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革宋 > 第52章 同年司马考到了泉州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52章 同年司马考到了泉州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知州,有位叫做司马考的人前来求见。他说是知州的同年。”赵嘉仁的亲随陈琼前来禀报。

    赵嘉仁看了看自己的这位远房外甥,对于司马考突然跑到泉州不能理解。鄂州之战的时候司马考是鄂州判官,后来因功在京城大理寺任职。好好的京官不做,怎么会跑来泉州。难道是大理寺觉得蒲家的罪行不确凿,跑来兴师问罪?

    “快请他进来。”赵嘉仁对亲随兼远方外甥下了命令。

    陈琼连忙出门去引司马考进衙门。和好几名陈家子弟一样,陈琼是通过了考验的人员。从学院变成了赵嘉仁麾下的正式成员。陈琼非常喜欢这份一个月拿十贯铜钱的差事,跟在赵嘉仁身边包吃住,十贯钱能净落到兜里。即便陈家是福建大族,一个月十贯的收入也不是普通陈家人能够享受到的。

    司马考一身布衣而不是官服,他进了衙门,就见到赵嘉仁已经降阶相迎。这让司马考非常感动,赵嘉仁这种级别的地方大员们的派头总是格外的足。知道自己的事情迟早瞒不住,司马考爽快的说道:“赵兄弟,我已经不再是官员。此次来就是想看看你说的大地是圆的到底是怎么个说法。”

    听了这话,赵嘉仁很是讶异。司马考怎么就不当官了。他也不想在大庭广众之下询问,于是先将司马考请进客厅,这才询问起来。

    面对赵嘉仁的询问,司马考叹道:“贾相公对我们这些在鄂州打过仗的好像很是不高兴,我以为向士壁当时没有给贾相公面子,这才倒了霉。没想到在贾相公看来,我这种当个小官的也不能放过。”

    一提向士壁,赵嘉仁忍不住轻轻摇头。不管向士壁做了什么,把他弄死都太过了。至于司马考这样的家伙都被整顿,赵嘉仁已经不知道该如何评价。他甚至怀疑现在临安的贾相公其实是假的贾似道。赵嘉仁认识的那个贾似道并不会这么做事。

    避开这个话题,赵嘉仁问司马考,“司马兄,你今后准备怎么办?”

    “怎么办?现在朝廷好歹给我留了点面子,没有将我罢官充军。好歹给了个祠禄。呵呵,贾相公前不久也请祠禄,官家当然不允。哼哼!”司马考将两厢对比,语气里面都是强烈的嘲讽。

    赵嘉仁没有接这个茬。事情到了如此地步,别说是司马考,贾似道连高达都想杀。若是贾似道想收拾赵嘉仁……

    赵嘉仁突然想起了奇怪的贡品要求。赵氏宗亲们表示‘谁上贡,谁拿赏赐’,然后纷纷撤出上贡行列。因为不想得罪官家,赵嘉仁就把贡品的事情接过来。然而此事背后的推手扑朔迷离,连赵嘉仁在临安的老爹都查不出结果。现在赵嘉仁很是怀疑,也许是贾似道在里面做了些什么。

    “司马兄,既然到了我这里,不妨就好好讨论一下地球是不是圆的。”强行收回心思,赵嘉仁把思路放倒了司马考这边。

    “赵兄弟。你对理学诸多批评,我们上次闹到不欢而散。你可记得当时说用孔明灯可以把人送上天。我原本觉得你就是个玩笑。没想到你送去临安的孔明灯真的能把人带上天。白日飞升说了千年,现在竟然变了真的。我再想你对理学所讲,才觉得未必没有道理……”司马考讲述着他的心路历程。

    热气球的确可以改变很多人的想法,这是赵嘉仁制作热气球的原因之一。没想到司马考的思路居然也变了,赵嘉仁忍不住试探着问道:“司马兄,你相信大地是个球形么?”

    “若是能证明,我就信。”司马考回答的很干脆。

    “那司马兄能承认理学说错了么?”赵嘉仁继续问。

    这次司马考并没有立刻回答。赵嘉仁也不追问,人总是会有些信仰。理学哪怕是被辩驳到千疮百孔,在大宋也不会缺乏支持者。这就如kmt烂的跟渣一样,照样存在果粉。

    就在赵嘉仁准备寻找新谈话方向的时候,司马考终于开口了,“赵兄弟,孔子说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这没错。可这么想的话,难倒不会停步不前么?我觉得你对理学有偏见。”

    “我……”赵嘉仁说了一个字,就说不下去。司马考说的其实也没错,因为赵嘉仁的确有他的信仰。这种信仰是唯物与科学,还会包含点唯物主义辩证法。从这些信仰的角度出发,赵嘉仁对理学天然就抱持批判的思路。

    “赵兄弟。你若是对理学不满,那就先说出你的道理。骂朱熹的人很不少,赵兄弟就不用再学他们。”司马考对赵嘉仁提出了要求。

    这个要求听在赵嘉仁耳朵里,倒是让他觉得很认同。至少司马考不是以前那种‘理学就是好啊就是好’的态度,这就能一起谈话了。

    “我想讲的是科学。科学的标准很简单,提出的内容必须可以证伪。就如我提出大地是圆球。自然就带了许多支持这个论点的证据,这些论据都是可以证明的。如果证明它们是错的,那么我们脚下的大地就不是圆球。”赵嘉仁向司马考介绍着他的理念。

    司马考废了好大劲才明白什么叫做‘证伪’,然后他立刻就陷入了无言的困惑。从司马考开始读书以来,他还真的没接触过自己允许‘证伪’的理念与学说。每一种学说都要努力证明自己是绝对正确的,哪里会告知别人自己所说的有可能是错的。

    看司马考这个表情,赵嘉仁笑道:“司马兄,咱们不妨说说我们对地球的假说。还有太阳系的假说。”

    看赵嘉仁有些眉开眼笑的模样,司马考问道:“若这个假说不是真的,大概赵兄弟就不会这么坚持吧?”

    这敏锐的反应让赵嘉仁心里面赞赏。这就是他喜欢大宋的理由之一,大宋是真的有文化。不会因为一点与众不同的说法就大惊小怪,面对不利的时候也能有效反击。

    司马考说的没错,赵嘉仁不可能拿出错误的假说来糊弄人。从这个角度,赵嘉仁推广科学的历程和其他学派推荐自己的路数一样。都是要向受众证明,‘俺的学说才是真正正确的那个’!8}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