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革宋 > 第69章 乡里的拯救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69章 乡里的拯救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小孩子耐不得困,虽然刘红霞很想坚持着不睡,还是不由自主的靠着墙就睡着了。

    刘猛脸上看着气呼呼的,其实心里面还是非常心疼自己的侄女。不客气的说,就现在刘家的一众未成年人,这个侄女是看着最有前途的一个。

    在刘猛面前坐着几个乡亲,看刘猛用非常不爽的眼神瞪视他侄女,扭过头来的时候又露出温和的表情。乡亲觉得刘猛并没有因为有钱就仗势欺人。他们心里面也好过了许多。

    刘猛不仅表情到位,他还带着歉意开口了,“小孩子们不懂事,大家可千万别往心里去!等我回去之后再好好教训这丫头!”

    乡亲们回想起白天时候刘猛的侄女抱着要被溺死的娃跑去找刘猛,刘猛上去就抽了他侄女一个大嘴巴。再配合刘猛现在的态度,乡亲们能确定刘猛并非背后的唆使者。带着真心与刻意的无奈表情,乡亲开口了,“你现在跟着大官人干事,大概已经忘记咱们乡里是什么样子了吧。”

    刘猛脸上陪着笑,心里面则是很不屑的想,‘怎么可能忘记!’

    为何刘猛要尽可能带着他的亲人,特别是带着那些孩子离开福建的农村。因为只有带走他们,刘猛亲人家的孩子才有可能不被溺死。强忍住扭头看刘红霞的冲动,刘猛陪着笑说道:“大家生活都不容易。这孩子什么都不懂。”

    见刘猛这样,乡亲试探着问道:“大侄子,不管怎么样,这女娃都被你侄女抱过了,也算是和你有缘分。你愿意不愿意把这女娃抱走?”

    刘猛连连摆手,“这么大点的娃娃,我哪里有人喂养。”

    “不不不。既然有人出来拦这一下,我们也不能就这么再下手。你要是觉得现在没办法带,不妨过几个月再说。”乡亲立刻说道。

    看着乡亲那真心摆脱麻烦的表情,刘猛叹道:“都是我侄女不懂事啊。既然大家这么讲,那不妨这样。我给你们留点钱。到这孩子一岁的时候,我派人来领。”

    听到有钱可拿,乡亲立刻就眉开眼笑起来。他们带着欢喜的情绪说道:“这么好意思呢,这太不好意思了。”

    终于算是摆平了这件事,刘猛叫醒睡得迷迷糊糊的刘红霞,“走了!”

    叔侄两人牵着手走在乡间的道路上,刘红霞有点踉踉跄跄的。刘猛叹口气,“唉!真是在城里住的久,连山路都不会走啦。算了,这段路难走,我来背着你。”

    白天挨了叔叔一嘴巴,叔叔现在的和气让刘红霞突然抽泣起来。刘猛也不废话,强有力的手臂拎起侄女甩到背上背着,边走边说:“那个女人不想让她的孩子死,正好我回到村里。她就想利用你拉我掺乎此事,把她的孩子带走。红霞,这还是往好了想。现在人心可未必多好,说不定后面还有别的打算呢。你觉得叔叔疼你不?”

    听了刘猛的问题,刘红霞轻轻抽泣不说话。然而感受到叔叔刘猛正在崎岖的山路上用力行走,刘红霞才应了一声,“叔叔一直对我很好。”

    “那我对你就只有一个要求。别给我惹事。”济州岛岛主刘猛哀叹一句,身为岛主的这两年,刘猛花了太多太多的心思,经历了太多太多的事情。

    听着刘红霞委屈的声音。刘猛心里面一阵难过。当年刘红霞出生之后也是差点要被溺死的,那时候是刘猛站出来把自己的侄女给保下来。然而这直接导致刘猛生活支出暴增,这才阴差阳错投奔了赵嘉仁。

    至于溺婴的事情,在福建是非常普遍的事情。小门小户的溺婴,完全是因为养不活。一个娃从出生养到真正能够干活,那得十几年才行。即便从小就要干活,可到他们能够下地劳动之前,还是吃的多。

    不仅是穷人溺婴,有钱的也溺婴。在这个可预期寿命40多岁的如今,‘年长’的父母生下孩子,成年的儿子可不想抚养弟弟,更不想和弟弟分家产。溺婴同样是家常便饭。

    想起这些,刘猛觉得自己侄女小小年纪就有这慈悲心肠,如果不谈世道险恶,她这慈悲心根本没错。想到这里,刘猛叹道:“红霞,这次叔叔心里面也后悔。以后叔叔再也不打你了。这次的事情,你别忘心里去。”

    听到这话,刘红霞心中一痛,她一直非常喜欢自己的伯伯,结果今天当中挨了嘴巴。疼痛倒是没什么,这种被自己尊敬的人彻底否定的感受才是让刘红霞无比难受的事情。听伯伯表示了后悔,刘红霞再也忍不住,大声哭了出来。

    刘猛也不管那么多,背着侄女往他在村里的老宅继续走。现在老宅已经借给不愿意离开乡里的两户亲戚住,至少就刘猛知道的,这两户亲戚到现在就没有溺婴。

    哭了片刻,刘红霞止住哭声,她低声问道:“伯伯,哪怕多吃点苦,难道不能让小宝宝活下来么?”

    “呵呵……哈哈哈哈!”刘猛真的被自己的侄女给逗乐了,笑的越来越开心。此时已经快到老宅,前面的路也比较平坦,刘猛把侄女从背上放下,牵着她的手往前走,同时说道:“你觉得什么叫做吃苦?是没有牛肉干吃?还是没有零用钱?”

    “叔叔觉得什么叫做吃苦?”刘红霞问道。

    刘猛好不容易收住笑,他叹道:“红霞,你是挨过饿的。不过那时候你还不记事。等你记事的时候,我就跟了赵知州。只要跟着赵知州,就按月给口粮。家里有你这种小东西的,每个月还发点冰糖。那时候赵知州自己还是个光棍汉,就一厢情愿的说,给你们用点糖糊糊嘴,你们就不闹了。你们不闹了,我们就能省点心。可赵知州想错了,为了那点糖,你们天天打架。”

    听了伯伯的话,回想起自己小时候与哥哥姐姐弟弟妹妹的斗争,李红霞觉得有些讪讪的。

    此时已经走到了老宅门口,刘猛做了个总结,“这几年跟着赵知州已经不缺吃的,连肉都不缺。你这说法让我想起听先生们讲课说,以前的哪一朝,有个官家。听说百姓要饿死了,他就问,没有粮食吃,为何不吃肉糜。你说的那话就和那个官家一样。红霞,在乡里,吃苦就是要饿死。我活了这么多年,见到把你们这种小东西放心里的,只有赵知州一个人。赵知州之外的人觉得,要是大人饿死了,孩子一定也会死。所以他们只能先救容易活下去的。”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