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革宋 > 第55章 达成通航协议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55章 达成通航协议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看着奉行以极为小心翼翼的表情与动作捧出一个盒子,月莲心里面都忍不住有些好奇。那个被称为‘建盏’的喝茶器具到底是多么的了不起,难道是吹弹可破么?

    昨天晚上,月莲告诉奉行,她不知道建盏是什么。当时奉行眼睛瞪的溜圆,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好在奉行也通情达理,他听了月莲想看看实物,千万不要弄错的建议,就约好第二天再来。

    一大早,奉行就来了。月莲被从梦中叫醒,不情不愿的前来迎接。她用手背掩住嘴,尽可能打了个最小幅度的哈欠。此时,奉行终于从盒子里面捧出了一个‘盏’。月莲张到一半的嘴登时有些合不上。

    从外形上看,这种‘盏’看上去厚实坚硬,甚至有些铁铸的感觉。可这么坚实的‘盏’却有着华丽的外表。譬如奉行拿出的这个,内里有着美丽的纹理,第一眼看到,月莲甚至觉得自己仿佛在看晴朗夜空的星河与繁星。华丽肥腻的美感将月莲的睡意都给驱赶一空。

    “这……,这就是建盏?”月莲真的没想到在倭国这穷苦的地方居然能看到这样美丽的宝物。

    奉行听了这没见识的话,忍不住就想开口嘲讽几句。不过他很快就想到这位宋国代表是现在倭国唯一建盏的来源,语气自然而然的就平和下来。建盏是从北宋时候开始有极少量流入倭国,立刻就成为倭国收藏的极品。盏内自有宇宙星空……越清苦的生活,越让倭国上层喜欢建盏这种华丽肥腻的美感。

    九条将军对其他的贡品并不在意,都交给奉行来定数量。将军唯一亲口要求的就是建盏,而且要求三只。此次进贡是三年一贡。平均下来,将军每年也只能得到一只建盏而已。

    把建盏的模样记下,月莲告诉奉行,“我明白了。既然阁下讲建盏是我们大宋福建所产,那我家主公就一定能够弄到。现在我能否说说我家主公的意思呢?”

    建盏这个将军最在意的要求得到了满足,奉行心里面完全放松下来。对于月莲的要求,奉行并不很在意。宋国前来与倭国交往,必然有他们的目的。譬如奉行很清楚宋国使者与镇西奉行之间进行的贸易。

    将军并不糊涂,下头的实权人物会按照他们利益来做事,这种私下经商的事情不可避免。突然出现些肥差的确令人意外,却没必要大惊小怪。决定谁去做镇西奉行的可是将军大人。有了肥差,反倒更能激发那帮手下的热忱。

    听了月莲的要求之后,奉行心中更没有担心。倭国西边鲸海中的岛屿是流放那些犯了事的大人物的艰苦之地。哪怕是极力控制倭国全境的镰仓幕府都对那些地方没兴趣。宋国船只经过鲸海的时候在那边寻求几个暂时落脚的地方再正常不过。

    “你们为何要沿着鲸海向北?”奉行问月莲,这件事里面唯一奇怪的是宋国为何对北上有这么大的兴趣。

    “难倒奉行从来没想过看看极北之地是何等模样么?”月莲反问。

    奉行一时说不出话来。他心中的世界就是倭国,极北就是奥陆。至于极北之地的模样,奥陆来的所有说法都是,那里气候寒冷,人烟稀少,是个苦寒之地。现实经验让奉行生出一个观点,越向南越暖和,越向北越寒冷。在寒冷与温暖之间该做何种选择,那是不问可知的事情。

    “此事我须得询问将军殿下。”奉行给了月莲一个回答。

    过了三天,奉行受命与月莲在平安京签署了一个协议。史称‘平安京协议’。在协议里面,双方同意通商,允许赵嘉仁在神户与平安京设置商馆。并且同意赵嘉仁的船队在鲸海的岛屿上临时落脚。

    拿到了这个协议,月莲第一时间就把协议内容往南边送。她在信里面告诉赵嘉仁,她正在借用这个被认同的身份前去与倭国地方豪强会面,并且在倭国召集肯为赵嘉仁效力的能干人士。不过请赵嘉仁赐予八番队的称号。

    写完之后,月莲觉得数字太少,又把八番队改成了十番队。

    和以前一样,信件先送到济州岛。此时已经是宋历九月下旬,也就是西历十月底。码头上已经是人山人海,雇佣百姓们到济州岛开荒的时候就讲过,每年可以让他们回家一趟。此时该收的东西已经收了,包括到辽东捡橡子。农活都已经干完,大家就想回家一趟。

    刘猛口感舌燥的给一群人当面保证,如果他们带家属到济州岛上来,待遇不会有丝毫改变。他们的家属也会被安排工作。

    对于是否会被限制吃肉的问题,刘猛无奈的喊道:“我给你们讲过多少次。定期杀猪不是要抢你们的猪,而是猪养到了该杀的时候。你们卖猪拿了钱,买肉也没问你们多要钱。不能光想着什么好处都捞!”

    把这一波人撵走,又来了下一波。大家提的都是相同的问题,哪怕是这些问题都已经由管理人员讲过,告示上写过。农民们还是固执的要亲口询问岛上的最高管理人刘猛。

    这些问题让刘猛觉得头晕眼花,他突然希望天降雷火,把这些讨厌的家伙们烧个精光。若是刘猛一开始是准备坑骗这帮人,那倒也罢了。可刘猛从最初开始就是真心对待这帮农民,现在农民们的做法证明他们根本不相信刘猛的话。不然的话,他们为何要这么反复确认呢?

    于是船队载上了大量人口与少量书信开始南下。此时已经开始起了北风,从济州岛顺风南下,不过几天就到了福州与泉州这些大港口。

    司马考此时正在赵嘉仁的学校里面听课。他周围都是些小娃娃,背诵起九九乘法表都有点口齿不清。司马考并没有因为和小孩子们同班就有羞愧的模样。他已经羞愧过了。这些课程让司马考感到非常新鲜。身为进士,特别是有文化的宋代进士,司马考已经通过了一门课程。也就是说,他此时要是到赵嘉仁这边工作,一天可以领十二文钱。

    被赵嘉仁所讲的科学吸引,司马考准备自费学完所有课程。身为进士,他自己觉得顶多一年时间就能完成这些课程,接近到与赵嘉仁相似的水平。

    然后司马考就被赵嘉仁请到了衙门。面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司马考,赵嘉仁问道:“司马兄,不知你可否给我手下的人讲讲断案之术?”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