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革宋 > 第49章 步如烟的消息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49章 步如烟的消息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步如烟从梦中醒来,只觉得口干舌燥,脑袋晕乎乎的。抬眼向外看,窗户上一片昏暗犹如傍晚。再扭头看向座钟,指针指向了11的位置。

    座钟是赵嘉仁新推出的机括,在豪门显贵家里卖的非常好。步如烟的工作就是要让豪门显贵有宾至如归的感觉,自然也需要置办。看到此时是上午11点,步如烟倒回柔软的大枕头上,闭上了眼睛。

    座钟很好用,特别是在临安。在临安有自己的官方天文台以及官方计时单位,也有日冕这样的设备,只要在正午时分校对座钟的时间,一整天也相差不了几分钟。

    毕竟喝的是好酒,闭目养了一阵精神,步如烟觉得酒劲很快下去了。她清醒的回想起昨天发生的事情。接到赵嘉仁的信,步如烟还以为出了什么大事。看了内容之后她觉得赵嘉仁关心的内容有些怪异。想了好一阵,步如烟想拒绝赵嘉仁。

    打探消息是可遇不可求的事情,与官家有关的事情更需要正确的门路。以前的时候还有董宋臣这个阉人,身为能够为官家"zhao xiao jie"的內侍,他简直是就是官家肚子里的蛔虫。或者说,如果不是官家肚子里的蛔虫,董宋臣就没办法爬到如此高位。

    现在董宋臣终于被撵走了,撵走他的是当先的左丞相贾似道。身为得到士人普遍认同的‘周公’,贾似道将董宋臣外放的行动得到了一片赞美,即便是批评者也只是觉得贾似道应该将董宋臣这个大奸大恶的阉人杀了,而不是外放。

    董宋臣外放之后,步如烟就失去了了解官家的所有的渠道。那些临安的官员们对官家的看法完全源自他们自己的需求,基于这种态度的评价没有什么参考价值。

    既然脑子清醒了,步如烟就挣扎着起来,提笔给赵嘉仁写了回信。明确表示了自己在此事上根本无法提供有效帮助之后,步如烟表示自己以后会经常给赵嘉仁写信,谈谈临安内的消息。虽然赵嘉仁应该也有渠道得知这些消息,但是步如烟能做到的也就这么多了。

    写完了信,步如烟又喝了解酒的汤,时间就到了12点半。其间临安的钟声响起,步如烟也校对了座钟。稍微歇息一下,步如烟就开始练琴。最近她在学广陵散这首曲子,不过曲子陈义过高,总是抓不住要点。

    练到下午两点,步如烟睡了一个小时。起床之后吃饭,沐浴更衣,收拾准备,这就到了下午五点。接着步如烟就上了画舫,今日有几个颇有身份的人到这里喝酒,步如烟可得早早的等他们。

    到了晚上十点,那些人就散了。步如烟回到住处,立刻拿出已经写好的信,在后面有增加了一大段。这是她晚上刚听到的消息,泸州刘整投降蒙古。

    一封信从泉州到临安,再从临安回到泉州,得用大半个月。这还是因为仁通快运大大节省了时间。此时还是梅雨季节,外面是哗哗的雨声,点上蜡烛的赵嘉仁看了刘整投降的消息之后,脸色变的很难看。上一世,他听说过此事,然而并没有特别了解此事。鄂州之战,刘整的表现很不错,赵嘉仁觉得这位看着没有投奔蒙古的理由。

    然而步如烟提供的消息让赵嘉仁看到一些内情。当时赵嘉仁在汉阳统领水军,贾似道勇敢的进入鄂州指挥防御。鄂州城内有名将高达,也有向士壁等人。

    向士壁可不简单,蒙古南下的时候,官家下诏:“荆湖制置使马光祖移司峡州,向士璧移司绍庆府。”向士璧立刻投身战争,捐家资百万以供军费。然而在鄂州,高达可看不起文人出身的贾似道……

    高达恃其武勇,殊易似道,每见督战,即戏之曰:“巍巾者何能为哉!”将战,必须似道亲劳始出,否则使军士哗于其门。吕文德谄事似道,使人呵曰:“宣抚在此,何敢尔耶!”

    ……

    看了步如烟的信,赵嘉仁回想起他的同年司马考讲过吕文德的事情。前后印证,让步如烟提供的消息看着更可靠。

    而向士壁当时也领兵在鄂州,加上向士壁不是军人,而是绍定进士,官至大理卿直龙图阁。贾似道貌似对他格外的凶狠,当了左丞相之后就下令查账。这种事情很容易就能查出问题。于是向士壁一年内就从抗蒙古名将沦为贪污下狱的阶下囚。他在狱中瘐死之后,贾似道的幕臣竟然把向士壁的妻妾抓起来逼着她们补上缺口。

    看到这里,赵嘉仁已经大概能猜到步如烟要写什么。得知了向士壁的惨事,赵嘉仁真的不想再看。向士壁有没有真的贪污,账目不清,赵嘉仁不想说向士壁是无辜的。不过向士壁落得现在的下场只是因为贾似道在打击政敌而已。这种残酷的手段真的让赵嘉仁觉得非常不舒服。

    最近大宋的政争愈发的残酷,被公认为恶人的丁大全被发配到琼州,竟然在船上‘被军士挤入海中而死’。前宰相尚且这么个死法,得罪了贾似道的向士壁被活活整死。当时也在鄂州的刘整大概当时对贾似道也不会有多恭敬。

    叹口气,稍微平复心情的赵嘉仁把信读完。如步如烟所写的部分里面的确有赵嘉仁所料的内容,然而步如烟还写了别的内容。贾似道甚至请求官家杀高达,只是官家没有答应。

    赵嘉仁长叹一声,把信放下。如果此时让他抓住刘整,他一定会毫不迟疑的杀了这个叛国者。不过杀归杀,赵嘉仁觉得刘整叛国也不是单纯因为这厮脑后有反骨,一些外部原因的确促使刘整叛乱。

    一个刘整倒也没什么,问题在于赵嘉仁卖给大宋的军船,有一部分已经送到了泸州那边。船上可是装了一斤炮呢。赵嘉仁知道蒙古人在军事上很敏锐,加上忽必烈在水军上吃了那么大的亏,现在忽必烈终于能够拿到与大宋水军战船。蒙古人能将火炮推进到什么地步?

    正如赵嘉仁所料,此时宋国水军军船的详细图纸以及两门一斤炮送到了忽必烈面前。手摸两门冰凉的铁炮,忽必烈眼中忽然流出泪来。鄂州之战最后阶段的渡江血战让蒙古军伤亡上万。宋国赵嘉仁就是凭借这样的武器横行江上。

    哭了几声,忽必烈擦掉眼泪,大声命道:“马上让工匠仿造!”

    因为用的是蒙古语,汉臣们都不明白。蒙古将领们立刻用蒙古语答道:“遵命!”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