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革宋 > 第73章 接二连三的邀请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73章 接二连三的邀请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赵嘉仁刚回到父母家,吃着母亲下令做的饭,他就忍不住开始显摆起来。“娘,此次南下的船队里面有前往僧伽罗国的大和尚,若是他们带回些与佛家有关的物件,我就给您送来。”

    赵夫人听了之后并没有对物件有关,而是不解的问道:“你怎么想起派人到那万里之外去了。”

    赵嘉仁被这个问题给问的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僧伽罗盛产辛香料,而且当地地处海岛,缺乏很多物件,大宋的商品在那边可以换取大量的辛香料。当年大航海时代辛香料让欧洲的肉类加工业得到了巨大发展,赵嘉仁相信欧洲那帮人能花那么多真金白银的购买辛香料,绝非因为欧洲人是傻瓜。去德国旅行的话,那是要在啤酒节上大喝啤酒,大吃添加辛香料的德国香肠的。

    但是这些政策机密可不能对老娘讲,面对精明的母亲,赵嘉仁开始觉得自己难以回答。不过片刻之后,他索性笑道:“这不是听说那么远的地方有那么个佛国,就忍不住想去弄回来点东西显摆么。”

    赵夫人没有立刻回答,她盯着赵嘉仁看了起来,弄得赵嘉仁觉得一阵的不自在。看了片刻,赵夫人叹道:“三郎,你从小就太过于正经,遇到什么都要自己硬抗。我一直觉得你不如其他家的小儿子那样讨喜。可十几年都改不过你这秉性,却没想到成亲这才一年多,你就变啦!”

    说到这里,赵夫人眼中竟然有泪光闪动。赵嘉仁登时就懵了,按照老娘所讲,赵嘉仁的进步大概是好事,可看老娘的意思,很是因为引发这种改变的不是她这个老娘而难过呢。

    正在此时,外面有人送进了拜帖。赵嘉仁一看名刺,来的人竟然是临安知府刘良贵。这位临安知府怎么这么快就跑来,让赵嘉仁颇为不解。当然,这不速之客也解决了赵嘉仁难以回答的问题。他立刻跑去迎接这位知府。

    刘良贵见到赵嘉仁,见礼之后笑道:“赵知州,早就想和你相见。此时才见到,实在是不胜之喜。”

    “家父此时不在。”赵嘉仁害怕这位是弄错了对象,连忙说道。

    刘良贵连忙答道:“此次来就是想见见赵知府。元旦将至,不知赵知州可否愿意去饮宴?”

    赵嘉仁知道自己应该很出名,却没想到自己一个流官怎么就会被京官们如此看重。要不要去长长见识呢?思忖片刻,赵嘉仁觉得可以去试试看。

    “却不知何时?”赵嘉仁问。

    “今日晚间,我会派人来请。”刘良贵答道。

    此时已经是中午,赵嘉仁觉得自己还有空睡一觉,便答应下来。

    没想到他刚送走刘良贵,自己睡下没多久。外面很快就有人来禀报贾似道派人前来。爬起来接待外面来人,原来是贾似道请赵嘉仁明日到他府上饮酒。这下赵嘉仁开始觉得事情不太对头,没理由这帮京官对赵嘉仁如此重视。如果只是一个,那就是私交的问题。既然是两个人,那就说明牵扯到利益问题。

    这下赵嘉仁就有些睡不着了,他现在手里的利益很大。连官家都能让赵嘉仁上贡,此事只怕不会那么轻松的就能摆平。

    等赵嘉仁迷迷糊糊的睡着,又有人来把他叫醒。一看天已经黑了,前来的那位告诉赵嘉仁。刘良贵前来邀请赵嘉仁去赴宴。

    赵嘉仁带人跟着前来邀请的仆人出发,走了小半个时辰,终于抵达了目的地。刘良贵没有去画舫,而是在西湖边的一家酒楼中包了雅间。一进去,都是些穿官服的。众人互相介绍一番,都是临安的京官。众人坐下之后就开始上菜。赵嘉仁看着雅间里面点着油灯,灯光太暗。他已经很久没有在这样的环境下吃饭,虽然不至于弄到灯火通明,但是屋里面点上两三根蜡烛也不是什么特别的事情。

    吩咐手下去把带了的蜡烛拿了几根进来点上,屋内片刻就亮堂起来。赵嘉仁对众人羡慕的目光并不在意,既然确定自己已经被盯上了,便是显摆一下也不会让事情变得更糟。

    “赵知州,这几根蜡烛只怕已经有今日的酒钱啦。”刘良贵笑道,声音里面情绪有点复杂。

    赵嘉仁也笑道:“今日酒自然是刘知府请了。我只管喝,不管别的。”

    众人听了之后都是一阵哄笑,有人请喝酒,又是在如此明亮的屋子里。大家的情绪也很不错。有一位凑趣的说道:“我们不仅只管喝酒吃饭,灯火也不管。这等逍遥实在是好。”

    此时酒菜上来,赵嘉仁肚子饿了,先是吃喝一番。众人也是如此,等填饱肚子,刘良贵开口说道:“诸位。现在天下之乱,我以为是交钞太多。而交钞发行太多,百姓入手交钞之后立刻用来购买市面上的物产。结果自然是交钞越来越贱,交钞越贱,大家越不肯吃亏。于是交钞贬值日甚。不知诸位觉得我愚见如何?”

    赵嘉仁没想到这位临安知府竟然这么爽快的就发表了自己对财政的看法,大宋的官员们都有丰富的地方经历,看问题基本是对路的。特别是对交钞价格贬值的问题颇有敏锐的分析。

    不过赵嘉仁并没有说话,他一个流官,在临安城里面也没有任何根基,说什么都显得太突兀。赵嘉仁即便不希望自己能够一鸣惊人,也至少希望自己不要因为说错话而被笑话。

    然而临安知府刘良贵并没有放过赵嘉仁的意思,他直接问赵嘉仁:“赵知州,不知道你对此有何看法?”

    被人点名,赵嘉仁倒也爽快的答道:“各路交钞都是在各路通用,最近发行的交钞都是在两浙路使用。两浙路即便是物产丰富,却也顶不住如此之多的交钞涌入。更何况运到两浙路的物品收税很重,自然更加艰难。我觉得刘知府所言甚是。”

    得到了赵嘉仁的赞同,刘良贵面带喜色的继续问道:“却不知赵知州觉得该如何应对才好?”

    赵嘉仁早就考虑过这个问题,他答道:“我觉得有如此局面,大概就是常平仓名存实亡。若是常平仓还在,不过是这些交钞而已,哪里会价格起伏如此!”

    “说得好!”刘良贵忍不住大声赞道。

    赵嘉仁心里面暗叹,当年贾似道的公田改革就是基于这样的理念。他对此印象深刻。而这位刘良贵就是实际上发动此事之人。阅读,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