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革宋 > 第71章 出发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71章 出发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十月秋风起,天气变得开始凉爽起来,赵嘉仁的老岳父秦虎臣到了赵嘉仁住处之时依然满头大汗。x在门口迎接的赵嘉仁一进门立刻吩咐给老先生打水洗脸。

    胡乱擦了把脸,用胰子洗洗手。福建路提点刑狱秦虎臣就直奔后面,很快就看到正在地上的小围栏里面爬来爬去的外孙。看到自己外孙,秦提点笑的见牙不见眼。然而秦提点的闺女秦玉贞一看老爹那身跑了老远路显得不怎么干净的衣服,她挡在老爹面前,“爹,我给你换身衣服。”

    秦提典已经从夫人那里知道了点转手的‘细菌学’,这也逐渐养成用胰子洗手的习惯。即便对女儿的要求不是很满意,却也没有拒绝。站在秦提典背后的赵嘉仁看到老婆的目光看向自己,连忙举起大拇指,表示了对老婆大人的支持与赞赏。赵嘉仁也不喜欢突然从外面蹦进来一个人,就耍弄他儿子。

    而且赵嘉仁用怀疑的目光看着紧跟在秦提典背后的那个家伙,那是个看着有三十岁上下的男子,也不知道是干什么的。从他和秦提典的相对位置而言,看得出这厮和秦提典很亲近。

    有个娘,比人强。即便是面对外公,老娘依旧有绝对发言权。秦提典只抱了不到五分钟,秦玉贞就把儿子给要回去了。赵嘉仁趁势把老丈人请到花厅叙话。这时候秦提典才指着后面那位说道:“这是我侄儿,他也是出过海的。”

    “哦。”赵嘉仁已经大概明白秦提典的想法,在这时候带个出过海的人来,那定然是想在此次南下的商队里面赚一笔。

    “我这侄儿在两淮经商,与当地商人也有些交情。”秦提典讲了个更有内容的情报。

    赵嘉仁和这位秦商人打了个招呼,然后暂时沉默下来。两淮路的商人不少,虽然没有两浙路与福建路有钱,让他们拿出几十万贯钱投到海运上毫无问题。不过赵嘉仁并不想这么做,他已经不缺钱,此时让外面的资金进来,倒是有可能分薄了南下的利润。

    想了想,赵嘉仁问道:“不知秦兄这次来准备投多少?”

    “若是赵知州答应,我想带上一千匹丝绸到南海碰碰运气。”秦商人说道。

    赵嘉仁简直想翻翻白眼,一千匹丝绸要占据好几条船的空间。这位的胃口实在是不小。大概是看得出赵嘉仁的不满,秦商人陪着笑说道:“这里面有五百匹是我向赵叔叔借钱买的。”

    瞅了瞅故作镇定的老岳父,赵嘉仁确定秦家终于有心思把身家投到赵嘉仁的航运上。这不算事坏事,若是生意做到让自家人都避之不及的地步,那做事能力未免太失败。而且秦提点也挺聪明,他找了个赵嘉仁的同辈来与赵嘉仁谈论此事。若是以长辈的身份来谈,赵嘉仁大概只能接受一百匹。

    “我们航海行会有规矩,自己没有船,用别人的船,那是要出租船费。”赵嘉仁开始讲述自己的条件,说话的时候还看向老岳父秦虎臣。

    秦虎臣笑着摆摆手,“这都是你们年轻人的事。我不过是帮着你们认识。此事且不用这么着急谈,我倒是想问问三郎,你准备何时进京?”

    景定三年一结束,赵嘉仁就要回临安去,由朝廷再给他安排差事。而且赵嘉仁已经有了自己的打算,他不期待临安的高官,有贾似道在,临安朝廷里面定然是没赵嘉仁说话的空间。他此次想当的是福州知州兼福建路安抚使。实在不行的话,泉州知州也行。只有如此,他才能继续开辟南海。在临安是没办法有效遥控泉州的。

    “不知泰山何时前往临安?”赵嘉仁问。

    “我准备早些,到时候就去。”秦虎臣答道,“京城里面还有些老朋友,早点见见他们也不错。”

    “我大概要晚些。”赵嘉仁给了个回应。此时的事情如此之多,晚一天去临安就能安排的更完整些。

    沟通了一些消息,秦提典就去见他夫人。赵嘉仁和秦商人谈了起来。这位秦提典的侄儿目的明确,就是想参与到航海里面。至于多赚点少赚点倒不是重点。赵嘉仁当然也不可能真的太黑,也给了个亲戚价。虽然与股东百分之好几百的利润比不了,不过只要装秦提典丝绸的船只没沉,他怎么也能赚百分百的利润。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过去,先是老岳父带着岳母返回福州,接着就是棉花大量运到。天竺与大食商人对布匹表现了极大兴趣,甚至有些接近对丝绸的兴趣。

    到了十一月初,在庆元府与海州当过站长的袁弘杰领了七八名僧人来见赵嘉仁。一见面,袁弘杰就自信的把僧人引荐给赵嘉仁。那些僧人法号甚多,赵嘉仁听了之后也没太能记住。看着高高矮矮的和尚们,赵嘉仁用尽可能庄重的语气问道:“诸位可是自愿前往玄奘大师讲的僧伽罗国么?”

    “如此大功德之事,我等乃是自愿前往。”大和尚们立刻明确表示了态度。

    “若是自愿,那就最好。”赵嘉仁满意的答道。狼牙修国在马六甲海峡以西,赵嘉仁在那边做生意的时候已经突破了南海强国三佛齐对马六甲海峡的控制。

    僧伽罗国就是斯里兰卡,位于南亚次大陆最南的大岛上。能在这里开辟据点,赵嘉仁就可以直接与整个印度洋的商人进行贸易。在找到香料群岛之前,这里就是辛香料最重要的来源。赵嘉仁甚至考虑在那个佛国购买土地种植辛香料。作为根正苗红的中国人,赵嘉仁从来没考虑过掠夺性开发,他希望能够用农业方式来获取无穷尽的辛香料。这也是中国文明能够延续几千年的根本。

    只要能从土里种出来的,中国人就能让其发扬光大。

    到了十二月,船队满载货物南下。此次船队没有前往广州,从广州南下。而是直接从泉州直接南下。航海图已经越来越完整的现在,赵嘉仁的第一个目的地就是东沙群岛,接着到黄岩岛。再前往宋全刀,也就是纳土纳群岛。再从纳土纳群岛出发,穿过马六甲海峡,抵达狼牙修国。

    船队出发之后,赵嘉仁就接到了圣旨。要求赵嘉仁亲自押送最后一批江上战船,并且再带上一万支贡品蜡烛前往临安。

    这要求让赵嘉仁有些措手不及,一般来讲大宋流官返回临安都是过了元旦再走。除非是特别情况,否则没有这样搞突然袭击一般叫上人就走。而且这个理由还特别的怪异,居然是押送战船兼带新送上贡品蜡烛。

    贡品蜡烛本来是给泉州赵氏的任务,实际上大家都知道此事已经落在赵嘉仁头上。成了赵嘉仁个人给官家的供奉。此事再提这个,背后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实在是有些弄不清楚,赵嘉仁忍不住和退休官员司马考谈论起此事。司马考有些感冒,他脑门上勒着大宋常见的发带,裹在厚厚的棉袄里面。听赵嘉仁关心了他的身体问题之后,司马考闷声闷气的说道:“赵兄弟,自从看了细菌学之后,我按照那上面所讲的搞卫生。这一年多时间,我才因为不小心受寒生了这么一场小病。若是以前,总是得两三场病。下次我一定要把头发擦干,没擦干头发就受风,太容易感冒啦。”

    以古代人接触细菌的频繁程度,只要能认真洗手,喝开水,不吃生食,一般寿命都不会很短。赵嘉仁本来也不是想关心司马考的身体,他就把这次奇怪的圣旨告诉了司马考。

    司马考听完之后呵呵一笑,“赵兄弟是担心贾似道在里面捣鬼吧?”

    赵嘉仁没有立刻回答。他这几年的确按照规矩给贾似道通信送礼,不过两人的关系却实实在在的降温许多。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那时候赵嘉仁努力上进,贾似道也在向权力巅峰攀爬。不管是赵嘉仁提出多么看着稀奇的要求,贾似道只要觉得对他有好处,能帮助贾似道同样前进,贾似道也会认真对待。

    看赵嘉仁脸色难看,司马考笑道:“现在贾相公权倾朝野,他不仅打击异己,还全力控制朝政。我也与朝中的朋友书信来往,他们谈到贾相公,用的最多的就是跋扈二字。”

    赵嘉仁当然能理解这些。两淮安抚使贾似道与左丞相贾似道根本不是一个人,在成为左丞相之后,贾似道就再也不需要别人帮他更上层楼。现在的贾相公要驱使别人为他期待的政策卖命。赵嘉仁可没有傻到认为自己还能与贾相公保持友谊的地步。

    擦了擦鼻涕,司马考继续说道:“不过贾似道再跋扈,也动不了官家。这诏书如此奇怪,我总觉得是官家想见赵兄弟。”

    “官家想见我?”赵嘉仁有些不解。他对当今官家并没什么感觉,而且历史上官家再过两年就要驾鹤西去。对这么一个存在,赵嘉仁一点都没兴趣紧贴上去。

    “赵兄弟,你可听说立忠王为太子,朝中议论很多。”司马考提醒道。

    经由司马考这么一提醒,赵嘉仁想起了的确有这么一回事。忠王就是后来的宋度宗,赵嘉仁上一世绝大多数为官的时间都在这位官家手下。现在回想起,这位宋度宗其实也没什么劣迹,只是宋度宗对权力的感受完全不配当官家。

    在景定元年,当时的左丞相吴潜就公开询问过赵嘉仁,觉得忠王是否适合当太子。能问出这话的理由其实只有一个,那就是吴潜觉得忠王不适合当太子。赵嘉仁当时虽然认同吴潜的想法,但是他并不想掺乎此事。除了赵嘉仁有自己的打算,绝不愿意节外生枝之外,还还有‘先见之明’。宋理宗是铁了心要让忠王继位,那些反对忠王当太子的家伙们都遭到了打击。而且贾似道也是坚定支持忠王继位的一个。

    “忠王的事情与我有何关系?”赵嘉仁问司马考。

    司马考呵呵一笑,“赵兄弟,当年鄂州之战,我可也是在守城的。城内真正大功劳的是高达,是向士壁等人。若是没有他们,鄂州早就被蒙古攻破了。这些人谈及赵兄弟的时候,也都非常佩服。城内众将都知道,若是没有赵兄弟隔绝江面。蒙古军早就放手大打。他们只怕坚持不了多久。官家是极聪明的人,不可能不知道这些。而官家对赵兄弟的作为,就显得太不近人情了。你觉得这里面不奇怪么?”

    赵嘉仁倒是从来没有从这个角度考虑过,不管官家对赵嘉仁是什么想法,赵嘉仁自己已经先做了太多值得被人攻击的事情。也许是觉得心里面有些亏欠,赵嘉仁本能的认为宋理宗对自己并无好感。然而司马考所说的意思听起来好像并非如此。

    “难倒官家还是在试探我的忠心,准备大用不成?”赵嘉仁顺着司马考的意思开了个玩笑。

    司马考的表情中没有丝毫的玩笑,他轻轻咳嗽了几下,然后说道:“别的不知道,官家绝非是得寸进尺之辈。我觉得赵兄弟不妨就赶紧去临安。前面的亏已经吃了,多吃点亏又能如何?”

    听了司马考的建议,赵嘉仁觉得心里面有些清明了。他其实已经有所准备,如果不能当上福州知州,他是准备请病假。此时的事情如此重要,少当几年官又能如何。

    回到住处,赵嘉仁就告知夫人,他要前往临安。秦玉贞听了之后一愣,“三郎,你这么快就要去京城赴任?”

    赵嘉仁摇摇头,“不是赴任,只是去京城。你就不用去了,在家等着我回来就好。”

    秦玉贞的脸上闪过一丝不开心的表情。赵嘉仁轻轻握住夫人的手,遗憾的叹口气。两人每天在一起,也难免有时候因为些小事闹点别扭。不过真的这么分开几个月,这还是第一次。此时赵嘉仁心中生出的都是惆怅。

    可赵嘉仁毕竟是官员,朝廷有命,他就得服从。更何况这还是圣旨。

    幸好此时该造的船已经在长江口的华亭县那边组装完毕。济州岛也趁着北风往这边送了十万支蜡烛。挑出来一万两千支运上就好。

    十二月十五,赵嘉仁准备出发。就在他准备出发的头天,秦玉贞态度坚定的对赵嘉仁说道:“无论如何,我都要和你一起去!”

    看着夫人激动的表情,赵嘉仁叹道:“好,就一起去。”rw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