,话到了这里,董宋臣答道:“官家。贾似道要用官位钳制赵嘉仁,难倒官家也要用官位来钳制赵嘉仁?”

    交谈到此结束,宋理宗心中豁然开朗。若是让赵嘉仁的棉布官营,不过是一道诏书的事情。若是宋理宗用官位来要挟赵嘉仁,那对宋理宗就是耻辱了。挥挥手,宋理宗让董宋臣下去,他自己继续处理奏章。

    离开大殿,董宋臣松了口气。赵嘉仁想做福州知州的事情算是正式摆上台面,此次董宋臣也只能暂时说这么多。以后能否继续推动,也得看局面。当然,也存在宋理宗立刻就批准的可能。在此事再次进入利益博弈之前,董宋臣也得先等机会。

    董宋臣并没有报恩的意思,更没有因为要报恩,所以不惜一切代价都要帮着赵嘉仁把事情办成的打算。身为內侍押班,董宋臣认为赵嘉仁也能理解这些。反正不管赵嘉仁是否理解,董宋臣都因为自己并没有去故意坏了赵嘉仁的事情而感到问心无愧。

    赵嘉仁也没有把董宋臣这个因素考虑在内,董宋臣曾经干过推荐丁大全的事情,于是引发了整个朝廷内的极大反弹。他此次能回来,必然不敢再触霉头。所以赵嘉仁也没将董宋臣作为推动主力。

    既然过了正月十五,赵嘉仁就准备前往贾似道府上拜访。然而给贾似道送拜帖的侍卫回来禀报,贾似道竟然说这几日他忙,没空见赵嘉仁。看得出棉布的事情根本不在贾似道最优先考虑之内呢,这个现实让赵嘉仁感觉颇为不爽。

    贾似道的确是左丞相,但赵嘉仁现在也是每天上下几千贯的人。把他拖在临安动弹不得,这种对生命的浪费真心是令人非常不爽。就在有些坐立不宁的时候,有人递上拜帖,指明是给赵嘉仁。赵嘉仁也不知道这人生地不熟的临安到底有什么故旧。他当时的故旧同年司马考正在泉州上课呢。

    接过来一看,赵嘉仁登时就来了精神。这是文天祥送上来的拜帖,上次见过文天祥之后,赵嘉仁对他印象极佳。连忙打开拜帖,原来是文天祥约赵嘉仁吃饭。

    ‘文丞相’相邀,赵嘉仁怎么可能不答应。他刷刷点点写了回信,答应此次相见。不过要将聚会地点改到赵嘉仁临安商业点开设的酒肆中。

    赵嘉仁曾经在这里给留守商业点的部下开了个年会,请大家一起吃吃饭。当时大部分员工都回去过元旦,人员不多。此时再到,就觉得人气旺了许多。

    赵嘉仁身高超过180,文天祥比赵嘉仁还高些。加上他肤色白皙,身材魁梧,真的是众人目光的焦点。此时赵嘉仁再没有初次见到文天祥的时候那么震惊,当这位外貌丰伟的男子汉形象替代了形容枯槁的楚囚形象之后,赵嘉仁越来越觉得文天祥就该是这样。这样的美男子才有号召力,能够支撑历史上的南宋小朝廷抗争。若是领导人一看就是大烟鬼般的模样,部下看着就感觉没信心呢。

    两人在雅间坐下,饭菜很快就端上来。吃喝片刻,赵嘉仁又找到了喜欢文天祥的另外一个理由。这位‘文丞相’出身豪族,所以举止中没有任何大惊小怪的意思。更没有那种故意大惊小怪以讨别人欢心的行为。

    现在的刑部判官文天祥并不知道赵嘉仁的想法,他把杯中的酒一饮而尽,然后说道:“我也是刚得知赵兄弟回到临安。我已经马上要放外任,所以就急急忙忙与赵兄弟相聚。若此时再不见面,也不知道下次见面得到何时。”

    赵嘉仁在这个时代算是1240年出生,文天祥比赵嘉仁‘大四岁’,1236年出生。文天祥是宝祐四年的状元。赵嘉仁是宝祐元年的进士。所以赵嘉仁笑道:“不知文兄到哪里高升。”

    “知江南西路的瑞州。”文天祥爽快的答道。

    “江南西路……”赵嘉仁一时也不知道该说啥。江西一直不是什么富裕地方,一位堂堂状元被送去那里的一个州做知州。绝不是什么好安排。

    见赵嘉仁表情如此,文天祥倒是笑道:“我一直觉得贾似道乃是奸佞,屡次上表。台鉴都是贾似道的人,他们也屡次弹劾我。前些日子,我又上表讲贾似道乱改旧制。看来贾相公是决心要将我撵走。”

    没想到文天祥竟然与贾似道之间还有这样的恩怨纠葛,赵嘉仁倒是颇为意外。可此时的赵嘉仁连是不是该多话都没无法决定。

    “赵兄弟,你此次应该是能做京官了吧?”文天祥毫不以自己的事情为意,而是爽快的问起赵嘉仁来。

    “我想做福州知州,不想做京官。”赵嘉仁也如实以告。

    “为何。”这次轮到文天祥不解了。在大宋,大家都想做京官,谁都不想三年一轮的孤身在外。

    “做了京官,我可不觉得我能伺候得了贾相公。”赵嘉仁忍不住对文天祥说了实话。

    听到这话,文天祥先是一愣,接着放声大笑。开怀大笑一番,文天祥端起酒杯,“赵兄弟说得好。为了能不伺候贾相公,干了这杯!”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