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革宋 > 第61章 南下的船队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61章 南下的船队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蔡有灿是个二十几岁的小伙子,他万万没想到自己不过在赵嘉仁手下学了五年走船,就成了一支150艘船的大船团的副指挥。

    若是在外人看来,蔡有灿此时地位尊崇,走路带风。蔡有灿自己甚至没时间考虑这些问题。一支上百艘的船队根本不可能排成一字长蛇阵,必须分成许多船队前进。赵嘉仁的船队还好,船只都是相同的船型与吨位。其他的船只每一艘都不同,只能大概根据船只的航速将其编队。

    赵嘉仁的船只作为此次船团的骨干,偏偏是不能组成单独的船队。这些装备了火炮的船只还得分到各个船队里面作为指挥、护卫、联络船。也就是赵嘉仁的船队身经百战,船只从设计开始就有很高的适航性,这才承担起了沉重的任务。

    此时的地理划分上,广南西路并没有出海口,赵嘉仁的老朋友徐远志此时是广州知州兼广南东路安抚使。蒲家覆灭之后,广南东路在他的协助下修建了从福建到交趾的沿海灯塔。船队有灯塔指引,航速大增。

    直到最后一个灯塔消失在身后的时候,众人还没能理解这其中的含义。在没有灯塔指引下航行了一天,大伙才开始感觉到事情不太对。

    “告诉船队众人,要紧跟船队。万一掉队了,可未必有人来管。”蔡有灿让各船队的旗舰上升起了这些信号旗。这些是早就说过的事情,但是在这茫茫大海上必须格外强调。在准备阶段,赵嘉仁的学校帮助其他船只培养了许多信号手,这种最基本的情况还是能传达到的。

    副指挥蔡有灿这么想,赵宜昌的感觉就完全不同。能够回到海上,这让曾经贩卖私盐的赵宜昌回想起往昔的峥嵘岁月。不过一路航行,这种意气风发很快就被海上枯燥的生活消磨殆尽。

    “赵大哥,那个发旗语的是不是被赵知州收买了?”一日,船东的堂弟鬼鬼祟祟的找到赵宜昌说道。

    “收买?”赵宜昌感觉无法理解。

    “我问那个人,旗语到底该怎么用,他支支吾吾说不清。可到了收发旗语的时候,那厮倒是熟的很。我觉得他大概是被收买了。”船东的堂弟用一种颇为坚持的语气讲述着自己的看法。

    赵宜昌并没有这种感觉,他不满的说道:“当时让你去赵知州的航海学堂学,是你自己不愿意去。”

    “我也不知道当时竟然要学这些。而且出航之前那么多事情,我哪里走得开。”船东的堂弟努力解释着。

    赵宜昌不想再说什么。航海学堂的课程表送到的时候,包括赵宜昌在内的很多人都傻了眼。那上面列出的课程很多,不少课程都是闻所未闻。实际去上课之后,这帮人第一要学的竟然是打扫卫生,使用吊床。

    身为船长,居然要和出力的水手一样擦洗甲板。赵宜昌的第一感觉就是太过份啦。不过等他亲自到了赵嘉仁的船上参观,倒是对那干净整洁的船只大有好评。他自己做不到以身作则,至少可以让船员们努力完成。

    船上的技术工作并不多,赵宜昌学了掌舵,操帆让他的妹夫去学。旗语这种事情只能根据学校的挑选。没想到学校最后挑了几个赵宜昌船队里面并没什么特别出身的水手。

    “你别瞎想。”赵宜昌劝船东的堂弟。船上每天都只能靠旗语传递消息,对于这个唯一的情报来源不信任的话,就等于自己捂住眼睛堵住耳朵。

    那位船东的堂弟固执的坚持自己的看法,“我没瞎想。只是让那厮把旗语教给我。他明显不想教么。”

    到底是不想教还是不想学,赵宜昌实在是没精力分辨这个问题。不过赵宜昌清楚的是,现在船队不能没有打旗语的。看着船东的堂弟那固执的表情,赵宜昌说道:“等这次回去……,等船到了狼牙修国靠岸,我就告诉赵知州的人,让他们教你旗语。现在你给我老老实实的别惹事。”

    都经历过年轻时代,赵宜昌很清楚那种看什么都不顺眼的心情。他自己当年也是不法不顺,干了很多没意义的事情。此次能够当上船队的头子,正因为赵宜昌当年的确有股狠劲,能压住阵。不过在此之前,赵宜昌也因为年轻时候的胡作非为不被人信任。海上又这么闲,赵宜昌担心船东的堂弟会搞出什么来。

    南下的船队靠着北风,蔡有灿每日里都要强调各船队之间的通讯联络。海上的风并不那么如人所愿,经常出现几里之外的风就完全不同的局面。上百艘船的大船队,更是会遇到这样的问题。茫茫大海深不可测,在浅岸上还可以下锚,暂时等待。以蔡有灿的测量经验,深海里面下锚根本没用,船只只能跟着风随着水流前进。

    别人觉得船队副指挥高高在上,高高在上就得有高高在上的责任。船员们在休息时候可以打扫卫生,学习,做运动,练习海上格斗技术。副指挥的脑子里则要时时刻刻想着船队里面各船的位置。一旦失去联络,那就只能祈祷走失的船只能够幸运的与大船队重逢。

    按照时间来算,此时已经是景定三年一月七日,根据六分仪测量,走远洋的船队此时已经到了占城以南的海面。再走几天就可以抵达极大崎头,也就是后世的纳土纳群岛。自宋代以来,越南中部的交趾洋以及婆罗洲西北的纳土纳群岛已被作为中国与外国的海域分界,凡从外国来的船只,过了纳土纳群岛或交趾洋,即进入中国之境。

    从前年开始,蔡有灿带领五艘船南下。本来他的任务是确定到交趾的航线,不过顺分顺水的走,蔡有灿一路测量跑到了占城。而沿途与其他大宋船只相遇,得知了纳土纳岛的方向。有了六分仪和其他测量工具在手,蔡有灿就尝试前往。运气不错,船队安然抵达这里,并且对这里的经纬度进行测量。

    此次船队南下,中继站并非是占城,而是‘极大崎头’。这里的岛上有高山,远远就能看到。而且岛上并无野人,非常适合大船队驻扎。

    就在距离极大崎头大概一两日航程之时,有信号员前来告知。“第五船队有一艘船没了信号员,不过船上有人。不知该如何处置?”

    蔡有灿心里面立刻不爽起来。船只没有走丢算是很好的事情,不过没了信号员是怎么回事?赵嘉仁船队上的船员都要接受培训,即便如此,掌握技能的水手数量也并不充足。而且习惯了赵嘉仁船队生活的水手也不喜欢到别的船上。正因为如此,才会培训其他船队的船员当信号员。

    想了想,蔡有灿命道:“让船队派人过去看看。他们可千万不要有人生病!”

    船上空间狭小,生病就很容易被传染。赵嘉仁的船队非常善待水手,不过对于传染病人的处置可是‘极为严肃’。一个人的性命的确非常重要,可大家的性命更重要。到了牺牲小我成就大我的时候,船队从来不会含糊。

    这也是赵嘉仁的船员们学习了简单病理学之后就不乐意去其他船只的原因。那些没有为生防疫知识的船只不安全。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