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革宋 > 第59章 讨论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59章 讨论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英国人托马斯?约瑟夫?登宁《工联和罢工》一书中写到:

    资本逃避动乱和纷争,它的本性是胆怯的。这是真的,但还不是全部真理。资本害怕没有利润或利润太少,就象自然界害怕真空一样。一旦有适当的利润,资本就胆大起来。如果有10%的利润,它就保证到处被使用;有20%的利润,它就活跃起来;有50%的利润,它就铤而走险;为了100%的利润,它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有300%的利润,它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冒绞首的危险。如果动乱和纷争能带来利润,它就会鼓励动乱和纷争。走私和贩卖奴隶就是证明。

    大宋是个文明的国家,是个有法律的国家,南下航海到狼牙修国也是和平之旅。并不牵扯到非法行当。即便如此,那帮准备南下的人听到丝绸、瓷器、铁锅运到狼牙修国的价格是大宋1.5倍,已经非常激动。而香料价格是大宋香料价格三分之一甚至是四分之一的消息一出,众人眼中燃烧起了贪婪的火焰。

    因为丝绸价格提高了1.5倍,香料按照四分之一的价格计算,这一趟的利润就是六倍。在大宋,丝绸瓷器并不是难以弄到的商品。

    看到不少人仿佛缺氧般拉松领口的动作,赵嘉仁心里面高兴,却板着脸说道:“此行非常困难。我要告诉诸位,我是真心想让诸位活着赚到这笔钱。想活着赚到这笔钱,那就得服从命令听指挥。你们明白么?”

    看得出,暴利让这帮人暂时智商下线。不管怎么讲,他们现在好像明白不了这些。

    不过赵嘉仁刚有了这个想法,就见到一位老头子颤巍巍的站起来,“赵知州,我知道你的船厉害。这次我的身家性命都交到赵知州手里啦!知州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我等身家都交到知州手上。若是沉了船,那是运气不好。请知州下令我等该怎么做。”之前还表示想拉人进来中年人再不提拉人的事情,他有些语无伦次的表达了自己的态度。

    司马考忍不住皱起了眉头,他万万没想到事情居然向这样的方向发展。再看赵嘉仁,司马考看到的是赵嘉仁脸上满意的表情。这让司马考觉得明白了什么,又觉得还是不明白。

    会议结束之后,司马考就等着赵嘉仁忙完。结果从上午忙到晚上,赵嘉仁还没有回家的迹象。这下看书已经看得头晕眼花的司马考站起身,直接去找赵嘉仁。赵嘉仁让司马考进来,他继续对几个负责人讲道:“你们一定要把水箱的事情弄好。里面要镶嵌银片,不要用铁钉。出水管里面也要衬上银管。只要管子薄,银片薄,用不了多少的。”

    “遵命!”几名负责人拿着小本本记录下来。

    “你们先去忙。”赵嘉仁挥手让几人退下。

    看到屋内没有其他人,司马考立刻问道:“赵兄弟,你为何要那些人如此低头?要他们不顾身家性命。”

    “没这准备,还谈什么下海。”赵嘉仁有些疲惫的答道。

    “可他们是想要挣钱。为了挣钱会不顾一切。”司马考继续问。

    赵嘉仁看司马考这么较真,忍不住笑道:“司马兄,我之前说了,船只沉没是船只以及驾船者的因素为主因。有这样的主因,什么时候来风浪,船什么时候沉没。你觉得你能接受这样的看法么?”

    “这……这难道不是命?”司马考迟疑的答道。

    “你是觉得因为你管不了起风,所以起风才是主因么?”赵嘉仁的语气更加放松了。和司马考这样有文化的人谈话,其实可以很轻松,“若是这样认为,那就跟认为妲己与杨玉环祸国一样。且不说两个女**国是不是真的,若是纣王和李隆基能够击破周王与安禄山的军队,将他们抓住枭首示众,后面的局面就大大不同。至少就不会有什么妲己与杨玉环祸国的说法了。那么谁是主因呢?”

    这道理很容易理解,司马考却眉头紧皱。赵嘉仁也不说话,只是伸了个大大的懒腰,然后站起来活动身体。这次的准备工作很繁重,让他感到非常疲惫。做了套广播体操,赵嘉仁才听到司马考开口,“可世上岂有全知全能的事情,若是都只考虑主因,烦恼都烦恼死了。”

    赵嘉仁笑道:“若是只考虑成败,当然会烦恼。若是能专注自己该干的工作,大概就不会这样。需要操心的事情这么多,哪里还有精神想别人的事情。”

    “……你是说不管我们怎么想,风浪总会起来。那是别人的事情?”司马考好像明白了。

    “没错。做事首先得弄清楚什么是自己的事情,什么是别人的事情。弄清楚这些,我们自然不会站错立场。”赵嘉仁满意的答道。

    “可任何事情都不可能与别人无关。”司马考并不满意。

    “所以什么是我们共同的事情,什么是我们共同的事业。这些才是区分我们立场的标准。就如都在朝堂里面的做官,看着都一样。可实际上每个人的立场与利益都不一样。所谓政敌,难倒不是同一个朝堂上的人么?正应为都是一个朝堂里面的人,所以才会是政敌。我此次让他们对我服从,就是要领着船队前进。只有立场一致,才能通力合作。走到半路的话,有那些心怀不轨的人闹起来,那还不如从一开始就告诉他们,决不许闹。闹的话,我就要按最初说好的收拾他们啦!”赵嘉仁轻松的做着解释。

    看着司马考若有所思的模样,赵嘉仁也觉得心里面轻松许多。很多时候人哪怕是知道害怕孤单是软弱的表现,却也没办法让自己变得更坚强,坚强到可以完全无视别人,自己一个人往前走。

    有人可以聊聊天,说说话。特别是说说有同等级别的话,那其实很开心的。司马考就是能让赵嘉仁感到开心的聊天者。

    “那贾似道现在控制朝局,铲除他不喜欢的人。也是一样的想法么?”司马考问了个令他自己一点都不开心的问题。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