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革宋 > 第78章 上下求索只为官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78章 上下求索只为官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灵隐寺方丈法海大师看着四十岁上下,但是仔细瞅着又给人感觉像是三十岁左右。赵嘉仁很少在大宋人脸上看到类似21世纪中国大城市人口的气色,因为营养均衡,有一定运动量,却没有过于沉重的体力劳动。所以造就出一种‘看着不缺’的感觉。法海大师就给了赵嘉仁这样的感受。

    看到赵嘉仁满含深意的看着自己,法海大师主动解释道:“赵施主,你与佛门有缘。僧伽罗国乃是佛国,极少与中土联系。据天童禅寺方丈讲,赵施主的船队每年可以往来于大宋和僧伽罗国一次。能到僧伽罗国与当地高僧探讨佛门精义,老衲早就有此想法。”

    这话对赵嘉仁毫无说服力,他根本不相信这位法海大师真的有如此坚定的礼佛之心。大宋寺院不纳税,所以每所寺院都有不少土地与收益。在新中国的时候,赵嘉仁觉得寺院被红卫兵各种摧残,真心是很可怜。见到这些坐拥几万亩甚至几十万亩土地的寺院,赵嘉仁自己就很想化身红卫兵头子,将这帮大和尚拖出去好好斗争一下,并且将他们的田产归于国有。

    当然,此时没收寺院田产还不是最关键的事情。赵嘉仁露出了开心的笑容,就如他真的相信法海大师有着去西域礼佛之心一样。“大师,这又有何难。明年北风起之前,请大师先给寺里面那些有梵语底子的僧人恶补梵语,出发前我会通知大师。你可知僧伽罗与天竺有自己的药学。那些药学调配出的秘药可以延年益寿,可以有驻容之效。而且据说源自天竺的小乘佛教还有欢喜禅,用了秘药之后可以即坚且久……”

    法海大师听了之后露出淡然的微笑,“赵施主,我们是大乘佛教,不双修。”

    “也对也对。”赵嘉仁点头表示认可法海大师广博的知识,但是他还跟了一句,“在天竺,那咖喱饭提神去毒,吃了之后再来杯恒河水都没事的。”

    法海大师听了赵嘉仁的这段话之后有些理解不能。恒河之沙已经是中国成语,但是这样的一条河应该是很美的才对。为何赵嘉仁真诚的语气怎么听都好像都隐含某种难以形容的恶意。

    作为灵隐寺偌大财富的管理者,法海大师并不想做出任何让赵嘉仁心存芥蒂的事情。即便没有南朝四百八十寺的盛景,大宋也不缺乏著名寺院。哪怕学艺不精,各大寺院也不至于没有粗通梵语的僧人。而在南宋到现在也只有赵嘉仁这一个能够从海路抵达僧伽罗与天竺的强大海商。

    既然赵嘉仁喜欢天竺的秘药,法海大师真的愿意与赵嘉仁合作。搞寺院经营需要噱头,法海大师无心参与海商,但是很想从天竺请回一些舍利等佛陀的遗宝。甚至不用请回真的舍利,只要灵隐寺宣称他们请回了真舍利,那些佛教信徒自然就信了。那时候香火钱少说也多赚好几倍。

    见赵嘉仁有合作的意思,法海大师带着大资本所有者历练出来的从容镇定答道:“赵施主所命,灵隐寺必然遵从。还请赵施主多来鄙寺盘恒。”

    虽然不知道灵隐寺方丈法海有什么盘算,赵嘉仁觉得已经在利益上达成了互通有无。印度辛香料杀菌保健,对于延年益寿有作用。天竺的医药学很发达,香料医术非常完备,属于经验体系,可以整套引进。那句‘干了这杯恒河水’绝非嘲讽,赵嘉仁真的认为印度三哥不是傻子,若是咖喱没用,他们不可能如此坚持食用两千年。

    去年从狼牙修国返航的时候,船队上的船员们也吃咖喱饭,也有人不怎么喜欢这个味道。可大家普遍认为,吃了咖喱,牙就不流血了。还能下饭,而且咖喱汁浇到饭菜上,在颠簸的船上也不会弄洒。

    意外得到了如此助力,赵嘉仁欢欢喜喜的在法海大师的陪同下参观了灵隐寺。与寺里的长老们亲切会面,并且见到了寺里懂梵语的高僧,祝愿高僧们强化梵语知识,通过使用梵语来为国家的事业为佛教发展添砖加瓦。

    此时天色已晚,赵嘉仁索性在法海大师的邀请下在寺里住了一夜。第二天一早,他就带人回家。走到大门,就见有一队人竟然早早就到了门口。看服饰竟然是內侍。

    没等赵嘉仁分辨出是哪位押班,就见轿帘掀开,从里面走出个高高瘦瘦的內侍。此时有小黄门跑了过来,行礼之后尖声问道:“请问这位官人可是赵嘉仁赵知州。”

    “正是。”赵嘉仁侍卫答道。

    得到确定答复,小黄门立刻说道:“董押班有请赵知州。”

    赵嘉仁此时已经看到了那个高瘦的內侍,确定那位就是董宋臣。老爹赵知拙说过董宋臣回京,赵嘉仁只是没想到这位董宋臣回来的如此之快,更没想到这位竟然回到临安之后就跑到灵隐寺烧香拜佛。

    上前与董宋臣相见,不过是三年时间,董宋臣看着衰老许多,头发都变得花白。眉眼间再没了那种锐利如刀的感觉,看上去就是个老人。

    “赵知州,咱家谢过赵知州还敢过来与我相见。今日你我在此偶遇。却不知道朝中那些大臣们知道之后会怎么编排呢。”董宋臣声音里面颇有感慨。

    而赵嘉仁听了之后哈哈一笑,“哈哈!董押班,以我的愚见,要说什么的人无论遇到什么都要说。我等既然问心无愧,何必在乎别人说什么。”

    “赵知州说的是。倒是我自寻烦恼啦。”董宋臣脸上也露出了点真正的苦笑。说完之后,他又正色说道:“上次那玻璃暖房的事情,还没当面谢过赵知州。此次正好多谢。”

    见董宋臣要行礼,赵嘉仁再上前两步拉住董宋臣的手,顺道靠近董宋臣,低声说道:“董押班,你看得起我,让我帮忙,我怎么能不帮。此次董押班回来,我也有事。”

    董宋臣听了之后神色立刻就严肃起来,方才那种疲态顷刻就消散的无影无踪。仿佛是一把蒙尘的利刃被拂去岁月的尘土,再次露出本来面目。不过董宋臣的声音也不大,他这等人自然知道该做怎么做,“不知赵知州有何事。”

    “我泉州知州的任期已经到头,我要做福州知州。”赵嘉仁低声答道。

    “要做?”董宋臣低声询问着他认为的重点。

    “对。我要做。”赵嘉仁强调了他的想法。

    “咱家刚回京,已经不能如几年前那般。”董宋臣表达着自己的看法。

    “我会请人推荐。”赵嘉仁答道。

    见赵嘉仁如此识相,董宋臣满意的答道:“若是官家有意,咱家定然不会让别人当了福州知州。”

    简短的几句话就把事情给说下。两人都是很谨慎的人,见面之后一句话不说不合适。若是长篇大论也不合适。此时正好,两队人就各自去办自己的事情。

    赵嘉仁回到父母家,就给自己放了个假。除了给临安商铺驻守人员拜个早年之外,他就在家里看书写计划。虽然元旦到正月十五之间也有些应酬,却都是些场面的事情。真正忙碌的则是赵嘉仁的老爹,既然儿子想做福州知州,按照大宋的规矩就得由临安的大人物来推荐。赵嘉仁无法出面,身为老爹的赵知州就得出面。

    把故旧拜访了一圈,到了正月十四,赵知拙高高兴兴的回来。把赵嘉仁叫到面前,赵知拙宣布,“户部尚书马光祖觉得三郎你能让泉州市舶司安定下来,可以留在福建。即便不能做福州知州,好歹也可以再做一任。他答应我,等正月十五之后就上表推荐。”

    “多谢父亲。”赵嘉仁心里面也大大松口气。贾似道是不是靠得住不好讲,董宋臣是不是靠得住也在两可之间。不过两人只要有一个能够出力,赵嘉仁的差事就不难。

    想到这里,赵嘉仁忍不住追问:“爹,这位马尚书有没有要求什么。我管市舶司,只要马尚书肯投点钱,让他有些回报也是应当的。我知道马尚书在蒙古南侵之时出银万两,你说他又在赈灾里面花了几十万贯。再大的家底,若是只出钱,也扛不住吧。”

    赵知拙满意的看了看儿子,“这些话你该在见马尚书的时候亲自与他讲。”

    “我们何时再去拜访马尚书?”赵嘉仁果断的问。

    赵知拙自信的笑道:“哈!明日正月十五。我请马尚书到家里来饮酒,你只需好好准备。可千万不要让马尚书心中不快。”

    时间过的很快,马光祖在傍晚时分抵达赵嘉仁家里,赵家开了正门迎接。

    见到赵嘉仁,马光祖上下打量了好一阵,才转头对赵知拙说道:“果然是仪表堂堂。”

    “也就是个子高大而已。”赵知拙谦虚的说道。

    “光靠高大可没办法断绝蒙古军于大江两岸。”马光祖继续讲述着他对赵嘉仁的印象。

    赵知拙见气氛融洽,就请马光祖进厅内。此时已经摆了一大桌酒菜,赵知拙笑道:“此次是家宴,马尚书也不必再想着朝政与百姓。我们便喝几杯尽尽兴。”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